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此,陳志凡終於沒客氣的對着自己的爹翻了一個白眼:“你自己不娶,叫我娶,這是什麼人啊!?”

汽車的馬達聲由遠及近的響起,陳望朝着窗外看去:“叫我看看是個什麼樣的小姑娘!”

看見車上走下來的文蘭兒,陳望大喜:“這個女孩兒骨骼清奇,是個可造之材,將來她可以與你並肩!”

言語中的意思是別人壽盡之後,還有這個女孩子能和陳志凡一起相依爲伴!

聞言,陳志凡不禁看了自家的老爹一眼,當初文蘭兒找他的時候,就是想要和他作伴將來一起老。

一個修者,一個殭屍,歲月對他們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

在自家的爹口中聽到這樣的一番話,陳志凡覺得,他這個老爹還有什麼隱祕的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

感受到兒子的目光,陳望說道:“去接你媳婦吧,爹去睡了!”末了,他提醒兒子:“現在咱家被我佈置過了,很隔音,你們隨便鬧騰只要不震塌房屋,沒人聽得見!”

陳志凡立刻覺得,自己這是遇到的假的爹了:“你肯定不是我親爹!”說完,他走出客廳朝着文蘭兒和文家小六走了過去!

“陳先生!”文翰道:“妹妹她,就拜託您多擔待了!”

文蘭兒的小臉緋紅:“六哥,天色不早了,你該回家了!”

文翰無奈的望着妹妹,別人家的女孩兒要是跟着別人走了,都是對着孃家人百般千般的不捨,自己家這位小妹妹怎麼還不算是別人的人呢,已經胳膊肘後朝外了?

“那是當然!”陳志凡道:“進了我家的門,就是我家的人,我肯定會擔待,也會好好的照顧她!”

二樓還沒有睡着的葉詩瑜聽見了樓下的車聲,她朝着窗外看去,看見了一個嬌羞的美麗小女孩兒,當即不禁憤憤:“這個大蘿蔔,遇見的全都是美女!” 那些人,更是直接閉住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會被帝玄胤發現自己的存在。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姬流音完好無損,那些沒有靈力的小宮女和太監們更是早就暈厥吐血而亡。

眼看著軒轅子凌好像一匹脫韁的野馬,要不顧一切的要衝上去,軒轅隆直接將他給打暈了過去。

因為眼前這個人,他們惹不起。

搞不好還會直接滅了他們整個風雲國,這樣的代價是他絕對承受不起。

望著低頭跪在眼前的軒轅劍,瀲灧紫眸的男人眼底倏然掀起一抹狂怒。

竟然敢妄想拐跑他帝玄胤的女人。

「轟——」

軒轅劍的身體,猛然直挺挺的倒飛了出去。

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強大的罡風,掀的周圍草木飛卷!

夜冰依砸舌,這人要不要這麼拽?她都沒看到他出手……

眾人見此,一個個更是想將腦袋縮進肚子里,壓低自己的存在感。

大魔王,千萬不要關注他們!

雖然他們害怕姬流音,但是,這個大魔王禍害天下的時候,姬流音都還不知道在哪裡玩泥巴呢。

所以兩者比起來,他們更懼怕這個大魔王。

夜冰依此刻靠在男人的懷裡,緊貼著他的身子。

問了他一聲,沒有得到回應。

接著,她便看到背後走出來的風凌,瞬間瞭然。

原來是這傢伙,去通風報信的。

無語的撇了撇嘴,倒也沒說什麼。

帝玄胤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抿著唇,沒有說話。

當他聽到姬流音也在這裡時,頓時暗罵自己太過大意,然後飛速的趕來。

否則,某些討厭的蒼蠅又想要鑽空子了!

當然這些話,他是不會對她說的。

畢竟他還要維持他的大度,絕對不能讓依依小看他。

夜冰依:呵呵,我還用看?

姬流音也在看著帝玄胤,兩人四目相對,似乎有火光在燃燒,噼里啪啦——

夜冰依嘴角一抽,頗為頭疼的抓了抓頭髮。

這兩人要不要一見面就想要掐死對方?

都說了上次是個誤會。

他們這樣,想過她的感受么?

畢竟他們一掐架,就會讓她想起自己曾經干過的蠢事!

無奈的輕咳一聲,夜冰依眼神涼颼颼的看向軒轅隆。

「靈主,剛才你也看到了,大靈王殿下輸了,願賭服輸,我們的婚約——」

「婚約解除!一切都按夜小姐說的辦!」

軒轅隆現在哪裡還敢對夜冰依趾高氣揚,大聲說話。

不等她說完,他便立即忙不迭的點頭,生怕夜冰依會說出什麼話,再讓他身邊那個大魔王大發雷霆。

夜冰依看到軒轅隆這樣,心裡很是得意。

這個欺軟怕硬的,他連他兒子都不如。

這下,由軒轅子凌他老子說話,她和軒轅子凌的婚約,算是徹底解除了。

就算軒轅子凌不同意,她也不算違反天規了。

隨即微微皺眉,她爹,終究是臣。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日後,軒轅隆要找爹爹的麻煩,怎麼辦?

帝玄胤突然伸手彈了一下她的腦門。

夜冰依吃痛,立即瞪向他。

「不許胡思亂想。」帝玄胤霸道的說道,然後將她拉到身後。 葉詩瑜關上了窗戶,窗外的聲音被窗戶徹底的隔絕,文翰看着妹妹跟着陳志凡走進了別墅,他在門口站了很久,才轉身離去!

妹妹這就算是嫁人了!

文蘭兒勾着陳志凡的手臂:“志凡哥哥,我早上要早早的回去,要陪祖婆!”

陳志凡將文蘭兒領到爲她收拾好的房間:“這就是你的房間,早上起來,有個英俊的軒轅大叔會做飯,他做的飯很好吃!”

文蘭兒想起自己給幾個哥哥吃的傑作,不由得歉意的道:“志凡哥哥,蘭兒太笨了,學不會做飯!”

“沒有關係!”陳志凡摸了摸文蘭兒的腦袋:“去休息吧,早上你起來的時候,就能看見我爹,還有好幾個漂亮的姐姐,做飯很好吃的軒轅大叔!”

“好!”文蘭兒走進房間,臨關上門,說道:“志凡哥哥,哪天你陪我一起回家去吧?爹和媽還沒有正式的見過他們的女婿!”

陳志凡聞言,微笑:“當然是要去的,不過,暫時還不行,最近我很忙!”

“等志凡哥哥不忙的時候,”文蘭兒的笑容變得很甜,在陳志凡的家裏,距離他這麼近,她感覺自己全身都很放鬆,原來這纔是一見鍾情!

當然,她不會告訴陳志凡,從刑偵大隊第一次見到他,她就對他有了別樣的想法!

在新房間裏,文蘭兒睡了一個好覺,從她開始感覺到身體寒冷以來的第一個好覺!

早上她早早的就起來了,不會做飯,其餘的事情她會做,她可以幫着那個軒轅大叔在廚房裏打下手!

家裏的人,都起得很早,文蘭兒一出現,所有的人都看見了她……

陳志凡在更早的時候,接到了一通電話,出門了!

“陳老弟!”柳洛先在酒店訂了一個包廂,此時偌大的包廂裏就只有他和陳志凡兩個人。

“柳老哥,這麼有雅興,大清晨叫我吃早餐?”陳志凡打量柳洛先,“是不是你最近身體不適了?”

柳洛先擺手:“不是,我找你的確是有事,不過不着急,先吃飯!”

陳志凡是不用吃飯的,對於吃飯前說和吃飯後說沒有什麼區別,他當即問道:“有什麼事情就儘管說吧,還是先辦事!”

聞言,柳洛先的老臉上一陣尷尬,乾咳了一聲:“咳,是這樣的,你看我,已經進入了不惑之年,我和你嫂子也很恩愛,但是我們多年來,沒有孩子,我想請你幫我們夫妻看看,是我們兩個誰的身體出了問題,”看陳志凡有些不解:“對於生育方面的問題,其實我和你嫂子都是在醫院查過很多次,醫院說我們是健康的,我想,你一定能看出來原因!”

陳志凡道:“這樣好了,吃了早飯,就去你家看看,”原來是這種小事,陳志凡當即瞭然,他的醫術不錯,看這種小問題,不算是事情。

聽見陳志凡一口答應,柳洛先開心的笑了起來:“你嫂子爲這件事總是哭,其實我勸過她,沒有孩子也沒什麼,可她喜歡孩子……”

陳志凡象徵性的吃了一點早餐,柳洛先當他是着急看病,便說道:“改日請你吃好的,今天實在是心有牽掛!”

柳洛先的家,住在刑偵大隊附近不遠的一個高檔小區裏,柳太太在丈夫口中得知他找到了給他治病的神醫,對陳志凡熱情無比:“請喝茶!”

陳志凡道:“謝謝,我不喝茶,我聽柳老哥說了你們夫妻的困惑,把手伸給我,我把一下你的脈!”

柳太太忙把手伸了過去,陳志凡將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片刻之後,收回手:“你的身體沒有什麼問題!就是……”

他停頓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說!

畢竟他作爲一個外人這麼說話還是聽突兀的。

聽見陳志凡有些吞吞吐吐,柳洛先道:“陳老弟,你就直說,我們兩個什麼打擊都能接受。”

柳太太也是一臉的緊張,說是能經受打擊,兩個人緊握的手出賣了他們此時的心情,他們都很在意有沒有孩子,畢竟一對夫妻都是四十多歲,或是將近四十歲,在不要孩子,以後更加的艱難!

知道他們二人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陳志凡頗有些爲難的說道:“你們的身體是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你們的房子,我爲難的事情是,不知道該怎麼給你們說,若是要我處理你們房子的問題,就要委屈你們夫妻二人住十五日的酒店,這期間房子交給我,在我沒說能住之前,你們不能回來住!”

“原來是這個問題,”柳洛先自己是作生意的,很在意風水的問題,他以爲是他家的風水不好影響子嗣,當即說道:“我和我太太就是在酒店住一個月也沒有問題!”

柳太太驀地鬆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爲,我這輩子沒孩子了呢!”

陳志凡心想,如果不是柳洛先找他找的及時,別說是柳太太這輩子沒孩子,就是柳洛先也別想有孩子,他道:“我就怕你們不信我說的,所以有些爲難,人體有陰陽二氣,這陰陽平衡,人體是健康的。反之,陰陽二氣失衡,人就會生病,房子也一樣,如果陰陽失衡,就會不適合居住,繼而產生一些影響,但是這都不是問題。”

“如果你們放心,就將家交給我十五日,我保證一年內,你們肯定達成所願!”

柳洛先當即一口答應,他那麼重的病叫陳志凡鍼灸了一次就再也沒有犯過病,去醫院多次檢查也說他的病情不嚴重,只要好好哦的控制就行,他們夫妻兩個人早就對陳志凡的醫術無比的佩服!

“放心,當然放心!”柳太太趕緊說道,家裏那些書卷,瓶瓶罐罐,哪裏有她的孩子重要,要是她和丈夫能有孩子,就是這個陳先生把她的家全都搬走,她都沒有意見。

聽見妻子近乎是急迫的話音,柳洛先說道:“今天我們就在酒店去住,住他一個月,老婆,把家裏的鑰匙給我老弟!”

聞言,柳太太趕緊拿出了手包裏的鑰匙遞給陳志凡! 目光掃過那些心懷不軌之人。

眾人被他這一盯,面色頓時一白,暗道,完了。

接著,只見帝玄胤寬大的袖袍輕輕一揮。

「砰砰砰——」

眾人齊齊慘叫一聲,身上有白煙冒出。

他們的修為,竟然在這一刻,全部給廢了!

這些人,都是來自每一個家族中地位不小,有頭有臉的人。

然而他們一生的修為,竟然就這麼被他輕而易舉的給廢了。

眾人面如死灰,他們今天,怕是栽在這裡了。

男人清冷的聲音落下,「還想活命的,立刻滾,以後不準再出現本尊和本尊的女人面前,否則,你們死的比絕對比你們想象中的,還要慘。」

再次揮了揮手,一道駭人的力量從天空劈下來,炸響在眾人的心間。

眾人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什麼?

他沒聽錯吧?

大魔王居然,不殺他們?

「還不滾?」

「啊……多,多謝帝尊大人!」

眾人齊齊磕頭,然後一溜煙的就跑了。

誰也不敢再多留一步。

跑的時候,互相碰撞,有人很不幸的被踩在腳底下。

那道驚雷,也炸響了昏過去的火長老。

火長老急忙爬起來就跑,但是剛跑了兩步,彷彿又突然想起了什麼,嗖的一下拐回來。

將還在昏迷中的夕霧聖女,拎小雞似的拎在手中,飛速逃跑!

大家各回各家。

夜冰依看到這一幕,微微驚訝的看向男子。

原來他也和她一樣,覺得廢了他們的武功,讓他們痛苦的活著,比殺了他們,更好玩。

不由笑了笑,她們真是志趣相同啊。

帝玄胤摸了摸她的頭,暗暗嘆息,其實,他不殺這些人,是有原因的……

他不是大魔頭,自然不會濫殺無辜。

但倘若這些人想要傷害他所愛之人,他也絕對不會手軟。

瀲灧的紫眸流露出一抹不舍,有些該解決的事情,要解決了。

此刻,跪在一旁,灰頭土臉的軒轅隆,眼中閃過惡毒之色。

他暗暗發誓,等這個男人離開之時,就是夜家死絕之日。

然而,一道紫色的光芒倏然朝著他狠狠的射去。

「砰——」

軒轅隆的身體直挺挺的倒下,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夜冰依蹙眉,驚訝道:「你竟然把他給殺了?」

「……」

「這老頭,好歹也是一國之主,他這一死,天下豈不是要大亂了?」

到時候,操心的還是她爹。

她有些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對上她困惑的小臉,帝玄胤揉了揉她的腦袋,淡淡的哼了一聲,「他早就不配當一國之主了,想要動你,更是該死!」

「……」

又是一道紫色的光芒飛出,朝著軒轅老祖宗飛了過去。

軒轅老祖宗的身體立即輕顫了兩下,隨即便了無聲息。

夜冰依:「……」

這人真是夠乾脆。

他們死了,雖然好。

但是風雲國,豈不是要大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