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寶商場門口很熱鬧,來來往往的都是顧客。

想當初。

幾個月前的時候,她是這個珠寶商場的女老闆,陳浩剛剛退役來商場做保安。

那會兒,她整天都沒給過陳浩好臉色,看見陳浩就心煩。

其實。

她也不是討厭陳浩,就是感覺天底下沒有一個好男人,所有靠近自己的男人都是貪圖自己美色。

再或者是,貪圖自己女老闆這個身份。

可打從遇到了陳浩,讓陳浩假冒自己老公,一晃這麼多天過去了。

她慢慢愛上了陳浩,給陳浩懷了孩子,現在連公司都交給了陳浩……

「老公謝謝你,是你讓我又相信了愛情!」

「小雪,怎麼突然深情起來了?」陳浩摸摸她腦袋,笑了。

這時。

蘇墨雪也多沒說,她低頭看看自己凸起的小腹,有些難為情的抬起頭。

「老公,要不我在車上等你吧,你看我身材都這樣了。」

「這樣挺好吧,至少證明我身體沒毛病,有本事讓我老婆懷孕。」

「老公你……呵呵笨蛋,那等會兒給人笑話,不許嫌我給你丟人!」

「小雪走吧,女人不懷孕才丟人呢,你懷了孕那也是東南市第一美女。」

陳浩笑了笑,拿手扶上她胳膊,不慌不忙的走進了商場大門。

商場的人很多。

好多人都在忙著看珠寶,試戴珠寶,討價還價什麼的,沒有員工注意到他和蘇墨雪。

但走進電梯,又從電梯里出來,來到商場頂層的辦公區……

「陳總?陳總好,蘇總好!」一個女員工,慌忙從辦公桌前站了起來。

陳浩點點頭,沒有出聲,依舊拿手扶著蘇墨雪胳膊。

不過,這時候蘇墨乖巧的靠在陳浩旁邊,笑了笑輕碰紅唇。

「坐下工作吧,以後不要再喊我蘇總了,我已經辭職了,現在就是個孕婦。」

「是、是蘇總!」女員工,依舊稱呼著蘇總。

「陳總好,蘇總好!」

整個辦公區的員工,全都齊刷刷的站了起來,滿眼笑意的打招呼問好。

陳浩依舊沒出聲。

他也依舊拿手,扶著蘇墨雪的胳膊,知道孩子月份越來越大,老婆的身子越來越不方便。

蘇墨雪,則是一改往日的冰冷,親切的和每個問候的員工招手。

頃刻間。

這偌大的辦公區,頓時就熱鬧了起來,任憑誰都沒有想到自己老闆。

今天竟然來上班了,而且還是帶著他們前任老闆,蘇墨雪來的公司!

於是。

這一張張微笑的面孔,悄悄在底下嘀咕起來……

「今天是什麼日子,咱蘇總怎麼突然來公司了?」

「是啊,陳總平時都不怎麼來公司的,今天還把蘇總帶來了,哎你看蘇總都有四五個月了吧!」

「嗯差不多,小腹都這麼明顯了,可咱蘇總除了小腹,身材好像都沒有走樣呢!」

「不光是身材,就連脾氣都比以前好了很多呢,看來愛情真是蠻神奇的,蘇總真幸福!」

「什麼呀,幸福的是咱陳總才對,娶了東南市第一美女做老婆,現在都還給咱陳總懷了小寶寶!」

這一個聲音,接著一個聲音。

每個聲音都是羨慕,每個聲音也都給蘇墨雪聽在了耳朵里。

閃婚總裁通靈妻 她在來公司之前,還有些隱隱的擔心,擔心自己肚子大了,會給自己老公丟人。

現在,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連嘴角都是甜甜的笑意。

但她只是聽到了,員工羨慕自己的聲音。

卻並不知道,在眾多的員工眼裡,她不光懷孕沒影響身材,周身還縈繞著一種高貴的氣質。

這種氣質說不出來,卻又無處不在!

「嫂子!呵呵,真的是你啊!」陳小魚咯笑著跑了過來。

「小魚,工作累不累!」

「累啊!都累死了,我哥不來公司上班,好多事情都忙不過來。」

陳浩見自己妹妹,抱著自己老婆胳膊撒嬌,就笑了。

「臭丫頭,張嘴就跟你嫂子告我的狀,找打是吧!」

「哼!我才不怕你呢,反正我嫂子都在這兒呢,嫂子快訓你老公。」

陳小魚這話一出口。

頃刻間,整個辦公區哄堂大笑,蘇墨雪也跟著笑了。

她知道這些笑聲,多半都是在羨慕陳小魚,有自己這麼一個嫂子。

還有自己老公,這麼一個做老闆的哥哥!

陳浩儘管沒說話,但心裡卻跟明鏡似的,為有這麼一個乖巧的妹妹自豪。

更為有蘇墨雪,這麼一個可人的老婆驕傲!

不過。

這一整個中午,他都沒有回辦公室,也根本都沒有辦公。

就只是給幾個公司高管陪著,帶自己老公和妹妹,在公司里裡外外走了一個遍。

每到一個地方,蘇墨雪都會頃刻間,變成眾人矚目的焦點。

甚至都有人,開玩笑的說到時候,一定要喝杯孩子滿月酒什麼的。

蘇墨雪自然也很高興。

畢竟這裡,曾是她工作了好多年,也是和自己老公相識的地方,彷彿都有點故地重遊的感覺。

一轉眼,時間道到了中午。

公司員工下班后,她才兩腿發軟的,像個孩子一樣靠在陳浩懷裡。

「老公,我餓了!」

「不行吧,這裡沒床。」

「呵呵笨蛋!胡思亂想什麼呢,快點兒帶我吃飯去,不然餓著你兒子我可不管!」

「好好好,遵命老婆大人!」陳浩寵愛的摸摸她腦袋,喊上回辦公室鎖門的妹妹。

一起走出商場大門,感覺自己一中午,都跟皇帝出遊似的。 按照趙信如今的身體素質,除了戰鬥重傷后,一般的情況下不會感到有什麼的不舒服之類的癥狀,而一旦自己有了這種感覺的話,那麼代表一定出事了,況且這一次爐靈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嗚……」小龍伸舌頭舔著身上的傷口,嘴中不時發出低沉的呼聲。

「哥哥,剛才茜茜好怕」很久沒有見到趙信的孫茜,一下子撲到了趙信的身上,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了趙信身上不停流出的鮮血,已經殷紅了她的衣衫。

「哥哥,你怎麼了?受傷了嗎?」孫茜大眼睛中閃爍著擔心的光芒,因為之前趙信身上血已經被海水衝去,而現在傷口崩開,很自然的就流出了血。

趙信張開乾裂的嘴唇,儘管整個人已經沒有多少精神,但是依舊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哥哥這是被一個怪物給傷了一下,不要緊的,因為怪物已經被哥哥打死了」。

「哇,哥哥好膩害」孫茜鼓著掌,看起來特別的天真,原來的孫茜是和是孫強在一起的,雖然待她特別的好,可終歸是處於在一個紛擾的世界中,孫茜的孩子的天性被掩蓋了。而如今將她和小龍放在一起,沒有了是殺戮和爭鬥讓她那還沒有被泯滅的孩童天性再次引發了出來。都說環境能改變一個人,這句話放在孫茜的身上一點都沒有說錯。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等過去這段時間,我帶你玩好不好?」趙信愛溺愛的摸著孫茜的小腦袋,看著她歡樂的點著頭心中突然流過一絲暖意,從來都沒有子嗣的他也沒有體會過這種「天倫之樂」,活了這麼大直到孫茜的出現,讓趙信那自認為早已宛如磐石的心再次融化,不得不說孩子的天真是能對成年人造成極大的波動,特別是趙信這種自認為看淡紅塵的「老怪物」。

哄了一陣孫茜后,趙信開始盤地休息,自己的身體已經進入了完全虛弱的狀態,所以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來進行修補。雖然趙信已經是古稀境界,恢復能力大大增長,但是由於自己身體越來越強,所以需要耗費的精血也越來越多,而趙信現在精血已經殆盡,只能從「摳的家」的小龍那裡強行訛出來一些血精石艱難的修復身體。

洪荒血脈雖然強悍,但是巧婦難做無米之炊,這血精子對趙信來說完全就是杯水車薪,所以只能用時間來進行填補了。

接連半個月,魔族守護的地方被一個又一個的摧毀,還損失了非常多的大將,對小洞天魔族的打擊可以說是致命的,因為目前的資源有限,他們能夠復活的人也是少之又少,經過趙信他們幾個人的「折騰」,魔族可以說是元氣大傷。而正所謂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趙信他們弄出了如此大的動靜,也讓人族得到了消息。幾乎在同一時間,所有人的人族都走出了小洞天,開始了對抗魔族的反擊之路。

小洞天的人族已經被「囚禁」在裡面十多年了,每個人都憋著一大股的勁兒呢,所以這次傾巢出動之後,對魔族的反撲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強大。雖然魔族的人普遍要比人族強,但是耐不住高昂的士氣,如潮水一般將魔族的一個又一個領地反攻佔,同時也得到了領地中魔族存放的各種資源,整整兩個多月的時間,魔族丟失的陣地也越來越大,加上魔族現在內部並沒有一個能說的上話,統領三軍的人,所有戰爭的節節敗退,最後堅守在了最後一個領地中,不管出門。

吃水不忘挖井人,人族獲得了大勝后,也開始傳頌那些毀掉魔族大片領地,削減了魔族實力的趙信等人。他們從魔族人口中聽說了趙信他們,最後發現他們居然不認識這幫「英雄」,最後只能將他們稱之為無名的人族傳承者的英雄。而這幫他們口中的傳承英雄最後打探來的消息就是為了重創魔族而全軍覆沒了。

趙信這一個傳承英雄為了療傷,就苦苦修養了三個月,直到三個月後,趙信才能重新正常行走,不過這一次的創傷對趙信來說也是一次莫大的機遇,最起碼自己修養過來后,精血更加的瓷實了許多。並且趙信還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血精子和荒石並不是自己原來想象中的那樣,在這三個月中,趙信一直都血精子療傷,發現血精子對自己身體的益處竟然要高於荒石。

在之前趙信一直都認為你血精子不如荒石,但是現在趙信發現了,血精子不是不如荒石,而是血精子本身就是偏柔性的能量體,而荒石則是偏剛性的。如果是短時間修復身體的話,荒石絕對是不二選擇,但是也只能進行修復。血精子雖然需要的時間長,但是卻能夠在修復的同時將自己的身體重新凝實,當然這種凝實的變化非常小,如果趙信如今不是古稀圓滿的話,是絕對感受不到的。

「小子,你醒了啊?」趙信剛剛活動開身體,就聽到了爐靈的聲音在腦中響起,這一下讓趙信欣喜若狂,沒有想到消失了這麼久之後,爐靈還能重新出現。

「你這麼長時間跑哪去了?」由於趙信已經煉化了八卦爐,所以和爐靈對話只需要用意識便可以了,八卦爐現在就像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自己想什麼直接傳達過去就好了。

「除了在這爐子里我能跑哪去」爐靈語氣中似乎顯得有些不太耐煩,它本就是一個爐靈,只要自己不滅就要一直被「囚困」在這八卦爐之中,這也是它能萬古長存的代價。

聽到爐靈一直在這裡,趙信也有些明白了,對方之前之前肯定是出了一些問題,不然的話它不會消失這麼久的「你之前怎麼了?為什麼跟你說話也沒有動靜?」。

趙信不說這話還好,一說爐靈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小子每次惹了麻煩都往我這爐子里跑,然後讓我給你去擦屁股,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八卦爐不是用來打架的,如果八卦爐真的被毀了,我也將要消失的你知道嗎?」。

「我知道……」趙信楞了一下,隨後態度極其誠懇的表明自己的態度,這一次在炸藥之下自己沒有死掉,都是因為有八卦爐的存在,儘管自己煉化了八卦爐,但是不代表自己會永世擁有,畢竟自己也會死。說到底八卦爐還是爐靈自己的,自己為了生存就放人它的性命於不顧,還是有些說不通的。 中午。

他帶著蘇墨雪和妹妹,在商場附近吃了點東西,原本是想著回家的。

畢竟自己老婆懷著孕,一中午都沒有閑下來,肯定會很累。

可蘇墨雪呢。

說什麼都不回家,非要陪他去別的公司看看,天黑之前回家就行。

陳浩沒辦法,只能繼續寵著她。

其實吧。

他心裡也明白,蘇墨雪也不是不累,更不是想去別的公司給人尊敬的喊大嫂。

而是在變著法子,讓自己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而不是整天都跟甩手掌柜的一樣。

於是接下來。

他開著帶著蘇墨雪,先是到了盛世豪放公司,又到了麗水莊園,甚至連帝豪酒店都挨個逛了一遍。

每到一個地方,都跟中午在珠寶商場的情況差不多。

先是員工看見自己吃驚,沒想到自己會突然來公司,緊接著就把目光放在了蘇墨雪的身上。

關心的問她幾個月了,孩子什麼時候出生,身材都沒走樣之類的。

直到太陽漸漸西下,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他才總算和蘇墨雪,倆人拖著疲憊的身子,推開了家門。

「姐夫!老姐你倆回來了!」蘇菲菲光腳跑過來,慌忙蹲在鞋櫃跟前給他倆拿拖鞋。

她穿了件淺粉色的卡通睡衣,頭髮有點兒濕,沒有像往常一樣扎著馬尾。

長發及腰的披散著頭髮,還散發著淡淡的發香,一看就是剛剛洗過澡的樣子。

但與此同時。

他和蘇墨雪倆人,彼此對視一眼,同時低頭看著蘇菲菲就有點納悶兒。

「菲菲,你今天這是怎麼了?」陳浩皺眉道。

「想做個好孩子唄,幫你跟老姐換拖鞋,不習慣呀!」

「還真就不習慣,老婆你習慣嗎?」陳浩扭頭看蘇墨雪。

「咳咳那個老公,我先上樓休息了,小心中了某人的圈套哦!」

蘇墨雪咯咯笑著,轉身回了房間。

於是。

這家門口,就只剩下了陳浩,還有抿嘴咯笑的蘇菲菲。

「嘻嘻姐夫!你累不累呀,要不我給你捏捏肩好不好!」

「哎不用不用,小祖宗你有什麼事直接說就行,捏肩我怕受不起。」

「姐夫你看你,人家給你捏捏肩膀……嘻嘻,還真有點兒事情想讓你幫忙!」

蘇菲菲突然話音一轉。

陳浩差一點兒,都沒給笑出來,心想還是姐姐了解妹妹,菲菲果然有事求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