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忘川非常需要朱顏果,只不過現在我和忘川都不能去天界,如果現在讓九天仙女去拿朱顏果的話,我覺得這個辦法是可行的。

“要我原諒你也可以,你必須得答應我一件事情。”我淡定的說道。

九天的臉上閃過一絲的欣喜,隨後說道,“什麼事情,只要你能原諒我,我什麼事情都可以答應你。”

“去天界幫我們找朱顏果。”我說道。

在我和九天玄女說話的時候,大家都沒有說話,只是看着我們兩人。

我沒有想到的是,九天玄女竟然非常痛快的答應了我。

“沒問題,天界有兩棵朱顏果的樹,我可以將兩棵樹上的朱顏果都給你們,只要絃樂你原諒我。”九天玄女說道。

九天玄女這麼痛快的答應我,我還真是感到奇怪,而且還說要將朱顏果全部都給我們。

“真的?”我狐疑的問道。

“真的。”九天玄女非常肯定的點頭。

我看向忘川,只見忘川對我點了點頭,看來忘川是放心九天玄女的。

這樣的話,那朱顏果的事情算是解決了。

九天玄女說了幾句話後,就一個旋身消失在了屋子裏。

等到九天玄女走後 ,金凝環才朝着我走了過來,她震驚的看着我,問道,“你竟然認識神女。”

我點了點頭,“是的,我認識她,那個袖手旁觀的傢伙。”

金凝環震驚的說道,“夏絃樂你竟然敢褻瀆神靈,你知道你這樣做會讓神靈怪罪的。”

我不禁在心裏暗自給金凝環翻了一個白眼,褻瀆神靈?我就呵呵噠了,是九天玄女是自己的來讓我原諒的,難道現在怪我咯?

“褻瀆神靈又怎麼樣?我不相信她還能殺了我不成。”我悶悶的說道。

金凝環依舊非常震驚的看着我,倒是極夜並不震驚,反而是帶着若有所思的笑容看着我,不知道爲什麼看着極夜的笑容,我咋覺得那麼彆扭。

我沒有再看 極夜,總是覺得她怪怪的。

我將忘川帶到了後院,看着他,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忘川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他摟過我的肩膀,眼神真摯的看着我,深情的說道,“小絃樂老婆,你放心,不管我的外表變成了什麼樣子,我的靈魂一直都是我,我愛你,靈魂已經深深的烙印上了你的容顏你的名字。”

我知道忘川對我的心,我現在擔心的是楊姍姍。

“如果楊姍姍還會來找你,那你怎麼辦?”我問道。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忘川輕笑着點了點我的鼻尖,對我說道,“那又怎麼樣呢?我又不會真正的楚林,更不是楊姍姍的未婚夫。”

“可是你現在的身份是楚林啊。”

忘川揉了揉我的腦袋,寵溺的說道,“只要九天玄女帶回了朱顏果,我就可以自己的凝聚以前的肉身,到時候我還是忘川是鳳念,不是楚林。”

聽到忘川這麼說,我的心裏似乎是吃了一顆定心丸。

我一頭扎進了忘川的懷裏,我真的需要和一個人相伴到老,相濡以沫,這樣一輩子就夠了,我別無他求。

希望這件事情過後,我的心願能達成。

我和忘川暫時在金凝環的豪華別墅裏住了下來,畢竟我們現在共同的目標就是對付慕容繼這個死變態,這個死變態不死的話,那這個世界簡直是不得安寧。

九天玄女的辦事速度不得不說很快,才第二天她就將朱顏果給帶回來了,她將一個翻着紅色光芒的盒子遞給我。

我接過她手中的盒子,從這盒子裏面傳出一種非常炙熱的氣息,難道這裏面裝着就是朱顏果?

我趕緊將這個盒子給打開,果然這裏面靜靜的躺着十枚眼色深紅的果子,這些果子的身上散發着絲絲的熱度。

天啊,這裏面居然有十枚果子,每一枚果子裏面都能讓忘川增加兩百年的功力,這十枚朱顏果就相當於兩千年啊!

我震驚的看着九天玄女,“你真的願意將這些朱顏果給我?”

九天玄女非常嚴肅的點頭,“ 你答應過我的,只要我找到朱顏果你就原諒我,現在我將朱顏果拿來了,你會原諒我嗎?”

手裏沉甸甸的十枚朱顏果,九天玄女都把朱顏果帶來了,我能不原諒她麼?

“好,我原諒你了,還是謝謝你。”我對九天玄女說道。

九天玄女朝着我露出了美麗的笑容,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對我說道,“太好了,你原諒我了就好。”

“你都把朱顏果帶來了,我能不原諒你嗎?”我無奈的說道。

九天玄女不像剛來的時候那麼的清冷了,偶爾還會對我露出迷之微笑,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我將朱顏果拿給了忘川,看到朱顏果忘川也是十分的驚訝,可能是覺得十枚是真的很多。

“居然有十枚朱顏果,來小絃樂,吃掉一半。”說着忘川就拿起一枚朱顏果遞到了我的嘴邊。

我愣住了,我現在是一介凡人,吃什麼朱顏果啊,對我也沒有幫助啊。

“我還是不用了吧,我只是凡人,這朱顏果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用啊。”我趕緊說道。

忘川卻還是將朱顏果遞到我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說道,“小絃樂老婆,我是不會騙你的,你趕快吃了,吃了這些朱顏果,你 會跟我一樣的。”

看到他這麼堅定的樣子,我不禁問道,“你我各五枚朱顏果,我們各自就有一千年的功力了?”

忘川非常興奮的看着朱顏果,對我說道,“是的,小絃樂,你願意嗎?”

看着盒子裏紅彤彤的朱顏果,我的心情也是非常的激動,如果我真的和忘川一樣了,有了一千年的功力的話,那我豈不是不用怕慕容繼了!

想到這裏,我拿起了一枚朱顏果,一把塞進了忘川的嘴裏,忘川也不甘示弱,拿起一枚朱顏果塞進了我的嘴裏,我和忘川就你餵我,我餵你的將這十枚朱顏果給吃掉了。

吃掉了五枚朱顏果,我感覺心裏像是有火在紹一般,非常的難受揪着自己的胸口,真是難受死了。

我看到忘川跟我一樣,也是狠狠的揪着胸口,額頭上有大顆大顆的汗珠往下滴着。

“忘川,我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啊?”我艱難的問道。

忘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這應該是朱顏果的藥力發作了,不用擔心,不會致命的。”

聽到忘川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這個感覺足足持續了大概半個小時,體內那股火燒的感覺終於漸漸退去了,同時我感覺到了體內的靈力正在慢慢的回升,我直接愣在了原地。

天啊,我的靈力竟然回來了!我失去的靈力竟然回來了!

“忘川,這朱顏果真的好好用,我的失去的靈力居然回來了!”我激動的對忘川說道。

忘川溫柔的抱住了我,“是的,我說過了,我們會是一樣的,你和我以前都是天界的戰神,我們會一直都是一樣的,永遠也沒有勝負。”

我狠狠的點頭,我和忘川本來就是一體,還分什麼 勝負!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有一天還能恢復靈力,此刻我的心情簡直就像是坐了飛車一樣,飄得不要不要的。

當我和忘川出房門的時候,只見金凝環,極夜,老騙子以及楊天虹,顧曉辰都站在了門外。

“你們全部人站在這裏幹什麼?”我奇怪的問道。 「你的意思青天還不知道你活著?」為首的楚家老祖瞪了自己三弟一眼,然後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知道,我前兩天才回到風雲城……」墨九狸沒有隱瞞的,將自己第一次夜探將軍府,看到外公中毒后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當然,煉丹公會的事情,她只是簡單的一帶而過。

「你的意思青天是被人下毒了?」四個老頭兒聞言,意料之中的問道。

「沒錯……」墨九狸說完,看了眼暗處的雪封道:「雪封……」

隨著墨九狸的話落下,雪封一身黑衣的從結界外走了進來……

四個老頭兒看到雪封時,心裡一驚……

他們看到雪封出來的位置,分明就是剛才墨九狸藏身的地方,可是剛才他們四人卻只察覺到了墨九狸一人,根本就沒有發現別的任何人存在……

哪怕有墨九狸的結界存在,他們的神識一樣可以感知到外面的情況,只是不如之前那麼遠距離罷了。但是雪封所在的地方,絕對是他們神識之內的啊!可是四人卻誰都沒有察覺到,這說明什麼?說明這個忽然出現的年輕人,實力很有可能高過他們四人……

可是,這可能嗎?什麼時候這凌天大陸的年輕人,實力都如此可怕了?之前怎麼沒有聽到青天說起過呢?

而看著雪封毫無阻礙的走進墨九狸的結界內,他們臉上的震驚,又多了一分,一個個心裡暗道:「靠,這還是人嗎?不但實力他們四個老傢伙看不透,而且還能無視丫頭的結界,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其實,他們不過是不知道,雪封和墨九狸是契約關係,所以他想進入結界的話,只要墨九狸允許便可以了……

「九狸……」雪封站在墨九狸的身邊道。

「他是我哥哥雪封,相信你們也發現了,他的實力高過你們一點,之前我出去尋找解藥的時候,擔心外公有危險,所以讓哥哥留下來保護外公,可是結果……」墨九狸表情變得嚴肅起來說道。

聞言,幾個老者回過神來,臉色也是一沉。墨九狸的話意思很明顯,雪封的實力比他們四人都高,可是在他的保護下,墨青天竟然還是失蹤了……

這說明對方的實力非常的強……

「雪封,你再說一下那晚的事情,給幾位老祖聽聽,看看他們會不會有什麼發現……」墨九狸看著雪封說道。

雪封因為墨九狸那一聲,他是我哥哥心裡微動,從墨九狸救起他,認她為主后,她就從未將他當做外人……

可是他有自己的本分,知道誰是自己的主人,並且發誓會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他們母女……

可今日九狸卻在她家族的老祖面前,說他是她的哥哥。雪封心裡劃過一陣暖流,哪怕之前在家族中的時候,也從未有過如此溫暖的感覺……

這一聲哥哥,讓雪封暗暗記在了心裡,他在心裡對自己說,從此以後,墨九狸不但是他的主子,也是他的妹妹,他雪封已經沒有親人了,今天,他在這世間又多了兩個親人,一個名叫墨九狸的妹妹,和她的女兒墨寶寶…… 見到我們倆出來,金凝環說道,“我們剛纔看到你抱着一個盒子高高興興的進了屋子,又看見九天玄女剛好走了,所以我在想,肯定是你們的朱顏果到了。”

說得好像是我的快遞到了似的。

“是的,朱顏果到了,而且我和忘川都吃了。”我說道。

金凝環非常震驚的看着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過了好久才說道,“你居然……”

“我居然恢復了靈力?是吧?”我笑眯眯的看着金凝環,終於不用在金凝環面前這麼慫了。

金凝環呆呆的點頭,很明顯的是被我突然出現的靈力給震驚了,我繼續說道,“我能恢復能力,多虧了朱顏果,這的確是好東西。”

金凝環看了我一眼後,然後看向了忘川,說道,“既然現在你們都恢復了靈力,是否能將慕容繼的戒指給奪回來?”

忘川自信的笑了笑,“當然可以,不過現在你得告訴我的慕容繼的下落。”

☢ttκa n ☢c ○

金凝環的神色突然變得古怪起來,她說道,“那枚戒指不是你的麼,我想就算我不告訴你慕容繼的下落,你也可以尋着戒指找到慕容繼的下落吧。”

我都以爲忘川會說可以,卻沒有想到忘川只是對大家說道,“不好意思,我辦不到。”

我們全部的人的看向了忘川,忘川的臉色沒有變 ,而是對我們說道,“戒指現在已經脫離了我的掌控,打造戒指的材料是我的從天外飛石上提取來的,所以這戒指的威力極大,現在這戒指在慕容繼的手中並沒有發揮到最強的作用,所以現在趁着戒指還沒有發揮到最大作用的時候,將戒指拿回來。”

忘川看向了金凝環,說道,“金掌門難道你想要冒險試一試,我戒指的最強狀態。”

我看到金凝環的臉一下子就黑了,她咬咬牙說道,“好,算你們厲害,我告訴你們慕容繼的下落。”

我們全部的人都來到了別墅的大廳,此刻金凝環可是主角,極夜待在金凝環的身邊非常深情的看着金凝環,我不禁感嘆,愛情真的是超越性別,種族的。

我在想如果我下輩子變成了一個男人的話,忘川也還是男人的話,那我們還會不會相愛?

就在我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時候,金凝環的身影將我拉回了現實,她現在正在講關於慕容繼的事情。

“慕容繼和我都是當年師傅門下最得意的門生,不過慕容繼爲人善妒,心胸狹隘,雖然天賦不錯,但是還是沒能得到茅山掌門的位置,茅山派掌門需要有一顆向善的心,所以師傅將茅山派掌門的位置傳給了我。”

我撇了撇嘴,看着金凝環,這個傢伙看起來也沒有多麼的向善啊。

金凝環接着說道,“慕容繼知道師傅將掌門之位傳給我之後,他來找過我好幾次,每次都跟潑婦罵街一樣,後來他就專門研究邪門歪道,師傅知道後將他逐出了師門,解僱師傅也被他給氣死了,我以爲從此以後他就銷聲匿跡了,沒有想到他還活着,還弄出了這麼的事情。”

“金掌門。”我舉手聲音不大不小的說道,“咱們能不能講重點?”

無限之次元幻想 金凝環被我的話給噎住了,她瞪了我一眼說道,“我說夏絃樂,之前我說話的時候,你都不插嘴的,你現在是想幹啥?”

“之前沒有靈力說話不硬氣,所以,我纔不好插嘴而已。”我非常老實的說道。

我猜現在金凝環已經在心裏在我的祖宗給問候了十八遍了。

不好意思有時候我 就是覺得自己挺卑鄙的,挺小人的,金凝環這次被我的氣得不輕。

忘川也在一旁淡淡的問道,“還請金掌門告訴我們,慕容繼的下落。”

金凝環被我們給氣得高聳的胸部一抖一抖的,旁邊的極夜趕緊伸手替金凝環順氣,一雙纖長的手指在金凝環的胸脯上揉來揉去的。

這讓我們在場的人都看呆了,特別是老騙子,他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他小聲的嘟囔道,“我特麼下輩子愛也要做個女人,就算做個女人,我也要還是喜歡女人。”

我無奈的看着老騙子,這個傢伙應該是太寂寞了,連這種話都說的出來,要是被金凝環給聽到了的話,飛打死這個傢伙不可。

金凝環深吸了幾口氣,然後告訴我們,“慕容繼就躲在本市郊區外的雲霞山裏。”

雲霞山?我皺了皺眉頭,這雲霞山其實就是一座荒山,基本什麼都沒有,除了樹木就是花草,平時根本沒有人過去,沒有想到慕容繼會隱身在那山裏?

“忘川,我們什麼時候去?”我問道,我知道這件事情刻不容緩。

不一樣的系統大明星 “當然是現在。”忘川邪魅的脣角勾起一抹笑,那自信的眼神讓我無比的着迷,忘川活動了一下身子說道,“正巧我好久都沒有活動筋骨了,慕容繼就當他是一盤開胃菜吧。”

“開胃菜?”我疑惑的看着他,“難道還有主菜?”

忘川冷哼了一聲說道,“慕容繼他只不過是個傀儡罷了,他身後的主謀纔是主菜,我那戒指單單憑一個慕容繼是根本沒有辦法使用的,所以慕容繼的背後一定還有人。”

慕容繼的背後還有人?會是誰?

“忘川,如果慕容繼背後的人出來,我們有勝算嗎?”我擔心的問道。

畢竟對方是個能將戒指利用的人,我現在有些擔心忘川了,畢竟忘川現在才恢復。

“小絃樂老婆,你不要擔心,我和你加起來可是兩千年的功力,還怕對付那些玩意麼?”忘川自信的說道。

我覺得好像也是有點道理。

顧曉辰和楊天虹因爲孟夕雨的事情非要跟我們一起去,其實我和擔心楊天虹和顧曉辰,我也阻止過他們,只不過這並沒有什麼卵用,他們兩人根本不聽我和忘川的。

沒有辦法,我們只好四個人去了。

雲霞山就在S市的郊區,一般情況下是沒有人去的,除非有人想去那裏偷獵什麼的。

我們四人來到雲霞山山下的時候,真巧看見幾個人鬼鬼祟祟的從那山上下來,每個人的手裏都提着山雞,還有一些野生的動物,看樣子真的是來偷獵的。

看見我們在山下,其中有個人還非常“好心”的對我說道,“你們也是來打獵的?我勸你們還是快回去吧,這山太邪門了,我們在山裏兜兜轉轉了三天,這纔出來,以前我們都沒有遇見過這樣的情況,一定是撞邪了。”

忘川笑眯眯的瞥了這些人一眼說道,“呵呵,你們只是迷路了而已,並沒有什麼。”

“我們在這山裏經常打獵,怎麼會迷路!”那個男人不服氣的說道。

我知道這個男人說的話是真的,而且說不定還是慕容繼這個傢伙搞的鬼,既然慕容繼要隱身在雲霞山,那肯定是不希望這些打獵的人來打擾的。

不過對於這點,我還真是蠻好奇的,慕容繼那麼心狠手辣的人,怎麼不直接殺掉這幾個人?

這幾個人見我們對他們的話並沒有在意,只好要咬着腦袋走了,邊走嘴裏還邊說道,“年輕人就是衝動,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

我們大家都笑笑,沒有說話,而是踏上了雲霞山這座山,我們有金凝環獨家制作的尋蹤符 ,這種符紙是專門尋找慕容繼的,所以這個時候我將尋蹤符拿了出來,將尋蹤符折成紙鶴的樣子,在施上一道法 ,這符鶴立刻就飛了起來,符鶴在我們的眼前轉了幾個圈後就朝着雲霞山的深處飛去了。

我們四人趕緊跟在這符鶴的後面進了雲霞山,走進這雲霞山總覺得這座山裏霧濛濛的,一點都不如雲霞山這個名字美麗。

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在前面引路的符鶴突然之間就冒出了火花,在我們震驚之間,這符鶴今天自己的燃燒了起來,瞬間就化成了灰燼。

我看向忘川,只見忘川的表情非常的嚴肅,他沉吟了一下,對我們說道,“恐怕我們現在已經快要接近慕容繼的藏身之所了,這尋蹤符的燃燒說明了一切。

“看來這慕容繼真的很厲害。”我嚴肅的說道。

忘川冷哼了一聲,輕聲的說道,“就算慕容繼再厲害,遇見了我,他也只有死的份。”

我在心裏暗自給忘川的霸氣給點了一個贊,楊天虹和顧曉辰的臉色卻並不好看,只見他們望着一個方向,神色嚴肅而又憂傷。

我皺了皺眉頭,也看向他們兩人看的方向,他們在看什麼?

我這一眼望去的時候,也出現了短暫的發愣。

因爲我看見一道紅色的身影在深深的草叢中若隱若現,直到這個身影越來越近,我才發現這個紅色的身影竟然是孟夕雨。

孟夕雨穿着一身紅色的衣裙,除了臉色蒼白,嘴脣鮮紅之外,看起來和生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可是我們大家都知道,孟夕雨已經死了,現在在我們面前的,根本不是人。

“老公……”孟夕雨開口幽幽的朝着顧曉辰喊道,“你來看我了嗎?” 從此以後,不管任何人都不能傷害她們母女,除非他死……

而雪封用一生見諾了自己的誓言,在未來無數次的生死關頭,他都是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了墨九狸母女,從未後悔過。自然,這也是后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