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的身子驟然間站住,他轉身看向了方逸天,那雙細小的眼睛中透射出一股陰沉的光芒來,他盯著方逸天,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剛才是在說我?」

「喲,原來瘋狗也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方逸天哂笑了聲,戲謔的說道。

「你、你他媽的是什麼東西?你敢侮辱我?!」王海盯著方逸天,目光中幾欲要噴射出火花來。

「抱歉,從不侮辱狗的,畢竟不是一個等級!」方逸天聳了聳肩,而後目光一眯,沉聲一字一頓的說道,「好了,現在你還有你帶來的這個傻帽給我滾出去!這裡不是你這隻瘋狗可以撒野的地方!」

「小子,你他媽的這是在找死!」王海語氣一沉,陰冷的說道。

說著,王海轉眼看了眼隨同他過來的那個壯實的大漢,這個大漢因為方逸天罵王海時順帶著罵了他句傻帽而怒火三丈,看到了王海眼神的中的意思之後便是獰笑了聲朝著方逸天走了過去!

「為什麼這世上總是有些不長眼的瘋狗好言讓他滾出去,可他卻是偏不聽,非要被人攆出去呢?」方逸天皺了皺眉,而後便是看了看林淺雪她們,說道:「小雪,可人,你們繼續,你們繼續開會,我把這兩隻瘋狗送出去!」

而這時,那個大漢已經走了過來,直接伸手就要去掐住方逸天的咽喉,方逸天冷笑了聲,右手卻是更加迅速靈動的伸探而出,在這個大漢的右手還沒伸展過來的時候他的右手已經是鉗住了這名大漢的咽喉!

稍稍用力之下,這個大漢便是悶哼了聲,險些窒息來,身體也一動不動的,彷彿是全身的力氣都被剝離了般,使不出任何的力勁。

接著,方逸天右手拖著這個大漢,朝著王海走了過去,左手搭在了王海的右肩上,臉上卻是帶著燦爛之極的笑意,說道:

「接下來你是想走出去呢還是滾著出去?」 王海頓時怔住,看著那個大漢竟是如此輕而易舉的被方逸天的右手緊緊地鉗住了咽喉一動不動,並且大漢那結實的身板在方逸天的右臂之下恍如無物般,竟然一提就提起來了,這著實是讓王海臉色震驚不已。

這個結實的大漢是他的司機但同時也是他的保鏢,此前曾在天海市的道上混過,身手不錯,尋常的混混五六個都近不了身,可不曾想在方逸天面前這個大漢居然形同螻蟻般,方逸天一出手便是制服了!

並且,此刻方逸天的左手搭在他的肩膀之上,他頓時便感覺到一股強大得堪稱是恐怖的力道傳來,猶如泰山壓頂般絲絲的壓住了他的肩膀,他想動彈反抗之極,那隻手臂的力道驟然間加大,直接的鉗住了他的肩胛骨,頓時一陣陣刺疼的感覺傳來,他禁不住的悶哼了聲!

「難道還需要我再次重複我的話嗎?」

方逸天又冷冷的說了聲,語氣變得冰冷刺骨之極,當中隱隱含帶著一絲深沉的殺機,直逼向了王海。

王海那微胖的圓臉上的肥肉頓時抖動了一下,在方逸天左手的擒拿之下他臉色已經是煞白不已,看著方逸天眼中那抹犀利的殺機,他第一次感覺到了一種深入骨髓的恐懼戰慄起來,憑著感覺他心知眼前這個看似懶散之極的男人絕不是他惹得起的。

「好,我、我走出去……」王海咬了咬牙,心虛之下只能屈服的說著,而後心有不甘的看了林淺雪一眼便是走出了會議室。

「小雪,可人,你們繼續開會,我把他們送出去,放心吧,不會有什麼事的。」方逸天看著林淺雪與甄可人,淡然的笑了笑,便是與王海以及那個大漢走出了會議室。

林淺雪心中一動,對於王海她本就是不想多加理會,這會兒看到方逸天出面將王海給攆出去也就安心了許多。

甄可人美眸看著方逸天走出去的身影,眼中似乎是泛起了一絲的笑意,看到前來搗亂的王海被攆出去之後她頓了頓,便對著下面的人接著說起話來。

…………

走出會議室後方逸天送來了王海以及那個大漢的身子,目光淡然的看著王海,開口說道:「怎麼說你也曾是商廈中的總經理,我送你出去一趟吧,順便有幾句想對你說說。」

王海對方逸天似乎是極為忌憚,那雙細小的眼睛精光閃動,看著方逸天,冷冷說道:「這倒不必了,不知閣下是什麼人,說不定以後我們還後會有期呢。」

「區區在下不過是小雪身邊的保鏢而已,我倒是很歡迎跟你後會有期。」方逸天洒然一笑,而後說道,「走吧,我送你們兩個下去,還是說,想讓我提著你們兩人走下去?」

王海聞言后臉色驟然一變,目光陰沉而又隱帶著一絲怒意的看著方逸天,可眼下他又拿不了方逸天怎麼樣,至於他的那個司機兼保鏢的大漢,目光一沉,可卻是不敢輕舉妄動,他冥冥中有種感覺只要他膽敢一動,那麼眨眼間他只會是直接倒趴在地上!

這個大漢臉色又驚又怒,也不知是因為震驚還是恐懼,呼吸也不由自主的急促了起來,說起來,這些年來只有方逸天能夠帶給他這種深不可測而又恐怖之極的感覺來。

「好,好,今天算你狠!」

王海摞下句話之後只好悻悻然的朝著樓下走去,那個大漢跟隨在旁邊,而方逸天嘴角泛起一絲的冷笑,不緊不慢的跟著他們朝著商廈外面走去。

走出了金城商廈外面,王海示意了眼身邊的那個大漢,讓他去把車子開過來儘快離開,他心中隱約感覺到方逸天把他送出來只怕不會這麼善罷甘休。

眼前的情況是他根本奈何不了方逸天,因此只能是選擇今早離開,事後再想出各種辦法來找回今天丟失的顏面也不遲!

他一向的準則就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一時的恥辱委屈算不了什麼,誰笑到最後誰才是大爺。

王海的如意算盤打得是挺好,可惜他準備快步離開的時候赫然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上被一隻有力剛勁的大手給抓住了,他心中一驚,頓時意識到了一種不祥的感覺來,不過他稍稍的慌亂之後已經是鎮定了情緒,他就是不信在這光天化日之下方逸天能夠對他做出什麼事來。

當即,王海回過頭來,那張微胖的臉一抖,正欲說著什麼,然而——

啪!

還不等他把話說出來,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他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右臉一陣火辣升騰,而那一巴掌的力道也將他那微胖的身子抽得轉了幾轉,幾欲跌倒。

王海心中簡直是又驚又怒,那憤怒的火氣簡直是充斥心中,雙眼通紅著,那憤怒的火焰幾欲要噴射出來,他簡直是無法相信方逸天竟然敢用巴掌抽他,這簡直是畢生的奇恥大辱啊!

王海身形站穩之後正想怒聲咆哮,然而,不等他把話說出來——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這一次,方逸天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左臉之上,這一巴掌的力道更是強橫,直接將王海嘴角邊打出了絲絲鮮血來。

王海的身子一陣旋轉,踉蹌著就要摔倒,這時,方逸天走上前一手揪住了王海的衣領,雙眼犀利如刀的盯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王海,記住,在林淺雪面前給我放尊重一點,你他媽的充其量不過是一條狗,你是仗著你大哥王浩才他媽的狗仗人勢吧?不管是你,還是你大哥王浩,如果膽敢對林淺雪不利,那麼我會親手將你們的肉一塊塊的剁下來拿去喂狗!」

王海急促的喘息著,雙眼中禁不住的流露出一絲恐懼而又憤怒的眼神來,他看著方逸天,語氣略微顯得有點顫抖的說道:「你、你等著,你給我等著……」

「還嘴硬?我就喜歡你嘴硬!」方逸天嘴角勾起一絲的冷笑,而後「砰!」的一聲,一拳直接轟在了王海的臉面之上!

「啊——」

王海立即慘嚎了聲,他那張微胖的臉在方逸天這一拳之下彷彿是變形了般,鼻孔以及嘴角不斷的冒出了艷紅的鮮血來,而那種刺骨的劇烈疼痛更是讓王海心中感到戰慄恐懼之極。

這時,一輛黑色轎車猛然開了過來,而後車門打開,王海的那個司機兼保鏢的大漢走了出來,看到王海正落在方逸天的手中之後他臉色一變,正想衝過來。

方逸天目光淡然的看了他一眼,低沉的說道:「不想死的話就站著別動!」

那個大漢聞言之後臉色一變,在方逸天那股深沉血腥之極的殺機之下,他原本朝前衝過來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停頓了下來。

方逸天目光收了回來,森冷的看著王海那張驚恐萬分的臉,接著,他右手手心一樣,那柄狼牙型小刀橫在了王海的咽喉脖子之上。

「你、你要幹什麼?你可不要亂來,你、你要是殺了我你也活不了!」王海心中一驚,語氣已經是顫抖的囁嚅說道。

「我只是給你一點警告,這一次,只會在你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下一次如果你還不識趣那麼可就不是血痕那麼簡單了!」方逸天冷冷說著,手中的刀鋒頓時在王海的咽喉上輕輕一劃,便是劃出了一道血痕出來。

王海驚恐萬分的叫了聲,眼神那股驚懼之色已經是慢慢地變成了求饒之色起來。

「如果你心中不服氣那麼儘管沖著我來,歡迎你的報復,隨時隨地的歡迎,只要你有這個膽量!」方逸天淡漠的說了聲,而後將手中的狼牙型軍刀收起來,想了想,又說道,「你在天海市這麼多年想必聽說過九爺這號人吧?在你準備對我報復之前,你最好去查探一下九爺究竟是如何死的。」

說著,方逸天淡漠的掃視了王海一眼,冷笑了聲,便是轉身朝著商廈裡面走了回去。

王海卻是徹底的怔在了原地,雙目變得如同死魚的眼珠般完全的沒有絲毫的光彩,臉上的神色交織著震驚、驚恐、懼怕等等情緒,臉色的變化極為精彩。

「九、九爺……難道九爺的死跟他有關?」

王海腦海中縈繞著這個想法念頭,心中的情緒久久不能平靜,而這時,那個大漢已經走了過來,扶住了王海的身子,說道:「王總,要不要叫幾個弟兄過來堵截住這個小子?」

「堵你媽!走,回去,去我大哥那裡,快!」

王海回過神來,對著這個大漢咆哮了聲,而後便急忙忙的坐上了車子,逃也似的驅車離開了金城商廈。 方逸天朝著商廈裡面走了進去,剛才對於王海他不過是略施了一點小小的懲罰罷了,也藉此來警告王海包括他的大哥王浩,如果他們膽敢對林淺雪有什麼不利,那麼他絕不會饒了他們!

方逸天心知對於王海這樣的人只能是用拳頭說話,口頭上的警告是完全沒有作用的。他看出來王海這樣的人完全就是一個欺軟怕硬貪生怕死之輩,唯有採取血淋淋的警告才能徹底的震懾住他。

因此,最後的時候方逸天才點到為止的提到了天海市曾經的地下皇帝九爺的死因,他相信,憑著王海的小聰明應該能聽出點什麼來。

就連九爺這樣曾經在天海市呼喚風雨的人物招惹到了他最終還是難逃一死,更何況王海這種小角色?

他也懶得去理會王海這種小人物,如果王海有自知之明,從此以後安分守自不要再來找林淺雪的麻煩最好,如果他不知死活還要硬往槍口上撞,那麼他也不介意讓王海一輩子都站不起來。

…………

方逸天走回到了六樓,看到林淺雪與甄可人她們還在會議室裡面開會,他也不想進去,反正進去了也是坐著,便索性坐在了會議室外面,抽起了煙。

慢悠悠的抽著煙,方逸天倒也是悠然自得,他算了下時間,也就是再過兩三天,等到林淺雪與甄可人徹底的穩定住了金城商廈的局勢之後他也就可以放心的趕過去江南省了。

想起了自己的准老婆藍雪那天仙般的美貌已經一顆晶瑩剔透般的心靈,他還真是有點想念了,恨不得現在就把藍雪那嬌柔美妙的身體抱在懷中,呵護一番。

正想著,裡面會議室的門口突然打開,林淺雪與甄可人先走了出來,而後會議室裡面那些開會的男男女女也走了出來,好幾個還不失時宜的邊走邊跟林淺雪與甄可人交流著。

畢竟這兩個大美女可是他們的直接頂頭上司,這個關係還是要處理好的。

林淺雪與甄可人走出來之後看到了方逸天一個人坐在外面抽著煙,臉色均是一怔,便沒好氣的笑了笑,朝著方逸天走了過去。

那幾個商場中的管理層人員倒也是很識趣,一個個告別了林淺雪與甄可人之後便是走下了樓去。

「大壞蛋,你什麼時候上來了?」甄可人盈盈一笑,開口說道。

「方逸天,王海呢?他走了?」林淺雪問道。

「那混蛋被我攆走了,放心吧,以後那個胖子不會再來找你麻煩就是。」方逸天一笑,將手中的煙屁股熄滅,說道。

「那個王海還真是可惡,居然如此厚顏無恥而又囂張霸橫的找上門來了,不過幸好有大壞蛋在!嘿嘿,我家的大壞蛋可是最壞的人,尋常的壞人碰到了他自然是怕得不得了!」甄可人一笑,俏生生的說道。

方逸天一陣汗顏起來,聽可人的語氣自己似乎還真是世上第一大壞蛋了,自己長得像壞蛋嗎?她怎麼就看不出自己一貫來的文質彬彬,斯文儒雅呢。

「那個王海看著就心煩,攆走他了最好,」林淺雪說著,一雙美眸看著方逸天,莞爾一笑,說道,「方逸天,我跟可人正好要找你呢,剛才可人已經是正式上任了,那麼接下來商場中的促銷活動也要正式開展,因此眼下你能不能去夢成廣告公司一趟,找雲姐商量一下商城打廣告的事。我跟可人還要在商城裡商談制定一下商場中的制度方面的問題,脫不開身。」

讓自己去夢成廣告公司找雲夢?方逸天一怔,而後心中不懷好意的笑了笑,心想要是這小雪跟可人知道自己跟雲夢是什麼關係那麼還會不會這麼爽快的讓自己去找雲夢呢?

正好方逸天也沒心思呆在這商城中,反正也是沒事,不過呢這個任務接下來之前總要做足面子上的功夫吧?

「我去夢成廣告公司?可是我跟雲夢小姐不是很熟啊……」方逸天煞有介事的說著,語氣顯得極不情願的樣子。

「沒事啊,我會提前跟雲姐打電話的,再說你現在是商城的銷售主管,這一塊本來就是你應該負責的。」林淺雪說道。

「剛才開會的時候你們都把我這個不入流的什麼銷售主管給敲定下來了?」方逸天詫聲問道。

「當然啦,怎麼,你不願意啊?大壞蛋,以後我就是你上司嘍,你要膽敢不聽話,哼……」甄可人說著便是哼了聲,威脅的語氣不言而喻。

「官高一級壓死人啊!好吧,既然你們一個董事長一個總經理都這麼壓迫我這個小小的主管那我也只好任命了,不過——」方逸天說著目光一轉,嘿嘿笑了聲,說道,「我這辛辛苦苦跑腿了應該有點獎勵吧?」

「你想要什麼獎勵?」林淺雪語氣一詫,問道。

「跑來跑去一趟挺累的,要不這樣吧,事成之後小雪可人你們都幫我按摩按摩吧,一個人負責上半身,一個人負責下半身——哦,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單純的按摩……」方逸天一時嘴快,說到最後都說漏嘴了,連忙補充的說道。

然而,林淺雪與甄可人兩個大美女已經是不無例外的面紅耳赤起來,一個個心中氣恨得咬牙切齒,要不是在這商城中人多眼雜的,她們還真是想捶死這個不要臉的混蛋,竟然說出這種無恥的話來!

「你、你去死好了,什麼要求啊,虧你還說得出口,氣死我了!」林淺雪俏臉一紅,嗔聲說道。

「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壞蛋呢!」甄可人啐了聲,聽著方逸天的話,她感到臉紅之極心中也泛起了一絲異樣的感覺來。

「什麼啊,是你們想歪了好吧!」方逸天振振有詞的說著,而後說道,「那個啥,我就這麼去找雲夢小姐?」

「當然不是了,」甄可人嗔了他一眼,而後從身上帶著的包包中拿出一份文件夾來,遞給了方逸天,說道,「諾,這個給你,這是促銷活動廣告的策劃書,你那這個去找雲姐,就按照上面寫的來商談。至於廣告費用我們會付給雲姐。」

「好吧,那麼我就跑一趟,哎,跑腿也就算了,還被你們誤會,這年頭的女孩子思想怎麼就……」方逸天還正在感慨著,林淺雪已經是聽不下去,嬌嗔了聲,直接上前玉拳捶打了方逸天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還說,你還說,你趕緊去夢成廣告公司去,我已經幫你跟雲姐約好了。雲姐可不是隨時都有空的,耽誤了時間讓雲姐等久了可不好。」

嘿嘿,小雪,這你就不用擔心了,雲夢要是知道我要去,就算是遲到個把小時她也會乖乖的等著!方逸天心中暗暗想著,而後笑了笑,說道:「好吧,那麼我去了,那個啥,記得我提出的獎勵,回頭我……」

正說著,眼看林淺雪跟甄可人又要又羞又嗔的衝過來,方逸天連忙撒腿開溜。

方逸天美滋滋的走出了金城商廈,心想著林大小姐對自己還真不是一般的體貼關懷啊,如此美妙的任務都交給了自己。

呃,說起來跟雲夢這個成熟美女也幾天沒見了,也不知道這次去找她會不會又要深陷她的辦公室誘惑呢?

方逸天暗暗想著,走出商廈之後便驅車一溜煙的朝著夢成廣告公司的方向飛馳而去。 夢成廣告公司。

方逸天輕車熟路的走進了夢成廣告公司裡面,自然是引起了公司中一些工作人員的注意,不過看清來者是方逸天之後好些人都紛紛點頭還善意的微笑了下,跟方逸天打起了招呼。

老實說,夢成廣告公司的工作人員對於這個屢屢來到公司裡面而且都是直奔董事長辦公室而去看著其貌不揚反而還有點懶散隨和的男子的身份紛紛猜測不已,自然而然,他們暗地裡也難免會紛紛議論起來。

而前段時間,雲夢身邊的那個美女秘書卻是有意無意的放出風聲來,幾乎是很隱晦的暗示方逸天的身份乃是某個大公司的重要客戶,與著董事長有著各方面的業務往來等等。

也是這個風聲讓這些暗自對方逸天的身份紛紛猜測的工作人員心中的疑慮才打消了起來,才恍然大悟方逸天每次過來公司是找董事長「談業務!」的。

既然方逸天的身份在傳言中如此的不簡單,這些工作人員對他的態度自然是更和善友好起來,而此前方逸天那隨和的態度也是給他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面對夢成廣告公司中這些工作人員友好的微笑打招呼方逸天自然也是笑著回應了下,而後便是手裡拿著那份甄可人給的文件夾朝著雲夢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咚咚咚……」

方逸天敲了敲門,敲門之後他心想著自己這一舉動是不是太過於禮貌了點,禮貌本是種很好的品質,但他覺得自己對於雲夢似乎是沒有「禮貌」過,至少在某方面上他那佔據主動的攻勢近乎於侵犯,與禮貌二字完全背道而馳。

於是方逸天不等辦公室裡面的主人的迴音他便直接擰開了門口,門口並沒有反鎖,當然也不需要反鎖,畢竟除了方逸天外在偌大的公司里不會有人如此沒有得到雲夢的迴音之前如此直接擰開門口走進去。

方逸天走進了辦公室,隨手關上了門,也隨便反鎖了,天知道接下來會發生點什麼事。

方逸天朝前看去,便看到雲夢也剛好抬起頭來,她坐在前面那張寬大豪華的辦公桌前,剪裁合體的職業套裙將她那讓人為之驚嘆的成熟嬌軀包裹在內,柔美嫵媚的臉略施粉黛,頭髮盤起,一絲不亂,此刻的她不僅是成熟美麗而且還有種端莊高雅之態,坐在那兒就像是一個女王!

看到方逸天後雲夢那雙顧盼之間都能夠秒殺一切宅男的嫵媚眼眸並沒有流露出絲毫的驚詫之色,顯然對於方逸天的到來她已經是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她雙手支起,十指交織著托住了下頜,眼眸嫵媚流轉,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方逸天,塗了唇彩的誘人紅唇已經是泛起了一絲淺淺的笑意來。

「我總算是明白了,估摸著我是那種百看不厭的男人,要不然你也犯不著如此盯著我看了。」方逸天一笑,走到雲夢對面的靠椅上坐下,手中的那份文件夾也放在了桌上。

「你這個壞蛋,還真是害人不淺呢,小雪打電話給我說你要過來,害得我都沒能靜下心來工作。」雲夢一雙媚眼輕輕地掃了方逸天一眼,嗔聲說著,眉梢間那抹成熟女人特有的風韻悄然彌散,勾人萬分。

「呃……我今天是因為小雪交代的重要工作而來,希望雲董事長成全。」方逸天一笑,說道。

「格格……」雲夢嬌笑了聲,沒好氣的說道,「你那次來不是因為工作而來?」

方逸天臉色一怔,雲夢這話中有話的魅惑語氣還真是讓他怦然心動不已。

「喝點什麼?」雲夢盈盈一笑,站了起來,問道。

「隨便吧,不是很渴。」方逸天說道。

「那我給你倒杯溫水吧。」

雲夢說著走到飲水機前,用一次性杯子接了杯溫水後走到方逸天的旁邊,將溫水放在了他的桌前。

方逸天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這時,雲夢柔軟白皙的右手搭在了方逸天的後背上,近乎挑逗的輕輕撫摸了一下,而後便是稍稍的俯下身,誘人的紅唇貼近了方逸天的耳畔,以著嫵媚誘惑的語氣說道:「那你也是不是應該請我喝點什麼呢?」

「噗……」

方逸天剛喝到口中的溫水一大部分吐回到了杯子中,他有點艱難的咽了咽口水,心中已經是完全無語,他禁不住的苦笑了聲,心想著雲夢未免也太直接了點,如此意味深長而又露骨野性的話就這麼的說出來了!

方逸天張了張嘴,正想說什麼,可雲夢卻是有點惱羞的咬了口他的耳根,而後便是吃吃笑了聲,說道:「不挑逗你了,還是把小雪交給你的工作先完成吧。」

雲夢說著便是輕扭著腰肢正欲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可這時,方逸天的左臂伸展而來,直接摟住了她那柔軟的腰肢,將她抱到了自己的雙腿上,而後便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眼中閃動著一絲的不懷好意。

「喂,你幹什麼啊……」雲夢芳心一顫,嗔聲說道。

「你真的想喝?」方逸天一下,問道。

「啊——」

當即,雲夢的雙頰飛起兩朵紅暈,成熟誘人的嬌軀也禁不住的輕輕顫動起來,臉色滾燙著,倒在方逸天懷裡的身子也瞬間變得酥軟無力起來。

她自然是知道方逸天那句話的意思是什麼,畢竟這個話題本就是她先挑起來的,可但當方逸天如此問她的時候,她一張臉還是禁不住的泛紅起來。 雲夢瞪了方逸天一眼,說道:「剛才你可是說為了小雪給你安排的工作來的哦,看看你,小雪交代的事情還沒辦妥你就使壞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