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點了點頭說道:“行,都吃吧。”

味道王宇也嘗過了。

效果跟平常的沒太大的區別,只是口感好了很多。

“好嘞!得令!”


璽傑京聽到王宇的話,立刻撲了上去。

有幾名宮女分別給其他的禁衛軍、宮女還有太監分着那些吃的。

“臥槽!”

璽傑京突然驚呼。

王宇聞聲看去。

發現璽傑京竟然到了出竅境界。

“臥槽!我特麼突破了啊!我還想吃啊!”

璽傑京有點無語了。

自己竟然吃着吃着,到了出竅境界……

就連王宇都沒有想到。

璽傑京竟然這麼猛。

“沒事,我幫你先壓制着,晚點你去渡劫。”

王宇往璽傑京的頭上一拍。

璽傑京瞬間又變成了元嬰境界。

璽傑京愣了。

“院長你幹嘛!老子的出竅啊!我不吃了!我現在就去渡劫。”

王宇無語了。

“長樂,你先帶着小鶯她們吃點東西,晚點我來找你。”


說着朝着炎長樂眨了個眼睛。

炎長樂怎麼會不懂王宇的意思呢。

Www⊙тт kΛn⊙¢ Ο

她面色羞紅地點了點頭。

對於今晚,她開始期待了起來。

帶着璽傑京飛快地找了一個地方。

王宇丟了兩件法抗裝備給璽傑京。

又用一百萬王者值買了一件靈器勺子給他。

“臥槽!老大,靈器啊!給我的啊?”

璽傑京撫摸着靈器勺子,不可思議地問道。

但是他的手沒有一點鬆開的樣子。

“借你的。”

王宇白了他一眼說道。

“嘿嘿,有借無還啊,我事先說好。”

璽傑京穿上法抗裝,提着靈器勺子,看上去有一種別樣的威風。

“行了,老大,讓我到出竅吧!我要渡劫了!”

璽傑京一臉鄭重的樣子。

“行。”

王宇一揮手,收回了系統幫他壓制的境界。

璽傑京放開自己的全部靈力。

“轟——”

天空中,劫雲開始形成。

璽傑京看着天上的劫雲,覺得有點不對勁啊。

爲什麼自己的天劫會是赤焰天劫啊?

他轉頭朝着王宇看去。

“臥槽!老大,你怎麼還在這,你不要命了啊!”

璽傑京連忙喊道。

他這是渡出竅境界的天劫。

王宇一個元嬰在這裏不是找死麼。



“沒事,我幫你。”

說着王宇就來到了璽傑京的身邊。

劫雲愣了。

臥槽?

還沒到第二天,你就又要來壓榨我?

不管了不管了,溜溜球。

劫雲直接消失了。

臨消散的時候,劫雲心裏還在後怕。

還好附近沒有其他要渡劫的人。

不然的話,他一個個拉,那我不得累死。

王宇看到天劫走了,頓時無語了。

怎麼這樣子啊?

你不聽話,見到我就跑了啊?

“劫雲!你狗R的,給老子回來!”

王宇指着天空破口大罵。

璽傑京本來還在高興呢,沒想到劫雲直接散了,自己不用渡劫了。

劫雲聽着王宇罵自己,頓時呆滯了。

大哥,我是劫雲啊,我是丟天劫的。

給我點面子好不好?

“劫雲,你放心,今天我不渡劫,你隨便來一道普通的雷,劈他一下就行了,他渡劫啊,你不劈他,他咋渡劫啊?”

王宇指着璽傑京說道。

璽傑京愣了。

老大?

給我點面子好不好?

劫雲都退了。

你還讓它劈我?

馭獸妖妃:邪王乖乖纏 轟——”

“啊!”

劫雲丟下一道普通的閃電,然後就跑了。

王宇摸了摸鼻子,心想這劫雲真乖,以後可以拿他對付一些難對付的人。

正在消散的劫雲莫名其妙地打了個寒顫。

又是哪個該死的在罵老天,小心我劈死你! “老大,你害我。”

璽傑京哭着喊道。

“我哪裏害你了,一道閃電而已,你一點事情沒有啊。”

王宇白了璽傑京一眼說道。

要不是老子把劫雲喊來只劈你一道閃電,你能不能渡過完整的天劫都難說呢。

璽傑京哭着不說話。

早知道渡劫能這麼渡,自己就不丟下那些大海鮮了。

這下好了,海鮮沒得吃了。

如果王宇知道璽傑京是在怪自己沒讓他吃到海鮮。

恐怕又是一腳把璽傑京踹飛了。

“我準備去其他四國走一趟,你要不要跟我去?”

王宇正色道。

“不了,火雀國沒有人鎮場子,長樂嫂子沒修爲,壓不住的。”

璽傑京也難得變得嚴肅了起來。

“行,那你在火雀城呆着,等我把其他四國搞定了,就回來。”

王宇點頭說着。

璽傑京心裏那個汗啊。

老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