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台上的光芒,也是已經散去,而那驚龍劍術形成的巨龍虛影,也是被韓宇胸口處的旋渦全部吸收。

那力量雖然強大,卻也是極為精純的靈力形成的,韓宇此刻竟然是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所增強了。

他自己都完全沒有想到,胸口處的那道旋渦,竟然可以將別人的力量,轉化成自己可以吸收的靈力,從而增強自己的實力。

那神秘的洞穴,究竟是誰創造的?現在的韓宇,出奇的想找到答案。

就在這時,韓宇卻又發現,胸口處的拿到旋渦,逐漸變得淡了起來,不過並沒有消失,韓宇卻是知道了,那旋渦恐怕在一定時間裡,不會再去吸收這種強大的靈力了。

韓宇的刀,早已入鞘,他的身影,仿若一座巨山一般,站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一時間,生死台下爆發出了雷動的掌聲,人群竟是吶喊了起來。

其實,不光是藍心,在場的幾乎所有人,都被刑若風壓迫過,雖然罪城內不能殺人,但若是有人得罪了刑若風,便會被刑若風下生死戰書,而且,戰,也要戰,不戰,也要戰!

韓宇緩步走下了生死台,平靜地看著面前的藍心,淡然說道:「你安全了。」

「唔……」藍心卻是直接撲到了韓宇的懷中,哭了起來。

刑若風死了,她過去受到的所有壓迫,都將隨風消逝,而幫她接觸危機的人,就是面前的韓宇。

藍心已經不知道該怎樣感謝韓宇,現在的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了。

「你比以前強大了不少。」梁魄的話語多少有些吃驚,他怎會看不出之前刑若風的驚龍劍術的厲害之處。

韓宇笑了笑,對著梁魄說道:「我們也該出城去了,已經耽誤了太長時間。」

梁魄也是努力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點了點頭說道:「那就趕快吧,我可不想真的永生永世都待在這個鬼地方。」

韓宇輕輕推開了藍心,隨後便河梁魄快速離開了生死台,向著城門的方向走去。

藍心揉了揉眼睛,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轉過身,藍心看著韓宇遠去的背影,猶豫了一下,然後竟然向著韓宇的方向追了過去。

「等一下……」藍心天籟般的聲音再次傳入了韓宇的耳中。

韓宇聽到了藍心的喊聲,腳步也是停了下來,和梁魄一起轉頭看向了藍心。

藍心飛快地跑到了韓宇的面前,本就極為清麗漂亮的小臉上,露出了精靈般的笑容:「嘻嘻…我和你們一起出城去吧。」

藍心有些俏皮的大眼睛看著韓宇,笑嘻嘻地說道。

韓宇看著藍心現在的樣子,頓時笑了出來,或許現在的藍心,才是真實的、原原本本的藍心吧…

「你不是說外面很危險嗎?還是不要去了好。」韓宇想要拒絕藍心,在他看來,藍心待在罪城裡,比外面要安全很多。

「我想去找我的父母…」藍色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悲傷。 韓宇最終還是決定帶上藍心,畢竟藍心原本就生活在這片空間,了解的東西自然會比他們這些外來人要多。

幾人早已來到了城外,而城外的景象,卻是和罪城內有著天壤之別。

罪城之外,廣袤無垠,卻又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生機,一片死氣沉沉,讓人感覺心中壓抑無比。

藍心輕輕皺眉,顯然她並不喜歡罪城的外面。

「真的是罪人嗎。」韓宇突然之間平靜地開口說道,面色有些不解。

「呵呵…」藍心驀然笑了,笑聲有些無奈、凄涼。

真的是罪人嗎?

「第一批關押在這片空間的人,是上一次和妖族大戰的英雄,守護上界的英雄,哪裡是什麼罪人!」藍心的話語有些慍怒。

「我們的先祖,和妖族征戰無數,斬殺無數妖族高手!最後卻是被人陷害!」

「果然是這樣…」韓宇輕聲自語道。

「是誰陷害了這些前輩呢?」梁魄疑惑地問道。

藍心的臉上,浮現出了濃濃地恨意,如果沒有人進來,那麼事情的真相,就只有他們知道而已。

她緊緊握住拳頭,較軟的軀體微微顫抖,聲音有些哽咽:「是…人族一方的領軍人物,和妖族的大戰,人族強者無數,有著絕對的優勢。」

「但是…又一次關鍵的戰役,人族卻敗了…不是敗在了實力上,而是妖族知曉了人族的計劃!」

「而那一次戰役,我們的先祖自然是參加了,人族被妖族屠戮,死傷無數,屍橫遍野,不過…妖族也好不到哪去,最後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最終,妖族大軍撤退,可是那場戰役,本應該是妖族元氣大傷的!」

藍心的話說到這裡,有些激動了。

「我們的先祖之所以被稱為叛徒,是因為他們活了下來…這本應該是好事,不是嗎?」

韓宇和梁魄點了點頭,這些先輩,和妖族浴血拚殺,最終能夠活下來,自然對人族來說是天大的好事。

「可是有人不這麼想…妖族撤退之後,直接給我們的先祖扣上了一頂大帽子,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呢?」

「就是開闢這處空間的人吧。」韓宇的聲音有些冰冷。

藍心點了點頭,顯得很傷心,繼續說道:「他說我們的先祖,在這樣的大戰下,竟然毫髮無傷,向妖族泄露消息的人,就是我們的先祖!」

「可是若只是他一個人這樣說,那也沒理由把這些先輩們關在這樣一個空間牢籠里啊。」梁魄感到有些奇怪。

「呵呵…」藍心再次無奈地笑了起來,「是啊…如果只是這樣,他拿我們的先祖,也不會有任何辦法,可是…還有妖族…」

「妖族!」韓宇聽到這兩個字,目光一凝!

「對…妖族,自然是那些被抓獲的妖族俘虜,所有的妖族,竟然共同承認,我們的先祖,和妖族串通,泄露了消息,所以那場戰役才會如此慘烈!」

「可惡…」韓宇咬牙切齒,充滿恨意地說道。

若是不進入這片空間,他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些事情,昔日里和妖族大戰,拚命廝殺的人,竟然被說成是罪人!

梁魄的面色也是有些冰冷,「他為什麼這樣做!」

藍心搖了搖頭,「他的目的,就連我們的先祖也不曾說過。那人開闢了這處牢籠空間,立下規則之後就消失了。」

「上界也沒聽說過有這樣一個人。」梁魄也是搖了搖頭,看來那人真的是消失了。

「我們的先祖被送到這裡的時候,留下了一些線索,而你們,可能就是因為那線索而進來的。」

「但是他們並不想有其他人進來,因為一旦進來了就根本不可能出去,他們想的是有人發現線索,從外面將空間打破,這樣,至少他們的後代就可以出去了。」

「唉…」韓宇長嘆一口氣,這空間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打破,就連那麼多兵祖鏡高手都同時出手,也只是打開一道裂縫。

而上界最頂尖的存在,想必也不會因為一株九神花而來打破這處空間。

藍心的雙眸,流出了兩行淚水,是啊…他們在這片空間牢籠,受盡了委屈,即便是知道真相,也無處訴說。

韓宇向前擦去了藍心臉頰上的淚水,語氣堅定地說道:「若是妖族再次入侵,我必將屠戮萬千妖族,用他們的鮮血,祭奠這些先輩。」

藍心也是重重點了點頭,此刻的她,對韓宇自然是信任無比。

而韓宇,即便原來猜到了一些情況,但現在的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復。

即便在上界,最可怕的也是人心。

他當然可以想到,那人為什麼給這些立下大功勞的先輩定罪,又何曾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呢。

韓宇,恨透了開闢這空間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要隱瞞真相,而且還要折磨那些先輩的後人,你即便知道真相又怎樣,出的去嗎?

可以想象,這些人,被關押在這片空間,受盡了多少委屈,心中有多少的不甘?韓宇也可以想象,在下一次妖族入侵的時候,該是如何的艱難?

廢后不承歡 即便是最關鍵的戰役,都有人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泄露關鍵消息,使本應該大勝的戰役,變成了兩敗俱傷的慘劇!

「太他媽無恥了!」梁魄也是忍不住大罵了起來。

不過,緊接著梁魄就語出驚人,點破了最關鍵的一點:「可就算我們現在再憤怒,如果永遠被關在了這裡面,又有什麼用呢?」

韓宇也是沉重地點了點頭。是啊,現在必須要想辦法出去,如果找不到出去的辦法,即便知道了這些,那也和罪城裡的人一樣,將這些真相爛在肚子里,含恨死去。

「難道罪城的人就沒有想過找出去的辦法?」韓宇有些不解。

他在罪城的時候,可以感覺到,生活在罪城的人,顯然已經是認可了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似乎是少了某種東西?

藍心搖了搖頭,無奈笑著道:「在一開始,還是有很多前輩都想要找到出去的方法,他們自然也是離開了罪城,可是從此便一去不回。」

「沒有任何消息,他們離開罪城之後,就好像從此消失了一樣。」

「而現在生活在罪城的人,都早已認命了,已經失去了反抗的慾望,即便知道自己最終的結局,但是他們更喜歡罪城裡安逸的生活。」

「至少…罪城裡是安全的。」

韓宇的面色凝重,點了點頭,認可了藍心的話。

是的,這些人早已不像那些先輩一樣,體內流淌著熱血。

現在生活在罪城裡的人,他們的熱血早已流失殆盡,所以才會出現刑若風那種人,自私狹隘,自以為是!

不過韓宇,很快就理解了。這也怪不得這些生活在罪城的人。

列國錄之一生一遇 他們世世代代,都被囚禁在這空間牢籠里,永遠出不去,即便是有人出去找離開這片空間的方法,也是帶不回任何消息。

所以,他們認命也是正常的,無盡歲月,已經讓他們折服。

或許他們想安安心心生活的想法,也並不是錯的,若是可能,誰不想好好的活下去呢?

「不要想太多了,世上沒有絕路,總會找到出去的辦法的。」韓宇極為無奈的說出了這句話。

到了現在,他自己都沒有把握能不能出去。

「罪城裡的人,生活到了一定的時間,好像都會前往同一個地方,這應該是這片世界的規則告訴他們的,如果我們能找到那個地方,或許能找到出去的辦法。」藍心不確定地道。

韓宇和梁魄也是紛紛點了點頭,到了現在,這是唯一的辦法了。

「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如果能找到蘇眉欣他們,或許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韓宇對梁魄說道。

韓宇幾人繼續前行,現在他們沒有任何頭緒,只能漫無目的地尋找一些有利的線索。

轟隆隆!!!

大地都震動了起來,傳出了劇烈的響聲。

韓宇等人抬頭向著遠處望去,卻發現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塵霧滾滾,沙石紛飛!

「難道有其他人?」梁魄變得警惕了起來。

韓宇和藍心也是認真地看著那塵霧滾滾的方向。

漸漸的,他們也是可以隱約看到裡面的東西了,竟然是一個個巨大的石人向著他們走來。

「竟然是傀儡!」韓宇有些震驚。

梁魄抓了抓腦袋,面色有些崩潰,「看來在罪城外面,果然是有著很多危險,這些石人傀儡,應該是開闢這片空間的人安置在裡面的。」

「而很久之前那些想要尋找線索而出城的人,恐怕沒有找到任何線索之前,就已經死了!」

轟隆隆!!!

就在這時,另一個方向,也是出現了數量龐大的石人傀儡軍團。

藍心的眼神有些恐懼,雖然她知道,罪城外面有著很多危險,但也從來沒想到,會遇到這樣一支石人傀儡軍團。

轟隆隆的聲音再次傳來。

花壇葬 韓宇的目光環視了周圍一圈,也終於是無法淡定了。

四個方向,都是有著石人傀儡軍團向著他們走來,韓宇他們並沒有想到,剛一出城,就遇到了這樣大的危機。

不過韓宇很快就冷靜了下來,既然他們可以遇到這些石人軍團,那麼提前出城的羅秀,蘇眉欣等人,自然也會遇到,如果他們能活下去,那肯定會有對付的辦法…… 「現在怎麼辦?」梁魄顯得有些焦急,「有這空間規則的壓制,他們的實力最多也是四象境五重,可一下子出現這麼多,肯定不是我們能對付的了的。」

「實在不行…我們想辦法跑到罪城裡,現在這裡離罪城也不是很遠,到了罪城肯定就安全了。」藍心有些緊張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韓宇搖了搖頭,顯然是不認可藍心的想法,「如果就這樣退回到罪城,那永遠也找不到離開這裡的辦法,若是我猜的不錯的話,只要我們一出來,必然會遭遇到這些石人傀儡。」

「他們的前進速度並不是很快,如果我們能逃離這片區域,他們應該就不會再追擊。」韓宇對著梁魄和藍心說道。

韓宇的話剛說完,梁魄便大叫了起來:「那還不快跑!」

隨後,梁魄就和腳底抹了油一樣,撒腿就跑了起來,韓宇見狀也是拉上了藍心,開始逃跑。

就在一行人飛速逃跑的時候,那石人傀儡軍團也是加快了前行速度,而且…看那速度並不比他們幾人跑的速度慢。

「該死!」梁魄大罵一聲,突然停下了腳步。

韓宇和藍心也是停在了梁魄一旁,緊接著,那些石人傀儡軍團前進的速度也是放緩了下來。

不過現在,石人傀儡軍團已經將他們團團包圍住,緩緩向著幾人逼近。

「MD,是不是我們跑的越快,這些傢伙的速度也會加快。」梁魄的心中極為不爽。

這些石人傀儡軍團,明顯就是在玩他們啊!

韓宇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而石人傀儡軍團也是很快就要來到他們身前,這讓韓宇也是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打出去!」韓宇當機立斷,果斷地說道。

梁魄也沒有廢話,到了這種情況,當然只有打出去了。

只見梁魄一躍而起,抬起拳頭,強大的靈力包裹他的拳頭,向著最近的一頭石人傀儡轟殺了過去。

石人傀儡抬起了巨大的手臂抵擋梁魄的一擊。

轟!!!

一聲巨響,梁魄強橫的攻擊力,直接使那石人傀儡的手臂變得粉碎!

「嘿嘿…看來也不怎麼強嘛!」梁魄嘿嘿笑道,稍稍放鬆了一些。

而韓宇卻是面色陰沉,看著被梁魄打碎手臂的石人傀儡,嚴肅地說道:「你想的太簡單了…」

梁魄聞言,轉頭看向之前被打碎手臂的石人傀儡,一瞬間,他原本的笑臉就變成了哭臉,「這…也TMD變態了吧!」

那石人傀儡,粉碎的手臂變成石塊散落一地,而後極短的時間內,那些碎石,便又向著那石人傀儡聚集而去,再次凝聚成了它的巨大的手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