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佛和地藏王兩個人的爭鬥已經是,如火如荼,兩個人你來我往,不相上下,只不過相對來說地藏王顯得很輕鬆。現在佛如來佛祖顯得很緊張。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大意的話,就無法壓制地藏王了。一旦無法壓制住地藏王。那麼地藏王就會斬出自我屍,到那個時候。那就真的是無法,挽回的地步了,那個時候地藏王只要成為聖人了,那麼第一個死的就是自己。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如來佛祖所要解決的事情是十分的多,正是因為如來佛祖所要解決的事情是十分的多。

所以現在如來佛祖,他身上的壓力很大,因為他除了要面對地藏王,還要面對著文殊菩薩,還要面對著眼前那個實力深不可測的少年人,所以現在如來佛祖是十分的焦急。

他想解決地藏王,又要顧及其他的強者,所以現在,如來佛祖的壓力是真的很大,只不過這個時候除了文殊菩薩,出手幫地藏王以外,那個少年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所以現在如來佛祖稍微的放心了。

雖然如來佛祖是放心了,可是現在文殊菩薩,卻不放心了。因為他和地藏王兩個人。根本加起來都不是如來佛祖的對手。

所以現在文殊菩薩不知道自己,自己是否應該倒向如來佛祖的那一邊,如果自己臨陣倒戈的話。現在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來說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可是如果地藏王勝了的話,那麼自己來說,所面臨的結局就會相當的凄慘,所以文殊菩薩現在已經搖擺不定。正是因為他搖擺不定所以,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他現在的攻擊有些遲緩了,只不過這遲緩,由於地藏王和如來佛祖兩個人斗得如火如荼,也沒有發現。沒有發現文殊菩薩的懈怠。正是因為他們沒有發現文殊菩薩的懈怠。所以兩個人還在互相爭鬥當中。 所以文殊菩薩現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觀望著。他手上漸漸的慢了下來,秦趙歌看了看。笑了笑,他並沒有插手的意思,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插手,自己,最後要坐收漁翁得利,因為這兩個人爭鬥,無論誰輸誰贏對自己,都是有利的局面,而且秦趙歌現在也懶得動了。他現在只想在旁邊默默的看戲,看這兩個人最終如何結局,是兩敗俱傷。還是其中一方勝出。這種局面對於他來說都是有利的。正是因為這種局面對於他來說都是有利的局面,所以他現在根本不用動手。

……

未來佛被狠狠的摁在地上,而且他的身上全部纏繞的天河之水。正是因為他的身上已經纏繞著天河之水,所以現在,未來佛知道自己已經面臨著最壞的結局,那就是身死道消的結局。

但是未來佛的心中有些不甘,他不甘心這樣的死去,他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讓他變得十分強大,他扭住了天蓬元帥的雙手。天蓬元帥發現自己的雙手,早已經被,扭開了,他有些不敢相信,這是未來佛的力量嗎?為什麼他剛才沒有展示出來,所以來說這肯定不是他的力量,這一點天蓬元帥很確定。那麼這種力量又是從哪裡來的呢?天蓬元帥很不確定,但他已經看到了未來佛的身上,沾染了絲絲的黑氣。而且這些黑氣並不是,魔族的氣息。

而這種氣息,他十分的熟悉,這種氣息是屬於域外邪魔。

燃燈道人一看到這種氣息之後,嚇了一跳,因為這種氣息他當然認識。因為這種氣息是域外魔族的氣息。

而眼前的未來佛已經可能成為了域外邪魔的傀儡。

天蓬元帥迅速的擺脫了自己的雙臂,然後向後退去,然後他身上的,毛孔全部豎起,手中的扇子又變成了九齒釘耙,而且他現在面容十分的凝重。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天蓬元帥十分的穩重。因為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不能再愉快的玩耍了。

「域外邪魔,而且看,他這個樣子,不像是傀儡,恐怕是被域外邪魔附體了,不,應該說是域外邪魔佔據了他的身體。」劉俊之開口說道,因為他知道現在這件事情已經是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

在這個時候。未來佛已經渾身黑氣纏繞,因為現在,他已經不是未來佛,而是一尊域外邪魔,未來佛的身上,已經長滿了鱗片,而且頭上長出了尖尖的角。

「36大種族之一,擁有序列的天魔王。」劉俊之開口說道,他沒有想到會是擁有序列的天魔王。

這些天魔王的實力是一個等級劃分,擁有序列的天魔王,他的實力要高於天魔王。只能說是天魔王頂級的存在,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佔據了未來佛的身體。

「擁有序列的天魔王。」燃燈道人已經擁有序列的天魔王,那可是很難以對付的,現在來說,他們卻要面對著這麼一種怪物,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根本敵不過,不論來多少人都一樣,就算是眼前的翔龍道人一樣也敵不過。

不過未來佛在剛起來之後,他的身邊卻圍繞著,很多果樹。

楊柳樹。人蔘果樹,雷霆樹。

這個時候慈航靜齋真人,已經是面容灰白不堪,因為他,已經用自己的心血,將楊柳樹從新孕育了出來。

「多少年了,當年的是是非非已經,根本無從考證了,就讓它隨風而去吧。」慈航靜齋真人說完之後。雙眼合十,然後他的身體慢慢的消失,已經灰飛煙滅了。

劉俊之看了看慈航靜齋真人,他沒有想到,慈航靜齋真人竟然用自己的生命,將楊柳枝變成了楊柳樹。

不過對於他來說。當年的恩恩怨怨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一切都塵歸塵土歸土,因為他已經用,自己的性命,了結了當年那場恩怨。

三棵果樹圍繞在,這個未來佛的身邊,未來佛想要觸動,三棵果樹,然後突破,其中的空間壁壘,只不過他發現,自己無論怎麼做,都無法突破空間壁壘,一切的一切都是無用功。

「先天十大靈根,果然玄妙無比。而且,這雷霆果樹不弱於,先天十大靈根,所以現在來說,他現在正處於空間屏蔽之中,他根本無法攻擊到我們,所以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將他封印,然後在,慢慢解決。」劉俊之說道,因為他知道一件事情。以他們現在擁有的實力,根本無法封印,這尊序列天魔。因為這尊序列天魔王必須要有三個聖人封印。可是他們這裡只有一尊聖人,而其他的人基本上,不是亞聖,就是武聖。

因為沒有人突破武神。就算是他也不是武神,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劉俊之知道,自己只能封印他。

雖然說武神也和聖人實力相當,但是他們修鍊體系是互相背離的,所以來說,根本不能代替聖人,也就是因為這種原因。現在根本無法將這尊序列天魔王消滅。

這尊序列天魔王在不斷撞擊著,空間壁壘。

可是她卻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無論如何,也撞不開這個空間壁壘,而且他發現四周圍已經充滿了封印陣,這讓這尊序列天魔王是十分的著急。

正是因為這尊序列,天魔王十分的著急,所以它磅礴的力量,在不斷的發泄著。

不過雖然力量在不斷的被激發,可是這尊序列天魔王也知道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無論怎麼努力,也突破不了這個封印。

不過這個時候,天空中又出現了一隻大手,只不過這隻大手剛剛出現,卻被一方大傘遮住。然後這個大手,又立即的收了回去,然後發出了,一個人類的嘆息。

……

天空中的遮天公人笑了笑。果然有人出手了,不過,上一次是因為自己的大意,讓他逃脫了,從自己的手中將那個人帶走,不過這一次,就不同了自己,根本就不能讓他帶走眼前這個序列天魔王。 界上界,聖帝看了看自己帶血的雙手。他的心中是十分的憤怒,已經多少年沒有人能夠傷到他了,她最憤怒的是,竟然沒有救得了那位序號天魔王。

眼看著一尊,頗具實力的天魔王可能隕落,聖帝的心中十分的不甘心,可是也沒有辦法,因為他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畢竟受到神武大陸天道的壓制。

北天王看了看聖帝,然後勸解道:「聖帝大人,切莫心急,我們還有機會,因為畢竟封印一個序列天魔王。所以來說,我們還有機會。」

「我知道,可是我的心中就是有些不甘心罷了。看來這一次的界域排位賽要好好謀劃一番。對了,你一定要盯住東西,天王以及上方至尊,還有黑龍王。雖然他們現在沒有做出任何舉動,可是我的心中還是有些不安。」聖帝吩咐道。

……

隨著這位序列天魔王的被封印。大家終於可以鬆了一口氣了,繼續的與佛門的強者爭鬥。

由於失去了未來佛祖。佛門的氣勢變得十分的衰弱,而且少了一位佛祖,只剩下現在佛如來佛,過去佛藥師王。

所以來說,他們的氣勢衰弱了,他們的氣勢已衰弱。人皇殿的氣勢就大大的增加,所以來說,現在情況屬於一邊倒的局面。

文殊菩薩畏畏縮縮雖然他現在動起了手,可是他顧前顧尾,他始終覺得自己要兩頭的搖擺。做那個牆頭草,因為這樣還可以活得更久,所以對於他來說,他現在,所做的事情就是觀望,因為他不知道,地藏王和現在佛如來佛,究竟誰會走出那一步?

現在來說,誰先走出那一步。誰就能夠笑到最後,這事對於他們兩個而言。就看誰能夠挺過難關,達到那一種境界。最終只要有一個人成為聖人的話,就會立馬扭轉整個戰局,現在雖然說人皇殿這一方佔有優勢。

可是來說。如果地藏王和現在佛其中有一個人成為聖人,人,皇殿這種優勢便會消失的,無影無蹤,接下來他們要,承受的就是聖人的怒火。聖人的怒火,那是十分厲害的。而且眼前這些武者們根本沒有見過聖人是什麼模樣?所以來說,他們也不知道有什麼的應對方法,這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場災難,一場絕對的災難,他們現在雖然笑得很好,可是,不會笑到最後。

而且文殊菩薩還知道一種結局,這種結局就是,地藏王和現在佛,同時成為聖人。這樣的話,被淘汰的只能是過去佛。地藏王會頂替過去佛或者未來佛其中的一個位置。

因為無論強弱,三大佛祖都會同時出現,因為這是佛門的象徵。

所以文殊菩薩知道,如果自己做得好的話,可能會成為,過去佛和未來佛其中的一員。只不過前提條件是地藏王和現在佛如來佛祖必須同時成為聖人,不過現代來說,這種局面,基本上這種概率是微乎其微的,不是說沒有,但是也不容易發生。

現在佛如來佛祖手中的佛珠已經,變得很大很大,而且散發著,金色的光芒。

巨大的佛珠籠罩在地藏王身上,不過地藏王卻不怕。

因為對於他來說,這些佛珠是無用的,因為他也是佛門的一份子,所以對這些佛珠有克制的功能,並且,地藏王也知道這些佛珠的弱點。

但是令地藏王沒有想到的是,這些佛珠並沒有攻擊他,而是突然間都是沒入到現在佛的身體當中。

地藏王心道糟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出現了疏忽。竟然沒有猜到如來佛祖的意圖,現在如來佛祖的意圖很明顯了,他就是想要斬出自我師,地藏王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容不得他多想。要麼立刻斬出自我屍。

因為地藏王知道現在他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如果剛才發現了如來佛祖的意圖,還可以阻擊一番,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根本不可能阻止他了,所以自己現在所要做的事情,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斬斷自我屍。只有自己斬斷了自我屍,然後只要自己成為聖人。如來就奈何不了自己。如果在這段時間呢,如來成為聖人的話,那麼他們兩個人就是,佛門的兩尊聖人。但是如果如來要是失敗的話,地藏王不介意殺掉他。

地藏王口吐蓮花,唱經文。

然後他身上的金光萬丈。和如來身上的金色光芒互相對峙著。

劉俊之看了看這兩尊佛,知道他們現在各自都已經進入到最後一個步驟,但是劉俊之並沒有著急,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的機緣。他們兩個其中一個,成為聖人,或者都成為聖人,對自己來說反倒是件好事,因為自己可以,頂著壓力而上。也就是說自己可以快速的,突破自己的修為實力。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為什麼要阻止呢?不過他這樣想燃燈道人卻不這樣想。

因為他知道一件事情,就是無論這兩個人哪尊成為聖人。最後他們的結局是十分凄慘的,可是他們現在只能看著,因為根本插不上去手。只能心中默默的祈禱著他們的失敗。

只不過結果讓燃燈道人大為的失望。

因為兩隻仙鶴。口裡叼著一枚道果,飛向了地藏王和如來佛祖。

然後兩尊佛陀對視一笑。然後他們做出了同樣一件事情,那就是向過去佛飛去,因為他們兩個人現在知道。現在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殺掉過去佛。因為只有殺掉他的話,才不會對兩個人的地位造成影響。

這時候的文殊菩薩十分的高興,因為他知道現在自己,可能會成為,三大佛祖當中的一個人。這讓他如何不高興,這是他畢生的願望,他沒有想到竟然會這麼快的實現了。

而且發生的事情,是他所沒有預料到的結果,這結果簡直就是奇迹。

地藏王和如來佛祖,同時成為聖人,所以也就是說他們現在,的敵人就是,過去佛,而且以他們的實力,每個人都能消滅過去佛,但是他們卻選擇了聯手。

降龍道人見這兩尊聖人,向自己飛來,當下也不敢糾纏。不過她在此之前做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也要噁心這兩個人一下,就是他迅速的將,過去佛斬殺,只是一招,

便將過去佛斬殺在這裡。

如來佛祖和地藏王看著降龍道人卻沒有追。

因為他們現在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現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解決眼前這個局面。

而解決了眼前這個局面。佛門就可以迅速的統一神武大陸。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唾手可得的機會,所以兩個人,相視一笑。

……

萬法心猿這一次變得十分的巨大,已經露出了他的本體。

但是立馬被六耳獼猴一棒子打趴在地下,只不過六耳獼猴將這萬法心猿,打趴下之後,發現一件事情。

這傢伙的身形變了,變得和自己一模一樣。而且看現在這個樣子,這傢伙就是自己。

六耳獼猴沒有想到是現在這種局面,但是他同樣知道,已經是現在這種局面了,原來,眼前這個萬法心猿就是,自己當年被如來所剝奪的那一個分身。

六耳獼猴的分身看著六耳獼猴沒有說話,而是拿出來一根和六耳獼猴一模一樣的兵器。

只不過六耳獼猴卻笑了笑,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只是自己的分身而已,根本打不過自己,只不過是當年如來佛祖為了,騙取孫悟空所製造的一個計劃。

當中所需要的那麼一隻猴子。

而且這只是自己的一道分身而已,就算他沾染了佛性,也不會強過自己的,只不過六耳獼猴沒有想到的是,他現在被自己的分身一棒子打在地上,六耳獼猴的腦袋還有點懵,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分身竟然會這麼的強大,將自己打在地上,不過六耳獼猴的反應也是十分迅速的,他立刻站起來進行了還擊,六耳獼猴和,六耳獼猴的分身,你來我往,打了大半天,各有勝負。

這個時候地藏王,看了看,文殊菩薩,又看了看那個少年人,然後說道:「文殊,你不是他的對手,退下吧。」

「謹尊地藏王之命。」因為現在的文殊菩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肯定不,敢稱呼他們為聖人老爺,現在的情況。還是按照以前的稱呼最好。只不過地藏王菩薩中的菩薩二字要去掉了,因為他現在。已經貴為聖人了,現在已經成為了自己的頂頭上司。

「本來想放個懶,睡一會兒,沒有想到還得我親自出手。」秦趙歌說到,他現在早已經成為聖人,所以他根本不懼怕眼前這兩個人。

這個時候。地藏王。他現在想做的事情是十分簡單的,那就是要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因為,當時的情況,被眼前這個少年人所破壞。所以他成為聖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截殺眼前這個少年人。

當時的時候,他看來這個少年人的實力是深不可測,可是現在再來看這個少年人的實力,簡直是弱到了極點,所以地藏王菩薩已經不懼怕了,因為他現在已經成為了聖人,所以現在他所佔據的位置可能是過去佛和未來佛其中的一位。

不過地藏王卻開口說道:「如來老兒,那未來佛的位置我要了,至於那過去佛的位置,你可以給文殊菩薩了。」因為現在的地藏王有所考量,文殊菩薩,一具屍身都沒有展出,而且他的地位十分的高,是四大菩薩之一,現在的四大菩薩,已經有一個生死,一個化為了道人,一個成為了聖人。至於另外做一個,雖然位於四大菩薩之尾,可是現在,他卻有最好的機遇,成為了過去佛。

聽到這句話后,文殊菩薩心中一寫,因為他知道,自己多年的願望就能實現了,近在眼前,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如來佛沒有答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如來佛立刻奔向了劉俊之。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人才是,最恐怖的存在,因為,不是別的。就是因為他是逍遙帝君的後人,所以現在來說,必須要控制住他,如果控制不住他的話,立馬殺掉,不帶有任何猶豫的,可是現在如來佛祖知道自己要殺掉這個少年人,因為他知道,恐怕自己根本無法掌控這個少年人。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眼下最好的結局就是殺死眼前這個少年人,一了百了。

也省得自己日後費事情。

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如來佛祖,劉俊芝笑了笑,自己本來還想挑一個敵人。

現在這種情況就是她已經被,如來佛祖所盯住了,所以來說,劉俊芝只能認了。不過也好,如來佛祖就如來佛祖吧,因為他不知道地藏王現在,修為的實力是什麼境界?所以來說,現在自己要拿這位老牌的亞聖,新晉的聖人來討教一番。

劉俊芝不緊不慢的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物件,這個物件是一個笛子,而劉俊之吹起了悠揚的笛聲。聽到這笛子的聲音之後,如來佛祖愣了,愣神兒,然後他就感到肩膀一痛。

自己的整條臂膀都被人砍去了。

作為現在佛祖如來佛祖知道,當斷的時候必須得斷,沒有任何的猶豫。

否則的話,接下來就不是他的手臂了,恐怕是他整個人的性命。

他發現原來這首曲子有毒,只要自己聽到這首曲子之後,就會出現幻覺,而且這首曲子,會,無孔不入慢慢的腐朽任何東西,自己剛才的左手就是被腐朽掉的。

所以如來佛祖知道,自己現在所面對的敵人不是輕易,就能拿下的。因為眼前這個敵人具有先天優勢。

所以現在佛如來佛祖知道自己該換人了,也該閃人了,雖然他無法命令地藏王,可是自己如果多才的話,地藏王會很容易幫自己來結賬的。

正是因為這樣,如來佛祖立刻的,消失了,他消失之後,地藏王果然來了,地藏王果然取代了他的位置,而相反,現在面對地藏王。不,現在面對著如來佛祖的人,正是秦|趙歌。 自己面對什麼樣的敵人,其實都無所謂了,對於秦找個來說,他並不想挑戰,敵人,他想現在快快樂樂的回家。然後再睡上一覺,因為對於他來說,他現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補覺了,所以他被叫醒的時候。他的心中是十分憤怒的,哪怕是在和九天劍盟的戰鬥當中,他都能夠輕鬆的取勝。

所以他現在唯一想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睡覺,因為只有自己睡飽了,自己才有力氣對付其他的敵人,至於眼前這個成為聖人的如來佛祖,這首歌倒是沒有什麼印象。不過他知道,眼前這個人已經佔據了,未來佛的位置。所以不管怎麼樣,對於他來說,對於秦趙歌來說,他也根本就不在乎,因為就算是聖人也如何。

自己也是聖人,所以來說,兩個人都是半斤八兩,誰也打不敗誰,所以來說,他現在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覺,只不過現在眼前這個人,是十分的煩。所以秦趙歌決定給他一個教訓。於是他輕輕的觸碰了地藏王。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地藏,變成了如來佛祖,這對於他來說也是一件,不大不小的壞事。

因為眼前這個如來佛祖,似乎比地藏王的實力要強的多的多。

可是即便這樣,又如何。秦趙歌根本不在乎,因為對於他來說。眼前的這兩個人就是死人,因為對於他來說,他早已經判了這兩個人的死刑。

就算他們成為聖人,也又如何?聖人之間的爭鬥,向來是以強弱而化分的。

而眼前的如來佛祖,看著這個神秘的少年,身上立馬泛起了金光,只不過他身上的青光,漸漸的化出無數飛針,無數金色的飛針,只不過這些飛針,剛激發。就立刻成片成片地落在地上,這種情景讓,如來佛祖根本不敢相信,他根本不敢相信,眼前這些飛針會,掉下來,但是眼前這個少年人什麼也沒有做,但是這些飛針卻是掉了下來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最後如來佛祖得出來的疑問是,自己可能,好像不會用這種東西了。

不過現在我如來佛祖也知道,眼前這種情況持續不了多久,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很快能煉化自己體內的力量,到時候完美的控制住了,只要自己控制了自己的力量。那麼對於自己來說就足夠了,眼前這個,神秘的少年人會立即死於非命,因為根本沒有人會救他,所以對於眼前這個少年來說,他現在已經踏入了絕望之地,而且自己會讓他更加的絕望的,雖然剛才他沒有動手,可是,如來佛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人,恐怕沒有安任何好心。到時候真的是兩敗俱傷了,做個少年人肯定會做出一些事情,所以眼前這個少年人不能留,只不過他在進行又一輪攻擊的時候。如來佛祖終於發現了問題的所在,就是眼前這個少年人一直隱藏著自己的實力,而且現在似乎他的實力,出現了一些。正是因為這點原因,如來佛祖看出了端倪。他沒有想到的事情就是。眼前這個少年人。竟然也是一尊聖人。

這樣的結果讓如來佛祖豈不是很揪心,因為現在如來佛祖在心中,是十分的揪心。因為他沒有想到神武大陸除了他和地藏王之外,竟然會出現第三位聖人。

而且似乎眼前聖人的實力也不是很差。

如來佛祖知道自己現在所面臨的是一場惡戰,所以現在來說,這場惡戰在這地方進行的話,那就十分可惜了,因為他們之間的爭鬥,可能會引起飛沙走石。而且他們之間的很多動作,都能輕易的毀掉一座山頭,所以他們同樣都知道,現在自己根本不該在這裡比武,於是如來佛祖和秦趙歌消失在原地。

劉俊之則看了看地藏王,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個地藏王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自己有些失望了,本來以為他成為聖人之後會是一個很好的磨刀石,結果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結局竟然是這樣的,這個地藏王雖然成為了聖人,可是他的實力是十分的次。

就算他成為了聖人,也根本打不過自己,所以對於他來說。

他現在的想法是十分的簡單。既然磨刀石沒了,那就沒了吧。

所以劉俊之做的事情很簡單,他只是,輕輕一指地藏王菩薩。

地藏王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動了。

是根本不能動了,一點點也不能動了。

正是因為這一點原因。所以地藏王的心中是十分的恐慌,他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自己竟然會不能動了,自己已經成為了聖人,但是在那個少年眼中,自己根本什麼也都不是,而且他從,那個少年的眼中看出了譏諷。

地藏王很努力的想突破舒服,結果他發現自己根本突破不了這個束縛,於是地藏王心灰意冷。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騙人的,就算自己成為了聖人,也打不過眼前這個少年人,不過雖然打不過眼前這個少年,但是地藏王知道自己,可以給他們造成,比較大的災難。

那就是選擇自爆。地藏王當下不再猶豫,立刻選擇了自爆,他要這裡的所有人為他陪葬。

於是地藏王他的身形圓滾滾的,已經鼓成了一個球。

只不過這個球還沒有爆開,地藏王就發現自己已經身死道消了。

一個白衣女子出現在他面前。立刻,將他按住,然後他發現自己體內的力量在不斷的流逝,並且最終消失不見了。就是因為這一點原因。所以地藏王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了。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在劫難逃。所以他的死,讓他沒有任何遺憾。

地藏王只是覺得自己成為聖人之後,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成空。原來一切的一切早已經安排好了,就算成為聖人,自己的結局也是註定的,自己的結局就是身死道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