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某些武技需要與所承載武技的物品進行溝通。而這些武技拒絕與武狂層次的武者溝通

「不是,是天資不夠。」司徒朗說道,他們這此武狂年齡都超過三十,屬於天資不高的一類人。而剛才的兩個姑娘都十七八歲,實力都達到武者八重以上。天資肯定不低。而剛才將六把劍插在地板上的紅楓派掌門,看面像不到二十歲。就已經是武狂一重的武者。天資肯定不低。渤海郡天才榜榜首奪天候石毅已經晉陞武侯,準備開闢元府,進入侯爵境。

「說得有理。」冷雲再次開口。

司徒朗注意到,武狂三重的男子只是站在門外。根本都進來。面前這個銀髮中年人說話有份量,和紅楓派的掌門處於相同的地位。

「諸位,我們這些武狂境界的人,不參於這次武技的參悟。」冷雲又開口說道,很少有武技讓他感興趣。這裡武狂境界的人感興趣又如何,反正也無法參悟寶劍中的武技。

阮原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剛才用特殊的方法將所發生的事傳回了袞州盛寶閣總負責人那裡,必竟滋事體大,小小的無常殿沒人會在乎,可它必竟是七品宗門閻王殿的附屬勢力。

紅楓派雖是小勢力,可是掌門是盛寶閣的黃金大供奉。地位僅次於閣主,與七大長老平起平坐。這樣的人才,盛寶閣不會作事不理。

「我也是這個意思。」劉俊之在冷雲之後說道。

「我也不參遇。」冷天殊對手這些武技並沒有興趣。他自家的《寒空訣》是聖級中品武技,還有劉俊之給他的秋水劍法,雖然冷天殊不知道這套劍法具體品級,但他可以肯定這劍法不會低於玄級中品。

神級武技稱為神通。只出現於傳說中。

聖級武技稱為聖法,掌握在九品宗門和大家族中。冷家曾為武聖世家,可是二千年前的那場人族與妖族的戰爭,導致冷家衰落。最後淪為普通的家族。

「我也不參加。」雲航跟著說道。這場戰鬥她從頭看到尾,卻沒有出手。在雲航看來,她並沒有任何功勞,也不必參加武技的爭奪,何況自己的小師叔不一定會虧待她。

在場的人幾乎都試過之後,卻沒有一人拔出剩餘的寶劍。

那些受了傷的武者並沒有參與拔劍,而是各自療傷。因為他們知道,就算沒有受傷,他們拔出寶劍的幾率也不高。

劉俊之將剩於的五柄劍全部拔了起來。這五柄寶劍沒有人蔘悟,所以也不會在一天後消失。

「掌門師叔,這些都給你。」周影雪將畫卷手環遞給劉俊之,他並不知道畫卷中已經沒有畫作,是一張空空的捲軸。

「俊之,這個也給你。」冷天殊將寧天地所用的那顆白珠子遞給劉俊之。 ?我說,我背後別著一把兵器,雙手抱著五柄寶劍。你們不幫我分擔也就罷了,還往我身上加東西。」劉俊之無語了,自己有空間袋的事,神武大陸無人知曉。自已有空間類凡兵的這件事也只有曹大供奉與冷雲知曉。對付賀六生那時,他使用消弱陣。用元力將兵器覆蓋,讓人誤認為是元力所幻化。

能看穿他把戲的人還沒有出生,必竟能破逍遙家的幻術的人只有逍遙的傳人。這方大陸有嗎?沒有。估計到了界上界可能會遇到。

至於阮原,劉俊之只要忽悠一下就可以。

「褚易,多謝紅楓派掌門搭救之恩,金劍門戰敗,我願意帶領東西兩堂弟子歸順。」褚易與任九天商議之後決定帶全部弟子歸順。

無常殿殿主柳無常,天下閣大長老寧天地。都死在金劍門中。

不管誰是誰非,這兩個門派的人都不會善了。

紅楓派身後是盛寶閣,自然不怕。

可是他們如果沒有加入紅楓派,而是自行下山。難保無常殿和天下閣不會在他們身上撒氣。

「阮供奉,通知一下最近的盛寶閣管事,拿一些上好的傷葯過來。」劉俊之空間袋裡雖然有療傷丹藥,可是這種場合不適合拿出來。

「好。」阮原只說一個好字,並不多說。因為他知道,劉俊之在盛寶閣中的身份不能透露。

「在下姓劉,叫劉俊之。敢問幾位前輩貴姓?」劉俊之將五把劍通通扔給了冷天殊,然後深施一禮,抱拳說道。

「劉掌門客氣,在下名叫司徒朗,善使風系武技。」司徒朗也回了一禮。眼前這個二十歲左右的小夥子是一個實打實的武狂一重,雖然司徒朗不明白他是怎麼搞死寧天地的,是靠保命手段,還是靠別的東西。卻實打實的打死了一個武狂七重,並讓他白肉化骨。

司徒朗慶興自己沒有站錯隊,關健時刻沒有犯糊塗。何況這個劉掌門身後還有盛寶閣。紅楓派是盛寶閣下面的宗門,有這樣的背景,渤海郡內那個門派還敢動。

渤海郡內,渤海城。

盛寶閣渤海郡總部後院,一個約莫二十七八的女子急匆匆的拿著兩隻由元力所化的鴿子,向一個精緻的小院走去。

女子踏入小院的第一句就是:「爹,袞州總部急件,紅楓集分部急件。」

「都什麼歲數了,還是毛毛躁躁的。」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女子尋聲望去,只見涼亭內端作兩人,正在舉著茶杯飲著茶水。

「趙伯伯好。」女子向一位鬚髮盡白的老者鞠了一躬。

「拿來。」另一名老者一伸手,女子手中的鴿子已經到了老者手中。

老者將鴿子捏碎。空中出現了無數的字。

「張遷,我命你暗中保護紅楓派,如果紅楓派出事。你我唯有以命相抵。袞州總部,趙宇。」名叫張遷的老者看了看空中盛寶閣的寶印,確定不是假消息。

紅楓派,張遷老爺子聽都沒聽說過。不過袞州總部的負責人趙宇讓他保護紅楓派。他只要聽命既可,何況那一句以命相抵。讓張遷明白事情不簡單。

「師父,紅楓派中有一人,在盛寶閣地位很高,今天他與無常殿和天下閣結了死仇,他斬殺了無常劍柳無常,天下閣寧天地。望師父親自降臨這兩派。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至於師父是作說客,還是踏山門,小徒就不管了。一句話,紅楓派若有事,估計曹大供奉得將咱們師徒挫骨揚灰,徒阮原。」

空中的字慢慢消褪,直至消失。

「老趙,你怎麼看?」張遷向另一個老者問道。

「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去無常殿和天下閣,去警告這些傢伙。」老趙簡單的分析了兩條消息的內容,得到重要的一條消息,紅楓派若出事,阮原,張遷和趙宇都性命不保。

盛寶閣高層中的曹大供奉會追究責任。不管是哪個曹大供奉發話,盛寶閣高層一定會支持。

盛寶閣曹氏兩兄弟。經歷過上一次人族與妖族的大戰,兄弟倆加起來有兩萬多歲。

武聖二重,壽元七千歲。

曹氏兄弟兩人年經時曾進入過兇險無比的十萬大山,兩人得到了兩枚果子。

精靈果,百族之一精靈族的至寶。能起死回生,延年益壽。

然後傳奇誕生,兩人在武帝境界無敵,武聖都未必贏得了二人。更為傳奇的是,被妖族認為歷史上最強的十大妖皇之一的龍族妖皇龍敖天,武聖二重巔峰的實力,準備在兩族大戰結束后。突破這方天地束縛,前往界上界的蓋世大妖,死在兄弟二人聯手之下。

沒有知道兄弟二人的具體年齡,只知道兩人經歷了三代人皇的更替。

距離這次兩族大戰的時間不足四百年,他們二人是否還會參加,也是未知數。

唯一知道的是,這二人是這片大陸最年長,最強的武者。

不入武聖,卻強於任何一個武聖。

「我去了,瑩兒,呆會兒給你趙伯伯和你師兄回信,至於內容你看著寫吧。」張遷站了起來,身影迅速消失在小院中。

「白骨君。」身材暴廋的白骨君說道。

「萬雪晴,武狂一重,桃花塢長老,火系武技使用者。」

「向柳岩,武狂一重,九重門長老,水系武技使用者。」

「錢玄,武狂一重,青陽觀掌門,風系武技使用者。」

「我說各位,你們既然加入了紅楓派,就要遵守我們門派的規定,這個你們要向冷大長老請教。從今以後你們都跟著他。至於金劍門的所有人跟我們回紅楓山,那裡有十多座山可以修建山門,至於這處房產裡面的東西,是誰的誰拿走。這處房產,老阮,就交給你處理。」劉俊之思路很清晰,金劍門離紅楓派距離不算近,何況劉俊之不想操太多心,將他們留在自己眼皮底下很好。

「好。」阮原明白劉俊之的意思,交給他處理,也就是說這處房的用途他可以自行處置。

……

金劍門的寶庫,不知藏了多少寶貝。劉俊之將司徒朗等人帶在身邊。必竟這幾個人他還是不放心。劉俊之冷天殊周影雪雲航四人在前面走著,冷雲走在最後。

阮原留在金劍門的大廳,他要等本地的盛寶閣的負責人押送傷葯上來。

以他的實力,足可以碾壓大廳中的任何一個人。

金劍門寶庫內,冷天殊在存放靈藥的地方覆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他要找的東西。

劉俊之看著面前堆積如山的靈藥,以及紅了眼還在自言自語的冷天殊。他不緊不慢了地挑了幾株靈藥。

「那東西貴重的很,你認為他們會藏在這裡。」劉俊之將選好的靈藥遞給白骨君。他對冷天殊說道。他並沒有顧及身邊剛投靠過來的五人。

「那我在去找找。」冷天殊奔著另一區域去了。

「我們不用管他。繼續找我們的。」劉俊之說完,便朝相反的區域去了。雲航瞧了瞧周影雪,周影雪點了點頭,向兩人未走的區域走去。

白骨君見這四人走了不同的區域,便開口問道:「冷長老,我們怎麼走?」

「跟著我走,別掉隊。」冷雲大步流星走向了另一個區域。 都市無敵神醫 他走的區域,和劉俊之四人不同。

冷雲身後的五人跟了上去,冷雲在前面走著,他並不擔心背後的五人向他動手。

他們只要動手,就會消失,連痕迹都會抹消。對付幾個武狂,他還是很有信心的。雖然現在無法使元府再開,不過幾個武狂,要滅他們,只不過是隨手為之。

紅楓集,一個白衣男子急行,向紅楓派山門趕去。男子神情焦慮不安。越跑越快。

白衣男子到了紅楓派山腳下,稍微定了定身,停在原地。

白衣男子停了一會兒,又動了,這次他向紅楓山的後山掠去。

紅楓山的後山是一處斷崖,這處斷崖十分險峻,斷崖上怪石突起,只有一棵小樹長在怪石之上,其它地方不生寸草。

白衣男子將上衣掖好,縱身一越,雙腳離地,踩在了怪石之上。

白衣男子左右挪動,在怪石之間來回跳躍。

不一會兒,白衣男子站在了斷崖之上。

白衣男子將背後的寶劍抽出,小心翼翼的靠近紅楓派的山門所在。

白衣男子翻進院牆,落地之後十分熟落的向紅楓派的議事大廳走去。

狐香引 白衣男子對這個院落很是熟悉。

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著。

不遠處走來六個男子,身上的衣裝一模一樣。土黃色的上衣,青色的褲子。

「師兄,我們都在院中巡視了七圈了,什麼時候能休息。」六人之中年齡最小的男子抱怨道。

「快了,我剛才數了數上一批巡視者的圈數,十圈。這幫人巡視完院子,又去院外巡視。都不覺得累。」被稱作大師兄的男子說道。

白衣男子躲在假山後,聽著這幾個的對話,發現一句有用的話都沒有。倒是他們的打份讓白衣男子證實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會兒,並沒有動手。而是在幾人走後,急迅速的向議事大廳奔去。 ?議事大廳之內,雲落正在和冷雲的幾個弟子議事。劉俊之走之前,將所有事情都交給了雲落。

雲落剛和幾位師弟師妹聊完,又和柳家的家主聊了幾句。

現在,她正在和玄鬼宗這幾位議事。

「叫大家來是立個門派的規矩,你們的大師兄是道家天宗長老,冷前輩是整個山莊的大長老兼傳功長老。而我們的掌門和你們大師兄是結義兄弟。所以我們兩家註定是同生共死的同盟。」雲落將自家師叔與他們大師兄的關係告訴他們,也告訴他們兩家是關係親密的盟友。

玄鬼宗中其中一個少女,從懷中掏出一個捲軸遞給雲落。

「這是我師父寫的玄鬼宗門規,雲姐姐可以借鑒一下。」這個少女的實力是武者六重,玄鬼宗冷雲最小的弟子。

「大家小心,門外有人。」玄鬼宗一名身著白衣的少年說道。這個白衣少年是陣法師,雖然只是初級陣法師。但玄鬼宗的守護大陣是他設下的。

冷雲雖不似當年是武聖時那麼風光,但對於選徒弟他也有獨到之處,頂尖的人才基本上都被八九品宗門和人皇殿尋走,他雖然尋不到。可是一些人身付上古血脈,雖然血脈稀少,一生之中未必覺醒。他也會收為弟子,耐心調教。因為這些人有上古血脈,雖然天賦不是太高,至少會比一般人要強。

這個身為陣法師的白衣少年,不僅在陣法上有些天賦,還身懷一種血脈。

百族之一靈耳族的血脈,雖然稀少,可也使他的聽覺比普通武者靈敏。

白衣少年在大廳外構建了一個靈陣,只要有人靠近他便知曉,在加上一雙敏銳的耳朵,基本上能預判危險的來臨。

雲落和眾人聽完后,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白衣男子站在這個不知名的戰陣中,劉俊之,冷雲父子不在,保護紅楓派的任務就落在他們頭上。

他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倒不是陣法有多歷害。而是這陣法太麻煩,各種系別的元力武技曾出不窮。弄得白衣男子頗為煩惱?

白衣男子破陣耗了很長時間,不過他還是破了此陣。

他打開大廳的大門,一股凌歷的劍光向他襲來。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對面使劍的人。就是一腿。

黃級上品,風系,烈風腿法。

對面拿劍的人見白衣男子連劍光都不躲,就奔自己一腿。就知道不妙,師父冷雲的話浮現在腦海中。

根本不顧及你的武技,只是自顧自的出招。這種人不是自大,就是實力高出你許多,能殺死你。

而他眼前的白衣男子應該是第二種。

「喚師弟,住手。」雲落從主位上走了下來,進來的白衣男子正是探家歸來的紅楓派三弟了喚雲天。

喚雲天聽見雲落的聲音,將腿一收。一側身,躲過劍光。

和他過招的少年一個收勢不穩,竄了出去。喚雲天一拽他的后脖領,將他拽住。

「師姐,我聽說金劍門攻山,現在情況如何?」喚雲天見雲落剛才坐在掌門的位子上,顯然她是沒事。可是小師叔和大師姐去那裡了。

「金劍門已經成了過去,這是我們現在的宗門。小師叔,師姐,師弟,師妹都很好,只不過小師叔,大師姐,小師妹不在山上,去接收金劍門,餘下的事我呆會在告訴你。你先把那位兄弟鬆開。他們是我們的盟友,過不了多久就是我們的同門,紅楓派的弟子。」雲落先解釋了一下,具體的情況準備呆會與喚雲天說。

「大家都回去坐下,我們議下一件事。」雲落回去坐下后,從隔壁的椅子上拿起一個捲軸,打開看了看。這是小師叔給她的,上面寫了她接下來該幹什麼。

這捲軸是劉俊之與冷雲互相試探之後,劉俊之和冷雲兩人對宗門建設的所有建議。

以前紅楓派因為人少,根本沒有人往這方面想,劉俊之融合了神武大陸劉俊之的記憶,知道雲航執行力強,所以劉俊之下山之前,將捲軸給了雲落。

「我們要建一個藏書閣,有幾層不知道,反正不低於三層,第一層放心法和黃級下品武技,第二層放一些丹方和黃級上中武技。第三層放陣法圖。第四層放玄級武技。剩下在設幾層,放什麼東西你們決定。」雲落向他們說道。

劉俊之在金劍門的密室西方區域行走,路上滿是珠寶金銀。並沒有什麼東西值得劉俊之關注的。

一堵石門擋住了劉俊之的去路,劉俊之看了看這堵石門。

石門上布滿了青苔。

劉俊之看了看青苔,沉思了一會兒。

不應該呀,這裡空氣乾燥,沒有水。怎麼會長青苔呢?難道門的另一邊空氣濕潤。

劉俊之雙手在石門上摸索,這石門應該不下千斤,憑金劍門那些武者九重,怎麼打得開這千斤石門呢?一定有什麼機關。

劉俊之左手微微一沉,他用力一按。「轟隆」的一聲,石門「嗖」的一下便升起來,一直到頂。

劉俊之反映很快,抽手,後退,在一瞬間完成。饒是如此,他也嚇了一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