然而,即便眾人已經看到了最後的結果,可他們依然是一個個大睜著眼睛,畢竟今日的葉天也算是前來拯救牧氏家族於危難之際的,不管怎麼說,葉天和那兩個傢伙比較起來,更是讓得他們在意。

可是,眼看著葉天就要落敗,眼看著那兩個人的攻擊對象就要轉向他們,他們在擔憂之際,也難免是生出了一絲恐懼的心理!

這樣的心理一旦生出,便會讓人徹底失去對自己的自信,更容易讓人失去和對手繼續對抗的決心!

當即,眾人之中便是生出了一陣騷亂,一些人甚至已經開始在此時選擇逃跑的路線!

可就在此時,一道猶如晴天霹靂般的聲音終於是從葉天和那兩個人處傳了出來!

眾人此時再度將目光鎖定在葉天和那兩個傢伙處,卻是看到,之前那凝固在虛空之中的靈力能量此時卻是急速收縮!

沒錯,急速收縮!

那收縮的速度已經達到了肉眼難辨的地步!

此時的眾人即便是努力的瞪大自己的雙眼,即便是努力的想要看清楚發生了什麼,可是他們卻是發現,他們根本看不清楚那急速收縮的靈力能量究竟是在湧向何處!

因為葉天和那兩個人的身形此時距離很近!

而那兩個人此時自然也是猛然一怔,他們顯然也是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雖然他們兩個都是魂覺境初期的實力,可是像葉天這樣獨特的作戰手段和靈術效果他們還是頭一次見!

然而,就在他二人微微發怔的這一瞬間,葉天終於是找到了自己的機會,身形在那兩個人的拳頭之下猛然移動,片刻時間,那兩個人只是感覺到自己拳頭之下傳來了一陣涼風,再度低頭看去的時候,葉天的身體卻早已經是消失不見!

此時的葉天已經是出現在了十丈之外的距離,葉天此時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葉天知道,這一戰,總算是落下帷幕了!

葉天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前方那兩個人的身形,再度看著那對著他們急速收縮的靈力能量,也是緩緩拍了拍自己的手掌。

然而,眾人此時卻是完全看不明白這一幕,他們一個個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卻是無法理解葉天此時的做法和動作! 然而就在這片煉獄的中心,一個墨色的身影正矗立在那裡。

沐靈夕的眼前早就已經是一片朦朧了,除了一個黑色的身影之外,她什麼都看不清。

雖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是沐靈夕就是肯定的知道,那就是宮佑冥。

沐靈夕剛一張開嘴想要讓宮佑冥離開,但是喉嚨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那銀面男子看著沐靈夕臉上那焦急的神情,頓時將嘴湊在沐靈夕的耳邊說道:「別心急啊!我們還有好戲沒看,怎麼能讓他走呢?」

剛一說完,那面具下的眼神,淫|邪的看向宮佑冥的方向,順勢在沐靈夕的臉頰上親吻了起來。

宮佑冥遠遠地看到這一幕,那狹長的眼眸中,閃動著像是火山寂滅之後的陰沉光芒,手中那吞吐著濃鬱黑色霧氣的靈劍,頓時從手中衝出,朝那銀面男子襲去。

然而銀面男子並不著急,只是緩緩的將沐靈夕的身體朝前一送,嚴嚴實實的擋在了他的身前。

宮佑冥手中的指訣一收,那黑色的靈劍頓時停在了沐靈夕的面前。

那銀面男子見此一幕,直接張狂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

「宮佑冥,你刺啊!怎麼不刺了,你不是很囂張嗎?現在裝什麼烏龜!」

那銀面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將沐靈夕的身體向前推去,直接朝著停在沐靈夕身前的靈劍上撞擊。

只見那靈劍像是有自己意識一般的朝後退去,堅決不敢傷到沐靈夕一絲一毫。

在看到這一幕之後,那銀面男子一手掐訣,頓時一道由土石凝聚而成的巨獸,從他面前的土地上沖飛而起。

巨獸轟隆隆的狂嘯著,兇猛的朝宮佑冥衝去。

「你若是敢反抗一下,我就用劍在她的身體上戳個窟窿,我倒是想看看她這嬌弱的身子,夠我戳幾下。」

就在宮佑冥手中的黑霧開始凝聚的時候,那銀面男子不知從哪裡變出了一把長劍,直接用劍鋒對著沐靈夕的身體說道。

宮佑冥眼神低沉的看著那銀面男子,在那巨獸衝來之際,硬是沒有任何抵抗的硬抗了一擊。

只見宮佑冥的身體,被巨獸一下就撞飛了出去。

直到撞在那坍塌的石牆之上,這才停了下來。

那巨大的衝擊力,讓宮佑冥所撞擊的石牆上,瞬間布滿了像是蛛網般的裂痕。

沐靈夕的眼睛早已經一片模糊,但是只聽那巨大的撞擊聲,就知道,宮佑冥剛才承受了什麼。

一顆心,像是被千萬把鋼刀肆意凌虐一般的疼痛。

驕傲如他,竟是被逼到了如此境地。

而這一切,卻都是為了她。

滾燙的眼淚像是決堤般的洶湧而出。

還手啊!快殺了他。

再這樣下去,他只會用更殘忍的手段報復你。

沐靈夕在心中嘶吼著,然而嘴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那銀面男子在感覺到,沐靈夕的眼淚之後,頓時狂笑出聲。

「哈哈哈哈!!!」

「別哭啊!你要好好的瞪大眼睛看著他,看他到底能為你做到哪一步,現在只是開始而已,之後還有更精彩的。」 那兩個人此時也是一臉的疑惑,他們也是不知道此時突然湧向他們的兩股能量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是他們知道,那兩股能量正是他們之前自己釋放而出的!

可是這更是讓得他們萬分不解,自己釋放而出的靈力能量,卻又對著自己湧來,這一點,無論是如何解釋都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的!

然而,就在他們一夥之時,那兩股靈力能量卻是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對著他們涌去的速度也是沒有絲毫的減緩!

對於葉天來說,這一戰已經是結束了,可是對於他們兩個人來說,卻是剛剛開始。

此時,面對他們自己釋放而出的靈力能量,他們卻是不得不快速凝聚出自己的靈力屏障,從而用來遮擋。

可是,人們往往都是對自己了解最少的,他們或許知道葉天的攻擊威力有多麼強悍,或許知道任何一個人的攻擊有怎樣的威力,可往往是對自己的攻擊威力最不了解!

此時的他們,已經是低估了自己方才對葉天釋放而出的那兩股靈力能量的威力!

當然,即便他們低估了威力,也依然會動用自己的全部實力,從而凝聚出最為堅固的靈力屏障!

可即便如此,就在他們剛剛凝聚出靈力屏障的一瞬間,那靈力能量也是瞬間抵達!

眨眼間,那靈力屏障便是不可思議的粉碎成末,一點點散落在地面之上,可與此同時,那湧來的靈力能量也依然是沒有絲毫的減弱!

他二人見狀,終於是面露恐懼之色,當即也是想要用自己的靈力能量支撐著自己的身形急速逃脫!

可是,他們的移動速度比起葉天就差了一大截,更不要說面對此時那急速湧來的靈力能量!

果不其然,就在他二人剛剛跑出沒多遠的距離時,背後的兩股靈力能量也是瞬間接踵而至!

他二人此時回頭看著那近在咫尺的靈力能量,終於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來自死亡的恐懼!

二人此時周人頓下身形,將自己體內的所有靈力能量都是凝聚而起,而後再度凝聚出了靈力屏障。

可是這個在倉促之際凝聚出的靈力屏障,比起之前的那個,顯然是再度弱了不少!

又是剛剛接觸的一瞬間,靈力屏障瞬間瓦解,而他們二人的身形也終於是在此時猛然倒飛而出!

半空之中,二人的身形久久不落,在飛出了上百丈之後,終於是劃出了一道美麗的弧度,而後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之上!

葉天見狀,卻也是沒有絲毫的停歇,葉天知道,此時此刻,正是自己斬草除根的時候!

既然對方已經對自己動了殺心,更是侮辱自己的父親,自己又何必留他們一條狗命呢?

想到這裡,此時葉天的身形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對著那兩個人所在之處飛速疾馳而去!

「嗖!」

隨著一道破風之聲傳來,葉天的身形也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而下一次出現之時,已經是站在那兩個人身前!

此時,兩個人躺在地上,抬頭看著此時的葉天,葉天的背後正好是烈日高照,在那陽光的照射下,二人此時都是看不清葉天的臉龐,可是,他們卻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僅僅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而已。

可此時此刻,他二人卻是誰也不敢再有一絲一毫的輕蔑,因為他們很清楚,將他們置於死地的人,正是這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一個十七歲的少年!

剛剛受到自己釋放而出的靈力能量的攻擊,此時的兩個人都是連站起身來的力氣都沒有。

而葉天卻是沒有絲毫的遲疑,身體之內,虛沌之印的能量再度被葉天凝聚而出,接下來,葉天的眸子之中猛然迸射出一股天地束縛不住的殺意!

「嘭!」

虛沌之印的能量沒有在葉天的手掌之中停留片刻,直接是轟擊在那兩個人的身體之上!

而隨著這道悶響之聲的傳出,那兩個人的身形也是在瞬間化為一團黑灰!

葉天終於是緩緩收回了自己的手掌,看著地面之上那兩團黑灰,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而後便是轉身離去。

在葉天的背影之下,那兩團黑灰在一陣微風的吹拂之下隨風而去,竟然是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

黑灰之下的青石地板再度浮現而出,然而卻已經是殘破不堪,剛才葉天釋放出來的虛沌之印直接是將那青石地板全部擊碎,甚至就連地板之下的土地都是生生出現了一個大坑!

黑灰散在空中,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走向自己的父親。

葉濤此時臉上的那抹擔憂也終於是有了一些緩解,然而他卻依然是緊皺眉頭,看著葉天走來的身形,也依然是不敢松下胸口的那口氣。

葉天此時強撐著自己體內的那股疼痛之感,看起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向自己的父親,可就在此時,葉天卻是再也支撐不住,腳下一個踉蹌,身形直接是側躺在了地上!

葉濤見狀,當即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此時的葉天快速跑去,可是當葉濤跑到葉天身旁的時候,葉天卻已經是閉上了眼睛。

葉濤雙手放在葉天的胳膊之上,想要將葉天的身體扶起來,然而扶到一半的時候,葉天的嘴角終於是不受控制的湧出了一絲殷紅的血跡!

此時此刻,牧正也是快速趕來,葉蒙和三長老都是快速圍了過來。

可葉天已經昏迷而去!

見到這一幕,牧正此時也是拍了拍悲傷的葉濤的肩膀,而後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坐在地上,手掌也是直接放在了葉天的後背之上。

此時極為悲傷的葉濤看到牧正此舉,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當即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將自己的手掌放在了葉天的後背之上。

可是,片刻之後,牧正的身體卻是鬼神一般的猛然倒飛而出!

葉濤的手掌剛剛放上去,還沒有來得及輸送靈力能量,便是看到牧正那倒飛而出的身形。

當即,葉濤也是一慌,而後再度看著那緩緩站起來的牧正,也是一臉的疑惑。

此時,剛剛站起來的牧正握著自己的胳膊,而後一臉驚恐的對葉濤說道:「萬萬不可對他進行靈力能量輸送!」

葉濤聞言,卻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方才在那電光火石之間,葉濤也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此時看著牧正那驚恐的臉色,葉濤也是不敢妄動。

然而,看著那昏迷的葉天,葉濤卻是再度湧現一抹悲傷的神色。

葉蒙此時看了看葉天,再度看了看悲傷的葉濤,而後卻是說道:「族長,我想,我們或許不必太過擔心。」

「你說什麼?!」

葉濤聞言,當即便是氣不打一處來,看都沒看此時的葉蒙一眼,便是吼道。

葉蒙面對葉濤這不多見的失控情緒,卻也是沒有絲毫的埋怨,反而是微微上前一步再度說道:「族長難道忘了,上一次少爺重傷,是如何恢復的?」

葉蒙此話一落,葉濤當即便是緊緊皺了皺眉,臉上的那抹悲傷也是瞬間被疑惑代替。

片刻之後,葉濤猛拍大腿,而後驚喜道:「上一次!天兒是自行恢復的!」

聞言,葉蒙此時也是點了點頭,而後微微漏出一抹笑容。

可是,葉濤卻依然是皺了皺眉,葉濤知道,雖然葉天有那樣的本事,可這樣的事總不能報這樣的僥倖心理。

此時的葉濤依然是極為擔憂,甚至幾度想要給葉天輸送靈力能量。

還好都被牧正攔了下來。

此時的牧正也是再度來到了葉濤的身旁,依然是一臉恐懼的對葉濤說道:「葉族長,方才,就在我給少爺輸送靈力能量的時候,感受到他體內有一股極為磅礴的靈力能量的排斥,而我也正是受到了那股排斥的靈力能量的攻擊!」

聽著牧正這樣說,葉濤倒也是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事情,葉天的體質的確異於常人,也的確有幾次有人想要為葉天輸送靈力能量,也正是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所以,此時的葉濤在沉吟了良久之後,也終於是不再糾結這件事,直接是將此時葉天的身體抱了起來,而後對著一旁的牧正說道:「牧族長,可否為我準備一間清靜一點的房間?」

聞言,牧正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狠狠點了點頭,而後也沒有時間去安排下人,直接是親自動身。

葉濤跟在牧正的身後,來到了一個極為寬敞的房間,當即便是將葉天的身體放在了極為柔軟的床榻之上。

而此時的葉濤也依然是一臉擔憂的盯著此時的葉天,可葉天此時依然是沒有絲毫的動靜。

此時,在房間之中的眾人一個個臉龐之上都是浮現一抹擔憂之色,就連牧正的夫人和孩子都是一臉的擔憂。

他們都很清楚,今日若不是葉天即使伸手相助,或許現在,整個牧氏家族都已經被夷為平地了!

可是,就在眾人這樣的心情之下,葉天卻是再度在一片黑暗當中醒來。

這片黑暗,讓葉天感覺到極為熟悉,此時的葉天伸了伸手,面前卻是沒有再度出現當初的那個銅鏡。

就在葉天疑惑之際,面前突然出現一道極為刺眼的金色光芒!

葉天定睛看去,卻是發現,那金色光芒的背後緩緩出現了一尊古銅色的雕像!

雕像!

對,葉天對於那雕像極為熟悉,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葉天能夠習得虛沌之印這份靈術,也全都是拜這尊雕像所賜!

這聽起來有些天方夜譚,可對於葉天來說,卻是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汝修虛沌之印初成,吾今傳授汝二氏!」

就在葉天茫然之際,那雕像卻是突然說出這樣一句話。

話音落地,葉天卻是感覺到自己耳邊不斷的盤旋著那句話,久久不肯散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