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臺下,不少武道修爲低的弟子,被劍波直接波及成重傷,嘔血不止,面目五官扭曲。

轟……

混元雙刀與冰劍再一次碰撞。

冰劍開裂,逐漸裂開一條大縫隙……

混元雙刀耀眼的太極圖陣更勝一籌。

“啊!”碧瑤被震飛。

“幻影分身!”生死臺上,唰的出現,九個皇甫玲瓏的身影。

“不好!狡猾的皇甫族人!”碧瑤身形不斷後退,皇甫玲瓏的一個真身,八個幻影分身一字排開,窮追不捨!

“傲影掌!”

呼呼呼……

一排排掌風,排山倒海!

砰!

碧瑤心口一疼,還沒區分哪個是皇甫玲瓏的真身,先捱了一掌。

“到此爲止!”

一隻仙鶴從天而降,雙爪一抓,直接把碧瑤挪開。

御丹閣白長老微微頷首。

這是白長老的白鶴武魂。

韓闖衝上擂臺,扶起碧瑤,“沒事吧!碧瑤。”

碧瑤擦了擦嘴角的血,猙獰的瞪着皇甫玲瓏,“沒事!”

“去死!”皇甫玲瓏根本不管這些,手起刀落。

錚……

一聲脆響!

一個白色錦衣少年,飛上了擂臺。

逍遙步已經修煉之天成境界的秦楓,一步跨出去,足足有十五步之遠。

“秦楓!你……你阻止我殺碧瑤?!”皇甫玲瓏嘴脣顫抖。

“得過且過!還請放過碧瑤!”秦楓沉聲道。

一旁的貪狼聲洪如鍾,“玲瓏師妹,碧瑤是秦楓師兄的朋友,再說,勝負已分!何必趕盡殺絕!”

貪狼,韓闖,秦楓都站在了碧瑤這一邊。

只有皇甫玲瓏孤家寡人,孤零零的。

“哼!你們這些刁民!”皇甫玲瓏生在貴族之家,富可敵國,眼高於頂,在她眼中,還沒有人值得她尊重,這一次,皇甫玲瓏沒有罵出來賤民,這兩個字,都很不錯了!

“掌門!大長老!這……”北冥長老有點慌亂,眼下發生的事情,完全在意料之外。

駱震南自信坦然的一笑,“讓他們自行解決!”


“你就是秦楓!?”

蒼焱一步一步走上生死擂臺,金色長袍,燃燒着青色火焰,這青色火焰是六道輪迴聖焱的一道。

“你是蒼焱?!”秦楓同樣報以挑釁的目光。

皇甫玲瓏以爲蒼焱是站在她這邊,爲她出氣,心中一喜,“蒼焱師兄!”

蒼焱看都沒看皇甫玲瓏一眼,“你們都下去,我要向秦楓發出挑戰!”

內門第一人,未來靈鷲宮的掌門蒼焱,向雜役弟子秦楓發出挑戰,這可能是整個伏魔城近百年來,最大的笑話。

說出去,都不一定有人信。

“駱掌門!?”北冥長老又爲難了,哎!這一次的外門弟子大考覈,真是讓人大跌眼鏡。

“準!”駱震南聲音渾厚有力。 駱震南特別想看一看,蒼焱與秦楓兩個人誰強誰弱!

蒼焱是靈鷲宮的內門第一人,未來掌門的接替人選,這是駱震南親定的。

可是秦楓,卻帶給了駱震南,更多的期待和震撼。

八扇門!

靈鷲宮開宗立派這麼久,百年曆史中,無一人做到。

禁地八卦門,駱震南也親自闖過,當時的駱震南抱着必死的決心,三天三夜通過了三扇門,獲得掌門之位。

秦楓,只用了一天的時間不到,勇闖八卦門,打開了八扇門。

得到這個消息之後,駱震南極爲振奮。

昨夜!

靈鷲宮大長老駱嵐,與駱震南徹夜長談,兩人談論問題的焦點,自然是秦楓和蒼焱。

駱嵐提議,直接廢除蒼焱掌門繼承人的身份,改由秦楓擔任。

駱震南認爲這樣做不妥,又失宗門風度。

最終,二人商議決定,在明日的外門弟子大考覈之時,如果秦楓打敗了蒼焱,駱震南將廢掉蒼焱,立秦楓爲靈鷲宮掌門繼承人。

“蒼焱,太恐怖了!那道青色的火焰,在金色龍袍上燃燒!好強悍!”

“不愧是內門第一人蒼焱,六道輪迴聖焱恐怖無比,那豔麗的火焰,這世間萬物都能焚燒!”

“蒼焱,怎麼會挑戰一個雜役弟子秦楓?秦楓是不是,與無極門內門弟子南宮蝶解除婚約的那個小子?”

“難道……難道秦楓就是通過禁地試煉,打開八扇門的弟子?最近很多人都說,有人通過了,禁地試煉考覈!”

“我打賭,蒼焱師兄一招就能斬殺秦楓!玉鼎國五大公子之一的葉鯤鵬,都不是蒼焱的對手,更何況一個雜役弟子秦楓!”

生死臺的其他擂臺比試的武者,都停止了打鬥,安靜無比。

他們紛紛側目,蒼焱對戰秦楓,會是一場怎樣的較量?!

蒼焱要出手了!

內門第一人蒼焱,已經三年沒有登上生死臺,原因是,根本沒有人敢去挑戰蒼焱的威嚴。

現如今!

蒼焱主動提出來,要挑戰一個,籍籍無名的雜役弟子秦楓,這讓靈鷲宮的弟子們頗爲震撼。

“楓哥小心!”

“秦楓小心!”

碧瑤,皇甫玲瓏幾乎異口同聲,對着秦楓柔聲細語。

說罷,兩人才緩緩的走下生死臺的主擂臺。

就在剛纔,兩個人視同仇敵,拼殺你死我活。

現在,秦楓馬上要對戰蒼焱,這兩個美貌少女,心提到了嗓子眼,開始爲秦楓擔心起來。

尤其是碧瑤,眼睛裏閃現着淚花。

皇甫玲瓏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其實心跳加速,心裏特別緊張。

蒼焱的實力,除了排名第二的貪狼之外,應該沒有人比她更清楚。


到底是秦楓更勝一籌,還是蒼焱技壓羣雄呢?!

秦楓有點尷尬,“額!好……”

貪狼,看了一眼韓闖,幾乎在同時,韓闖也轉頭看到了貪狼。

兩個身材魁梧的的少年,面面相覷。

貪狼聳聳肩,“秦楓這小子,很討女人喜歡啊!”

韓闖攤了攤手,“誰說不是呢!?”

駱嵐根本坐不住了,起身望着秦楓。

“論天賦秦楓不輸蒼焱,論氣度秦楓略勝一籌,秦楓唯一跟蒼焱比起來不足的地方,就是武道修爲!”

秦楓靈武境一重巔峯修爲,蒼焱靈武境四重修爲,二人相差三個武道小境界,確實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駱嵐緩緩道:“蒼焱這名弟子我不喜歡,總感覺過於老成,城府很深,心事特別重,而且蒼焱薄情寡義,在宗門中,基本不與其他弟子來往!無情無義之人,是不能帶領一個宗門走向巔峯的!”

“大長老一言,醍醐灌頂啊!”

執法長老莫清風擠着三角眼,諂笑道:“大長老武道儒雅,有大長老在,我靈鷲宮自然節節攀升,越來越好,什麼玉鼎國的無極門,拔劍宗,天刀門,萬獸門,乃至天才府,都不是我們靈鷲宮的對手!只有匍匐在我們宗門腳下,俯首帖耳的份!”

一旁的白長老是在是聽不下去了,“莫長老溜鬚拍馬的本事有所見長啊!宗門昌盛,如果要是像莫長老拍馬屁一樣容易,那就好了!”

“你……”

莫清風指着白袍長老,“你有什麼本事,每天在煉藥鼎上趴着,算什麼能耐?”

“好……啊!你莫清風執法公正,靈鷲宮弟子,無一不心悅誠服!”

白長老話鋒一轉,“不服氣不行啊,莫長老每個月,從靈鷲宮弟子身上抽取弟子俸祿,不給的,給的少的,早就橫死了!”

“白長老,你別揭我的短,血口噴人!”


“住嘴!都別說了!”駱震南眉頭一皺,“你們兩個人,眼裏還有沒有我這個掌門?”

莫清風抱拳道:“稟告掌門,白長老就是私通無極門的叛徒,請掌門下令,我即刻斬殺這宗門叛徒!爲靈鷲宮清理門戶,弘揚我宗門正氣!”

“我是叛徒?!”

白長老爭辯道:“我對宗門一直忠心耿耿!你莫清風背地裏幹了什麼勾當,你自己不清楚嗎?”

“住口!”駱震南對着白長老一聲呵斥。

莫清風嘴角上揚,輕輕一笑。

……

生死臺,主擂臺。

北冥長老爲秦楓擔心起來,秦楓的武道修爲實在是太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