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翠花道:「沖哥,是不是公司出事兒了?」

李沖道:「公司來了一個人,自稱是從地府來的。」

「地府?!」牛翠花驚訝。

李沖點頭,「嗯,你給學校打聲招呼,再請幾天假,你在家還能保護你我的父母,這樣我也能放心,我現在去公司看看咋回事兒。」

牛翠花只好點了點頭,道了聲小心。

出了門,李沖開車便前往公司。

在車上,他一直猜測著這個地府來的怪人,到底是誰,但怎麼想也想不出。

帶著滿心疑惑,二十分鐘后,車停在了公司樓下。

一路上,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這自稱來自地府的傢伙是來找麻煩的,那他不介意一刀宰了,也能獲得豐厚的獎勵。

電梯直上十八樓。

片刻。

庶女撩夫日常 李衝來到了公司。

金婷婷坐在前台,看到李衝進門頓時大喜,連忙跑了過來。

「沖哥,你可來了,那個……」

金婷婷的話還未說完,李沖就看到了那個自稱從地府而來的男人。

四十多歲,一身休閑名牌,體態略胖,說實話,長得有些凶神惡煞,不過感覺上還算溫和。

玫瑰和馬宏也悄悄走了過來。

馬宏低聲道:「沖子,他說是地府來的,不會是那個黑無常吧?」

弄死你那個黑無常?

李沖苦笑著搖了搖頭,要是那位,還能在他公司等半個多小時?早就破口大罵,弄死你,弄死你的了,而且老白也沒來啊。

李沖邁開步子,朝著男子走去,而男子也正抬頭看著他。

四目相對,激起無形火花。

那人面容微變,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而李沖,他的驚訝絕不比對方少。

不是鬼,似乎也不是人,最重要的是,對方給他一種上位者的仰視感。

李沖笑道:「我似乎並不認識你?也不知你特地找我所謂何事?聽說你是從地府來的? 豪門迷情:魅惑公主踩過界 報一下名號吧。」

說著,他便坐在那人對面,翹起二郎腿,從馬宏那拿過一根煙,點燃抽了起來。

「哼!」男人冷哼一聲,終於開口:「小小天師口氣不小。」

李沖一挑眉,嘴角夠起一抹冷笑。

彈了彈煙灰,他冷冷道:「別以為是地府來的就高人一等,在本天師眼裡,你們這些鬼怪都不過是豐厚的獎勵,少他么在老子的地盤裝犢子,有事兒趕緊說,沒事兒……趁著本天師現在心情還不錯,就趕緊滾蛋!」

歌姬升職記 「叮……宿主強勢裝逼成功,獲得400點裝逼值。」

聽到系統的提示,李沖樂了。

想不到轉職成功以後,裝逼成功所帶來的獎勵翻了好幾倍,真是夠爽。

果然,聽到李沖的話,男子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我看你找死!」

話音落下。

一股恐怖的陰煞之氣從男子身體猛然爆發開來,猶如一隻猙獰的巨爪直奔李沖席捲而去。

李沖臉色一變,隨即怒哼出聲,虎魄刀已然握於掌中,只要對方敢動,他便不再客氣。

一時間,針尖對麥芒,空氣中都瀰漫著濃重的*味。

李沖能夠感受到,對方身體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那種感覺,絕不是普通鬼怪所能擁有的,甚至,讓他有種熟悉感,似乎在什麼地方碰到過一樣。

他沒有選擇率先動手,對方給他的壓力不小,如果真要在這兒打起來,怕是整棟樓層都要崩塌。

反觀男子,心中的驚訝遠超先前百倍千倍。

他沒想到,眼前的年輕人居然能在自己釋放威壓下,神情依舊保持自如。

甚至,對方手裡的刀,讓他察覺到一絲威脅。

當然,也只是一絲絲而已。

嗡~

空間一陣波動,男人的氣息逐漸收斂了回去。

見此,李沖冷哼一聲,也將虎魄刀收回。

「想要玩,本天師隨時奉陪。」

男子哼道:「廢話少說,今天本王特意尋你,是有事兒要你告知。」

李沖撇撇嘴道:「抱歉,一概不知。」

男子語塞,滿臉怒容。

「你可知本王是誰?」

李沖哼道:「我管你是誰?」

男子氣的頭都快炸了,如果不是此事事關重大,他又怎能親自來到陽間?

又怎會和一個毛頭小子扯皮。

「本王乃五殿閻君!」

追尋幸福的定義 李沖翻了翻白眼,剛要罵上兩句,猛然愣住了。

「閻……閻王爺?」 李沖的驚呼頓時引來馬宏等人的震驚。

要知道,閻王爺那可是個傳說啊。

有句話叫閻王叫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可想而知,這尊大神,在民間的影響力著實不小。

當然,話說回來,李沖還真不怕他,大不了將猴哥召喚出來,再鬧他一次地府,就不信他不肝顫。

知道了對方身份,李沖也鬆了口氣。

畢竟身為閻王,總不能在人間做壞事兒吧,他親自來到陽間,想來是要問關於卞城王和輪轉王的事兒了,除此之外,至少李沖是想不到別的。

就在李衝心中胡思亂想之時,閻王哼道:「人間的確是這麼叫本王,不過在地府,都叫本王閻君。」

李沖撇撇嘴,笑道:「說吧,你這麼一尊大神,都親自到凡間找我,是有什麼事兒嗎?」

閻王瞪了他一眼,道:「如果不是看在有求於你的份兒上,單說你這不敬之罪,本王都不輕饒你。」

李沖哼道:「別再裝犢子行么?不怕告訴你,本天師和猴哥拜把子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別一跑到陽間就跟我瞎裝逼。」

話音落下,閻王非但沒生氣,反而愣了。

只見他瞪大著眼睛,道:「你……你是那猴子的拜把子兄弟?」

李沖將銀色棒子從系統中拿出,道:「前幾天本天師與他把酒言歡之時,他送了我根棒子作為禮物,你應該知道,棒子是他的武器,他用的是如意金箍棒,而這根,則叫如意銀箍棒。」

閻王愣愣的看著李沖手裡的銀色棒子。

突然驚呼道:「這……這是九天鎮河棒!」

李沖眉頭一挑,心想這老幫菜還真有眼力,這根棒子的名字的確不是如意銀箍棒,而是九天鎮河棒。

「你知道它的來歷?」李沖笑著問道。

閻王沒有回答,反而疑惑道:「九天鎮河棒乃是鎮壓弱水之神物,怎會被大聖拿去?」

說到這兒,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半晌后,閻王乾咳一聲,堆笑道:「原來天師是大聖的兄弟,先前小王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天師多多見諒。」

李衝心中嘿嘿直笑,看來猴哥的確牛逼啊,隨便吹個牛逼,就能把這老幫菜嚇這熊樣。

此等裝逼的好機會,他哪能放過?

尤其眼前之人還是傳說中的閻王爺,不添油加醋的再裝一波,又怎能對得起史上第一逼神的名號?

只見李沖擺了擺手,道:「算了,念你誠心知錯,本天師也就不說什麼了。」

說到此處,他看了閻王一眼,道:「你來找本天師,是為了卞城王和輪轉王吧?」

閻王點頭道:「不錯,正是他們。」

李沖眼珠一轉,道:「你們地府到底發生了什麼?」

閻王尷尬一笑,顯然是不打算回答。

「這件事兒算是地府的秘辛了,小王只能說,如果不找到他們,怕是人間要大亂啊,到時候我們地府都有可能永久消失。」

地府永久消失?

這句話可是讓李沖震驚不已。

但同時,他又有些不信,或許說這件事兒絕對沒有表面想象的那樣簡單,畢竟地府已經存在無數年,難道會因為兩個地府曾經的王,永久消失?

這絕不可能。

期間必將隱藏著什麼。

李沖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讓我幫你找到他們?」

閻王點頭,又搖了搖頭,道:「在地府之時,我曾命判官通過生死簿查過,浩劫之日,將出現救世之星,地點,就在陽間。」

「你是說我就是那個救世之星?」李沖有些想笑。

閻王笑著道:「不錯,正是天師。」

李沖哭笑不得啊。

這多麼狗血的劇情讓自己給趕上了,再說也沒遇到那個賣他武功秘籍的叫花子啊,怎麼就成了救世主了呢。

李沖搖搖頭道:「算了吧,本天師雖有救世之心,卻無救世之力。」

閻王繼續笑道:「其實先前小王也沒確定天師就是救世主,但從方才天師拿出的棒子,小王就有把握確定了,畢竟和大聖都是兄弟的人,本事一定不小。」

李沖得意道:「那是自然,本天師與老子論道之時,你還不知道在哪活泥巴呢。」

聞言,遠處馬宏三人都快吐了。

你丫就不能別吹牛逼嗎?還與老子論道,咋不說與盤古下棋,與女媧沐浴呢?

而閻王聽聞,卻是一臉驚訝,眼中也流露出佩服之色。

見此,李衝心中暗樂,這老幫菜還真是好糊弄,估計是被猴哥嚇出陰影了,否則自己說啥他就信啥,那不是虎逼么?

閻王笑著道:「其實小王此次前來,是有兩件事兒要天師幫忙。」

李沖淡淡道:「但說無妨。」

閻王繼續道:「第一件事兒,希望天師能隨我去一趟地府。」

「去地府?」李沖忍不住一激靈。

「沒錯。」閻王笑道:「是希望天師能去地府幫忙捉鬼。」

聽到這話,李沖懵了。

「你等等。」

李沖著實被閻王搞的暈頭轉向,不說別的,你一個地府閻君,讓我一個小白人兒去地府捉鬼?是腦袋被地獄的大門夾了,還是屁股被地獄犬咬了,這說話不經大腦?

似乎是猜出李沖的疑問,閻王苦笑道:「這些都是那兩個混蛋惹出來的,地府一件寶物被他們偷走,現如今地府已經失去了對鬼怪百分之六十的壓制,換句話說,就是地府出了亂子,所以我們也無能為力,只能尋求您的幫助。」

李沖眉頭挑了一下。

其實去地府捉鬼他倒是很感興趣,畢竟鬼怪能夠帶來非常豐富的獎勵,只是他在想,到底是什麼寶物被偷走了,以至於能讓地府出現這麼大的亂子。

「幫你這個忙也不是不行,但我有啥好處?不如這樣吧,你讓判官將我的壽命提升五百年,我就幫你。」李沖笑著道。

閻王苦笑。

「天師,這真不行啊,畢竟天規所定,我們也無法擅自更改凡人壽命。」

李沖撇撇嘴,猴哥當初都能,小爺為啥就不能?

「那就算了,我想我應該不是你口中的救世主,所以,你找其他人看看吧。」

閻王一臉為難,道:「要不一年怎麼樣?一兩年我還是能做到的。」

李沖都快氣樂了,道:「一兩年我找你?不二價,十年。」 堡主也以為羅陽這個少年好哄,還道他說的是真話。

日後若得知一切都在羅陽的掌握中,不知堡主會是什麼感想。

羅陽在想,以後得知真相,堡主會不會很恨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