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秋還在猶豫,忽然間一股濕熱的風便包裹了她,帶著她飛上了半空中。那一刻,她差點尖叫出聲。

不過,又做了幾個深呼吸,她發現托著她的這道風極為平穩。漸漸地,好奇心壓過恐懼,她睜開眼睛,向下看去。地面的一切迅速縮小,沒一會,整個學院的版圖都出現在她的眼前,讓她感到格外新奇。

好、好厲害,這就是飛行的魔法了嗎?

而學院的禮堂也在眨眼間近在咫尺。

剛進入的學院的迷茫,也在這一刻消散殆盡。如果說以前,她只是為了能讓父親看得起自己,那麼現在,她是真的很想成為一位法師。

——她想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製造出這樣溫暖而又奇妙的時刻。

魔法真是個了不起的東西。

「老師,謝……」她轉過頭,想對那個年輕人道謝。然而,她發現那個人並沒有一起飛到天空中,他的身影也已經找不到了。

已經走了嗎?

瑞秋忽然感覺有些失落。雖然只是短暫的相遇,但她莫名有種對方很厲害的感覺。不知道這位老師是教什麼的,以後還能不能遇到。

不過,又厲害又好說話,這位老師……他真的是一個好人呢! 本傑明匆匆回到了自己的院長室。

「情況怎麼樣?一切順利嗎?」剛結束了巡視,他一走進來,便對著等在椅子上的瓦利斯這麼問道。

「目前沒有出現什麼問題。」瓦利斯點了點頭,說,「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學生都會在今天入學,分配順利,也沒有鬧出你預想中的踩踏事件。秘密巡邏隊和城鎮衛兵也一直高度警惕,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傢伙。」

本傑明聞言,點了點頭。

他剛剛會出去,也只是因為擔心教會可能在這時發難,所以用水元素感應法掃描了一圈,確認沒有教會的影子,最後順道送了個學生去教堂。

「你人真好。」

當時,系統莫名其妙地來了這麼一句評價,也讓本傑明很是某不著頭腦。

——雖然他在把那個學生送上天之後,他忽然感到背後一涼,有種莫名的惡意襲來。不過……這應該跟教會沒什麼關係吧?

況且,他還有更多需要操心的事情。

「開學典禮的事呢?課表呢?學生到圖書館領書了嗎?學前動員會呢?」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又從他口中拋出來。

「放心,都處理好了。學前動員我會給他們去做講座,讓他們儘快適應校園生活。」瓦利斯點頭說道。

「那就好。」

看著大門附近來來往往的學生,本傑明感覺,自己的心情比他們要緊張多了。

「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瓦利斯笑了笑,說:「如果你願意的話,禮堂的裝修你可以去幫一幫。不過,作為我們現在的魔法學院院長,又是傳說中的法師,你最好在學生面前保持一點神秘感,不要輕易現身。」

「……有道理。」

本傑明聞言,也點頭稱是。

「你就好好休息一會吧,前些日子,你都忙成那樣了。」瓦利斯拍了拍本傑明的肩膀,說完,便帶著他的小本子,轉身離開,繼續新生入學時期的忙碌。

伴隨著他關上門,整個院長室也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本傑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休息嗎……」

他望著窗戶來來往往的人潮,忽然,露出了一個狡黠的微笑。

十分鐘后。

「本傑明法師,您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之前也見過一些法師,可是沒有哪一位法師,能把魔法操控到您這個地步。」

「不……怎麼能叫本傑明法師?應該叫院長才對!」

禮堂之內,一個接一個的水型小人飛來飛去,把禮堂的牆壁粉刷成他們想要的白色。與此同時,一大群學生擠在門口的座位旁,所有人露出崇拜的眼神,望著雙手抱臂一臉悠哉的本傑明。

「這也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本傑明隨意地搖了搖頭,說,「你們只要好好努力,說不定也成長到像我這樣的地步。」

聞言,學生的人群也變得更加激動了。

「院長,這是什麼魔法啊,可以教教我們嗎?」

「院長,你會來給我們是上課嗎?」

「院長……」

禮堂門外,瓦利斯望著禮堂之內的空前盛況,也只能發出一聲苦笑,揉著自己的腦袋,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

「喂,你膨脹成這個樣子真的好嗎?」就連繫統都忍不住出聲,在本傑明腦海中憤怒地吐槽道。

「好不容易可以裝一次大佬,你就讓我多裝一會吧。」本傑明在心中答道。

注意力回到現實中,他看了看簇擁著他的學生,也不由得無奈地笑了笑。他來禮堂幫忙,純粹只是閑不住而已,誰想到會引發這樣的場景?

這些學生也是激動得過了頭。畢竟新來的,總想著要努力一點,討好一下上面的人,以後的學院生活說不定會有更多驚喜。本傑明心裡很清楚,那些話也只是說著好聽的。

就先享受一下吧……

「行了,去幫忙把禮堂的檯子搭好吧。」他又望了一眼周圍的學生,開口道,「已經學會了魔法的,可以試著使用魔法來幫忙。你們要記住,不要拘泥於每個魔法本來的作用,去挖掘它的潛能。每一次施法都可以是你們學習的過程。」

學生聽得一愣一愣的,不過也紛紛散開,繼續幫忙布置禮堂去了。

本傑明也利用機會觀察了一下這些學生。

從衣著就能看出來,大部分學生的家境一般,從前也基本沒接觸過魔法,此刻能用出來的,勉強就是一些微風術,其實起不到什麼作用。

瓦利斯也向他彙報過,所有學生里,百分之七十的人都選擇了以勞代幣,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有能力交錢。

對此,本傑明並不感到擔憂,反而很高興。

從零開始培養,學生的凝聚力也會更強一點。而且最重要的是,前幾天他剛接待了傭兵協會的人。在參觀完學院后,協會的人表示,他們願意往學院資助一大筆錢。

具體的數字就不提了,但是那筆錢……幾乎可以解決他們眼下的所有經濟問題。

當然,作為交換,他得在學生的課程裡面添加一項「傭兵實踐考查」的課程。學院培養出的所有法師,都得在傭兵協會註冊成傭兵,在傭兵協會完成三個無償的任務,才算通過考查,順利畢業。

——這也沒辦法,有得必有失。

況且,換一個角度來看,大學畢業還要實習呢!他只是先給這些學生簽好了實習單位。至於學生那邊,利用這個機會,培養實戰能力,他們應該也不會反對。

「看樣子,你在這裡也是過得挺快活的。」

忽然,熟悉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本傑明轉過身,邁爾斯出現在了禮堂的門口,一臉無奈地望著他,搖了搖頭。

本傑明見狀,也露出一個笑容。

「多謝你的牽線。傭兵協會能派人過來,應該是你的功勞吧?」

邁爾斯聳了聳肩,說:「我只是提醒了他們一下,像魔法學院這樣的地方,他們要是不趁著現在參一腳,以後肯定會後悔到死。」

「無論如何,還是多謝你了。」本傑明搖了搖頭,又道,「對了……你去找那位藥劑大師了沒有?」

邁爾斯答得很乾脆:「沒有,我不想去。」

「……」

本傑明無奈。這傢伙的魔免體質似乎還藏著一些秘密,但他不想把秘密暴露出來,本傑明也不好追問。

「隨便你吧,你要走了嗎?」因此,他只能這麼說道。

邁爾斯卻點了點頭,說:「對,有新的任務。我會離開卡瑞特斯,到霍里王國去。」

「霍里王國?你去哪幹什麼?」

「不好意思,我們的任務是需要保密的。」

「好吧,那……祝你好運了。」本傑明一臉無奈,想了想,最後又補充了一句,「對了,如果你會路過海汶萊特的話,幫我打聽一下里瑟家族的近況。」

「可以,十金幣一次。」

「這麼貴?」

「你現在不是很有錢嗎?」

「好啦……隨便吧。」

就這樣,本傑明隨意地擺了擺手,當作告別。邁爾斯也轉過身,在學生老師進進出出的人潮中離開了禮堂。 幾天時間,轉瞬即逝。

「非常感謝各位能夠來參加我們的開學典禮。」站在禮堂的講台上,本傑明深吸一口氣,掃視了一圈台下眾人,在幾名法師的擴音魔法下,緩緩開口。

台下,除了在座位上端正做好的兩千名學生。卡瑞特斯和伊科爾兩國的名流、富商、各地知名的法師、傭兵協會的代表人……本傑明儘可能邀請了這片大陸上最有聲譽的一批人。而此刻,他們之中,起碼有一半人出現在了魔法學院的禮堂中。

雖然這些人來可能也就是隨便看看,但他們能出現,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確立了學院在這片大陸中的位置。

因此,本傑明心中還是很激動的。

「對於許多人來說,今天將會是意義非凡的一天。」他繼續開口說道,「第一座面向全民的魔法教學場所,第一次普及魔法的嘗試。多虧了在場諸位的資助,很多可能被埋沒一生的人才重新走上了魔法之路。 廢材丹神:腹黑鬼王逆天妃 可以說,你們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聽到這裡,台下的學生們也露出振奮的神情,望著那些資助人紛紛鼓起了掌。

待到掌聲漸息,本傑明望著台下眾人,露出一個微笑,接著道:「其實,在建立學院之前,有不少人都問過我一個同樣的問題——這究竟是為了什麼?很多人都不懂,我為什麼要花上這麼大的力氣來建一所學院。而現在,開學典禮是一個很好機會,也該讓大家明白這座魔法學院的意義了。」

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了那本從霍里王國帶出來的、法師版本的《聖經》。

「可能有些人還不知道,我來自霍里王國,那個被教會陰影所籠罩的國度。在那裡,法師一旦暴露身份,必死無疑。我知道你們大多數人從未去過那個地方,也覺得那樣的人生離他們太過遙遠。可是教會,他們從不會這麼認為。」

「伊科爾、弗瑞登、卡瑞特斯……教會在每個國家裡掀起的風暴已經夠多了。卡瑞特斯原有的本地法師,在前段時間被教會暗殺了超過四位數。這是一個非常慘痛的數字,我甚至可以把名單給你們列出來。不要因為教會暫時的退去而放鬆警惕,他們一直在注視著我們。」

禮堂里,不少人聽到這裡都露出驚訝的神情,相互對視,竊竊私語。

「我的天啊……幾千個法師,這是真的嗎?」

「怪不得我後來一直沒見過喬瑟夫法師了,原來他……」

這個卡瑞特斯本地法師的死亡數目,是本傑明清理完教會餘黨后,從查收的文件里得出的數字,千真萬確,沒有造假。

本傑明當時也很震驚,教會居然能在短短几個月時間裡瘋狂暗殺那麼多人。

而現在,在魔法學院的開學典禮上,他認為自己有必要把這個事實拋出去了。他需要警醒在場的所有人,尤其是那些法師——只要教會還存在一天,他們就隨時可能捲土重來。

而這,也正是魔法學院存在的意義。

「或許,你們聽完了教會在卡瑞特斯做過的事情,會覺得這一切很殘酷。可是相信我,霍里王國隨時都在發生著比這更殘酷的

事情,而教會每時每刻也都在思考著如何讓天下每一個國家,都成下一個『霍里王國』。」

說到這裡,本傑明稍微停頓了一會,才接著道:「因此,我建立了魔法學院。」

「我們要把教會這個毒瘤從這片大陸上清除掉。大家也知道,他們永遠鼓吹都是那副腔調。他們想要什麼,就說神的意志然後直接去搶。他們看不順眼的人,就要被罵成墮落的惡魔。這群欺世盜名的,我他媽已經受夠了。」

說著,他略顯激動地拍了拍講台。禮堂一側,弗蘭克看到這裡,也適時地走上來。

本傑明深吸一口氣,帶著弗蘭克走到台前,接著道:「我現在就讓大家看看,教會所謂的『聖光的意志』。」

伴隨著他的話,弗蘭克念出咒語。魔力波動擴散,光元素凝聚……沒一會,一枚拳頭大小的聖光彈就出現在了禮堂之中。

看著那枚聖光彈,不少人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所謂的神術其實也不過只是魔法的一種,一樣的精神力控制,一樣的念咒施法。所謂的聖光和我們所熟知的火元素水元素沒什麼區別。」本傑明接著道,「教會一直試圖把自己強行拔高,可他們其實也只是一群和我們一樣的法師罷了。因此,我們的學院也會開設光系魔法的課程,希望各位同學可以認真學習。」

聽到這裡,不管是學生還是賓客,一時間都不由得議論紛紛。

「所謂的聖光原來只是一個謊言?」

「我早就想研究教會的神術了,可惜那些神父口風太緊,神術咒語在外界也完全沒有流傳。不知道本傑明法師是怎麼搞到的……」

神術和魔法相通,在教會內部可能不是什麼秘密,但是在外界,沒有人可以確定。這大概還是這個消息第一次被公諸於世。

——在這樣一個極受關注、影響力廣泛的場合上。

本傑明已經做好了準備。

反正教會都在調查他們了,他們還不如主動出擊。這樣的言論一旦流傳出去,教會肯定會被惹毛,本傑明甚至開始想象海汶萊特那位死人臉主教知道后,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教會肯定也會反擊,不過,隔著千山萬水,他們又能怎麼樣?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之,他們不怕。

「夠了!你們……你們這些惡魔!不但盜取神賜予世人的聖光,還將它扭曲成惡魔的意志。你們的罪惡已經超越了惡魔本身!」

然而,就在此刻,一個意料之外的聲音卻傳了過來。

本傑明挑了挑眉。

……來了嗎?

只見禮堂的大門口,忽然出現了一個陌生的身影。那是一個渾身裹在斗篷里的傢伙,他緩緩從門外走進來,從他微微顫抖的身軀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此刻非常憤怒。

禮堂里的聽眾紛紛轉頭,一臉愕然地望著那個神秘人,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本傑明倒是一臉平靜。

「敢孤身一人出現在這個地方,你也應該知道,自己將要面對什麼樣的命運了吧?」 大概在演講到一半的時候,本傑明就感應到這個突然靠近學院的身影了。??火然?文???.?ra?n?ena`com因此,他此刻的心情沒有半分驚訝,只是有些疑惑。

教會可能派人到開學典禮上搗亂,他是有所預期的,但是真要給他們製造麻煩……起碼也得再多來幾十個,給點尊重。

仙桃村首富 單槍匹馬的,這是來送死的吧?

「這個人……他身上的斗篷好像有點奇怪,我掃描不進去,你小心點。」然而,系統卻在這時出聲提醒道。

本傑明皺眉,用水元素感應法試探了一下,發現也確實不能越過那個不速之客身上的斗篷,感應到裡面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有點古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