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時候開啓九幽之門了。

肖遙用雙手捧着歸墟螺,將嘴巴湊近螺尾,深吸了一口氣,吹響了海螺。

歸墟螺立刻傳出婉轉悠揚的聲音,霎時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不過片刻工夫,一個仿若漩渦般的無盡黑洞便憑空出現在了肖遙與阿祁以及衆陰兵鬼將的面前。

陣陣陰風從黑洞之中吹出,肖遙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

瑪了個蛋!

這九幽冥地真不愧是至陰至寒之地,這尼瑪都還沒進去呢,就感到寒氣逼人。

肖遙連忙轉頭提醒南宮正一等一衆陰兵鬼將:“你們幾個身子骨弱,可得……”

他話說到一半,卻頓住了,因爲他發現,這幫傢伙一個個眼睛裏放出綠光,非但沒有絲毫害怕,反而好像充滿了期待。

瑪了個蛋!

老子怎麼忘了這茬,他們可都是鬼靈,陰氣越重的地方,他們越能適應,又怎會害怕九幽冥地呢!

肖遙難得再管這些個陰兵鬼將,轉頭對阿祁說:“阿祁,快去把石頭扛上。”

東方之春 “主人,待會到了九幽冥地,本大聖該不會得一直扛着這塊石頭吧?”

“那不然呢!除了你,也沒人扛得動啊。”

阿祁癟了癟嘴,雖然極不情願,但也不能違背肖遙的指令,只得再度變身,轉眼間的工夫,身高便達到了丈餘。

它這回沒變得太大,畢竟那黑洞也就那麼大,若是他體型變得太大了,只怕鑽不過去。

它上前扛起了那塊幾十噸重的巨石,肖遙將手一揮,道:“我們走!”

他話音剛落,南宮正一領着幾名陰兵鬼迅速鑽入了黑洞之中,

瑪了個蛋!

這尼瑪可真是有夠積極的。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也一頭鑽進了黑洞。

穿過黑洞,他擡眼一眼,頓時便被眼前的場景給震住了,

這裏,居然是九幽冥地?老子怎麼覺得是進入了魔幻世界呢。

他們幾個現在正處在一個直徑約摸二十米左右的圓形區域內,這個圓形區域的四周,全是聳立的巨石,形成了一片石林,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石頭,有些石頭矗立在那兒竟然有二三十米的高度。

一眼望去,幾乎望不到這片石林的盡頭,也不知這片區域究竟有多遼闊。

石林內瀰漫着薄薄的霧氣,顯得有幾分詭異。

有縱橫兩條約摸三米來寬,筆直的大道,穿過石林,呈十字形交叉在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

也就是說,這是一處交叉路口,那麼現在問題來了,他們該往哪兒走呢。

肖遙轉頭看了看周圍,嘴裏嘀咕道:

“這尼瑪該往哪走啊?連個問路的人都沒有。”

他正說着,忽然眼睛的餘光瞥見石林之中有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石林里居然有人!

他立刻大聲問道:“誰在那兒?”

等了片刻,並沒有任何迴應,他又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一番探查,也並未有任何發現。

瑪了個蛋!

該不會打算伏擊老子吧。

肖遙不敢怠慢,立刻將乾坤寶鏡從系統物品欄中取出來,拿在手中。

這裏可是九幽冥地,乾坤寶鏡的作用,或許比辟邪寶劍好使。

阿祁將巨大的封魔石重重地往地面上一放,衝肖遙問道:“主人,你瞧見什麼了?”

“剛纔看到一道黑影,不管轉眼間就不見了。”

阿祁不以爲然地說:“區區一道黑影而已,有何可懼。這裏是九幽之地,在這兒看到鬼魅不足爲奇啊。”

“誰知道是不是鬼魅。”

肖遙說着,轉頭對南宮正一說道:“南宮,你們幾個負責警戒。”

“是!主公。”

南宮正一立刻領着幾名陰兵鬼將,警覺地查看着四周。

狂女重 肖遙又轉頭問阿祁:“阿祁,你認爲咱們應該往哪個方向走?”

“這我怎麼知道,九幽冥地本大聖也是第一次來。不過主人你不是要找東嶽大帝麼,那應該是往東邊走吧。”

咦?這畜生分析地好像有點兒道理。

肖遙立刻追問:“那……,哪邊是東邊呢?”

“不知道!我現在完全搞不清楚方向。”

瑪了個蛋!

問了等於沒問。

哎!既然完全搞不清楚方向,那就只能靠蒙了。肖遙扭頭看了看,將手朝着一個方向一指,

“走吧!我們就往這個方向走。”

他說完,大步往前走去。阿祁急忙將封魔石扛起來,緊隨其後,南宮正一與一衆陰兵鬼將也都跟在了後面。 路上,阿祁好奇地問道:“主人,你怎麼知道咱們該往這條道走?”

“我哪知道!”

“啊!合着主人你不知道吶?那幹嘛擡腿就走啊!”

“既然大家都不知道方向,那不只能靠蒙了嘛。”

“萬一走錯了怎麼辦?”

肖遙輕描淡寫地說:“走錯了,那就再走回來唄。”

誰知他話音剛落,阿祁立刻將那塊巨大的封魔石往地上一放,幾十噸重的巨石砸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把走在前面的肖遙給嚇了一跳。

肖遙立刻停下腳步,轉頭一看,阿祁站在原地,一手扶着封魔石,似乎不願意再往前走了。

“你這是幹嘛?”肖遙衝阿祁問道。

“主人,你說得倒是輕巧,走錯了再走回來,要是讓你來扛這麼一大塊石頭,你可就不會這麼說了。”

聽阿祁這麼一說,肖遙這才恍然大悟,合着它是嫌累呢!

不過想想也是,畢竟那塊封魔石不是一般的巨大,好幾十噸重呢,一直扛着一塊巨石,萬一走到頭當真走錯了還得再折返回來,恐怕任誰都不樂意。

肖遙思索了片刻,想到了一個主意,

“咳咳!那個……,是我考慮欠妥,這樣吧,我先飛到前面去一探究竟,阿祁你在這兒等我,如果路沒走錯,你再跟着來。”

阿祁立刻點頭,

“這還差不多,主人你快去吧!”

阿祁說完,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在那塊封魔石上,還翹起了二郎腿,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瑪了個蛋!

這畜生,可真是有夠欠揍的。

不過還是算了,老子也打不過它。

肖遙讓南宮正一與衆鬼靈也都留下,幫着看守封魔石,然後將歐陽羋屠召喚出來,便領着歐陽羋屠沿着大道往前飛去。

肖遙現在的乘風御氣技能已經達到8級,最高飛行速度差不多是每秒兩百多米,穿上玄冥魄甲的歐陽羋屠實力雖然相當於5級魄甲,但速度與肖遙相比還是要慢得多。

爲了照顧歐陽羋屠,肖遙只得放緩了御氣飛行的速度,不過秒速也至少得有七八十米。

他倆就這麼沿着大道飛了得有好幾分鐘,怕是飛出了二三十里,終於發現前方有一片圓形空地,跟他們剛進入九幽冥地的圓形空地幾乎一模一樣。

肖遙與歐陽羋屠在那片圓形空地中落下,肖遙扭頭看了看四周,這片圓形空地也剛好位於縱橫兩條道的交叉點。

“這鬼地方到底有多大啊,怎麼又……”

肖遙話說到一半,忽然僵住了,因爲他瞧見,就在其中一條道距離這片圓形空地沒多遠處,正是阿祁背靠着那塊巨大的封魔石坐在那兒。

臥了個槽!

這尼瑪並不是一個新的圓形空地,根本就是原本那個!

也就是說,他和歐陽羋屠沿着一條筆直的大道飛了二三十里,居然又回到了原點。

這尼瑪不科學啊!

“阿祁!”

肖遙衝着阿祁大喊了一聲,阿祁本來並沒注意到肖遙和歐陽羋屠,聽到喊聲,立刻轉頭,見肖遙與歐陽羋屠居然出現在了自己身後,很是驚訝。

肖遙領着歐陽羋屠朝阿祁走了過去,南宮正一與一衆陰兵鬼將都圍攏了過來。

“主人,你這怎麼跑我們後面去了呢?”

肖遙皺着眉頭說:“特喵的,我和歐陽羋屠明明一直往前飛,連彎都沒轉一下,不知怎麼的,飛了二三十里,居然又回到了這裏。”

聽肖遙這麼一說,阿祁立刻站起身來,驚道:“不好!”

“怎麼了?”肖遙忙問。

“主人,我們怕是陷入無間輪迴了。”

“無間輪迴?什麼鬼?”

“本大聖曾經聽說,在九幽冥地,有一迷宮,名爲無間輪迴,看似簡單,但若是被困在其中,無論如何也走不出去。無論往哪個方向走,最終都會回到起點。”

“臥槽!不至於吧。這尼瑪不是坑老子嘛。”

肖遙嚷了起來,

南宮正一立刻說道:“主公,要不我帶人去探探路,看看究竟往那條道能夠走出去。”

肖遙擺了擺手,說:“不必了,我估計不管從那條道走,最終都會回到這裏。”

“那該如何是好?”

“讓我想想。”

肖遙說着,立刻在心裏默問系統:“系統,這無間輪迴怎麼破?”

“本系統不知該如何破除無間輪迴。”

“臥槽!居然連你都不知道!”

“無間輪迴乃是冥界地藏王菩薩所佈的無上神陣,無論神魔,被困入此陣,都逃不出去。不過,佛門講究念由心生,所以本系統認爲,無間輪迴應該與心魔有關。”

“心魔?”

肖遙微微一怔。

老子的心魔是什麼?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阿祁忽然發出一聲震耳咆哮。

看樣子他是發現了什麼,肖遙立刻衝阿祁問道:“怎麼了?阿祁!”

阿祁將手朝路旁的石林之中一指,說道:“有東西在裏面,本大聖嚇唬嚇唬它!”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立刻轉頭望去,卻什麼也沒瞧見。

不過他知道,阿祁並不是在亂說,石林裏確實有什麼東西,因爲他剛纔也看到了。

等等!

既然這是無間輪迴,又怎麼會有其它靈物存在呢?難道說它也是被困在了這無間輪迴當中?

若是如此,倒是可以跟他聊聊,瞭解一下這所謂的無間輪迴究竟是怎麼回事。

想到這,肖遙立刻對歐陽羋屠和南宮正一說道:“米兔、南宮,你倆跟我進石林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那兒。”

“是!主公。”

歐陽羋屠與南宮正一跟隨肖遙鑽入了石林,

由於石林中的石塊大小不一,有些石塊與石塊之間只剩下一道一尺來寬的細縫,再加上地面到處都是凹凸不平的碎石,對肖遙來說,這路可不好走。

而歐陽羋屠與南宮正一雖然是無形鬼靈,但不知爲何,進入着九幽冥地後,便擁有了肉身一般,反正,不能再像在人間那般,見縫就鑽,完全不受阻礙了。

肖遙一邊往前走,一邊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仔細探查着周圍,正走着,眼睛的餘光忽然瞥見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不要跑!”肖遙大喊一聲,立刻追了過去。 由於地面凹凸不平,到處都是石塊,很難跑得起來,爲了追上那道黑影,肖遙飛身而起追去。

他並不敢飛得太快,畢竟都是大塊的石頭,萬一撞上,只怕會傷得不輕。

好在那黑影跑得並不快,眼看就快要追上了,誰知那黑影忽然身形一閃,一下子就不見了蹤影。

咦?這傢伙跑哪去了?

肖遙將附近找了個遍,也沒有任何發現。

瑪了個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