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再陪人家睡會兒嘛。”

牀上的嬌人伸出玉臂,挽住他的手臂撒嬌道。

“睡你麻痹,滾,趕緊老子滾!”陳鬆火大的很,不耐煩的呵斥,嚇的那女人麻溜跑了。

“瑪德,真是活見鬼了,居然鬧到老子頭上來了。”

陳鬆啐罵了一句,火急火燎的走進了大廳。

“陳爺,出什麼事了?”

啞夫種田記 程東迎了過來,皺眉問道。

“有人要廢我哥,砸咱們的場。”

“你快點齊了精銳弟子,另外叫上徐猛,讓他帶上百十條槍,立即前往鑫苑家園。”

陳鬆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叮囑道。

“什麼!”

“我立即去!”

程東大覺不可思議,自從秦幫統一雲州以來,還沒見過有敢叫板的,尤其是陳鬆上臺後,更是把各方關係打點到位,更擴招了三千弟子,甭說雲州,就是周邊幾個市,也都得服服帖帖的。

叮鈴鈴!

秦幫雲州堂口的警鈴破天荒的響了起來。

那些新招來的弟子,一臉懵逼,還以爲是哪起火了。

只有最早那一批由東州總堂調過來的弟兄,心裏清楚,這是要開戰了。 唰唰!

所有精銳弟子,齊齊在堂口的廣場前集合。

陳鬆換上了板正的中山裝,配上久違的秦幫徽章,皮鞋擦的錚亮,頭髮梳的一絲不苟,走到了堂口門樓上。

在那門樓上,懸掛着秦幫的龍圖騰與秦侯的相框!

只有在最隆重的大會上,纔會在此開會!

“各位兄弟,自陳某統領雲州堂口以來,咱們秦幫聲威震天,雲州堂口在所有堂口中,一躍成爲前三的存在!”

“但是現在,有人想挑釁大秦幫尊嚴,挑釁侯爺尊嚴,這是絕對無法允許的!”

“弟兄們,拿起你們手中的刀,與我並肩作戰!”

“讓我們爲秦幫而戰,爲侯爺而戰!”

陳鬆振臂高呼。

來雲州,除了及時行樂,陳鬆還掌握了一門重要的法寶,那就是演講!

只有打着秦幫與侯爺的招牌,纔可真正的收攬人心,尤其是這些總堂來的弟子,對秦羿有一種近乎狂熱的崇拜,只要搬出秦侯的大名,便可令他們浴血奮戰!

“戰!”

“戰!”

弟子們熱血沸騰,響聲震天。

“出發!”

陳鬆滿意的點了點頭,一揮手,上千弟兄上了數十輛大巴,浩浩蕩蕩往鑫苑家園而去。

於此隨行的,還有徐猛調來的幾車荷槍實彈的武警!

這絕對是一支能夠讓任何人聞風喪膽的隊伍!

鑫苑家園門口,誰也沒想到,範琳竟然請來了活神仙,大家紛紛拍攝陳俊等人下跪的視頻,傳到了維權羣裏。

消息很快在雲州傳遍。

天橋底下的難民、鑫苑家園的住戶,所有受過陳鬆壓迫的百姓,全都蜂擁而來。

一時間鑫苑家園裏三層、外三層擠滿了人。

“秦羿,還是你厲害,我費勁了心思沒人來,你這兄弟拳頭一砸,全來了。”

“不過這樣也好,讓雲州的百姓都看看,他陳鬆還怎麼隻手遮天?”

範琳笑道。

秦羿沉默不語,陳鬆的事,絕不止這麼簡單。

“突突!”

一溜兒子彈梭子作響,警備區軍車打頭的車隊浩浩蕩蕩而來。

“我靠,這是下了血本,要搞人了!”

“范小姐,怕是麻煩了。”

“是啊,連大兵都來了,哎,這倆人再能打,也得折了。”

“雲州終歸是他陳鬆的天下啊。”

人羣中,衆人無不擔心嘆惋。

唰唰!

士兵們與秦幫弟子,齊齊跳下汽車,人羣中自覺讓出了一條大陸。

陳鬆嘴裏咬着雪茄,身上披着風衣,派頭十足的領着黑壓壓的打手走了過來。

士兵們立即清場守在了外圍,子彈全部上膛,隨時準備開火。

秦幫子弟則圍住了整個廣場。

“哈哈,你們完了,小子這會兒你囂張不起來了吧!”

“今天看你們怎麼死!”

陳俊一看堂弟這架勢,就知道是動真格的了,頓時仰天狂嘯不已,像瘋子一般,迎了過去。

陳鬆氣候已成,行步之間,霸氣側漏,曾經那雙懦弱的眼睛,睥睨之間,殺氣森森,無人敢與他的眼神相觸。

那是沾滿了人血,才能練就的氣勢,百姓見了這位土皇帝,無不色變往後靠,生怕驚擾了他。

“陳爺!”

“陳爺!”

沿途之人紛紛低頭拱手問好。

陳鬆看着那一張張畏懼、惶恐的臉,臉上浮現出一絲得意的冷笑!

垃圾們,你們此生註定被我踩在腳下!

我纔是雲州的王,這裏的地盤我做主!

“堂弟,你看看!你看看,有人要反天啊。”

陳俊指着自己的臉,與跪了一地的弟兄,委屈狂叫。

“有我在,這天變不了!”

陳鬆鐵青着臉道。

“嗚嗚!”

場中跪着的弟兄,見陳鬆走了過來,大哭不已。

重生太子妃 “丟人現眼!”

陳鬆連看都沒看這羣垃圾。

這些人都是招來的外圍弟子,死了也就死了,一文不值!

“程東,給我剁了他。”

陳鬆停住腳步,歪着頭點了雪茄,不疾不徐道。

“滾開!”

程東當先在前面開道,像踢死狗一樣,踢飛了擋在前邊的人。

“哪來的小雜種,敢在雲州撒野!”

程東走到秦羿跟前喝問道。

“麻煩了,這程東是陳鬆的頭號打手,死在他手上的人不下十搭了。”

“這幾人要廢啊。”

衆人心下大驚。

只有範琳依然笑容滿面,秦侯那是何人,天下間都少有敵手,程東這種貨色一根手指頭都能搞定。

全球諸天在線 “砰!”

一旁的黑三直拳一擊,重重的轟在程東的面門。

程東只覺泰山當面而來,哼都沒哼一聲,顱腔便被重力轟成了漿糊,如木頭般重重砸在地上,便紋絲不動了。

“狗屎一樣的玩意,也敢放狂!”

黑三怒吼道。

我去!

衆人都傻眼了,一言不合就廢人,這也太躁了吧,真當對方一千號人是豬啊。

“臥槽啊,堂弟,快,快弄死他們啊。”

陳俊大叫道。

“瑪德,敢動我兄弟!”

“老許,動子兒!”

陳松本來還想談談的,沒想到對方這麼不給臉,一上來就廢了自己的愛將,頓時動了殺心。

大兵們幹練的衝到裏邊,齊齊瞄準了秦羿與黑三!

“陳鬆,天理昭昭,你真當雲州由你隻手遮天!”

“百姓都在這,你難道還要執迷不悟嗎?”

範琳大喝道。

“你還真說對了,在雲州,老子就是王,老子就是法!”

“你們這些賤民給我聽好了,只要有我陳鬆在雲州一天,誰也別想翻天!”

憤怒之下的陳鬆,仰天怒吼。

“翻你大爺個板,老子弄……”

黑三與陳鬆並不熟,剛要發飆,秦羿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讓他繼續狂!”

冰冷的聲音,像一盆冰水,瞬間澆滅了陳鬆內心的驕狂!

當黑三龐大的身軀緩緩讓開時,他終於看到了那個人!

一塵不變的青衫,他心中最尊敬的大哥!

賜予他榮華富貴,替他找回自尊的神!

當看到這個人和範琳站在一塊時,陳鬆就知道,他最怕的事終於發生了。

無論他如何封殺媒體,該來的,該知道的,終究還是躲不過。

“哥!您怎麼來了?”

陳松木在了原地,低下了不可一世的頭顱,臉色蒼白如紙,如同掉進了萬年冰窟,從頭涼到了腳! “啪!”

秦羿擡手就是一巴掌。

巴掌聲清脆入耳!

衆人亦是覺的心頭一顫。

剎那間,時間彷彿靜止了,每個人的喉頭被加了個塞子,全場噤聲。

這可是堂堂雲州的陳爺啊,一個比天王老子還牛逼的人,就這麼被當衆打了?

陳鬆側着頭,臉寒如冰,眼中閃爍着恨意,任由嘴角的血水滴落。

“哥,什麼意思?”陳鬆緩緩正視秦羿,雙目通紅,恨然問道。

這一巴掌打的他心都碎了,火辣辣的疼!

雲州王強烈的自尊,讓他有一種想跳起來扇回去的衝動!

“陳爺,能不能告訴我什麼叫他瑪德賤民?”

“什麼叫老子就是王?”

“什麼叫老子就是法?”

秦羿邪氣森然笑問道。

“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