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我們三個大當家的除了三當家白陰好色外,其他兩位當家的自律甚嚴,幽冥派也從來不騷擾百姓,與當地百姓水**融。”

“只是這次大當家的遊歷在外,二當家又在閉關,少了兩位當家的約束,三當家見到兩位仙女沒戴紗巾,面貌極爲姣好,這才故態復萌,對兩位仙女動了歪心,意圖謀不軌。”

“龍英傑”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惡狠狠地說:“邪淫無恥之徒,這個白陰該死!”

中年武修猛然看到“龍英傑”面露猙獰,嚇得噤若寒蟬。


“那麼,你們三當家的打算怎麼對我們採取行動?”“龍英傑”稍稍平息了一下情緒,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中年武修猶豫了一下才說:“三當家的與我一樣都小看了大爺的修爲,以爲大爺只是武氣強者三階,隨手可滅,於是就讓我跟蹤你們,探聽你們什麼時候走,如果時間合適,就在你們離開幽冥城時在半路上動手。”

“哦。”“龍英傑”答應着,忽然眉頭一皺,覺得中年武修的話中有話。她立刻狠狠盯住他,狐疑地問道,“如果時間合適?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有時間不合適的時候嗎?”


中年武修臉色微變,目光變得有些閃爍。

“說!”“龍英傑”厲聲叱道,“還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如果不說實話我立即廢了你的修爲!”


“龍英傑”腳下一動,閃電般到了中年武修面前,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手上元氣逸動,隱隱有雷鳴聲響。

“沒有了,大爺,我真的沒有隱瞞什麼!”被“龍英傑”扣住手腕上的脈門,中年武修發覺自己連身子都動彈不得。他臉色慘白,做出一副無辜而又可憐的樣子。

但是,顏紅珠的神魂畢竟存在了一百六十年,經歷了不知多少世故,中年武修那點小伎倆豈能瞞得過她。


她凌厲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盯住中年武修,那支發出雷鳴聲響的手緩緩擡起,“我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不說,我一掌廢了你的丹田!”

中年武修的精神終於崩潰,渾身如麪條般癱軟,要不是被“龍英傑”扣着手腕,身子早就萎頓在地上了。

“大爺手下留情!我說,我說!”見無論如何也隱瞞不下,中年武修爲了保命,只得認栽了。

“龍英傑”心裏也十分好奇,不知道這個慫包武修將講出怎樣的祕密。

“這位大爺,”中年武修苦着一張臉說:“我說了您可一定要饒了小人這條狗命、賤命啊!”

“龍英傑”點了點頭:“只要你說實話,我不殺你。但是,如果讓我發現你有一句瞎話,我立即廢了你!”

中年武修這才稍稍放下心來,戰戰兢兢地說:“爺,大爺!武氣大陸的武修們都知道我們幽冥派修煉的是至陰武技功法,這的確不錯。但又傳言我們修煉的功法太過於陰鷙,以至於令天地失色,千百年來把周邊環境都改變了。這話說的又對又不對。”

“爲什麼?”“龍英傑”插了一句話。長久以來他和很多武修都是這麼認爲的,沒想到這句話竟然還有偏差。

“爺!幽冥功練到大成,確確實實可以改變環境,令修煉者周圍變得陰鷙邪魅、陰森可怖,如進入傳說中的幽冥殿。但是,那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

“最近五千年來,幽冥派從沒有出過大能者,最強者也不過是個武氣尊者,以這樣的修爲來吸收天地陽氣和靈氣,還不至於達到那種恐怖的境地。”

中年武修小心翼翼地說着,唯恐一句話說錯惹“龍英傑”震怒而廢了他的修爲,或要了他的小命。

“龍英傑”的眉頭微蹙了一下。的確,最近幾千年來幽冥派確實一直處於隱忍沉寂狀態,沒聽說有過什麼大人物出現。

但大家總以爲幽冥派是與世無爭,再加上他們所修煉的武技功法能夠隱匿身形,殺人於不知不覺中,所以,各門派基本很少與他們發生衝突,對他們也缺乏過多的瞭解。

“據說幾百年來這裏的陽氣越來越弱,尤其最近十幾年來更是陽氣衰微、陰氣暴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龍英傑”仍然對這種變化不解。

中年武修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決心:“大爺,我這次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若是您不殺我,這些話傳到三位當家的耳朵裏,我也足以死上一萬次!所以,求大爺放過我後還要替小人保密!”

“龍英傑”笑道:“你放心說就是,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我們出城後白陰膽敢對我們動歪心,從此後武氣大陸就不會有這個人了。那麼,自然不會有人知道今天我倆所說的一切!”

中年武修想了想,狠狠點了一下頭,忽然問“龍英傑”:“大爺,您聽說過極陽芝嗎?”

聽到極陽芝的名字,“龍英傑”猛然變得莫名激動起來,一把扯住中年武修的衣領拖了過來,臉幾乎要貼到對方臉上,眼珠瞪得彷彿要掉出來,呼吸粗重,連聲音都變成了女生:

“小子,你是說武氣大陸五大靈藥排名第五的極陽芝嗎?”

中年武修似乎被“龍英傑”突然地變化嚇傻了,過了好大一會兒才顫抖着聲音說:“大……大爺,您手底下輕……輕一點,我快被您……勒死了!”

“龍英傑”這才發現自己因激動而失態,手上力道過猛,中年武修脖子被衣領所勒,呼吸困難,臉色鐵青,再不鬆手下一刻真會要了他的性命!

不用說這個被顏紅珠佔據神舍的假龍英傑激動,就是神魂意識被擠到身體某一個角落的真龍英傑聽到極陽芝這個名字也差一點心臟爆裂。

龍英傑在巴庫勒森林外圍得到的那片上古龜甲蘊含着一部神階極品煉丹功法,其中有一章附錄專門介紹了武氣大陸的天材地寶,龍英傑從中知道了武氣大陸天地之間有五大靈藥。

龍英傑以前得到的那顆龍涎果排名第三,其它四大靈藥分別是排名第一的通神草、排名第二的玄鳳膽,和排名第四的雪蛟珠,以及中年武修剛纔提到的極陽芝。

這五種靈藥有植物的、獸類的,也有菌類的,都需要最少千年時間的天地造化方能長成,每一種都堪比仙品、神品丹藥,說他們能夠令人起死回生、返老還童、增加武修段階一點也不誇張。而排名第五的極陽芝因爲生長條件苛刻,所以最爲難得。

極陽芝又名還陽芝,雖然排名第五,卻與排名第四的雪蛟珠在五種靈藥中最爲邪性。

排名前三的靈藥在生長過程中受天地靈氣孕養,陰陽都極爲平衡,不管哪一段階的武修,只要掌握好它的習性按量服用,均能達到極好極微妙的效果,甚至能夠讓人一步登天。就如排名第三的龍涎果,白蟒服用後可以避過雷劫而直接進階爲仙獸,基本上沒有任何毒副作用。

但雪蛟珠和極陽芝不同。雪蛟珠極寒,爲天地間至陰之物;而極陽芝則極熱,爲至陽之物。只因爲這兩種藥走了極端,稍一不慎就會致人死命,所以才排在了前三種靈藥之後。

顏紅珠在見到排名第三的龍涎果時表現相對平靜,但爲什麼剛剛聽到極陽芝的名字就變得如此激動失態呢?

********************************************

今天外甥結婚,老狐仙仍在凌晨起來發出這一章。但是,昨天收到了一個非常打擊老狐仙積極性的消息,審籤沒有通過!親們,難道本書要面臨被太監的命運嗎?如果您喜歡本書,請收藏支持本書!老狐仙不想讓它太監!拜託各位! 顏紅珠沒有想到在她處於魂魄狀態時會遇到傳說中的極陽芝。

極陽芝的另一個名字叫還陽芝。聽聽這個名字就知道它的作用了:它可以讓肉體死去而靈魂未散的人起死回生!

天下萬物有大用方爲至寶。

一個在沙漠裏瀕臨渴死的人,你給他一把聖階寶器毫無意義,那時一口水就是至寶。所以,顏紅珠在見到龍涎果時毫不動心,而一聽到極陽芝則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極陽芝爲純粹的極陽之物,可以闢陰納陽、祛邪溫魂、生骨聚肌,再配合武氣修爲和技法,加以其它輔佐條件,就可以讓顏紅珠重生肉身、恢復生機和修爲,你說遇到這樣幾乎不可能存在的奇物,她如何能不激動而失態!

說極陽芝幾乎不可能存在,是因爲它對生長條件要求極爲苛刻,那些條件若不是天意爲之,靠人力去做根本不可能完成。

極陽芝屬於最極品的天靈芝,是五大靈藥中唯一的菌類,它必須在兩千年以上樹齡的純陽樹上寄生,借純陽樹吸取天地靈氣和純陽之氣生長一千年才能成熟。若中間出現任何一點差池,極陽芝都會中途夭折。

極陽芝生長條件苛刻,純陽樹對生長條件的要求更爲極端。一個人一生百十年,不用說見到極陽芝,就是見到純陽樹的可能性也極小。因爲整個武氣大陸據說不會超過五棵。

假設五棵純陽樹全部滿足極陽芝的生長環境,也得數千年才能得到這麼幾支極陽芝。而極陽芝一旦成熟,純陽樹就會因極陽芝吸乾了它的陽氣和靈氣而死亡。這就讓極陽芝變得更加珍稀,千百年來似乎就沒有聽說被人採到過。

但是,顏紅珠今天竟然從這個中年武修嘴裏聽到了極陽芝的消息,這怎麼能不令她欣喜若狂、失態忘形!

“極陽芝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成熟?都有哪些人知道它的存在?”附在龍英傑神識海里的顏紅珠急切地問。

雖然說武修達到了武氣尊者以上修爲就可以想辦法爲她重塑一具肉身,但那不知是多麼遙遠得事情了,更不知道有幾成把握成功。

靠別人不如靠自己!只要知道了極陽芝確切存在的消息,顏紅珠無論如何都要得到它。

“爺!”見“龍英傑”真要打極陽芝的注意,中年武修苦笑着道,“極陽芝生長在向南三百里外的斷魂山內,雖然離此不遠,卻異常危險。”

“前幾年,我們大當家的突破到了武氣聖者二階,一時好奇,御劍而飛,去了斷魂山,偶然發現了那棵純陽樹和寄生在他上邊的極陽芝。因爲大當家的知道極陽芝十分稀罕,所以,他後來每年都要去一次,但據說每一次都會遇到不少危險。”

“都有什麼危險?”“龍英傑”問。既然有人打過前站,她問清楚了也會減少一些麻煩。

“我們職位低微,三個當家的自然不會告訴我們詳情。我只知道有一隻雄性金毛巨猿守護在那裏,據說功夫很厲害,但是什麼級別我也不清楚。如果您要去還是小心謹慎爲好。裏邊都有什麼、會發生什麼,我真的一無所知,無可奉告。”

“既然如此危險,這幾年你們是怎麼觀察那棵純陽樹和那株極陽芝的?”“龍英傑”繼續問道。

畢竟事關自己的性命,極陽芝沒弄到還可以再想別的辦法,若不小心落個魂飛魄散,從而不能再生那就真是得不償失了。

顏紅珠雖然對極陽芝志在必得,但必須得慎之又慎,萬一這個中年武修和她動了心眼,顏紅珠也能察言觀色早點發覺。

“最近兩年,我們大當家的也不親自去了,而是讓他豢養的那隻貓臉白鸚鵡悄悄去偵察,來回傳遞消息。”

“本來以爲這株極陽芝再過一年纔會成熟,所以,大當家的放心出門遊歷去了,想到時候再按時趕回來採收。沒想到前幾天貓臉白鸚鵡飛來報告,說那株極陽芝竟然提前兩個月成熟了,現在看來最多還有十幾天就必須得采收。”

“因爲大當家的不在,二當家的又在閉關,所以,三當家的才臨時決定自己親自去採摘。今天,三當家的和我們在過街樓飲酒商量如何前去,無意中就看見了你們一行。千不該、萬不該,三當家的不該一時犯糊塗,竟然垂涎兩位仙女,動了歪心,就安排我來探聽你們的消息。”

中年武修看來也不是一個罪大惡極之徒,但也把首領那點祕密全給捯飭出來了。

“龍英傑”靈機一動,從口袋裏取出一枚丹藥塞到了中年武修嘴裏,一拍前胸讓他嚥了下去。

“這是一枚蝕心丹,你若說的有假,三天後它的藥性會自行發作,到時候你就無救了。若按我說的去做,後天早晨我會派人把解藥放到我們居住的客棧裏,你找客棧老闆拿來服下就萬事大吉了。”

其實,這枚丹藥是龍英傑前段時間在家裏按照上古龜甲裏的煉丹功法學習煉製的丹藥,是一枚功效不錯的下品益氣丹,對提升武氣修爲頗有裨益。但是,中年武修卻不知道,只得繼續俯首帖耳裝孫子。

“大爺你說,我一定按照大爺的交代去做。”中年武修汗溼衣衫,他現在只怨自己命苦,三當家的偏偏招惹了這尊惡神,還又偏偏派他來跟蹤。

“你回去告訴你們三當家,就說你都探聽好了,明天一早我們就出城,讓他去截擊我們。”“龍英傑”想借這機會除掉白陰,然後直接進斷魂山尋找極陽芝。

既然白陰動了歪心,顏紅珠又必須得到這株極陽芝,那就別怪她痛下殺手了!

“小的不敢!”中年武修連忙搖頭,“大爺,您打死我我也不敢!”

“就按我說的去做,然後到後天去客棧拿解藥就行了!”“龍英傑”斥道,“你自己回去後應該明白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

這個中年武修還真是泥鰍一樣滑溜,立刻明白了“龍英傑”的意思,點頭哈腰地道:“大爺,我可沒有說過斷魂山極陽芝的事情,您做什麼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您明天早晨要出城,我得回去彙報給我們三當家的。”

“龍英傑”有些哭笑不得。幽冥派有了這樣的活寶,也活該倒黴了。

放走了中年武修,顏紅珠的魂魄重新回到龍英傑的丹田位置。

龍英傑甚至比顏紅珠還要激動:“美女姐姐老師,我上次在巴庫勒森林就說會有極陽芝,現在果然被我們遇到了!我說過,如果有,就是豁上性命我也要幫你弄到!美女姐姐老師,我們商量一下如何行動吧。”

顏紅珠聽了龍英傑的話,覺得魂魄都暖暖的。

“小子,記住,我們得到極陽芝是爲了救命,而不是爲了搭上另一條命!如果是那樣的結果,我寧肯不要!”

顏紅珠不能爲了自己而讓龍英傑搭上性命。她和龍英傑在一起這麼久,知道這個小夥子有時雖然喜歡開點玩笑,卻是一個有血性的熱心腸人。她可不希望龍英傑再有個三長兩短!

龍英傑回到客棧,閻娘和尚雲燕早就在他的房間等着。

尚雲燕看見龍英傑回來,笑嘻嘻地挎住胳膊問:“帥哥,偷偷出去這麼長的時間,到哪裏泡小妞了?”

龍英傑瀟灑的在房間裏轉了一圈,擺了一個花式造型,卻冒出了句:“無可奉告!”

尚雲燕衝閻娘努了努嘴,嬉笑着招呼道:“閻娘,他不說實話,撓他!”

一向比較安穩的閻娘衝龍英傑露出一個“你好可憐”的表情,竟然真的衝了上來,兩個女孩一起可勁的撓他的胳肢窩,惹得龍豹和龍刀在一邊開懷大笑。

“這兩個小丫頭居然不互相吃醋了,還聯合起來對付我!”龍英傑被撓的身上難受,心裏卻美滋滋的。

若不是龍豹、龍刀在房間裏,他真想一隻胳膊抱一個就地親上幾口。心裏得意道:“以後龍某有豔福了!”

丹田處的顏紅珠冷笑道:“有些人自以爲幸福,其實好可憐啊,明天可有一個武氣王者高手帶着一幫子人想要泡這倆美女呢!”

龍英傑被人窺破心事,一下子紅了臉,羞惱道:“得到極陽芝後得趕緊想辦法給你弄具肉身!不然以後我和女孩子親熱,豈不都是現場直播?”

顏紅珠哼了一聲:“你以爲我想看啊!肉麻死了!噁心死了!”

龍英傑不由玩心大起:“美女姐姐老師,您是嫉妒死了吧?或者,您老人家吃這倆小姑娘的醋了?”

顏紅珠怒道:“小子,再胡說八道我毀了你的丹田,破了你的武氣丹!”

龍英傑嚇得馬上禁了嘴。

龍英傑不鬧了,顏紅珠卻覺得怏怏的,不知怎麼竟有些失落。

閻娘和尚雲燕見正在笑鬧的龍英傑突然變得一本正經起來,覺得無趣,再加上又有龍豹、龍刀在場,也不好太過分,坐了一會兒便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

********************************

今天外甥新婚,回老家祭祖,我須陪同。早一點發出這一章,以免讀者大大久等。

不知作品未來命運如何,心情很不爽。期盼收藏、票票等安慰! 第二天一早,八人八馬出了幽冥城,繼續往皇城方向前進。

駿馬飛馳,不到半個時辰便跑出去了三十里地,可仍不見白陰等人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