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寫的…

韶清韻長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向尤靖,他的意思是這書是師祖寫的!?

是了!師祖母叫師祖弘哥嘞著…想想閣樓里一書架的遊記,韶清韻嘴角抽了抽,這喜歡寫遊記還能遺傳的?!

尤靖越過眾人對著韶清韻微微點了點頭,天寶已經扒在了他的胸前:「尤兄~那你能不能給我也弄一套回來啊~」

「是啊尤兄,看在小y..」賴皮皮說著,突然感覺渾身一顫,才反應過來先生也在,忙改口道,「看在我們同窗一場的份上,也給我弄一套唄~」

「尤兄,既然如此,不如,也幫我求一套?」夏軒湊上前道。

緊跟著李鄺和秦凌霄也開口求了一套,陸明軒走上前來,皺了皺眉頭,才低聲道:「還有我。」

尤靖被圍在中間點點頭,想到家裡就要落灰的書架,開口道:「今年回去,我就給你們帶來。」反正那麼多擺在書架上也沒什麼用…..

剛說完,尤靖只覺身下一空,緊跟著他就被眾人拋了起來,起初的驚嚇過後,尤靖就跟著笑了起來,爺爺的書還是蠻有用的嘛!

夏珩已經站起身走到了雲玲身邊,雙手環胸,挑眉道:「先生就沒有什麼想解釋的么?」

雲玲輕咳一聲,在夏珩伸長了耳朵準備聽聽:為什麼自己的母后的師父成了尤靖的爺爺的時候,雲玲突然大喊了一聲:「你們是不是忘了今日是誰的生辰了!」

緊跟著空氣彷彿靜默了一秒,尤靖一屁股就摔倒了地上,和圍著他的眾人對視著,一方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掉了地,另一方則在想著是不是扔錯人了….

韶清韻正在發愁要怎麼阻斷花娘關於「男女有別」的「大論」,聽到雲玲的話,忙揚聲答道:「今日是夏珩的生辰!」

是了!真的扔錯人了!

雲玲看著眾人反應過來了,腳尖一點,就坐到了樹枝上,晃著腿看著即將被拋起的夏珩。

尤靖站起身來,拍拍屁股,跟著眾人就圍到了夏珩身邊,按照之前韶清韻教他們的將夏珩舉了起來。

他可是體驗過的,被拋在空中,真的還蠻…爽?是這麼說的吧….不管了!反正挺開心!恩,如果沒摔地上的話… 笑鬧夠了,再加上備好的飯菜都要涼了,大家也就不再強行要求夏珩將包裹都拆了。

圍坐在飯桌上,夏珩又被要求閉上了眼。

過了一會兒,韶清韻道:「睜眼吧!」

夏珩睜眼看去,韶清韻手中端著一個大大的盤子,盤子上盛著的東西他從未見過,那上面還插著很多細長的蠟燭,他數了數,十根。

「愣著幹嘛,閉上眼許願啊!」韶清韻端著蛋糕笑道。

許願啊…夏珩站起身來,看著那十根蠟燭,下一秒就直直的跪在了韶清韻的身前,雙手合十,低頭想著自己的願望。

韶清韻瞪大眼看著跪在自己身前的人,眨了眨眼,她是不是沒說清?!不過…不能打擾正在許願的人的…

夏珩嘴角一彎似是想到了什麼,緊跟著就睜開眼望著韶清韻,道:「好了。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韶清韻將蛋糕遞到他身前,道:「吹蠟燭啊~」

「呼~」一口氣全滅,韶清韻將蛋糕遞給夏珩,才想到他還跪著,忙道:「你快起來吧!過生日許願,不用跪的!」

「…..」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悶笑,夏珩斜眼看去,李鄺忙伸手擋在嘴上,道:「對不起。」

可緊跟著,雲玲就帶頭笑了起來,韶清韻有些不好意思的望著夏珩:「對不起啊…我..」

「沒事的!」夏珩笑了笑,將蛋糕擺在桌上專門留著的空位里,接著問道:「現在,我要做什麼呢?」

從桌邊拿起一把刀遞給夏珩,韶清韻爬到凳子上,指了指蛋糕道:「可以切蛋糕了。」

夏珩點頭,可手裡的刀卻有些捨不得切下去,他看清了上面的字「夏珩,生辰快樂!」

「你不會切么?」韶清韻皺眉問道,夏珩轉過頭看她,她笑了笑,道:「沒事兒,我教你!」

緊跟著站在凳子上,將小手搭在夏珩的手上,沖著蛋糕中線一刀切下,就把刀接過去,自己切了起來。

「壽星切第一刀就好啦!」她解釋道。

這邊開始切蛋糕了,眾人也就停了笑,上前幫韶清韻分裝蛋糕,在遞給眾人,沒一會兒,蛋糕就被分完了。

「這糕點可真好次!比下午那個…」

「哎呀哥哥!你幹嘛又打我!」

韶清韻拿起筷子夾了一塊兒送到嘴裡,眼睛就彎了起來,雖然兩個裡面有一個失敗了,一出灶就讓大家分了,但剩下的這個,的確不錯!

仔細想來,其實她在孤兒院真的學會了不少東西呢…

今日的香薰蠟燭還有這蛋糕,都是她那時常做的,那會兒,是為了賣了賺錢,給弟弟妹妹們買肉吃,這會兒…

她看向夏珩,他正問著雲玲什麼,可雲玲只是搖頭就是不告訴他,最後還衝著她這邊努努嘴,說了兩句什麼,夏珩就直直的望了過來。

韶清韻歪歪腦袋眨了眨眼:怎麼了?

夏珩笑著搖搖頭:沒事。

吃過了飯,韶清韻站起身子,小手一揚,帶著大家又回到已經清空的樹下,站在橘子搬來的凳子上,清了清嗓子,道:

「今日是夏珩十歲生辰,為此,同學們準備了很多的節目,下面,我先來給大家開個頭,唱一曲~」

話落,夏珩就兩眼放光的看著韶清韻,青雲唱歌真的好聽呢!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我們親愛的夏珩生日快樂啊~祝你生日快樂!」

一首生日歌唱完,韶清韻從懷裡掏出個小本本,看了看,道:「下面,有請張天元,張天寶為我們帶來自創歌曲——油包詞!」

——

——

夜裡,韶清韻坐在屋門前,雙手撐著腦袋,望著四周漆黑黑的一片,搖啊搖的,夏珩伸手撐住他,好讓他不要把自己搖倒了。

豪門契約:誘拐小嬌妻 「青雲,謝謝你,這是我過過的最好的生辰。」夏珩開口道。

韶清韻聞言轉頭看向他,就眯眼笑了起來:「屁股不疼么?」

「….」夏珩笑臉一頓,他到現在都沒想明白自己怎麼就摔到地上了,但他直覺和尤靖脫不了關係,因為他從沒見過他笑的那麼開心!

「咳,對了,青雲,你知道先生給我的禮物到底是什麼么?」夏軒問道。

今日宴席的時候,他問母后今年不送山水了,打算送什麼給他,可母后只說已經送了,到最後,嫌他煩了,才說讓他問青雲,說是青雲知道。

「恩?」韶清韻怔了一下,就知道那會兒兩人在說什麼了,好笑道,「師父沒告訴你么?」

夏珩嘆口氣,搖搖頭:「她要是說了,我還問你幹嘛…」

「也是,師父估計是不好意思告訴你。」畢竟在你們看來,師父可是個男人嘛~

韶清韻說著笑了笑,湊到夏珩耳邊道:「地上的蠟燭有一半是師父自己做的哦~」

難怪會在母后那裡聞到一樣的味道了..夏珩笑了笑,沒想到母后也能靜下心來做這些小事兒….

「那還有一半呢?」他問道。

韶清韻收回腦袋,輕咳一聲,道:「當然是我啦!」

又道:「是不是覺得我特別厲害!特別感動!」

到了嘴邊的誇獎突然就收了回去,夏珩噗嗤一下笑出了聲,見韶清韻看過來,忙點頭道:「你可真棒!」

韶清韻揚起下巴,挑眉道:「那必須的!」

伸手點了點韶清韻的額頭,夏珩突然開口道:「可是青雲,這次你準備了這麼多,等元寶生日,你打算怎麼辦啊?」

「怎麼辦?不怎麼辦啊…」

韶清韻垂眸回到,天寶是說了要她幫他也準備個不一樣的生日宴,可她沒答應啊~

「你今天沒答應他,但是天寶的性子你也知道,肯定要纏著你,求你給他辦的!」

想到天寶那一身纏人的本事,夏珩腦子裡就蹦出了那個裝在盒子里的粉紅底褲,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還要調笑幾句,卻發現韶清韻將腦袋埋在膝蓋里,很沉悶的樣子。

伸手拍了拍韶清韻的肩膀,卻不見動靜,他湊上前,問道:「你怎麼了?」

還是沒有動靜,夏珩想了想,又道:「不想辦就不辦了,到時候我幫你攔著天寶!」

韶清韻將頭埋在膝上,搖了搖頭低聲道:「我辦不成的…」

「你說什麼?」

夏珩將耳朵又湊過去了些,韶清韻微微抬頭,看向夏珩時眼裡已經藏了淚水。

夏珩還側著腦袋仔細的聽韶清韻要說什麼,韶清韻用力吸了吸鼻子,伸手推開夏珩的腦袋道:「離我遠點兒,我好像感冒了!」

說罷,起身就跑回屋子,將門閂插好,靠坐在門上,側眸看著門板。

夏珩緊跟著就站了起來,可等他到了門外,門已經被從裡面鎖上了,他敲了敲門,問道:「青雲,你怎麼了?」

「我沒事兒,你快回去睡吧。」韶清韻回到。

可那聲音,哪裡就像是沒事兒了,夏珩皺著眉頭在門外站了會兒,起身走開了。

聽到動靜,韶清韻鬆了一口氣,卻也有些失落,將頭埋在膝上,強忍著的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她想幫天寶辦生辰宴的,可是..可是她沒辦法辦了! 突然一聲響動,韶清韻縮在一起的身子一頓,她抬眼望去,夏珩正蹲在她的身前,皺眉看著她。

伸手揉了揉眼睛,韶清韻開口問道:「你怎麼….」

「我從窗子進來的。」夏珩解釋著。

「那你…」

「白天是因為你不想我出去。」

「可…」

「我不想看你自己一個人躲在這裡哭。」說著,夏珩身子前傾,張開手,看著韶清韻,道,「上次你借我肩膀了,這次,我接你。」

「哇」的一聲,韶清韻栽倒在夏珩的懷裡就大哭了起來,她也不想哭的,可是她真的忍不住,雖然認識他們才只有半年不到,但她真的好捨不得他們!

韶清韻哭累了,就趴在夏珩懷裡睡著了。

等她再醒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床上,夏珩還拉著她的小手,腦袋撐在床邊一點一點的。

韶清韻抽回手,夏珩就醒了過來,沖著她笑了笑,道:「你醒了。」

韶清韻點點頭,坐起身子來,靠在床頭望著夏珩,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我要走了。」

夏珩動作一頓,接著替韶清韻拉好被子蓋在肩頭,低聲道:「去哪裡?」

韶清韻搖頭:「我也不知道。」

「那..什麼時候?」

韶清韻透過窗子往外看,天色還很暗沉,她開口道:「一會兒就走。」

重新坐在床邊,夏珩咬著唇,垂眸問道:「不走不行么?」

韶清韻搖頭,她一定要走的,雖然不遠,但她想,短期內她是不會再上來了。

「所以..昨天也是你的送別宴?」

說著,一滴淚就濺在了夏珩垂在床邊的手背上,他忙抬起另一隻手去擦,可任他怎麼擦,手背上的淚一滴一滴的就好像永遠也擦不幹凈似的。

韶清韻從床頭爬起,伸手環住夏珩的頭,讓他靠在自己瘦小的肩膀上,輕聲道:「我會回來的。」

「什..什麼時候?」夏珩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回來的!」

「可是我不會一直呆在這裡的…」夏珩抬起頭,望向韶清韻,眼淚憋在眼眶裡,又猛地涌了出來。

韶清韻抬起小手替他擦了,紅著眼笑道:「那我就去找你!我這麼聰明,很快就能找到你的!」

夏珩抬手去拍韶清韻的腦門,可到了跟前,他就又收回了手,憋著嘴道:「你怎麼這麼自戀!」

韶清韻歪歪腦袋,似是在思考,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我這是自信!師父都說了,我可是天才!」

一句話,引得夏珩撲哧一下笑了出來,戳了戳韶清韻的眉心,道:「好好好~你最聰明!」

韶清韻揉了揉眉心,笑了起來,她本來不打算告訴任何人自己要走的事情的,師父也說這樣最好,她也不想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抱頭痛哭的樣子….

張開雙臂,韶清韻看向夏珩,道:「來,抱一個!」

夏珩一笑,伸手將韶清韻拉到懷裡,樂道:「我可是你學長!」

好笑的趴在夏珩的胸前,韶清韻抬眼看著夏珩尖尖的下巴,道:「我娘和外公也要和我一起走的…」

「我猜到了。」

伸手捏了捏夏珩的下巴,韶清韻開口道:「我們走了,你可得好好吃飯啊,臉這麼瘦,一點都不好看。」

聞言,夏珩怔了怔,點頭道:「我知道了。」

「好了!天就要亮了,我也該走了!」韶清韻鑽出夏珩的懷抱,咧嘴笑了笑,就跳下了床,走到門前,她才轉身道:「再見!」

「再見….」

門開開又合上了,夏珩坐在床邊,低下頭,彷彿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奶香,他抱起被子,將頭埋了進去,可緊跟著,他就將被子一扔,站起身來,朝門外跑去。

韶清韻站在院門外,回頭望著這個她生活了小半年的院子,一間間屋子都還黑著,大伙兒還未起床,她轉過身,花娘和外公已經拎著包裹在等她了。

她跑上前,鑽到花娘的懷裡,使勁兒嗅了嗅,才抬起腦袋,道:「我們走吧!」

花娘點點頭,和孫長貴一左一右的牽起韶清韻的小手,向著岔口走去。

剛走到岔口,夏珩就追了上來,他喘著氣,叫道:「青雲!」

韶清韻轉過頭,就看到夏珩招手讓她過去,花娘和孫長貴已經鬆開了她的手,沖著她笑道:「去吧。」

韶清韻就跑了過去,到了近前,夏珩一把摟住韶清韻,將腦袋搭在她的肩上道:「蕭宇珩,我的名字,是蕭宇珩!你別忘了!」

說罷,鬆開韶清韻轉身跑開了。

韶清韻站在原地,消化著剛才聽到的話,蕭宇珩么…很好聽的名字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