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雪正胡思亂想着,也沒發現慕白也朝她望了一眼,眼中包含思念之情。

沈木這邊已經突破成功了。

衆人齊齊上來恭喜,原先重傷的團員,就連那個斷了一條腿的武師都已經恢復如初,光系法術果然是妙手回春。

領走之前王酒建議大家剝下魔暴虎的皮帶回去,沒準做些傢俱也是挺不錯的,彰顯暮雪的實力呢。

衆人找了個相對乾燥的區域坐下休息。

“團長,你的恢復術可真是強大啊,我差點以爲這輩子完了呢,竟然腿斷了都能接上去。”一位團員笑着說道。


“那是當然,你以爲高階的聖治癒術是假的不成,哈哈。”另一名團員笑着說道。

“好了,大家別貧嘴了,趕緊吃完了返回了,等我們鬥氣恢復,路上應該沒什麼困難的了。”琳雪給衆人分發了食物,自己邊吃饅頭邊說道。

“副團長,你的傷沒事了吧。”沈木小心的坐到琳雪身邊,關切地問道。

“呵呵,沒事呢,暮白恢復術很厲害的。”琳雪笑着說道,笑容中帶着一股媚意,讓沈木爲之一醉。

琳雪立刻察覺到,暗怪自己對媚術的收放自如沒分寸。

“周圍有人類!”暮白突然開口。

兩名團員立刻欲起身做探查。

“我去吧,”琳雪起身。

“琳雪,”暮白欲說些什麼。

“放心,我有分寸。”琳雪遞過去一個安心的眼神。

不多時,琳雪從海邊的樹叢裏帶回了一個小女孩,小女孩烏黑秀髮垂肩,臉上溼漉漉的,樣子有些狼狽,但眼神卻格外的銳利,好似一個殺手。

“琳雪,這小姑娘怎麼回事?”暮白好奇的問道。

“我叫燕子。”琳雪牽着的小姑娘聲音非常乾淨。

“哦,呵呵,小姑娘爲什麼一個人在這妖獸森林啊?”暮白好似無心的隨口問出了這關鍵的問題。

衆人都不是傻子,此時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這名叫燕子的小姑娘身上。

“我逃出來的,家裏人要把我嫁給海族一名王子。但我不喜歡他,我就逃出來了。”燕子似乎直言不諱。

“海族王子!你也是海族?”沈木大驚。

“嗯,我是鱗族。”

衆人也不吃驚,畢竟鱗族雖然是海族,但是他們可以幻化出人型。一些沿海城市也偶有鱗族的身影,在陸地上從外表看他們和人類並無差別。

“行吧,暮白,我們可以收留她嗎?”琳雪似乎很喜歡這個小姑娘,可憐巴巴的央求着。

“好吧好吧,琳雪開心就好,那我們差不多回去了吧?各位準備動身。”暮白髮號施令,衆人開始動身。

沈木對燕子倒是很好奇,主動攬過了背燕子的活,燕子乖巧地趴在沈木背上。

“燕子,你們鱗族是什麼樣的啊?生活在無盡之海里面嗎?”

“嗯,大叔,你以前沒有上過學嗎?我記得你們人類的學院有相關的知識的吧。”燕子反問道。

“我的學院?我好像沒有去過學院啊?怎麼想不起來了呢。”沈木撓撓頭,他確實想不我以前的事情了。

“哦,沒事,大叔,那我告訴你吧,我們海族有很多族羣,我們鱗族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入海化鱗,這便是我們族的特徵,除了這點以外我們可是和人類一般無二的呢。也是唯一可以修煉鬥氣和魔力的海族哦。”燕子驕傲地說道。

“哦?那你們不是很強大嗎?”沈木笑着說道。

“哎,也不是呢,和你們人類差不多,我們覺醒的機率也不是很大,沒覺醒的鱗族戰鬥力比較一般,比不過其他海族。所以我們人口雖然多,但卻並不強大,這也是爲什麼我還要逃出來的原因了。我父親一定要我嫁給別人,但我不喜歡他啊。”燕子噼裏啪啦說了一大堆。沈木好好的消化了一番。

“好好好,放心待在暮雪傭兵團吧,以後大夥兒會照顧你的,你現在已經覺醒天賦了嗎?”沈木和煦笑着說道。

“嗯,大叔,我覺醒的是鬥氣,而且是我們家族獨有的變異鬥氣,風之鬥氣。你看!”趴在沈木背上的燕子舉起小手在自己的前方畫了一個圈,一圈青色的鬥氣浮現而出,很是漂亮。

“哇,燕子,和我一樣呢,我也是變異鬥氣,”琳雪見沈木二人聊得歡快,也是湊身前來加入。

燕子見到琳雪幻化出一把藍色鬥氣光劍,拍着手說道,“姐姐好厲害,藍色的呢。你能教我武技嗎?”

沈木嚇了一跳,武技可不是說傳授就能傳授的啊,更別說琳雪那種華麗的劍招,一看就是配合她自身的變異武技而創造的自創武技啊。

“好啊,不過我可不能全盤傳授給你,因爲你有你自己的路,我可以指導你自創武技呢,不過即使是這樣,你的自創武技也會帶有我雪影訣的影子,你介意嗎?”琳雪依舊微笑着說道。

“嗯?我想想哦,”燕子小眼睛轉了轉,似乎真的在思考,但也只是一會兒,小嘴裏就說道:“那好吧,我先學學看,要是自創武技太難的話就只能買武技書學了。嘻嘻。”

沈木無語,自創武技啊,誰會拒絕呢?這可是專屬於自己的武技,無論是威力還是與自身的契合度絕對是最高的,簡直就是武者之夢。

“嗯嗯,小丫頭很有個性,我喜歡,嘿嘿。”琳雪用手將燕子的腦袋揉了揉,燕子的雙馬尾都被揉掉了一隻,頭髮亂糟糟的,氣得她嘟起了小嘴。


一行人有說有笑,只是花了一天便來到了蓮花鎮北的區域。

“蓮花鎮是森林傭兵團的駐紮地,小鎮的景色怡人,是蒼南大陸的著名景點之一,而且他們的團長蘺諾是我學院的同學哦。”琳雪向沈木介紹着蓮花鎮的情況。

“哦,這樣啊,那蓮花鎮的景色很不錯嗎?那冒起的黑煙是什麼景點啊?冒煙的景點?”沈木好奇的望着前方蓮花江邊的小鎮,小鎮上空確實出現了一股黑煙,而且不斷的在升騰而起,絡繹不絕。

“啊?慕白,那是什麼情況?”琳雪似乎也才發現前方的黑煙,吃驚的問道。

“我看到了,那邊沒有妖獸的靈力波動,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天災不成?”慕白也是疑惑,隨即命令衆人加速前進,儘快趕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衆人領命,趕路的速度開始加快。 蓮花鎮北的入口只有一條,那就是穿過蓮花江的一座吊橋,吊橋很堅固,是特殊的材料做成,上面卡座,無人放行的話絕對是過不去的。

慕白十人趕到橋邊也是無可奈何,從這裏看過去已經很明顯的能看到蓮花江對岸的鎮子硝煙瀰漫,喊殺聲震天。其中混有地龍的咆哮聲不絕於耳。

“該死的,好像是鎮子收到了攻擊,什麼勢力膽子這麼大,敢攻擊A級傭兵團的駐地!”慕白緊握雙拳,他的擔心可不是裝出來的,森林傭兵團團長可是他的至交好友,絕不能出事。

“慕白,我們趕緊繞過去吧”琳雪也焦急的喊道。

一行十人再次出發,他們只能從蓮花鎮的西門進入了。

琳雪邊跑,卻是有些疑惑,“奇怪,我明明沒有安排這一出幻境啊,還有燕子也是,爲什麼自己跑出來了,難道是這天狐幻境過於真實,自己運轉了起來?那前面這場災難難道是邙山盜匪團!”

琳雪的幻境確實有些不對了,她記憶中邙山盜匪團確實襲擊過蓮花鎮,但卻不是現在,那時候慕白已經失蹤,而她也已經達到中階武尊了。


“算了,本來還想繼續下一個幻境的,看來必須先把眼前之事解決掉才行,否則這場幻境無法以如夢的形式結束,必定會對小木的心理造成一些影響。”

蓮花鎮北門到西門的距離着實不遠,十人即便是武師小隊也足足饒了半個多小時路才趕到,待來到西門口的時候,鎮內的戰鬥已經處於白惡化。

“竟然是盜匪團!鎮子大門都被摧毀了,是火元素的氣息,對方有靈師!”一名團員大驚,蓮花鎮門口熊熊燃燒着,門口的四名守衛均已戰死,就算是慕白的治療也是回天乏術。

“保持陣型,我們前去支援。”慕白指揮着。

進入大門後倒是暢通無阻,一路沒有敵人,只是東門的蓮花江大橋上,又出現了幾名武師攔截。

慕白絲毫不手軟,靈尊威力盡顯,漫天攻擊直接轟去,守橋的兩名武師直接被擊落到江中沉沒消失。

“殺!”王酒仗着自己有盾牌防護,一馬當先衝了過去。

“上!注意自身安全,我會隨時保護你們!”慕白舉起白泉法杖,給團員們施加護盾,處於防禦輔助狀態的他正在嚴格的控制着自己的魔力輸出,即使是靈尊強者,一旦戰鬥中把魔力消耗殆盡,就算只是一個武者也能輕易將其擊殺。

沈木和琳雪緊隨王酒身後,三人直接成爲第一梯隊衝過了吊橋。

“可惡的盜匪團,竟然捨得在如此美景處殺人放火!”沈木見到這片場景牙齒被咬的咯咯直響。

“沈木,注意不要被憤怒支配,控制節奏擊殺那些匪徒!”琳雪淡淡的聲音傳來,似乎不含任何感情。

遠處一頭地龍驟然從一間木屋內衝出,嘴裏叼着一個匪徒的屍體,直接生吞而下!“吼!”咆哮聲從它口中發出。

“有妖獸!”沈木大驚。

“沈木,那是森林傭兵團團長的坐騎小灰,不是妖獸,去幫忙。”琳雪嬌喝一聲,身法運轉之下速度極快,竟然已經是低階武尊的修爲。琳雪也是沒辦法,這裏的戰鬥可不是和妖獸作戰,她必須把自己的修爲上調才行,幻境之下她經歷的一切都能隨心所欲的操縱。


其餘人包括沈木都對琳雪突然展現出的武尊修爲視諾無睹,似乎這本來就是她的修爲一般。

見到身披暮雪傭兵團的十人前來支援,那頭地龍不遠處傳來了大喊聲:“是暮雪的人來了,大家堅持住,徐斌,牽制住他們的高階靈師!”

琳雪聽到聲音,立刻迴應:“蘺諾我們來了,堅持住!”

並無迴應,只是遠處的喊殺聲再度響徹了起來。


沈木確認了那頭地龍不是妖獸後直接支援而去,沿途擋下幾次攻擊,務必先以匯合森鈴傭兵團爲主。身法加持下高階武師的修爲被全力激發了出來。發出的劍氣也是帶着紫紅色,被他劍氣波及到的匪徒竟然紛紛被擊飛而出,威力之大。

“可惡,竟然有這麼多匪徒,他們到底殺了多少人!”一路狂奔進入小鎮,除了周邊的喊殺聲以外,映入眼簾的就是地上的一具具屍體,這些屍體沒有平民百姓,都是傭兵團的成員,他們都是戰死,有的焦黑有的血肉模糊,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沈木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殘忍的場面,心中的怒火再次被點燃,出手狠辣,連斬數名武者匪徒。一直衝殺到那頭地龍身邊。

地龍似乎此時才發現沈木的存在,而且智慧頗高,發現不是敵人後轉身朝另一側的匪徒繼續攻擊。

沈木看到地龍渾身是傷,厚重的鱗甲已經被撕裂大半,其中還有焦黑區域,明顯是火焰灼燒留下的傷口,“大傢伙,你沒事吧!”

面對沈木的關心詢問,地龍小灰只是轉頭微微吐氣,隨後有調轉身形繼續殺敵。

“小灰!退下,我來擋住他們!”沈木還想再說什麼,這時一道英氣女聲的聲音傳了過來。轉頭看去,一位金色長髮身披盔甲的騎士正揮舞着劍盾費力抵擋着一個獨眼男子的進攻,雖然節節敗退卻是能抵擋一時。

“看什麼看!還不來幫忙!”那金髮女子見到沈木望向自己,不由得有些微怒。“啊!”結果一分神,盾牌沒有個擋住對方的攻擊,一柄長劍儘管被擊偏路線,但依舊直刺入金髮女子的小腿之中。

小灰聽到金髮女子慘叫,立刻不顧周身麗人直撲而去,眼中似乎抱着必死的信念。

“哈哈哈,低階騎士實力確實不錯,但是你離開了坐騎看你還能發揮出幾分威力!”獨眼男子一劍刺穿對方小腿不由得放肆大笑了起來。

“裘奇安,你別太過分了,”金髮女子死撐抵擋,但是小腿受傷之下閃避不便,硬吃傷害下已經被對方的劍氣掃飛而出,摔落到遠處吐出一口鮮血。

沈木看出那被喚做裘奇安的匪徒實力不俗,必然有着武尊以上的修爲,自己目前就算去救援也不一定能成功,內心掙扎。

“吼!”身旁的小灰此時已經衝到裘奇安身邊掩護金髮女子,憑藉着自己的防禦能力接連承受對方劍招的傷害,慘叫連連確實不退讓分毫。

“哈哈哈,畜生就是畜生,被打都不知道躲,看來解決你主人之前先幹掉你吧,哈哈。一個騎士沒了坐騎會怎麼樣呢?我好想知道啊。”

放肆狂笑不停地傳來。

狂笑,慘叫,嘶吼,憤怒,絕望,痛哭,各種聲音混雜着進入沈木耳中。

沈木內心掙扎驟停,身體已經比他的腦子先有了反應。直接衝出!

“你們纔是畜生!爲什麼要殺人!”沈木咆哮着提劍而上,劍氣接連飛出。

裘奇安再度向小灰斬出一劍,小灰竟然被擊飛後翻滾數下,躺倒在那金色女孩身邊不動了,隨後轉過頭挑眉望着沈木,“呦,來了個不怕死的,哪個路過的傭兵團這麼不怕死啊,敢來找你裘爺爺的麻煩,那就讓我送你一程!”

沈木近距離感受到裘奇安的靈力波動,內心一顫,“竟然是中階武尊!”立刻想要閃避這揮來的劍氣,誰知道竟然慢了半拍,無奈只好提劍抵擋。

裘奇安沒料到這一擊竟然沒有讓沈木重傷,憤怒之下也不管小灰和那金髮騎士,勢要先擊殺沈木不可。

沈木剛纔被那劍氣一帶看起來沒事,其實體內已經氣血翻涌起來,此時見他迎面衝來,心中應對措施驟起,“自己一人肯定打不過,還得拖延到支援的來臨。”心中注意一定,也不再糾結,飛身速退的同時連斬出數刀以求阻敵。

沈木的算盤打得好,但他卻依舊低估了裘奇安的實力。

此人速度竟然極快,沈木的斬出的幾道劍氣根本形同虛設,被他變相躲過。

“哈哈哈,你還真有趣,露個頭就想跑,哪有這麼容易的事,至少把你的頭留下啊,哈哈哈!”裘奇安也不知是出了何種武技,沈木明顯感覺周圍空間一悶,不僅自己移動速度大大降低,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

無奈之下只能轉身迎戰,結果身子才轉到一半,一股能量直衝自己的小腹,下意識用左手摸去,竟然摸到一股溫熱的液體流出。

遠處的金髮騎士見到沈木被一股血色能量穿透小腹,嚇得連忙叫喊:“小灰!石化射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