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盯着程筱筱,“算了吧,我和安然的關係也不好,去了安然肯定也不爽,到時候影響了人家的婚後關係我可承擔不起。

就這樣吧。

不去,還有其他事情嗎?”

程筱筱垂着頭。

過了很久,程筱筱做了個深呼吸。

“真不去?”

“不去。”

程筱筱點點頭,“好,再見,我再也不會來煩你了。”

說完話轉頭就走。

王浩看着程筱筱消失的背影沒說話,轉身上了樓。

翌日。

正午,還沒吃飯的時候,軒轅千兒就來了,給王浩送來了愛心午餐。

兩個人吃了飯之後就去了跆拳道館。

剛一進去,立馬吸引來了很多人的目光。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千兒,這個就是你說的那個男朋友?你這該不會是從哪個地方花錢僱來的人吧?你倒是僱一個好一點的啊,你僱的這是個啥玩意兒?” 循聲望去。

說話的是個絡腮鬍。

長得五大三粗的,穿着跆拳道服,胸膛露出來,結實的胸膛,兩塊胸大肌很是引人注目。

隱約可見的腹肌也是很有力量感。

手裏面還拿着一根炸雞腿,嘴上全是油。

身畔圍着幾個十幾歲的小孩子在看熱鬧。

軒轅千兒板着臉。

“錢奏,請你尊重每一個人。”

絡腮鬍吃了口炸雞腿。

“千兒,他不會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吧?”

軒轅千兒忽然挽着王浩的胳膊。

“鄭重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王浩。”

錢奏看着王浩,“我說千兒,你這個看男人的眼光也是太差了吧,這種人是怎麼配得上你的?瘦的和一個刀螂似的,吃飽了都挨不住我一餓巴掌,你看看我,我滿身的肌肉塊,一看身體就好,身體好就是活兒好啊千兒。”

軒轅千兒沉着臉。


“錢奏,請你注意文明,這裏還有小孩子。”

錢奏大笑,“孩兒們,你們自己說,我和你們軒轅老師的這個男朋友誰更好一點?”

“錢老師。”幾個十幾歲的少年都是面戴挑事笑容,看着王浩。

每個人手裏面都拿着炸雞腿炸雞翅,看樣子已經被這個錢奏買通了。

軒轅千兒板着臉。

“千兒啊,你看看,孩子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千兒,跟我在一起我不會虧待你的。這家跆拳道館還有我的股份,我也算是老闆了,我年輕有爲,總比你找的這種貨色好一萬倍吧?”

軒轅千兒冷着臉,“你不及他十萬分之一,還有,你不是說了嗎,只要我把我男朋友帶到你的面前,你就不會再煩我了嗎?”

錢奏吃着炸雞腿。

“那也得我承認是吧,你看你找的這是個啥,我要求公平競爭,我覺的他比不上我,我現在提出公平競爭的條件。

孩兒們,你們要時刻記着,沒有挖不斷的牆角,只有不會揮的鋤頭。

今天老師就教你們怎麼挖牆腳。

你們看着,當你們以後碰到了這種比不上你們但是能夠有一個好女人的時候,你們就要主動出擊,只要你們堅持不懈,肯定能夠挖牆腳的。”

一幫少年面戴笑容。

軒轅千兒道,“你們不要聽他的,都回到自己的區域去!馬上上課!我去換衣服!”

回過頭看了眼王浩。

“你等我一會兒,上完課我們就走。”

王浩咧嘴一笑。

“沒問題。”

等軒轅千兒去換衣服的時候。

錢奏走上前來,拿着炸雞腿,居高臨下的看着王浩。

呸!

錢奏把雞骨頭吐在了王浩腳底下,隨後又拿了一個炸雞翅,雞骨頭全部吐在了王浩的腳下。

發現王浩不生氣。

錢奏假裝打噴嚏。

想要把嘴裏的東西噴到王浩臉上。

王浩咧嘴一笑,錯開位置躲開了。

錢奏見這一招也不好使。

假裝吃完之後找紙巾找不到,伸手想用王浩的衣服擦拭手指頭。

王浩咧嘴一笑還是躲開了。

錢奏來了脾氣。

忽地一下扯開衣服,露出大胸肌和腹肌,逼迫着王浩。

想要逼王浩動手打他,這樣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打王浩了。

一幫少年都是圍觀着這一幕。

等着他們的錢奏老師打人。

王浩擡頭看着錢奏。


“你的胸毛噁心到我了。”

錢奏怒了,這可是他倖幸苦苦留的胸毛,專門吸引異性的利器。

竟然被說噁心。

錢奏再度往前走了一步,緊緊的貼着王浩,胸毛快要貼到王浩臉上的時候。

王浩終於忍無可忍。

肩膀一抖,直接就給錢奏撞飛了。

本來王浩合計這是軒轅千兒上班的地方,動手打人得話,軒轅千兒以後也不好在這裏上課。

但是這個逼一次又一次的逼着王浩出手,王浩迫不得已只好動手了。

錢奏從地上爬了起來。

神色陰沉。

“孩兒們,你們都看到了,是他先動的手是吧,到時候你們軒轅老師來了之後你們可得給我作證啊。”


“老師您就放心吧,我們肯定給您作證,就是他故意先動手挑釁你的。”

一個少年開口道。

這都十幾歲的孩子了,現在這個時代,十幾歲的孩子就很聰明瞭,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

王浩掃了眼那個鍋蓋頭少年,還是缺少社會的毒打啊。

錢奏活動了一下筋骨。

“媽的,爺爺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跆拳道黑帶實力。”

縱身一躍。

錢奏朝着王浩一個飛腳就踢了過來。

上來直接就是下狠手,這一腳下來,換做旁人,怎麼都得躺十天半個月。

但是好巧不巧的是他碰到了王浩。

王浩一把抓住了錢奏的腳腕。

腰身一擰。


哐哐哐!

王浩抓着錢奏的腳脖子左右橫摔,就像是擺陣左右劇烈搖擺一樣。

每砸一下,地面都會發出巨大的聲響。

一幫看熱鬧的孩子都嚇傻了。


這力量簡直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做暴力美學。

直接轟轟砸了十幾下時候。

王浩使勁往地上一砸,一腳踢了出去。

錢奏飛出,把剛纔的那個鍋蓋頭少年撞了個人仰馬翻。

全場安靜至極。

落針可聞。

一幫看熱鬧等着王浩被揍得少年紛紛瞠目結舌得看着這一幕,他們八塊腹肌一米九得老師被一個瘦不拉幾得人給打飛了。

感覺一二百斤得人就像是紙片人一樣。

王浩重歸之前得柔弱樣子。

那副樣子衆人再也不敢小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