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就連秦雨瞳這個宗主想要得到五品丹藥,都得親自去拜訪一次包大師,還得看對方的心情而定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丹藥。

不僅如此,玄月宗每年的修煉資源,包大師都享有最優先的選擇權。甚至就連身爲宗主的秦雨瞳和大長老石宣,都不能破壞這個規矩。

否則,包大師一個不悅,就極有可能拍拍屁股離開玄月宗。

由此可見,一位五品靈藥師對於一個宗門勢力而言究竟擁有着多麼尊貴的地位。

“你之前不是才三品靈藥師的嗎?”

秦雨瞳忍不住問道。

從影子那裏得到的消息,林隕去了一趟北關府城後,就成功進行了三品靈藥師的認證。當時的她雖然很震驚,但身爲武者的她,終究不能清楚地意識到一位二十歲不到的三品靈藥師究竟意味着什麼。

可現在,林隕成爲了五品靈藥師,變成了跟包大師一樣的存在。她終於被林隕給震撼到了,她現在才真正意識到林隕哪裏只是並非庸才這麼簡單,這簡直就是一位天才靈藥師。要知道,那位包大師可是在四十多歲的時候才成爲五品靈藥師的,而且還是靠着玄月宗大量的資源堆積上來的。

但是林隕呢?

林隕手上有多少資源,秦雨瞳比誰都清楚,在進入玄月宗之前他不過只是一個小山村的窮苦書生。就算進入了玄月宗後,每日也都是過着清苦的生活,跟那些煉丹資源根本就扯不上半點關係。

“可能是我在煉丹上頗有天賦吧!這不……煉着煉着就五品了。”

林隕想了想,露出了一個有些靦腆的笑容。

系統的祕密事關重大,他誰都不會告知,只會選擇爛在肚子裏。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很清楚,所以他絕不會對任何人暴露自己的祕密。

頗有天賦?

秦雨瞳不禁沉默了,如果這都叫做頗有天賦的話,那這九州大陸上恐怕就沒有幾個靈藥師是有天賦的了。

不過換個角度想,其實林隕成爲五品靈藥師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是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至少,等她奪回玄月宗大權後,她就再也不用去看那位包大師的臉色了。

自從她的父親老宗主去世以後,那位包大師對她的態度也是日漸輕視,甚至在石宣出關後,第一時間就倒戈相向,根本不顧老宗主曾經對他的恩情。要知道,包大師之所以能夠成爲五品靈藥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爲老宗主的全力支持。

誰曾想,老宗主這是養了一頭見風使舵的白眼狼。

“等我奪回玄月宗,我就將他趕出去!”

秦雨瞳心中暗道。

像包大師這種忘恩負義之輩,就算有再大的能力,秦雨瞳也不想再將其留在玄月宗了。這個想法並非是心血來潮,而是在她當日得知林隕成爲三品靈藥師後,她就有這個想法了。

五品靈藥師固然珍貴,可像林隕這麼年輕的三品靈藥師,顯然更有培養的價值。既然她的父親都能培養出一位五品靈藥師,那她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只是這計劃總趕不上變化,還沒等她要大力投入資源支持林隕呢,這傢伙居然就這麼不聲不響地成爲了五品靈藥師……

“你是不是在想,等你奪回玄月宗之後,就要把那位什麼包大師給趕走,然後讓我來接管丹藥房?”

林隕忽然笑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

秦雨瞳一怔,下意識地問道。

林隕笑而不語。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他那清亮的眸子中隱約有着一抹寒光乍現。事實上,他跟秦雨瞳的想法差不多,但也存在着一些差異。

秦雨瞳想的是趕走包大師,林隕想的卻是……將其殺死!

跟他溫和清秀的外表有所不同,林隕其實是個很記仇的人,他清楚地記得自己當日逃離玄月宗時,是那個包大師特地拜託清風長老前來殺他的。如果沒有這檔子事的話,林隕在影子的護送下,絕對能平安地逃離玄月宗,也不至於那麼狼狽地死裏逃生了。

從那一刻起,林隕就已經跟這個包大師勢不兩立了。


……

“所以,你是爲了尋找老丈人留下來的手段才逃出玄月宗的?”

林隕微微摩挲着下巴,好奇地看向秦雨瞳。十七歲的他只是長出了一些細微的絨毛,並沒有熟悉的胡茬,摸起來手感不太好。

剛纔秦雨瞳向他講述了自己是如何逃出玄月宗的經過,並且沒有掩飾自己此次來到玄武山脈,其實是爲了尋找老宗主爲她留下來的後手。

“父親在手札中留下來的信息清楚表明了,只要我能找到他留下來的東西,就一定能夠打敗石宣。”

秦雨瞳輕點臻首,她倒是沒有對林隕有所隱瞞。兩人在經歷過生死劫難後,原本陌生而疏遠的距離似乎拉近了不少。

至於林隕對老宗主的稱呼,她倒是沒有太過在意,或許她心裏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認可了這個稱呼。

“這麼有把握?”

林隕眉頭一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就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煩了。

就算他成長的速度再怎麼快,想要擊敗道臺境的石宣也絕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做到的。既然秦雨瞳有其他的辦法,那他自然是樂得如此。

“父親不會騙我的。”

秦雨瞳很是認真地道。

“對了,小夢怎麼樣了?”

林隕眉頭微皺,忽然道。

影子修爲全廢,喪失了戰力,而此時秦雨瞳又逃出了玄月宗。那小夢一個人在玄月宗豈不是很危險?雖然小夢只是林隕的一個小侍女,可林隕心裏一直都把前者當成妹妹來看待的。

聞言,秦雨瞳俏臉微變,只見她輕咬着嘴脣,有些艱難地道:“那天你逃出玄月宗的時候,小夢聽到了我跟影子叔叔的談話,然後她就不見了。我想,她很可能是跑出玄月宗去找你了……”

“你說什麼?!”

此話一出,林隕驀然站起身來,臉色陰沉地可怕:“小夢她是個凡人,而且年紀還這麼小!你怎麼能放她一個人跑出去?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我……”

第一次看到表情如此可怕的林隕,秦雨瞳心中竟是有些慌亂了。只見她低着頭,嘴裏不斷喃喃道:“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小夢的出走沒有一點徵兆,況且當時秦雨瞳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救治影子身上,根本就沒有時間去顧及小夢的去向。等她反應過來後,小夢早就離開了玄月宗,一切都來不及了。

在這件事情上,她根本沒有任何好解釋的餘地。

說來也奇怪,看到如此生氣的林隕,秦雨瞳心裏竟是莫名地害怕。明明,如果以實力來論的話,秦雨瞳一隻手都能隨便碾壓林隕。

可就是在這種事情上,秦雨瞳卻是在林隕面前表現地無比弱勢。

“算了!”

看到一臉自責,不斷道歉的秦雨瞳,林隕剛涌起來的怒火瞬間消除了大半。他冷靜了片刻,仔細想想後才發現這件事情確實也不能全怪秦雨瞳。

更何況,就算現在自己責怪秦雨瞳也是於事無補,小夢也不會回到他的身邊。

“只能看小夢自己的運氣了。”

林隕輕嘆一聲,只是他藏在衣袖下的拳頭卻依舊緊緊握着,顯示着他此刻並不平靜的內心情緒。小夢這丫頭生來就命苦,臉上有着醜陋的胎記,從小到大都活在被人欺辱和嘲笑的陰影裏。好不容易跟了他,還沒過上幾天不愁吃穿的好日子,現在居然又不知去向,生死未卜。

一念至此,林隕的心裏就很不是滋味,他現在很後悔,後悔自己當時爲什麼不帶着小夢一起離開玄月宗。如果自己的實力能再強上一些的話,他就能帶小夢平安離開玄月宗了!

可惜……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如果!

“林隕……”



看着林隕那神色中極力隱藏着的不甘,秦雨瞳有些擔憂地道。

誰知下一刻,林隕竟是陡然站起身來:“我們走吧。”

“去哪兒?”

秦雨瞳微怔,問道。

“去找老丈人給你留下來的後手,然後打敗石宣,奪回玄月宗!”

林隕淡淡道。

在這裏繼續待着怨天尤人也是沒用的,只有付出實際行動,纔能有改變。偌大的九州大陸,想要找到小夢,光靠他一個人是很難辦到的。

可是如果能夠發動玄月宗的勢力去尋找小夢的話,那就不一定了。

所以,林隕此時最應該做的就是協助秦雨瞳尋到老宗主留下來的東西,然後擊敗石宣,奪回玄月宗的大權!只有這樣,他才能找回小夢!

值得一提的是,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之後,秦雨瞳的傷勢雖然還沒有完全痊癒,但也能夠發揮出一些實力了。生機靈泉加上兩種五品丹藥的效用,非同小可。

在這種狀態下,他們兩人只要不遇上靈臺境強敵的話,大多數情況都是能夠應對得了的。 玄武山脈,某個位置的虛空之中。

石宣眉頭緊皺,他的感知力一直覆蓋着自己的周圍,只要一察覺到秦雨瞳所留下來的氣息,他就能第一時間感應到。

可惜的是,不管他怎麼搜尋玄武山脈,都沒能找到秦雨瞳的蹤跡。

“這臭丫頭到底用了什麼法子隱匿氣息?”

石宣冷哼道。

如果找不到秦雨瞳的話,等那位公子來玄月宗取人了,他必定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對方既然能輕易地讓他突破道臺境的瓶頸,自然也能輕易取走他的性命。

畢竟,那位公子可是來自於魔道三大頂尖宗門勢力之一的血神宮!

作爲頂尖宗門勢力的人,即便只是一名普通的弟子,都擁有着不遜色於他石宣的實力。更何況,那位公子還是血神宮的天才弟子,其實力之強,令石宣膽寒。

“看來,只能用這一招了!”

石宣眼中閃過一抹決意,只見他突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鮮血流溢而出。他的手指在空中如靈蛇般鉤劃,竟是以血作墨,虛空作畫!

仔細一看,他所畫的東西複雜晦澀,沒有規律可言。就如同鬼畫符一般,卻是依稀透露着玄奧的味道。

這是來自血神宮的祕法之一!血魔搜魂術!

以自身精血爲符,耗費不小的代價催動祕法,可以在短時間內將自己的感知力提升至極大的範圍!縱使玄武山脈地域廣闊無比,但在使用了血魔搜魂術的石宣眼裏,依舊可以找尋出某個人的蹤跡!

他在虛空中飛快地移動着,血魔搜魂術的感知之力不斷地掃過各種山嶽河流。

按照這個搜尋效率來看,恐怕不要多久的時間,他就能找到秦雨瞳了!

……

“你不能御空飛行嗎?”

正在疾馳中的林隕不禁看向了身邊的秦雨瞳,後者此時並沒有帶着他一起御空飛行,而是跟着他一同在地面上用極快的速度移動着。

“我現在最多隻能發揮出神橋境大成的修爲,如果強行飛行的話,估計支撐不了多久。”

秦雨瞳搖了搖頭,輕聲道:“你放心吧,如果真遇上了危險的話,我會第一時間帶你飛上天空。”

聞言,林隕也沒有多說。

秦雨瞳的傷勢還沒有痊癒,如果爲了趕路強行御空的話,的確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而且,就算真的碰上了危險,林隕也沒打算讓秦雨瞳帶着自己御空逃跑。

他還有御劍術可以用,秦雨瞳僅存的力量必須得先保留着,絕不能輕易用掉。

而且,老宗主留下來的東西,藏在了玄武山脈的另一側。距離目的地,他們還有好一段距離,長路漫漫,誰能預料到後面又會有什麼樣的危險等着他們?

玄武山脈,危險莫測,並非只是傳言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由冰焱魔虎所率領的獸潮,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退去了。因爲林隕的計謀,冰焱魔虎誤以爲徐柒虎劈斷的那顆魔虎蛋是從巢穴中帶出來的,當它反應過來要去追擊林隕和秦雨瞳時,二人早就已經逃之夭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