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聽到顧九九說要停車,助理連一點點的猶豫都沒有,將車開得穩穩的。

開玩笑,他可拿著四少發的工資呢!

這小兩口明顯就是吵架了,前段時間四少為了找顧小姐整個人都憔悴了,他一個助理看著都心疼。

助理打定主意,堅決不停車!

「如果你還在為之前的事情生氣,我向你道歉,對不起,是我太衝動,沒有信任你。如果你不想留在帝都,那我們就去國外開始新的生活。」北冥夜一字一句地說。

顧九九的手指緊緊按著下面的真皮沙發,「何必呢?我們真的不合適,就算你強迫我在一起,也不會幸福的。」

北冥夜在笑著,但是那臉上的笑意卻沒有直達眼底,「你就那麼討厭我?」

顧九九手握成了拳頭,聲音清冷不帶半分感情,「四少是什麼樣的身份,要什麼得不到?何必在我這裡自討沒趣,這麼犯賤?」

北冥夜臉上的笑容中終於消失得了,半點也不剩。

顧九九知道她的話不中聽,北冥夜生氣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北冥夜開口:「停車。」

助理從後視鏡里瞟了一眼,後排劍拔弩張的兩人,打下轉彎燈,方向盤一轉,踩下了剎車,在路邊停下。

幾乎是在車停下的瞬間,顧九九就拉開車門下了車。

而就在她剛剛把車門關上的剎那,汽車就「嗖」的一下開了出去,沒有半秒中的停留。

顧九九站在路邊,看著很快消失在車流的汽車,久久都沒有動彈。

她終於把北冥夜給氣走了。

從他在山溝里找到她,到回到帝都,她一路上都沒有給過他好臉色,而他還依舊在她的身邊死纏爛打。

現在,終於走了……

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嗎?

為什麼心口會覺得悶悶的?

顧九九扯了扯嘴角,好可惜,北冥夜射擊贏來送給她的那個毛絨熊寶寶,她沒有拿……

她真的只是因為沒拿那個毛絨熊寶寶而難受,絕對不是因為其他的。

她罵北冥夜犯賤,他那麼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肯定是受不了的。

走了也好,北冥夜終於不會再打擾她了,她可以清清靜靜的生活。

只是,為什麼她站在十字路口,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視線卻漸漸變得模糊?

顧九九轉身,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這雙布鞋穿在腳上很舒服,不打腳,可是顧九九的腳步卻停了下來。

她扶著花壇,垂著頭坐在路邊。

不會再有人,會因為她的鞋打腳,而給她貼上創可貼。

也不會再有人,會因為她不好走路,而給她買一雙布鞋……

「小姐,你沒事吧?」一個擔心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顧九九抬起頭,看到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

長相普通,身材消瘦,臉上帶著一副黑框眼鏡,正擔憂地看著她。

顧九九搖搖頭,沖著他勉強的笑了笑。

不知道是不是坐久了的緣故,顧九九猛地起身,雙腳有些發麻。

她腳下一軟,差點朝前栽倒。

「小心!!」年輕男子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然後又很靦腆的急忙放開手。

「小姐,你真的沒事嗎?」年輕男人十分擔心地望著顧九九:「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給你的朋友打個電話,讓他過來接你?」

「朋友?」顧九九喃喃地說:「我把他氣走了。」

和北冥夜相處的這大半年,他一直對她呵護備至,放在心尖尖上寵著。

想到以後再也沒有肩膀可以依靠,顧九九覺得心裡難受得不行。

她什麼都沒有了。

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男人憨憨一笑:「氣走的話,道個歉就好了啊。」

顧九九抿了抿唇,眼淚緩緩從眼角滑落,「可我是故意那麼氣他的,我根本不想和他和好。」

「哎哎,小姐你別哭啊!」年輕男人見到她的眼淚,連忙手足無措地道歉:「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你別傷心了。」

顧九九搖搖頭,擦掉眼淚,淺淺一笑:「不關你的事。」

顧九九的容顏秀美清艷,現在這麼一笑,嘴角浮起淺淺的笑意,雖然蒼白虛弱,卻更顯得弱不勝衣。

年輕男子的臉一下子就漲得通紅,他抓了抓頭髮,結結巴巴道:「那個……你要是不方便通知你的朋友,不如我送你去醫院吧。」

顧九九抬頭望著他,他立刻變得更加緊張了,連說話都帶著顫音:「你你……你別誤會,我不是有什麼企圖,我就是擔心你的身體。」

「謝謝你。」顧九九輕聲道,眼底原本的悲傷和絕望散了不少,「我不要緊的。」

年輕男子撓著頭:「那個,真的不用我送你去醫院嗎?如果你是擔心錢的問題,那你放心,我身上有錢,可以幫你墊付的……」

顧九九正要婉拒,忽然身後響起了一個溫柔低沉,卻透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威脅感的聲音:「原來你只要隨便勾勾手,就有男人等著對你獻殷勤了,難怪你要離開我。」

顧九九轉過身,望著緩緩走回來的男人。

她臉上的表情,沒有半分的波動。

北冥夜步伐走得很慢,像是帶著閑庭信步般的悠閑,緩緩來到顧九九的面前。

他站在她的面前,身姿挺拔,容顏俊秀宛如神祇。

可是,他含笑望著她的眼眸,卻像是凝結著萬年不化的寒冰。

「你還回來做什麼?」顧九九瞪著他:「我的話已經說得夠清楚了吧?我和誰說話,你管得著嗎?和你有關係嗎?」 北冥夜的俊臉繃緊:「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

他淡淡地說完,看都沒有再看顧九九一眼,轉身就走。

顧九九看著他大步離開的背影,心頭像是被壓了一塊大石頭,說不出的難受。

下一瞬,已經走出去老遠的北冥夜倏然轉身折返,他扯住她的手臂,不由分說的往前拽。

「北冥夜,你放手!」顧九九想要掙脫開他的桎梏。

北冥夜寒著臉,死死拽著她的手臂,往前面走去。

「哎哎!等一等!」年輕男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追上去,擋在了北冥夜的前面,「你這麼做是不對的,沒看到這位小姐不願意跟你走嗎?」

年輕男子又看向顧九九,「小姐,需要我幫你報警嗎?」

北冥夜的瞳孔猛地一陣收縮,他的目光帶著想要毀滅一切的瘋狂,惡狠狠的看著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哪裡見過這麼可怕的人,被北冥夜強大的氣場嚇得雙腿打擺子。

顧九九不想連累別人,轉頭對著那已經嚇傻的年輕男子,輕聲說:「抱歉,連累你了。我沒事,請你趕快離開。」

「可是你明顯不是自願跟他走的,這不是明搶嗎?」年輕男子驚恐地說:「我要報警,對,我要報警!」

「我認識他的。」顧九九:「如果你還有半點自知之明,就請你馬上離開!」

北冥夜是什麼身份,對付一個小市民,就跟掐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年輕男子聽到顧九九這麼說,鼓起勇氣看了北冥夜陰沉的臉一眼。

這一看,嚇得他更加驚慌了。

只猶豫了兩秒鐘,然後猛地轉身,拔腿就跑。

北冥夜目睹兩人的對話,嘴角的笑意越來越冰冷殘酷,抓著顧九九,繼續朝前面走去。

顧九九被他拉得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她就著他的手,拚命地往後拽,「北冥夜,你聽不懂我的話嗎?我說了,我不會嫁給你!你非要這樣死纏爛打的犯賤嗎!!」

北冥夜倏然停下,顧九九一不小心,直接撞上了他的後背。

他回頭,無視她被撞疼的小臉,「你不也犯賤嗎?」

顧九九憤怒地瞪著他,眼睛卻不爭氣紅了。

北冥夜冷嘲的聲音在頭頂響起:「既然我們兩個都犯賤,正好湊成一對。」

顧九九氣得不行,可怎麼都掙脫不開他的大手,被輕鬆地拽著,往前拖去。

就這樣一路拖著,被拖進了街邊的一家七天快捷酒店。

不是北冥夜一貫住的五星級酒店,而是一家普普通通,一晚上兩百塊的快捷連鎖酒店!

顧九九的手指扒拉著門,死活不肯往裡進,「我不去,我都說了我不要進去,北冥夜,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

北冥夜陰沉著臉,好像沒有看到她臉上厭惡的表情,一根根掰開了她扒著門的手指,輕鬆地將她整個人給拽到了前台。

他單手打開錢包,扔了幾張紅色的鈔票在櫃檯上,「要一間隔音好的房間,大床。」

被拖進酒店,顧九九就明白北冥夜想做什麼了,但是沒想到,他居然能面不改色,坦蕩蕩的這麼說,她的心裡覺得越發的委屈,難受得不行,掙扎得也更加厲害了。

前台的服務員有些詫異地看著眼前的兩人,有些猶豫地說:「需要身份證登記……」

艾瑪,這個先生長得好帥,但是氣場太可怕了!

北冥夜再次打開錢包,把身份證隨意地扔在櫃檯上。

前台服務員一邊慢吞吞的登記,一邊小聲地問:「這位小姐,你還好嗎?」

「她好得很!」北冥夜冷聲道。

「北冥夜,我說了我討厭你!你不是走了嗎?還回來做什麼!」顧九九沖著他吼道。

「我要是不回來,你就跟著那個小白臉走了嗎??」

「你……血口噴人!」

前台服務員這下子可聽出來了,原來是小夫妻吵架了。

來酒店開個房,啪啪啪,的確是夫妻之間最快和解的方法。

剛才他是擔心這位小姐是被迫的,現在看起來,人家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他就不多嘴了。

於是,前台服務員加快了登記的速度,動作麻利的開好房間,把身份證、押金條,還有房卡,推到了北冥夜的前面,嘴裡快速地說道:「先生,房號701,走廊最裡面的一間,電梯在那邊。」

北冥夜二話不說將東西一把拿走,像是拎小雞一樣的,把顧九九給帶到了701房間門口。

前台服務員心領神會的,給他們安排了走廊的最裡面的一間。

顧九九臉紅得快要滴血,北冥夜想要做什麼,意圖太過明顯。

從她離家出走到今天,他們有半個月的時間沒做了。

她不用想都知道,北冥夜會有多瘋狂。

顧九九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像是抓住最後一根稻草一般,故技重施,死死地用手指扒拉著房門。

「別鬧。」北冥夜的聲音有些低啞,渾身都散發著男人成熟的荷爾蒙。

他很有耐心的,一根根把顧九九如白蔥般的手指給掰下來。

混沌劍神 掰下來一根,顧九九立刻伸出第二根手指。

「乖,鬆手。」北冥夜柔聲哄著她,但是表情卻有些亟不可待的意味。

「我不!」顧九九不是傻子,別說他們還在吵架,北冥夜這個興奮的樣子,看著就好可怕啊!

終於,北冥夜失去了全部的耐心,大手在顧九九的腰間撓了幾下。

「哈哈哈,別撓我痒痒。」顧九九顧得了這頭,顧不了那頭,手一松,就給北冥夜給趁機抱起。

幾乎是在關上門的一瞬間,北冥夜就把她給讓扔到了床上,然後整個人都壓了上來。

「北冥夜,你混蛋!」顧九九眼圈紅紅的,忍了一天的淚水,源源不斷的落了下來。

北冥夜的一隻大手捏住她的手腕,將她兩條纖細的胳膊舉過頭頂,牢牢禁錮住。

另外一隻大手捏住她的下顎,固定住她搖晃的腦袋,低頭吻上了她的唇瓣。

戲精主播:電競男神很會寵 他吻得很用力,很動情,顧九九幾乎要不能呼吸了。

吻著吻著,他覺得這樣的吻不足夠了,大手緩緩下移…… 「別動,我先去把窗帘拉上。」北冥夜又在她的臉上吻了吻,站起來準備去把窗戶的窗帘給拉上。

畢竟他沒有那種被人給偷窺的癖好,也更加不願意讓人看到顧九九。

顧九九又不傻,他剛剛站起來,她立刻從床上跳起來想逃走,動作快得像只兔子。

北冥夜大步過來抓她,兩人扭打間,窗帘桿都被拽下來一半,不過還是能夠遮住室內的情況就是了。

顧九九被他給重新扔在了床上,北冥夜開始脫衣服。

顧九九激烈地反抗著,手腳亂揮舞,把床頭柜上的檯燈給打下來了。

這種快捷酒店沒有鋪地毯,檯燈發出「呯」的一聲,頓時四五分裂。

門外隱約聽到有人在罵,但是兩人此刻都完全沒有心思去仔細聽。

就算顧九九再怎麼百般不情願,可是她的力量根本比不過北冥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