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海風呼嘯而過,密集的暴雨傾瀉洶湧,黑煙翻滾的豌豆莢密林中,此刻早已化為一片燃燒的廢墟,大量的豌豆藤蔓被燃成灰燼,砸落在地的豌豆莢完全裂開,許多黑暗生物在血泊中哀嚎掙扎,卻又時不時被呼嘯而過的流彈集中,頓時哀鳴著砰然倒下。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黑暗生物都無法反抗,在豌豆莢密林的各個地帶,都有少數黑暗生物正控制著殘餘豌豆莢,不顧一切的瘋狂發射,而在他們的對面,是十幾個人一組的槍火傭兵,雙方隔著數十米猛烈交火,暫時形成了僵持局面。

「很好,看起來我們到的正是時候。」血撒公爵輕輕抬起手,阻止了武裝軍隊的參戰,卻又很愉快的獰笑著,轉頭望向豌豆莢密林的東南角落。

就在那個煙霧瀰漫的角落裡,少數獸人正傷痕纍纍的聚集在角落裡,徒勞掙扎的反抗著。安吉麗娜正滿臉蒼白的抱著林太平,纖細手掌緊緊按著林太平的胸口,卻仍然無法阻止鮮血如同泉水般湧出,十幾個獸人以血肉之軀抵擋著攻擊,滿臉扭曲的怒吼道:「大姐大,你帶林先走,這裡交給我們!」

「想走?誰都走不了!」尖銳的獰笑聲像夜梟般回蕩在空氣中,邪惡的槍火傭兵首領昂起頭顱,肆無忌憚的從血海中踏出,幾十名槍火雇傭兵齊齊舉起魔法火槍,對準了聚集在一起的獸人們,「蠢貨,和這個世界說再見,我會讓你們在地獄里永遠沉淪。」

不!十幾個獸人勉強結成方陣,將安吉麗娜和林太平擋在身後,林太平滿臉蒼白的捂著流血胸口,似乎想要拼盡最後的力氣召喚出豌豆莢,但巨大的豌豆藤蔓剛剛鑽出地面,他就突然無法控制的滿口噴血,徹底暈死在安吉麗娜懷中。

「我喜歡這種畫面,很喜歡。」血撒公爵輕輕催動獨角龍鱗戰馬,卻又向身後的武裝士兵使了個眼色,若無其事的靠近那些槍火雇傭兵,「看起來,我的金幣花得很有價值,也許我們以後還可以考慮長期合作。」

「當然,只要你出得起價錢。」槍火傭兵首領抬起頭,看著身旁馬背上的血撒公爵,「那麼,矮子,你打算親自動手,還是打算讓我代勞?」

聽到矮子這個侮辱稱呼,血撒公爵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不過也就陰狠了幾秒鐘,他卻又立刻露出那種滿意笑容,毫不在意的揮揮手,「留下那隻黃皮猴子,剩下的全都殺掉,再然後,你們就可以領到那一大筆酬金了。」

「是嗎?我已經等不及了!」槍火傭兵首領尖銳怪笑著,愉快舉起手中的魔法火槍,不需要他提醒,十幾個槍火傭兵同時平舉火槍,冰冷的槍口閃耀著灼熱光芒,對準那些滿臉扭曲的獸人們,只待扳機輕輕扣動,就會徹底奪走這些憤怒而又無奈的生命。

真是令人賞心悅目的情景啊!血撒公爵露出了猙獰笑容,望著對面那隻黃皮猴子的蒼白面容,興奮得渾身都在微微顫抖,幾乎在同時,槍火傭兵首領怪笑一聲,終於惡狠狠的扣動扳機,剎那間灼熱火彈呼嘯射出!

砰!一聲尖銳刺耳的呼嘯聲,血撒公爵的笑容突然凝固了,難以置信的低下頭去,他看著自己胸前飛濺四散的血花,只覺得腦海中一片混亂,怎麼會,怎麼會,怎麼會……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根本沒有給血撒公爵思考的時間,槍火傭兵首領再度扣動扳機,就像是早有預料似的,周圍的槍火傭兵突然齊齊調轉槍口,毫不留情的瞄準血撒公爵,剎那間成排的灼熱火彈呼嘯射出,全都命中血撒公爵的胸口,轟得他鮮血飛濺踉蹌後退。

不!保護大人!

武裝士兵們終於反應過來,即使還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卻都已經怒吼著撲上來救援,但這已經太晚了,就在這一刻,四周那些正在對轟交戰的黑暗生物們和槍火傭兵們,全都配合默契的驟然轉向,豌豆莢和魔法火槍齊齊呼嘯發射,將彈雨毫不留情的傾瀉在人群中。

近在咫尺,再加上毫無防備,大批的武裝士兵像割麥子般倒下,甚至來不及發出最後的慘叫聲,首當其衝的參謀在瞬間被打成篩子,剛剛躍起的血刃影衛被當空打爆,那些脆弱的黑袍召喚法師更是享受特別待遇,轉眼間就被魔法火彈撕成碎片。

撤退!撤退!殘餘的武裝士兵們驚呼著,保護著胸口中彈的血撒公爵驚慌後退,然而陷入重圍的他們根本找不到安全退路,周圍的黑暗生物和槍火傭兵們瘋狂獰笑著,如同凶獸般肆無忌憚的湧上來,每一次開火都能帶走幾十條生命。

幾乎在同時,原本保護著林太平做悲壯犧牲狀的獸人們,更是抄起彎刀戰斧,從角落裡惡狠狠的反撲過來,安吉麗娜扔開還在懷裡裝死的林太平,直接凝聚起漫天閃耀的雷電光球,窮凶極惡的砸落在密集人群中:「好了,小林子,別演了,你的紅藥水都快把我的魚尾染紅,怎麼洗都洗不幹凈了。」

「難道我剛才表演得不夠完美嗎?」林太平扯開胸口的紅藥水袋子,順手召喚出金冠豌豆莢,巨大的銀白色豌豆呼嘯射出,頓時在空中爆裂化為無數碎片,呼嘯砸進武裝士兵群中,將十幾個魔狼騎士連人帶狼凍結成冰雕。

「怎麼會,怎麼會,怎麼會這樣?」血撒公爵捂著胸口不斷後退,鮮血如噴泉似的從指縫中湧出,劇烈的疼痛和無盡的憤怒讓他滿臉扭曲,如同垂死掙扎的凶獸般,死死盯著對面那些反戈襲擊的槍火傭兵,「卑鄙的混蛋,你們居然背叛……居然背叛……」

「什麼叫做背叛?」林太平笑眯眯的推了推眼鏡,順手搭著那個槍火傭兵首領的肩膀,很親熱的拍了拍,「事實上,公爵大人您差點就成功了,我也差點就被魔法火槍轟成碎片,但是誰叫那麼巧呢,在最後那一刻,我突然發現……」

「林,能不提這件事嗎?」槍火傭兵首領有點尷尬的輕咳幾聲,不過很快的,它就發出得意洋洋的怪笑聲,驟然抓住身上的黑斗篷用力一扯,「哦吼吼吼,你們這些蠢貨,我可沒有背叛,其實從頭到尾我一直都是……」

剎那間,黑斗篷和面具一起騰空而起,搖晃的火光下,這個一直神秘古怪的槍火傭兵首領,終於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驚駭目光中,展現出了自己的真正面目——

顫抖!我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邪惡煉金師,智慧超群無以倫比媲美眾神,輕而易舉就能讓整個世界毀滅的——豬因斯坦!(未完待續。。) 昏暗的夜色下,搖晃的火光中,槍火傭兵首領得意獰笑著,扯開籠罩身軀的黑色斗篷,就像是得到他的指令,近百名槍火傭兵齊齊怪叫一聲,展現出自己的真正面目,讓血撒公爵和那些武裝士兵們頓時目瞪口呆——

頭戴著金色帽子,蹄子里舉著一本煉金百科全書,肥胖粗壯的豬因斯坦扛著那柄魔法火槍,趾高氣昂的抬起頭,用那種看待白痴的目光,看著對面的那些武裝士兵:「哦吼吼吼,顫抖,你們這些愚蠢的生物,在我的偉大智慧和邪惡力量面前,靈魂驚恐的顫抖!」

豬……豬……豬頭怪?

顫抖未必,但震驚卻是一定的了,血撒公爵捂著鮮血流淌的胸口,難以置信的睜大瞳孔,周圍的武裝士兵們更是呆若木雞,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怎麼會這樣,這些突然反戈襲擊的槍火雇傭兵,居然會是那種愚蠢骯髒膽怯的低等生物,從什麼時候起,豬頭怪竟然也變得如此陰險狡詐了?

「陰險?我喜歡這個詞!」豬?頂?點?小說因斯坦推了推頭上的高帽子,伸出蹄子指了指對面的血撒公爵,得意洋洋的噴吐著白氣,「矮子,以你的智商,恐怕很難了解這其中的來龍去脈,但是無所謂了,你現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跪下來祈求我的憐憫,也許我可以考慮讓你端茶送水當個煉金學徒?」

「狂妄的蠢豬,別高興得太早了!」血撒公爵憤怒得咬牙切齒。突然惡狠狠的轉過頭去,滿臉怨毒的死死盯著林太平,「黃皮猴子。你以為帶著一群骯髒的豬頭怪,設置如此卑鄙陰險的陷阱,就可以羞辱我了嗎?」

「關我什麼事?」林太平很無辜的眨眨眼睛,輕輕搭著豬因斯坦的肩膀道,「公爵大人,花重金雇傭豬因斯坦的是你,讓它們來夜襲的也是你。如果說有誰挖了一個坑,那也只能說是你自己的選擇,對於這種自己挖掘自己跳的行為。我只能深表同情。」

「沒錯,沒錯,我從來沒見過這麼蠢的傢伙。」豬因斯坦很有同感的連連點頭,看著血撒公爵的眼神更加充滿譏諷和不屑。「嘖嘖嘖。嘖嘖嘖,大家還都說豬頭怪是最愚蠢的生活,我覺得這個矮子才是最蠢的,也許他的身高和腦子成正比?」

好,有了豬因斯坦以後,林太平突然覺得自己再也不需要毒舌了!

「我要殺了你們!」被刺激得完全失去理智,血撒公爵瘋狂的咆哮著,驟然推開身旁攙扶著他的武裝士兵。「該死的黃皮猴子,該死的低等生物。我要你們死,全都死,全都死死死死死!」

這一刻,鮮血如噴泉般從他傷口湧出,這一刻,無窮無盡的烈焰從他身軀中迸發出來,將他的長袍和武器燃燒成灰燼,暴露的身軀在火焰中扭曲變形,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劇膨脹,剎那間一隻鮮紅如血的火焰利爪,驟然從火海中激射而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轟然震動,整個豌豆莢叢林都在劇烈搖晃,在洶湧澎湃的熊熊火海中,渾身流淌著灼熱岩漿的猙獰惡魔,開始逐漸凝固身體緩緩成形,鮮紅如血的長角筆直刺向天空,環繞周身的烈焰如潮水般洶湧,暴雨傾瀉而下來落在他的身軀上,瞬間就被滾燙岩漿蒸發成水霧,發出陰森森的嘶鳴聲……

「這是?這是?」林太平微微眯起眼睛,安吉麗娜和黑暗生物們隱隱露出警惕,豬因斯坦翻看著手中的煉金百科全書,突然很驚訝的後退幾步,「啊啊啊,這傢伙是,這傢伙好像是獨角岩漿火魔……林,我記得你以前好像也變身過這種?」

「不,我變身的只是深淵炎魔,很普通的深淵炎魔。」林太平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

很顯然,他曾經藉助戒指轉換而成的深淵炎魔,和眼前的獨角岩漿火魔,同樣都屬於火系惡魔這個大範疇,但和只有青銅高階實力的深淵炎魔不同,獨眼岩漿火魔顯然更為罕見更為強大,至少也擁有黑鐵高階實力,足以撕裂一群普通的深淵炎魔。

「感到恐懼了嗎?」爆發出金屬摩擦似的刺耳獰笑聲,血撒公爵很滿意的低下頭,看著自己逐漸凝聚成形的岩漿身軀,「愚蠢的低等生物,你們全都要,全都要……」

砰砰砰!根本不給他說完的機會,林太平早就輕咳一聲,剎那間近百隻豬頭怪同時舉起魔法火槍,如同暴風驟雨似的連續轟擊,安吉麗娜更是反應極快,一瞬間就召喚出數十道鋒利冰凌,彷彿利劍似的從天刺落。

遭到如此密集的攻擊,血撒公爵露出痛苦扭曲的神情,正在凝固的岩漿身軀也稍微渙散,但他很快就舉起一隻完全成型的巨大火臂,硬生生的格擋在胸前,並且長嚎咆哮著向前踏出:「沒用的,沒用的,哪怕我的改造還未完全成功,但也足夠殺死你們,徹底殺死你們!」

一步踏出,十幾道灼熱岩漿就從地下噴射出來,逼迫得黑暗生物們無奈後退,林太平感受著迎面襲來的灼熱火浪,突然覺得呼吸都變得很艱難,但這並不妨礙他扳起手指,很認真的數道:「一,二,二點五……」

砰!還沒有數到三,一隻漆黑的金屬巨夾,驟然從地下呼嘯探出,足有水缸般大小的鋒利鋸齒,閃耀著幽綠色的劇毒光芒,猛然夾住血撒公爵的右腿,還未凝固成形的岩漿右腿頓時被狠狠咬斷,四散飛濺變成無數火焰碎片。

不!血撒公爵痛苦扭曲的怒吼一聲,頓時失去平衡踉蹌倒地,還沒有等他回過神來,豬因斯坦已經歇斯底里的尖叫著。從懷裡取出一瓶冒著氣泡的慘綠色液體,竭盡全力的猛然擲出:「愚蠢的矮子,嘗嘗我的邪惡煉金髮明。第四版的邪惡捕龍夾,以及……這個!」

鬼才知道那瓶慘綠色液體到底是什麼,但它在跌落粉碎的一瞬間,突然就變成無數四散飛濺的粘液,將血撒公爵完全籠罩,幾秒鐘后,當血撒公爵試圖怒吼著重新站起時。突然發現自己支撐在地面上的利爪,竟然被那種慘綠色粘液硬生生粘在地面上,無論他如何竭盡全力的掙扎擺脫。都無法脫離這種束縛。

射擊!射擊!射擊!

怎麼可能會放過這種機會,近百隻豬頭怪再度舉起魔法火槍,惡狠狠的瘋狂射擊,獸人們扛起沉重的獵鯨弩。猙獰咆哮著齊齊發射。食人魔們舉起所剩不多的魔法捲軸,彷彿不要錢似的砸出去,至於安吉麗娜……什麼都不用說,她的雷霆電球已經饑渴難耐了!

就像是一個無法移動的巨大靶子,血撒公爵被轟擊得遍體鱗傷,原本快要凝固成形的岩漿身軀,再度被轟擊得逐漸支離破碎,感受著力量的急速衰退。他歇斯底里的瘋狂咆哮著,硬生生將利爪舉離地面。眼看著就要掙脫慘綠色粘液的束縛。

但問題是,林太平怎麼可能會只看熱鬧,僅僅幾秒鐘后,隨著屍變之眸的光芒閃耀,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屍體全都僵硬躍起,低低嘶吼著如同凶獸撲向血撒公爵,它們根本不需要什麼戰技,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死死纏住血撒公爵的身軀,像小山似的重重壓上去,哪怕拼著被烈焰燒得渾身焦黑,也不給血撒公爵重新站立起來的機會。

但這還只是個開始,因為就在這一刻,林太平已經很肉痛的舉起諸神戒指,剎那間,伴隨著剩餘所有魔晶的瘋狂獻祭,整片豌豆莢密林劇烈震動,那些曾經被召喚出來的防禦設施,如同雨後春筍般的密集湧出。

呼嘯射出冰箭的六角冰封箭塔、獠牙張開吞噬血肉的食人花、成排成排刺出地面的尖銳岩刺陷阱,這些防禦設施將血撒公爵重重圍困,近乎瘋狂的發動兇猛攻擊,哪怕造成的傷害微乎其微,但層層疊疊的累加起來,卻也足以造成不小的傷害。

休想!休想就這樣擊敗我!血撒公爵在暴烈的攻擊中怒吼咆哮,岩漿集結的身軀不斷凝固又不斷被打碎,但岩漿熔魔終究是更為強大的生物,所以哪怕面臨著如此暴風驟雨的狙擊,他還是漸漸集結著力量,在束縛中昂起猙獰頭顱,惡狠狠的獰笑道:「沒用的,沒用的,愚蠢的黃皮猴子,在我絕對的力量面前,你的這些手段根本造不成致命傷……」

我覺得也是!林太平很老實的回答,然後很無辜的後退一步,幾秒鐘后,看著他身後的情景,血撒公爵的獰笑突然凝固在臉上,原本熊熊燃燒的岩漿身軀,竟然都因為難以置信的驚駭,而劇烈顫抖稍微瓦解了——

轟!驟然爆發的血色光芒中,安吉麗娜彷彿帶著數噸重量,很艱難很艱難的向前踏出一步,震動得方圓數十米都在劇烈顫抖,就在她高高舉起的白皙縴手之中,一顆足有水缸般大小的雷電光球,正在瘋狂暴戾的噼啪作響,閃耀的雷電甚至讓安吉麗娜的黑色長發都變得乾枯焦黑。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安吉麗娜還在持續不斷的向光球中輸入魔法,原本就有水缸大小的雷電光球,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增長,再增長,再再再增長……幾秒鐘后,它已經暴漲到足有半輛馬車大小,甚至開始不穩定的扭曲變形。


「我控制不住,閃開,全都閃開!」安吉麗娜滿臉蒼白的怪叫一聲,周圍的黑暗生物們立刻逃得比狗還快,林太平更是很無語的拚命翻白眼,心道姐姐你明知道自己控制不住,還把它搞得那麼大幹什麼,申請吉尼斯世界紀錄嗎?

下一刻,還沒等他來得及吐槽完,安吉麗娜就拼盡全力向前一擲,然後很不負責的拍拍雙手,直接抱頭抱尾巴趴倒在地,周圍的黑暗生物們全都跳進深溝,豬因斯坦還站在原地擺造型,等它意識到不妙,頓時就尖叫一聲,直接鑽進一個豌豆莢。

轟!血撒公爵驚恐的仰起頭顱,在他難以置信的目光中,熊熊燃燒的巨大光球迎面射來,無窮無盡的黑暗籠罩了他的視野,然後……彷彿無情的海嘯席捲島嶼,彷彿兇猛的地下火山狂暴噴薄,以血撒公爵為核心的方圓數百米,全都變成了閃電海洋!

所以,請記住,千萬不要亂扔雜物,切記,切記!(未完待續。。) 轟轟烈烈詭異古怪混亂狂暴的冰火群島一戰,在安吉麗娜很不負責的扔出巨大雷電光球后,終於以一種兩敗俱傷的方式劃上句話,交戰的雙方都在這一戰元氣大傷,再也沒有餘力糾纏下去,於是就此心平氣和的宣布「分手」……

憑藉著改造后獲得的岩漿熔魔身軀,血撒公爵居然在連續的狂暴攻擊下都沒有喪生,一群殘留下來的武裝士兵保護著他倉皇逃離,並且和碼頭上的剩餘水手匯合,駕駛著幾艘戰艦撤離冰火群島。樂+讀小說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噩夢的結束,恰恰相反卻意味著噩夢的開始,毫不疑問,在損失了一支精銳軍隊后,血撒公爵的兵力將會變得捉襟見肘,在這種情況下,混亂海域部的幾個勢力原本就虎視眈眈,很可能會藉機聯合起來發動入侵,這樣一來血撒公爵將會面對很大危機,恐怕短時間內都顧不上冰火群島了。

「我想,我們有一段時間都看不到這位公爵大人了。」林太平對此很簡單的總結道,然後開始為冰火群島的一大堆事情而焦頭爛額——

由於受到血撒公爵艦隊的突然襲擊,好不容易有了雛形的領地現在又重新變得一窮二白,尤其是在群島一號上,原本的城寨箭塔鐵匠鋪等基礎設施幾乎都被夷為平地,重新建設不僅意味著需要時間,同時也需要大量資金的再度投入,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還有不少冰封箭塔、豌豆莢密林等防禦設施被保留下來,這讓群島的防禦力得到了大幅提升。

當然了,由於血撒公爵在撤退時極為匆忙,再加上剩餘的士兵和水手不足,所以有十幾艘武裝戰艦連帶豐富物資都被黑暗生物們俘獲,克倫特先生和黑商們拍著胸口保證,他們會在幾個月內將這些戰艦都變賣折現。再加上之前米爾斯男爵貢獻的大筆贖金,冰火群島倒是暫時不用為資金而發愁了。

除此之外,另一個好消息是,林太平終於不用離開德瑪西亞聯盟返回號角海域了,跟他偶然相遇的豬因斯坦花了幾個小時,講述了他傳送離開以後發生的事情,是的,就在幾個月前,以克里斯汀為首的牛頭人和暗精靈部落,都已經離開象牙島前來混亂海域。並且將此次行動命名為——「千里尋夫」!

「尋你個頭啊!」林太平忍不住吐槽,想了想又覺得不對,「等等,不是說所有人都已經來混亂海域了嗎,為什麼只有你在這裡,克麗絲汀、圖魯、夜歌他們在哪,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你會突然變成什麼槍火雇傭兵,而且魔法火槍還比原來更厲害了?」

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來。豬因斯坦推了推頭上的金色高帽子,得意洋洋道:「首先,關於魔法火槍的問題,我來解釋一下。這個問題很簡單,要知道,我可是整個號角海域最偉大最邪惡最有智慧的煉金師,在我遠遠超過凡人的偉大智慧下……」

「說重讀!」林太平很無語的看著它。

「好吧……」豬因斯坦很鬱悶的嘆了口氣。老老實實道,「其實是這樣的,還記得我祖先的那個遺迹嗎?我後來重新回去搜索過了。在那裡找到了一個密室,那裡面有很多祖先留下來的煉金筆記,還有一些快要鑄造完成的魔法火槍,然後……」

這還差不多,林太平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後又繼續問道:「那麼,克麗絲汀他們在哪,你又怎麼會成為槍火雇傭兵的?」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豬因斯坦摸摸腦袋,若有所思的轉頭望向遠海,「你失蹤以後,我們就就乘坐血魔號離開號角海域,打算來混亂海域找你,好不容易到達了那條海峽,卻發現那裡已經是風暴席捲,我當時提議說不如再等等看,但是克麗絲汀他們……」

是的,正如豬因斯坦所說的那樣,他們當時來混亂海域的時候,同樣被風暴席捲的海峽所阻擋,原本最正確的方法,應該是耐心等上幾個月等到風暴平息再出發,然而考慮到林很可能已經遇到大麻煩,克麗絲汀和夜歌在商量以後,還是決定冒著風險穿越海峽。

事實上,一開始靠著克麗絲汀的豐富航海經驗,他們確實有驚無險的穿越了大半海峽,但就在即將順利穿越時,海峽的風暴卻突然加劇猛烈起來,眼看著血魔號隨時都會傾覆,豬因斯坦拿出了臨時製造的第二版傳送門,然後……

很顯然,哪怕是第百十版的傳送門,也一如既往的不靠譜,所以等到豬因斯坦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已經在混亂海域南部的某座商業小島上,身邊還有一群同樣茫然的豬頭怪,至於克麗絲汀、圖魯和夜歌他們……咳咳,這是個很好的問題,很值得慢慢討論。

身無長物,甚至連艘小船都沒有,被逼得走投無路的豬因斯坦,只能帶著豬頭怪們重操老本行去打劫,誤打誤撞之下,它們居然救了一群被海盜重重圍困的商人,然後又在這群商人的引薦下成為了當地的雇傭兵,憑藉著豬因斯坦的偉大智慧和英明果敢……

「好吧,以下可以省略數百字了。」林太平聽到這裡已經完全了解,但是想了想又忍不住微微皺眉道,「那就是說,安吉麗娜和圖魯、夜歌他們現在到底在哪,你也不知道,而且是死是活也不清楚?」

「活是肯定活的,你要相信我的傳送門。」豬因斯坦毫不在意的揮揮蹄子,當然難免也有一讀讀慚愧,「不過嘛,傳送門可能有讀小問題,也許他們被傳送到了混亂海域部,又也許他們被傳送到了混亂海域北部,但是我可以保證,他們還活著,而且就在混亂海域。」

「多謝你的解釋,我很感動。」林太平真的感動得淚流滿面,卻又忍不住抬起頭,望著遠方迷霧籠罩的海面,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

如今的混亂海域。 重生甜婚:戰少,強勢寵妻! ……尤其是夜歌,這小妞該不會拖著一根狼牙棒,到處打人悶棍吧!

想到那種情景,林太平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卻又終於在沉默很久以後,轉頭看著周圍睜大眼睛的黑暗生物們,很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既然是這樣,我想我現在可以確定,我不需要回去號角島了!」

萬歲!等的就是這句話,一大群黑暗生物全都歡呼著跳起來,百足立刻宣布要去拿幾桶上等紅酒來慶祝。巨牙當即表示今晚要親自做一桌好菜,安吉麗娜努力的保持著面無表情,但問題是她身後不停搖晃的修長魚尾,卻已經把她的心情出賣得乾乾淨淨。

還有什麼比這更美好的?我們不僅擊退了血撒那個混蛋的進攻。還順利的留下了林,外加一群腦子有問題但實力很不錯的豬頭怪,最重要的是,有了林的腹黑和頭腦。德瑪西亞聯盟就不會走向衰落,而且還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於是乎,臨時的慶祝酒會就在兩個小時后盛大開啟。剛剛入伙的豬頭怪們毫無陌生感,很快就和獸人食人魔們打成一片,豬因斯坦更是和百足巨牙勾肩搭背,還拿出了一瓶自己剛煉製的藍色小藥丸送給米蘭達……沒錯,一次三顆,每日三次,絕對能夠保證孕婦的健康。

如此如此,一大群傢伙全都喝得醉醺醺,紛紛吹噓自己如何大展神威擊退了血撒公爵,倒是安吉麗娜仍然保持著幾分清醒,一邊計算著德瑪西拉聯盟的財政狀況,一邊舉手提問:「那什麼,既然冰火群島暫時安全了,那麼我們接下來該做什麼?」


好問題,黑暗生物們面面相覷,林太平卻笑眯眯道:「很簡單,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喝喝茶,看著血撒公爵和海域部的勢力開戰,然後……我們就有充足的時間穩定發展,說不定還可以趁機發一筆戰爭橫財。」

沒錯,沒錯,安吉麗娜也是這麼想的,一大群黑暗生物更是眼冒綠光,毫無疑問,只要血撒公爵和其他勢力開戰,就再也顧不上對付德瑪西拉聯盟,如此一來,德瑪西拉聯盟就可以藉助這個黃金機會穩固下來並且迅速壯大。

不僅如此,一旦戰火開啟,諸如軍火糧食藥品等物資都會變得越來越缺乏,在這種情況下,遠離戰火穩居後方的德瑪西亞聯盟,不僅可以繼續推廣藥品漫畫美食生意,運氣夠好的話還能在幾大勢力間做做生意,哪怕只是賣賣糧食也可以大賺一筆了。

如此一來,有了充足的時間,有了充足的資金,冰火群島很快就能變成一個不可忽視的勢力,等到那個時候,無論血撒公爵是輸還是贏,即使他大獲全勝轉過頭打算對付冰火群島的時候,也會發現擺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可問題是,如果血撒那個混蛋沒和其他勢力開戰呢?」想到金幣從天而降的畫面,安吉麗娜當然是怦然心動,但是稍微冷靜后,卻又不由得滿臉苦惱,「我們的計劃,都建立在戰爭的基礎上,可是戰爭未必一定能打得起來,如果是那樣的話……」

「那麼,我們就幫忙讓他們打起來。」林太平很愉快的摸摸下巴,卻又勾勾手指,示意黑暗生物們全都湊過來,「現在的情況下,海域部的那些勢力,早已經對血撒公爵虎視眈眈了,我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


天知道他說了什麼,一大群黑暗生物豎起耳朵,聽到後面忍不住齊齊打了個寒噤,太陰險了,林,你真是太陰險了,如果真的按你說的這麼做,血撒公爵說不定會傷勢複發,直接滿口噴血暈死在床上了。

「沒辦法,我就是這麼助人為樂。」林太平很感慨的嘆了口氣,然後悠然自得的拍拍雙掌,笑眯眯道,「那麼,行動起來……開工!」(未完待續。。) 十一月的混亂海域,一個未經確定的小道消息,在短短几天內傳得沸沸揚揚——據說,海域南部最強大的領主血撒公爵,在討伐黑暗生物的突襲戰鎩羽而歸,不僅自身負傷敗退,而且還損失了十幾艘戰艦和數千名精銳士兵……

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人相信這個小道消息,要知道血撒公爵可是海域南部最強大的霸主,怎麼可能會對付不了一群獸人和食人魔?然而很快的,這個小道消息卻越傳越廣,還增添了許多細節,聽上去越來越像是那麼一回事。$().(樂讀)()().()

不僅如此,幾天之後,由某個無良吟遊詩人創作的長篇敘事詩,開始在各大海島正式上演,而且還是每天二十四小時分章節連續滾動吟唱,在這首長篇敘事詩的精彩部分,還專門描述了血撒公爵落荒而逃的精彩場景,甚至連他的受傷部位都詳細指出了。

污衊!這是污衊!這是徹頭徹尾的污衊!


對於這種謠言,血撒公爵麾下的參謀表示極度憤怒,並且當眾指責了這種造謠傳謠的卑鄙行為,是的,我們偉大的公爵大人完全沒有受傷,更沒有遭遇任何失敗,我們只是去某個海島進行了軍事演習,沒錯,就是軍事演習而已……

這番言論是早上公布的,然後等到下午,參謀先生的臉就被打腫了!

鬼才知道是怎麼回事,混亂海域部的某座自由貿易海島上,突然有十幾艘武裝戰艦集體出售參加拍賣,這十幾艘戰艦上,全都懸挂著血撒公爵軍隊的標誌,而且一看就知道是久經風霜,絕不是臨時假造上去的。

這還不算什麼,匿名拍賣這些戰艦的傢伙,居然把所有戰艦的起拍價都定為一個金幣。這個史無前例的超低價格,頓時成了自由貿易海島的大新聞,然後經過無數商人的口口相傳,很快就傳播到各大勢力的範圍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