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琦飛身躍起,鬼頭刀猛然劈落!勁嘯刺耳,罡風凜冽,飛沙走石。刀風訇然砸落,勢如破竹,幾欲將整個擂台斬斷。

「嗖!」許昊立即後撤,腳踏七星,道道殘影閃爍。

「咔!」

雖然沒有打實,但罡風依舊引動火星四濺!擂台之上出現深深凹槽。

「哪跑!」王琦低喝,驀然間,擂台刀風凜冽,勁嘯刺耳。

「唰唰唰!」

藥力激發強大的力量,舞動間,根本不是同階人能夠抵禦,稍有差池便會被劈成兩半。

許昊臉色凝重,快速閃避後撤。

直至擂台邊緣,他才驀然側翻,拉開距離,胸口、肩膀衣衫已經有多處破損。

「呼呼……」許昊調整呼吸,凝神盯著對手。

「嗯?」王琦驀然間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疑聲道:「怎麼回事,我的修為下降到練骨期了。」

隨即,他猛的抬頭!盯向許昊喝道:「是你搞的鬼——?可我明明已經撐起護身罡風了!」

四周所有人都張大嘴巴,怪不得,以前派出的殺手都無濟於事,原來這小子有如此卑鄙的手段!可他如何做到的?

「小意思。」許昊微微一笑並不回答,醉骨散釋放起來潤物無聲,難以防禦,他當然不會等到對方撐起護罩才使用,事實上,王琦剛上台時,自己就已經用起了手段。

爺的寶貝:腹黑王爺萌寵妃 雖然如此,可敵人的戰鬥力並未下降多少,使用藥力提升的戰力並不在自己醉骨散的影響範圍里。

「哼!」王琦驀然雙手握住刀把,跟著用力一震!鬼頭刀倏然移位,發生改變,從一把重刀變為兩把薄刀。

銳利寒光綻放,漫天光影點亮陰沉天穹,雨點漸漸落下,越下越大,悶熱的氣氛一掃而光。

王琦的雙刀似兩把閃電,在雨水之中不停劈落。

「轟——」

雷霆炸開,瓢潑雨點打濕人眼,即便如此戰鬥也要繼續,此役決定雙方的賭約。

無論如何許勝不許敗!

「許昊!」

「小心!」

「注意他攻擊下盤!」

……

四周無論錦醫堂還是廖家人,心中焦急至極。很明顯,局勢異常不利,許昊如今只有躲避,沒有還手的機會。

「受死吧!」王琦眼眸精光閃過,驀然間,兩道電光倏然出擊!化成兩道光圈,朝著許昊胸腹部襲來!

「不好!」場外,廖元心中一凜!所謂旁觀者清,這兩道攻擊刁鑽狠辣,讓人防不勝防。

然而許昊卻驀然間騰空而起!雖然避開了敵人的攻擊卻也徹底失去了騰挪的可能。

「哼。」王琦冷笑,眼中戾色一閃,藉助地利,毫不遲疑單掌向上猛的拍去!這一擊,勢大力沉,可力劈山石,躲無可躲。

只是就在其手掌向上拍的時刻,許昊卻將手掌的手套輕輕摘下。

這東西淺薄且肉色,平日里很難發覺,然而那漆黑的手掌一旦露出卻讓人看的渾身起雞皮疙瘩,毛骨悚然。

王琦瞪圓眼眸,瀕死的感覺倏然而起!

他毫不遲疑,立即後退!作戰經驗的豐富讓其果斷選擇避開鋒芒。

敵人那漆黑的手掌散發著恐怖的威壓,哪怕看上一眼,便毛骨悚然,升不起硬撼的心思……

「唰!」

此次輪到王琦忌憚起來,眼神凝重的盯著許昊。即便敵人破損的衣衫,看起來比自己狼狽許多。

可他依舊神情異常凝重,敵人的招法乃是最讓人忌憚的。

雖然在青霄國被人不恥,可今天所有人為了生存都已將臉面放下,用不用毒,使不使暗器都已不重要。

連王家家主都下三濫的用出了石灰,別人用毒就更沒什麼可說的。

「咔咔咔——」

倏然間,王琦手中的刀刃抖動,手柄猛的脫落!嘩啦脆響,緊跟著這把雙刀再次改變成了鏈子刀。

說起來,能夠將兵刃做成如此精細,絕對考驗匠人的手藝。

這把鬼頭刀算是寶貝!

「嗚嗚——」

兩把鏈子刀在擂台之上倏然颳起旋風!短兵刃變為長兵刃,戰鬥起來完全不需近身,優勢盡顯。

手裡沒有傢伙,打起來必然吃力。

廖元臉色難看,禁不住怨聲自語道:「這小子,就是不聽我的拿個兵刃!否則不會如此被動。」

只是這種時候埋怨已經晚了,王琦憑藉兵刃的優勢重新找回主動,四周王趙兩家人看的連聲喝彩!

如此面貌,己方不說必勝無疑也是佔盡先機。

然而僅僅片刻,許昊後退的同時身體的四周便冒起淡淡霧氣,乍看不起眼,可霍九江卻看的臉色凝重起來。

「這小子用的什麼功法?」老頭眉頭緊蹙,臉色異常凝重,王琦實力本就強悍,再加上藥物激發實力,居然打的還如此吃力!

霍家人曾經害過的許家人,雖然最後放過對方一馬,可若這家賤民重新崛起,對己方將是巨大的威脅!

開始霍九江並未過於放在心上,僅僅抱著來看看的心態,今天他的心頭卻像是被雷狠狠劈過,巨大的危機感襲上心頭。 除了他,武毅同樣心驚肉跳。悄悄抵近霍九江耳畔低聲道:「此子絕不能留!」

這話說到了心坎上,二人有了同樣的想法。

與此同時,戰場上許昊與王琦徹底僵持起來。二人全力以赴,誰也沒有露出任何破綻。

雷鳴電閃之間,雨點狂落!可即便這綿密的雨點也無法影響這兩道勁風呼嘯的光影。

王琦目光凝重,手中鏈子刀飛快舞動,劃出蓮花朵朵,既快又狠。

可許昊偏偏不與其硬撼,始終保持著相當距離。

「咔!」

可就在此時,王琦再次變招!

手指用力一按。緊跟著兩把鏈子刀倏然裂開!甩出漫天花雨般的刀片,弧線舞動,四散而開。

「不好!」許昊心中一凜,原本以為這把刀只是上好的寶刃,而此刻已然不同。

這東西,分明便是至寶!

他立即向後猛退。可惜,數枚刀片還是劃過了他的肌膚,鮮血倏然噴涌。

「哼哼。」霍九江露出滿意微笑,沉聲道:「這把碎星古岳刀乃是霍明遠送過來的,無上門派中的寶物果然不同凡響!」

聽其話中意思,原來王琦使用的武器乃是其借來的。目的,就是贏得此次比斗的勝利!

許昊徑直退到擂台的邊緣,凝視前方,戒備敵人追擊的同時手中動作迅速,塗抹藥物止血。

「呵呵呵……」王琦陰森冷笑,雙手握住刀柄抖動,地上碎裂的刀片居然重新聚合!

如此神奇的兵刃,許昊還是第一次見識。

敵人佔據絕對優勢,讓錦醫堂與廖家心中緊張,心臟幾乎提到嗓子眼。

「有意思。」許昊眼眸精光閃過,始終未露出任何慌亂之色,他緩緩伸手,掏出一枚竹罐,掀開蓋子,朝前一拋!

「啪!」竹罐落地,滾了兩滾,發出輕響。

驀然間,無數黑蟻自其中緩緩爬出!

相較一般螞蟻這些傢伙要小山很多,似芝麻般密密麻麻,不仔細看甚至難以發覺。

僅僅一枚竹罐,螞蟻爬出后遍鋪滿了相當大的範圍。

「咻——」許昊鼓嘴吹了一道扭曲的哨聲。霎那間,這些螞蟻徑直朝王琦爬去。那副樣子頗為瘮人,甚至叫人不知所措。

「這、這、這他娘的是什麼!」王琦明顯慌亂起來,連續後退的同時雙刀不停揮動,引起勁風呼嘯。

可惜,這些奇怪螞蟻數量眾多,而且個頭太小,刀刃攻擊彷彿大炮打蚊子,完全使不上力。

「這、這!」他立即凌空躍起,想要逃出包圍圈。

然而許昊卻同樣騰空而起,向其發動攻擊!拳風呼嘯,綿密如網,聲似雷鳴電閃。

王琦頓時被逼回原地,四周螞蟻立即圍攏上來,猶如見到美食。

面對未知威脅他哪敢怠慢?護身罡風加倍增強,絕不讓這些小東西沾到!擂台上,陣陣啃噬聲傳來,聽的人頭皮發麻。

「嗯?」王琦心中凜然,他赫然發現,這些螞蟻居然在吞噬自己的護身罡風!

那,皆是自己的源氣在支持。

「混蛋!」此刻,王琦怎可能還看不出這些螞蟻的厲害?自己源氣消耗的非常厲害!

簡直堪比隨時在遭到攻擊!若是持續這樣,用不了多會自己便會力竭而倒。

「你很幸運,我剛剛培育出的蟻蠱,就用你來試試效果。」

「找死——」王琦立即加速發動攻擊!刀法翻飛,想要趕快取得勝利。只可惜,他的對手卻並非是個懵懂的毛頭小子。

眼下許昊反而不急,步伐邁動間暗合星辰布局,動如脫兔,在擂台上飛快躍動。

「嗖嗖嗖……!」

連續不斷的躥動聲爆發,擂台上震動刺耳,急促的攻擊鼓動勁氣散開,二人的戰鬥的聲勢幾乎與第一場兩位家主的幾乎無異!

王琦與許昊的戰鬥開始還有人吶喊助威,可很快,所有觀眾便屏息凝神,再也沒有多言!

一攻一守,直在擂台形成道道殘影,幾乎無法分辨出二人的具體位置。

誰佔上風極為明顯,王琦的攻勢滔滔不絕,將許昊連續逼退。

婚情告急:總裁離婚請簽字 此種境況讓錦醫堂和廖家看的心驚肉跳,而王趙兩家則神情激動彷彿勝利就在眼前。

只是,在雙方實力高深的強者眼中情況卻完全不同。

王琦雖依然處於上風,可氣力卻衰退的異常激烈,他努力移動,卻始終無法傷到敵人,可地上的黑色螞蟻卻不停的纏繞著他的護身罡風。

整個身軀源氣在飛速流逝,甚至暗中已經出現力竭之狀。

「混蛋!」王琦心中怒罵,雖然佔盡上風,可額頭已經見汗!儘管雨水落下,外人發現不了,可他那難看的臉色卻沒有任何佔優勢的輕鬆愜意。

「呼呼呼……」

急促的呼吸,伴隨雨點,彰顯著王琦吃力的狀態,他的狀態飛速衰退。

「不好!」霍九江噌的站起身,臉色凝重至極,雖然雙方的約斗沒有任何制約,可勝利的一方既占理、也占勢,即便輸的一方不認賬,但在雲中城恐也再抬不起頭,受萬人戳脊樑。

作為霍家人當然不希望許昊一方獲勝。

只是如此狀態下,他也不能上台插手,直看的目光閃爍,心亂如麻。

「呼呼呼……」王琦呼吸越來越急促,臉色從鐵青到慘白,一邊要攻擊許昊,一邊還要應對地上蟻蠱的攻擊,越來越吃力。

如此模樣,終於被觀眾們發覺,片刻過去,雙方情況終於出現顛倒!

王琦雙刀舞動慢了下來,氣勢倏然萎靡,自身強提實力的時限儼然就要到了,實力顯著下降。

「嘭!」

霎時間,他的護身罡風突然爆開!蟻蠱把源氣消耗的幾近枯竭。沒有了保護,許昊反而猛的拉開距離,不再攻擊,同時蟻蠱也隨著他的聲音退了回來……

「呼呼……」王琦拚命的倒氣,臉色蒼白,搖搖晃晃,幾乎難以立足,如今神情驚懼如強弩之末。

「認輸吧。」許昊淡淡道,沒有多餘廢話。

「不可能……!」王琦目露瘋狂之色,吃下那藥物,將來自己便成了廢人!若是如此還沒有獲勝,那一切付出都是白費。 王趙兩家完了,後人又能享受什麼優待?

許昊無奈搖頭,微微嘆氣,這就叫執迷不悟,無論如何裝睡的人根本叫不醒。

「死吧。」許昊搖搖頭。

驀然間,王琦雙眸倏然猛瞪,額頭青筋冒起!緊接著,身軀咕咚一聲躺了下去!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城東,那聲音簡直痛徹心扉。

王趙兩家人盡皆起身,全都瞪大眼眸,臉色難看的凝視擂台,絕望自心底猛衝而起。

很顯然,王琦中毒了,而且是非常可怕的毒。

看台雙方所有人都站起身,任憑雨水打濕衣襟,卻仍舊看的目不轉睛。

「你護身罡風撤掉之時,就是倒霉之日。」許昊淡淡道,既然敢於放棄一切,就要有迎接痛苦的準備。

勝了名利雙收,敗了萬劫不復。而這王琦遇到自己,便註定會失敗!

僅僅片刻,王琦便不再抽搐,再沒有任何氣息。許昊並未折磨對方,敢於犧牲自己護佑家族,他算條漢子,是個值得尊敬的敵人。

「許昊勝利!」段長天見到這一幕,終於邁步上前,朗聲宣布。老頭臉色沉重,許昊戰鬥的情況自己瞧的一清二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