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晚上,聚集暗系魔力要簡單許多,在暗影刻意掠奪是的吸收下,周圍的暗系魔力和天地元氣朝暗影匯聚而來,暗影再一次啟動晉級。

有了前一次的基礎,只是缺少靈草等提供龐大的魔力能量,全靠暗影自己聚集,不過得益於『精』神力的提升,到也勉強可以滿足要求。

輕車熟路,不過進行到大半的時候,暗影似乎無以為繼,自己聚集的天地元氣和暗系魔力有點跟不上,眼看就要功虧一簣,暗影自己著急,劉飛宇更加著急。「我幫你聚集天地元氣和暗系魔力行不行?」

「不知道,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以前就是家族成員晉級的時候也是吃靈草,沒有誰幫忙的,要不試下也行。現在靠我自己還是差一點點。」暗影沒有辦法,同意劉飛宇幫忙試下。

因為現在沒有魔獸覬覦,所以劉飛宇也可以『抽』出身來,當即劉飛宇進入修鍊狀態,並且利用天地元氣輔助『精』神力,在利用強化后的『精』神力全力匯聚天地元氣和暗系魔力。

雖然劉飛宇對暗系魔法元素的親和力不夠高,不夠在強大的『精』神力下,匯聚的速度還是很快的,至少比暗影匯聚額速度還快。

將匯聚而來的天地元氣和暗系魔法元素朝暗影周圍輸送,暗影也不管那麼多,只管全力吸收。

「不錯,很有效果,我現在匯聚的能量已經夠用了,謝謝你,我的夥伴。」暗影現在也是十分興奮,也十分感『激』劉飛宇,要不是劉飛宇這樣幫著匯聚天地元氣和暗系魔法元素,自己這次晉級很很可能無以為繼了。

「沒有什麼,我們是戰友是兄弟,只要能夠幫到你就行。」劉飛宇現在是十分開心,自己情急之下相處的主意居然能夠幫助暗影晉級,看來以後暗影和小銀翼雕的晉級自己可以幫上忙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后,暗影終於晉級成功了,現在的暗影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八級魔獸,一身皮『毛』黝黑髮亮,個頭比起七級來也是大了一圈。

「試試你的『精』神力能夠外放多遠,還有你的天賦殘影怎麼樣了?」劉飛宇現在也是一個好奇寶寶,關心暗影晉級后的實力提升。

雖然自己剛晉級十分疲憊,不過暗影還是不願劉飛宇掃興,「殘影!」暗影釋放出了自己的天賦,不過同樣是有點怪異,是七個分身,加上本體是八個,影豹一般七級兩個分身,八級四個分身,九級八個分身。

暗影很特殊,七級從兩個變三個,八級直接是七個。不過多總比少好,而且暗影的分身還有一定的攻擊了,七級的時候有本體10%的攻擊力,現在居然有本體20%的攻力,雖然威力是小了點,對付八級強者不夠看,對付七級強者也無危險。不過對付六級修鍊者效果應該不錯,甚至是致命的。

這是暗影跟著劉飛宇撈取的一個比較實用的能力,現在暗影『精』神力外放接近三百米,比一般的八級魔獸一百米左右高出不少,即使是九級魔獸,一般也就兩百米左右,也超過了一般七級魔法師的『精』神力外放標準。 ?「我有點累了,想先休息下!」剛晉級完的暗影相當疲憊,不忍心讓劉飛宇掃興,堅持發動了殘影,還運用了『精』神力,現在是疲憊到了極點。

「好的,我找點食物來!」劉飛宇將暗影順便收進契約牌,就去尋找食物,對於『精』神力能夠外放一千米的劉飛宇來說,要找點遲的還不是手到擒來,不一會,就獵殺到一隻五級的黃羊。

現在暗影剛晉級完,補充點食物有利於恢復,因此劉飛宇直接尋找等級比較高的魔獸,這樣效果更好。

熟練的剝皮取核,劉飛宇開始用火系魔力進行燒烤,都懶得去拾取柴禾進行燒烤,直接用火系魔力進行燒烤,端的是奢侈無比。

不一會兒,濃烈的『肉』香味開始瀰漫,聞著沁人心脾的香味,那是讓人全身『毛』孔都舒暢的感覺,讓人不禁食『欲』大增。熟練的取出調料,往上一抹,更加能夠勾起人的食『欲』,甚至魔獸都會聞香而來。

一切準備妥當,將暗影召喚出來,暗影一出來,聞到這股濃烈的『肉』香,立馬『精』神了不少,甚至可以看到嘴角開始流出口水。

將烤好的『肉』塊取下一大塊給暗影,看著暗影吃的有津津有味,劉飛宇也是十分舒暢,切下一小塊自己慢慢品嘗,這是一幅和諧的畫面,一人一豹,雖然是不同的種族,但又相處得十分融洽。

一隻五級的黃羊,數百斤,被暗影吃掉了一半,不得不佩服暗影能吃,至於劉飛宇吃的,與暗影相比,可以忽略不計,剩下一半,劉飛宇也不理會,看看天『色』已經微明,劉飛宇準備收拾回家了。

將暗影收回到契約卡,又將東西收拾妥當,全部背負到身上,手上拿著六級的藍纓槍,劉飛宇開始往浮邱山脈外圍走去,看著剩下的半隻黃羊,劉飛宇心道:「不知道會便宜哪只魔獸,說不定還會因為這個導致魔獸發生哄搶。」

回家的心情是急切地,也是開心的,這一趟出來,經歷是殘酷的,收穫是豐厚的,讓劉飛宇自己都覺得有點不真實。

雖然經歷了大劫難,不過總歸是好運的,自己幸運的契約了聖級魔獸銀翼雕的幼獸,還將聖級魔獸銀菲菲一生的領悟觀摩了一遍,讓自己一舉踏入到了七級修鍊者,達到了高級修鍊者的行列。

後面在羅老師和歐陽老師半月多的悉心指點下,讓自己的實戰能力提升了許多,後面大戰八級火蜥蜴,雖然受到重創垂死,不過同樣讓自己將鬥技魔法梳理了一遍,實戰能力再次提升。

收穫八級魔核兩顆,八級火蜥蜴的一身鱗甲,八級的火靈果四枚,還有一顆數百年的火靈樹,如願讓火烈鳥進行守護,等於自己擁有一棵八級的靈根,能夠源源不斷的為自己提供火靈果。

還有那對八級的火烈鳥,劉飛宇也有信心在將來收復為自己所用,又是相當大的一股戰力,還有,那個地下熔岩,是個很好的修鍊場所,加上裡面暗藏的材料,無疑就是一處風水寶地,想到此處,劉飛宇不自覺的陷入到YY中。

為了保守那裡的秘密,劉飛宇不光派遣兩隻八級的火烈鳥看護,還將出口偽裝,除非是自己前來,否則一般的修鍊者,即使是九級,也很難發現這裡的存在,對於這一處寶地,劉飛宇也是知道其價值。

如今的劉飛宇,已經是一個滿十四歲的小夥子了,前段時間晉級到七級,讓劉飛宇再次成長起來,身高也跟著拔高了一截,如今超過1米七的個頭,刀削似的臉頰,『精』致的五官如雕刻,炯炯有神又不失靈動的眼神。

身材勻稱略顯單薄,但蘊含著讓人心悸的力量,一顰一笑給人和煦的感覺的同時又隱隱有英氣散發,雖然還帶點稚氣,但有與年齡不符的剛毅,總體上讓人覺得劉飛宇是一個充滿朝氣陽光又不失英氣的一個俊小伙。

想起這一趟的收穫,自己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將葉秀雲和熊戰鯊贖回,劉飛宇就心情高興不已,彷彿所受的苦難也不值一提了。不自覺的哼起了小調,輕快的往外圍走去。

雖然背負著數百斤的東西,不過對於現在的劉飛宇來說那是小菜一碟,回想起去年的時候,背負幾百斤的東西,一座小山似的,在荊棘間艱難的行走,逃跑的時候全靠暗影在前面開路才好點。

如今即使幾百斤東西在身上,對於自己的行動影響不算很大,即使路況不好,也可以一躍而過,最不濟也是可以用鬥氣開路,比起以前,鬥氣渾厚也不少,利用率同樣是水漲船高,能夠借組天地元氣,消耗上要少上許多,同樣的鬥氣量至少可以提高50%以上的持久。

格林王國格林魔武學院,羅老師和歐陽老師又在一起,商談劉飛宇的事情:「歐陽,事情都辦好了?」

「嗯,辦好了,不就是教會了這小子幾個八級的魔法嘛,說下就是,現在呢我說你說都一樣,這小子也是學院看中的苗子,與這小子的潛力相比,這只是小事,不過劉飛宇擁有聖級魔獸幼獸的事情我不敢說,實在是太過於震撼,知道的人越多,消息泄『露』越快,那就相當的不利了,至少我們王國是保不住了,肯定被那些帝國給挖走。」對於劉飛宇擁有聖級魔獸幼獸作為契約魔獸的事情,歐陽老師決定暫時隱瞞下來。

「嗯,現在就我們兩個知情,當初我們也叮囑了他,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只希望這小子快速成長到九級,以這小子的特殊,應該勉強能夠匹敵一般的聖級強者,不過也只是我們猜測,畢竟聖級強者和九級修鍊者之間差別比六級和七級更大。」說起劉飛宇,羅老師現在滿是期盼。

「是的,不過這小子是個怪胎,說不定就能夠打破這個枷鎖,要知道,這小子六級的時候就能強過一般的七級修鍊者,七級的時候就強過一般的八級修鍊者,九級和聖級之間雖然差別巨大,不過料想這小子自保應該不是很大的問題,現在已經過過去一個多月了,不知道這小子歷練的怎麼樣的,不過料想沒有什麼大問題,這小子不是莽撞沒有輕重的個『性』,即使一般的八級魔獸對他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最不濟逃跑沒有問題。」歐陽老師又在思考劉飛宇歷練的情況。

「那是,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放心他一個人歷練,看樣子這小子晉級聖級的幾率比你還要大了,說不定將來我們兩個還要仰仗這小子。」羅老師也是欣然同意。

不過兩個老師都沒有想到的是,劉飛宇又一次經歷了生死劫難,不過就是這一次的劫難,讓劉飛宇真正的成長起來了。

看著漫山遍野的青『色』,還要諸多不知名的野『花』野草,劉飛宇因為心情愉悅,這一切落在眼中都是賞心悅目的存在。

隨手將攔路的荊棘用風刃群切開一條可供自己行走的通道,現在劉飛宇控制鬥氣魔法相當的『精』准,剛好讓劉飛宇通過,上面陽光只留下斑斑點點照在裡面,劉飛宇大步通過,現在劉飛宇喜歡這樣的走路,不時的發個小魔法或者用鬥氣等開道,增加自己魔力和鬥氣的運用熟練度。

已經這樣走了數天,距離浮邱山脈邊緣還有三百公里左右,這裡往浮邱山脈內部,是四級以上魔獸的區域,往外是四級以下魔獸區域,因此,這一帶也成為了許多心懷不軌的冒險者和傭兵打劫的地方。

看著腳下若隱若現的小路,劉飛宇再也不用開路前進了,行進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估計只要兩天就可以到達外面的小鎮了。

「有情況,那邊似乎有打鬥,要不要去看看?」現在劉飛宇晉級到七級后,不過不光實力大增,視力和聽力等也跟著提高了不少,這次的打鬥至少在數公裡外,不過還是被劉飛宇清晰的捕捉到了。 ?面對去還是不去,劉飛宇也是考慮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決定去看看!同情心又佔了上風,既然決定了,劉飛宇就加快速度,將速度提升到極限,朝打鬥的地方趕去。

乒乒乓乓武器不停的互相撞擊的聲音從一條峽谷傳來,兩側是懸崖峭壁,足有數百米高,這條峽谷寬不過十米左右,而長度足有數千米,是個設伏打劫的好地方。

等劉飛宇趕到的時候,有兩隻冒險隊在『激』烈『交』鋒,一方冒險隊五人,一方冒險隊有六人,五人的冒險隊已經不支,尤其是被兩個圍攻的那一個,身上已經掛了不少彩,雖然不是致命傷,但行動已經受到影響。

其他隊員拚命想去支援,可惜都被對手死死的糾纏住,本來自己冒險隊就少一個人,一旦再倒下一個,就徹底沒有希望了,甚至有兩個隊員因為救人心切,還因此受傷,本來就處於下風,現在更加岌岌可危。

而那個被圍攻的修鍊者,雖然極力抵抗,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落敗身死是分分鐘的事情了。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因為利益關係,許多冒險隊和傭兵團都喜歡朝弱小一些的冒險隊和傭兵團下手,打劫是效益最快的方式。

見到有人過來,那支五人的冒險隊開始心下一喜,見只是一個小孩子,雖然個子已經不算矮了,但那一臉的稚氣還是出賣了劉飛宇的真實年齡,升起的希望瞬間破滅,又回復到心如死灰的神情。

說不定還會連累到這個小娃娃,不過這已經超過他們的考慮範圍了,現在自顧不暇,沒有多餘的『精』力來想別的。

已經取得優勢的冒險隊開始也嚇了一跳,不過見到是個半大小子,也就放心了,只要自己這邊放到一個,即使這小子加入戰團也沒有什麼,難道這小子還是一個七級的修鍊者不成,這麼年輕的七級修鍊者,說出去誰相信。

不過劉飛宇還是認出來了那支五人的冒險隊,是前年遇到過的薔薇冒險隊,當時是兩個老師帶著自己等十個種子選手去歷練,遇到薔薇冒險隊求救,還是王子『玉』施展光系魔法給救好的。

不過薔薇冒險隊實力不怎麼樣,最高的一個達到了六級,還有兩個五級,其餘兩人只是四級的存在,在冒險隊中,只是很普通的存在。

當時他們的重情重義給劉飛宇留下了好印象,所以潛意識裡就認為薔薇冒險隊可信。劉飛宇能夠認出薔薇冒險隊,不過薔薇冒險隊可沒有認出劉飛宇,主要是事隔兩年了,劉飛宇變化太大了,所以一時間沒有認出來。

而劉飛宇身上背的八級火蜥蜴的鱗甲,則被他們無視了,以為是什麼四級五級的魔獸鱗甲,沒有『精』神力,憑『肉』眼是難分辨出來的,何況當時劉飛宇離他們還有一定的距離。

「不想死的就不要過來,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看見,現在走還能撿回一條小命。」眼看就要將薔薇冒險隊拿下了,這隻冒險隊也不想在關鍵時刻枝外生節,於是恐嚇劉飛宇。

「我是來觀戰的,你們繼續,我很好奇,你們為什麼要生死相拼,難道是有什麼好東西不成。對於好東西,我也很喜歡。」看著戰鬥的雙方,劉飛宇居然說出能讓人吐血三升的話。

「我們薔薇冒險隊運氣好獵殺到了一隻受傷的六級火狐,這火狐皮價值至少十萬金幣,他們毒蜘蛛冒險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得到消息,在這裡設伏搶劫我們,如果少俠有能力幫忙的話,這張火狐皮就送給少俠了。」見劉飛宇居然不避,薔薇冒險隊眾人不是傻子,知道這個少年肯定有所憑藉,說不定就是一個六級頂峰的修鍊者。

「只要小哥不『插』手,等下我們毒蜘蛛冒險隊有厚禮相送,他們開出的火狐皮『毛』我們等下也不要,轉送小哥了。」毒蜘蛛冒險隊中圍攻薔薇冒險隊兩個人中一個說道,看樣子應該是隊長,現在主要是穩住劉飛宇。

不過這個隊長心下想到:「先穩住你,讓你看熱鬧,等下把薔薇冒險隊滅了,騰出手來,你就等著哭吧,想要火狐皮『毛』,『門』都沒有。」

「六級的火狐皮『毛』啊,我一年前就獵殺過一隻,送到拍賣所,好像拍賣了十萬金幣。」劉飛宇不緊不慢的說著,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的小事。

不過這句話,在兩隻冒險隊中無異於投入了一枚重磅炸彈,引起了軒然大『波』,都能夠單獨獵殺到六級的火狐,可不是一般的六級修鍊者能夠做到的,至少是六級修鍊者中的佼佼者才行。

對於薔薇冒險隊而言,無疑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不過這根稻草確實是可以救命的存在,可以說是一塊巨大的木板,甚至是一條船。

現在薔薇冒險隊是『精』神亢奮了許多,就連攻擊也是變得犀利了許多,讓毒蜘蛛眾人也是一陣手忙腳『亂』。

現在毒蜘蛛也是有苦難說,以為是個無關緊要的『毛』頭小孩子,沒有想到是一頭要命的狼。

不過現在是騎虎難下,只有想辦法先穩住在說:「這位少俠,我們與他們薔薇冒險隊是有『私』人恩怨,並不是他們說的見財起意,事後我們東西分文不取,全部送給少俠,您看怎麼樣?」這個毒蜘蛛隊長知道劉飛宇已經有左右戰局的實力后,立馬轉移視線。

「真的是他們想搶奪我們的火狐皮,少俠不要相信他們,只要少俠這次解圍,我們薔薇冒險隊一定有厚報。」薔薇冒險隊的隊長也是急了,生怕劉飛宇誰也不幫,那自己幾人還是逃不過被殺當場的結局。

因為分心說話,這薔薇冒險隊的隊長身上有多了一道口子,劉飛宇都有點忍不住想出手了,不過還是想看下薔薇冒險隊這些隊員的之間的感情,就忍住沒有出手,不過一直關注著戰況,一有生命危急,絕對會出手救人。

看到隊長又受傷了,薔薇冒險隊一干隊員不顧自己受傷,都採取了同歸於盡的打法,想換取一線機會來支援隊長,雖然知道機會不大,不顧現在已經沒有好的辦法。

「那個小子,你不幫忙就算了,還在邊上看著算個什麼事啊,害我們隊長分心受傷,難道你想看我們斗個你死我活后準備撿現成的便宜,等他們騰出手來,下一個目標就是你了,好自為之吧。」劉飛宇記得,這個說話的漢子叫劉暢。

兩邊人馬斗個你死我活,有人在邊上看熱鬧,明明這個人有左右戰局的實力,偏偏就是不動,對於弱勢一方,換做誰也不舒服,當然。對於強勢的一方,是巴不得的事情,所以雙方都對劉飛宇拋出條件,就是想改變和維持局面。

「劉暢,不得對少俠無禮。這個少俠,您不要見怪,我這個隊員口直心快。」薔薇冒險隊的隊長現在冷汗直冒,完了,這個口直心快的傢伙,肯定把人得罪死了。

「劉暢、張揚,這個少俠似乎有點面熟,我們好像有過『交』集,不過一時間記不起來了。」薔薇冒險隊的葉姓『女』子『抽』時間看了一眼劉飛宇,覺得有點面熟,不過又不敢肯定。

「我也有這種感覺。」劉暢和張揚也同意這個葉姓『女』子的話。

「這麼一說,我好像也有點印象,哦,我記起來了,似乎是恩人中的一個,不過也不敢肯定,冒然認錯人了還是不好。畢竟相貌上還是有不小的差別,不過真的還是有點象,我當時昏『迷』醒來,對於恩人們都是留心看了,不過大部分都是少年,兩年來肯定變化『挺』大的。」另外一個隊友接過話題。 ?「那怎麼辦?現在我們求救和不求救都不好啊,即使是恩人現在也不是相認的時。」劉暢現在很鬱悶,左右都不好,在再這樣下去,不要多久,薔薇冒險隊就會全軍覆沒了。

「算了,劉暢,求人不如求己,我們自己拚命,大不了一死。」張揚的聲音傳來,看樣子現在對劉飛宇也是有很大的意見。

「先不管了,自己專心戰鬥,我也琢磨不透,如果是恩人的話,就一定有道理,如果是別人那是無話可說,天要亡我們薔薇冒險隊。」薔薇冒險隊的葉姓『女』子發話,看樣子在薔薇冒險隊還是很有人緣,只一句話,其餘幾個隊友就都打起『精』神對敵。儘管形勢很不利,但還沒有放棄。

不過實在是出於弱勢,每一個人都是被強上一點的對手拖著,落敗是遲早的事,尤其是薔薇冒險隊的隊長,現在已經相當危急了。

「都住手吧,我現在不想殺人!」看到薔薇冒險隊都已經受傷,無法堅持太久了,自己想要看到的效果已經達到。

「你是什麼東西,敢管我們毒蜘蛛的事情,信不信等我們拿下他們,就是你的死期。」一個毒蜘蛛的隊員看到自己馬上就要獲勝了,這個小子居然敢趟渾水,要『插』上一手,有點口不擇言的說道。

「那你們什麼態度?」對於這樣的威脅,劉飛宇含笑向毒蜘蛛其他的成員問道,絲毫不以為意,要知道現在劉飛宇是七級強者,面對一群四五六級的修鍊者,即使出言不遜,也犯不著一上來就滅人家,那是屠夫。

劉飛宇還是決定給人家一個機會,畢竟還沒有釀成大禍,俗話說得好,得饒人處且饒人,不過是死是活要看他們自己的了,畢竟機會已經給了。

「你真要『插』手嗎?」毒蜘蛛冒險隊的隊長有點遲疑,因為自己完全捉『摸』不透目前的這個少年。

「隊長,他只有一個人,薔薇冒險隊馬上就要完蛋了,我就不信我們毒蜘蛛六個人還對付不了他一個,大不了我們分出兩人用出底牌就是。」另一個毒蜘蛛的隊員說道,隊員唾手可得的利益,不想放棄。

「那好吧,老二和老四用底牌,速戰速決,先解決薔薇冒險隊,再來對付這小子。」毒蜘蛛的隊長也是下定決心,自己手上有底牌,似乎膽子一下子就壯了,看向劉飛宇:「小子,是你自己找的,可怪不得我們,只怪你多管閑事。」

「如何你們滅了薔薇冒險隊,恐怕就會朝我下手吧?」劉飛宇依然含笑,對於一些螻蟻一樣的存在,劉飛宇連生氣都提不起來。

「是又如何,先知道已經晚了,本來還想讓你多或一會,是你自己跳出來要壞我們好事的,下輩子記得要機靈點,遇到這樣的事情,有多遠躲多遠。」毒蜘蛛一個五級的修鍊者說道,這傢伙正拿出一瓶『葯』劑,準備喝下去。

毒蜘蛛還有一個五級的修鍊者拿出同樣的『葯』劑,「看來這就是你們的底牌了吧,一種短時間增加鬥氣爆發力的『葯』劑,你們的還是低級的,估計也就30%左右吧,說實話,我還真沒有什麼興趣對你們下手,不過提高一下他們薔薇冒險隊是不錯的事情,你們就等著他們的報復吧。」劉飛宇『精』神力何其強大,一下子就探知到了。

要劉飛宇親自對付毒蜘蛛幾個,還真的沒有興趣,不過劉飛宇還是一個鍥機的魔法師,最擅長的就是輔助了,何況劉飛宇還是多系這可是巨大的優勢。

劉飛宇也沒有準備打斷毒蜘蛛兩人喝『葯』劑,兩瓶『葯』劑下去,毒蜘蛛兩個隊友實力增加不少,一瞬間攻擊力就提升不少,看著暴漲的實力,兩個五級的修鍊者自信心一下子膨脹起來。

看著自信滿滿的毒蜘蛛眾人,劉飛宇只能搖搖頭,在心裡道:「一些可憐蟲。」

「遲緩術!迅捷術!聚力術!」劉飛宇一連串的魔法開始釋放,對於這些低級魔法,劉飛宇可以瞬發,在之前劉飛宇就準備了許多,保證每個人身上都有魔法。

不過遲緩術全部落到了毒蜘蛛眾人身上,而迅捷術和聚力術全部落到了薔薇冒險隊眾人身上,只幾個小小的魔法,局勢一下子就逆轉。

「怎麼回事,這小子是個魔法師,還是多系魔法師,我的速度啊!」一個毒蜘蛛四級修鍊者驚慌失措。

不光是他,其餘的毒蜘蛛冒險隊眾人也好不到哪裡去:「我投降,我不想死啊!」一個剛喝了強化『葯』劑的五級修鍊者猛地從實力暴漲到暴跌,情急之下說出了這樣的話。

一下子,毒蜘蛛眾人陷入到了地獄當中,陡然的速度下降了許多,接近50%的速速下降,讓毒蜘蛛冒險隊一下子全慌了神,手忙腳『亂』,忙中出錯,雖然極力躲避,但還是紛紛中招,雖然不是什麼致命傷,但絕對是令人心寒的開始。

而薔薇冒險隊眾人則是速度提升50%左右,戰鬥形勢瞬間逆轉,一時間,而薔薇冒險隊眾人則如打了『雞』血一般,一個個一改當初的被動,迅速的展開攻擊,渾然不顧自己的傷勢,盡情地釋放自己。將毒蜘蛛眾人當成了發泄的對象。

一時間冰火兩重天,毒蜘蛛冒險隊是由火到冰,而薔薇冒險隊是由冰到火,造成這一局面的僅僅是是劉飛宇的幾個小魔法,所以紫月大陸魔法師地位崇高,受人尊敬,主要是魔法師的團隊作用太突出,現在始作俑者現在正在悠閑的看著,不時的點頭搖頭,評頭論足欠扁的樣子。

「謝謝少俠了,我代表薔薇冒險隊感謝少俠的援手!」薔薇冒險隊的隊長雖然之前瘦了不少的傷,不過現在在劉飛宇的輔助下,已經能夠穩住局面了,甚至還隱隱有處於上風的趨勢。

主要是毒蜘蛛眾人都已經膽寒了,沒有了鬥志,不同的求饒,期望劉飛宇能夠放過他們。

「開始已經給了你們機會,你們一開始沒有想到放過別人,現在求饒晚了,是你們自己利『欲』熏心,要一條道走到黑,當初不要那麼武斷,或者你們眼睛明亮點,一開始就罷手,我還能饒過你們,其實你們只要用腦子想一想,我要是沒有把握,我劉在這裡幹什麼,為了讓們你們死的明白,我已經是七級修鍊者了,身上背的是八級魔獸火蜥蜴的鱗甲,下輩子記得機靈點。這句話還給你們。」事已至此,劉飛宇也沒有必要隱瞞,有時候適當的展『露』一下實力也是好的。

聽到劉飛宇是七級強者,並且一句話已經宣布了眾人死刑,讓毒蜘蛛眾人直接連最後一絲求生希望也破滅了,一個個心如死灰,全部放棄了抵抗,不過薔薇冒險隊眾人卻不敢做主直接殺了,只是廢了鬥氣,一個個看著讓劉飛宇決定。

看著毒蜘蛛一眾如待宰的羔羊一般,劉飛宇也是有點不忍,不過說出去的話也是不想收回,不過瞬間,劉飛宇就有了主意:「你們是死有餘辜,不過禍不及家人,允許你們的東西折價打入你們家人的賬號里,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如果有下輩子,記得不要再干這樣的營生了。」

「謝謝少俠恩義!」毒蜘蛛冒險隊一眾修鍊者本以為被殺后,東西一定是勝者的戰利品,沒有想到居然不要,要送給自己的家人,不過仔細想一想,也是覺得理所當然的了。 ?薔薇冒險隊都是這位少俠救的,肯定不敢要東西,而這個少俠已經獵殺了八級的魔獸,隨便一點東西就是數百萬金幣,自然是看不上自己這點家當,為了十萬金幣的火狐皮『毛』,將自己冒險隊完全栽進去了,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劉飛宇之所以答應將東西歸還他們的家人,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不希望自己和朋友沾染太多的不義之財,如今劉飛宇自己都覺得有點喜歡這種感覺了,幾次的意外之財,讓劉飛宇內心『騷』動不已,這可不是好現象。

對於毒蜘蛛的這點小家底,如今的劉飛宇可是看不上,要了的話徒增加自己的負面影響,如果自己不要,就是給薔薇冒險隊,對於他們來說,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不過也同樣會讓薔薇冒險隊滋生不好的心理。

剩下的事情就『交』給薔薇冒險隊去做了,劉飛宇不擔心他們會貪墨,紫月大陸強者的權威不容置疑,不一會,權威冒險隊就辦好了一切,毒蜘蛛眾人都是自覺地解下了武器裝備,『交』給薔薇冒險隊,然後紛紛自殺。

雖然許多人都是不甘心,臨死時各自心情複雜,但已經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不過對於劉飛宇,也沒有過多的怨恨,即使恨也沒有用,還會連累到自己的家人,只怪自己太貪婪。

「恩人,他們怎麼辦?」葉姓『女』子走過來,尊敬的朝劉飛宇詢問毒蜘蛛眾人的屍體如何處理。在這裡任何掩埋都沒有用,最後一定是被魔獸吃了。所以只要是有活者的隊友,要麼就地焚燒,要麼帶走。

「搬到一起吧,我來處理!」劉飛宇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好的!」葉姓『女』子恭敬的回答,轉身朝隊友說道:「我們一起將屍體搬到一起吧,恩人自會處理。」

只不一會,毒蜘蛛留人的屍體就碼到了一起,劉飛宇也不說話,只是一個六級魔法火海使出,達到七級后,使用魔法鬥氣等都可以適當的控制範圍了,六級火系魔法火海本是範圍很大的魔法,不過現在被劉飛宇將範圍控制在一個小區域,不一會兒就將屍體處理的乾乾淨淨。

薔薇冒險隊眾人簡簡單單的將傷口處理一下后,都站在一邊恭敬地看著,對於這個小恩人,現在大家都是發自內心的崇敬,即使開始因為劉飛宇沒有及時出手的窩火隨著劉飛宇公開七級修鍊者的身份和幾個小魔法使出后已經煙消雲散。

沒有誰敢對劉飛宇不敬,對於薔薇冒險隊來說,七級修鍊者做任何事,都不是自己能夠干預的,何況還是人家救了自己。

看著事情差不多了,這時薔薇冒險隊的隊長朝劉飛宇深深的鞠躬:「我是薔薇冒險隊的隊長周稚暉,感謝恩人再一次救了我們,您的大恩大德我們沒齒難忘,如果恩人不嫌棄我們實力低微,我們薔薇冒險隊願為您效力,鞍前馬後服『侍』或者看家護院都行。」

大家都認為是劉飛宇是某個家族的子弟,即使只是一個中小家族的子弟,如今能夠小小年紀就突破到七級,只要不中途夭折,那以後家族肯定會水漲船高,自己等人能夠攀上關係那是最好的歸屬。

也不能怪薔薇冒險隊有點小勢利,換做一般的冒險隊都會這樣做,能夠加入到家族中,比自己一個小小的冒險隊單獨行動要安全的多,不是任何人都像李華梅夫『婦』一樣,期望自己的孩子自由,當然有自由是好事,不過對於這些資質一般的修鍊者來說,依附於家族是比較好的選擇。

「我不是家族子弟,和你們一樣,父母也只是普通的冒險者,如今只是格林王國普通公民,是父母親辛辛苦苦賺錢供養我上學進行修鍊,所以能夠維持自由身,目前也沒有什麼勢力,你們可要考慮清楚了,跟著我是不是合適,我不勉強你們,雖然我也想成立自己的勢力,但目前我是一無所有。」聽到周稚暉的話后,劉飛宇不是立馬就答應,還是給了眾人一個選擇。

薔薇冒險隊隊長周稚暉朝冒險隊的眾人看去,無論看到誰,都是鄭重地的點點頭,表示同意:「我們都決定了,以後就跟著恩人幹了,只希望能恩人不要嫌棄我們本領低微就好,如果不是恩人,我們都已經死了,即使再死一次又何妨。能夠跟著恩人是我們的榮幸。」不得不說薔薇冒險隊還是很有決策力。

雖然現在劉飛宇什麼都沒有,那麼只要若干年後,只要劉飛宇不死,至少四個九級強者吧,在那些帝國可能沒有什麼,九級不是什麼稀罕的存在,隨便一個小家族都可能有幾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