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老病死,乃天道循環。雖然殘酷,但這就是人生。所謂人生無常,就是這個道理!”

“不會的,我父親連五十歲都不到,不可能這麼早就死的。”他依舊不敢相信,哭喊着說道。

於是,他發動拖拉機,堅持帶着自己的父親前往縣城醫院,希望能有奇蹟發生。我微微一嘆,沒有阻止他。

因爲只有這麼做,他的良心纔會稍稍安心一點。說實話,我也沒想到進村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

“李蛋,或許是老天爺來讓我送你一程,讓我和這個地方做個徹底的告別吧。你對我有恩,也跟我有仇,這一切,終於要做個徹底的了結了啊。” 看到李蛋的結局,我的心裏也有些難過。不管怎麼說,他曾經也是我的兄弟。

“趙青歌,這裏是讓你最開心的地方,也是讓你最難過的地方。故地重遊,你感覺如何?”

烏力罕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微微笑道。

“烏力罕,重新回到這裏,我突然意識到,原來我並不孤單。這裏是爺爺養育我的地方,這裏有我從小的玩伴,雖然時過境遷,物是人非,但曾經的美好回憶一直在我的腦海裏。”

“呵呵,回憶有什麼用呢?現在的你,孑然一身,形單影隻,誰能替你分憂?你的黑神詛咒,有誰能幫你解決?”

“烏力罕,人力有窮時,這是我自己的命運,就該由我來承受。而且,他們也都在默默地支持我,相信我一定能夠找到辦法解決詛咒。而回憶的作用,就是填補內心的空白。”

“內心的空白?”烏力罕苦笑一聲,隨之說道:“趙青歌,你的所作所爲,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你在他們的眼裏,只是一個怪物而已。縱使你救了很多人的性命,他們真的感激你嗎?”

“烏力罕,你不用動搖我的信念。被人稱作怪物又如何,至少我沒用自己的力量去害人性命,謀取利益。”

“趙青歌,我到底要怎麼做,你才能完全接收黑暗的力量,真正成爲長生天印的主人?要不是奧古特那該死的草原之心,我也犯不着如此大費周折!”

看到烏力罕抓狂的樣子,我心裏暗爽不已,冷哼道:“烏力罕,你還是老老實實地待在一邊吧,我是不可能接受黑暗力量的。”

“趙青歌,話不要說的太早,命運的齒輪早已轉動,該來的始終會來。沒有人能夠逃脫黑神詛咒,你也不會有例外。”

話音一落,他便隨之消散。而我也感到一鬆,深深地舒了一了口氣,然後摸了摸自己的心臟,暗歎道:“草原之心,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啊!”

烏力罕的話並非空穴來風,黑神詛咒的厲害,沒有經歷過,根本無法想象它的強大與難纏。我想了很多辦法,都沒有半點頭緒。

而且,除了我和烏力罕之外,沒人知曉黑神詛咒究竟是什麼東西。所以,別人一點忙都幫不上,只能靠我自己。

我一個人走在趙家莊裏,看看這,看看那,感受着村子這幾年發生的變化。驀然間,我想到了慈祥的老支書以及他那死在我手裏的兒子趙子文。

不知不知不覺間,我來到了老支書的墳前,隨即跪下,輕嘆道:“老支書,我唯一愧對你的就是沒能救下你的兒子,反而還害死了他。若你泉下有知,還請安息吧。”

惹火甜妻:總裁大人,別傲嬌 趙子文雖然被陰魂薛懷義所殺,但我也有責任。如果沒有我,他可能不會落到那步田地。

三拜九叩之後,我緩緩起身,看着燈光建起的趙家莊,我突然有種心酸。

“鄉關何處,哪裏纔是我的家?”

我再次走到村口,默默地等待李蛋他兒子回來。李蛋大限已到,醫院也救不了他,這是他的命數,無從更改。

不知過了多久,李蛋他兒子開着拖拉機回來了,我擡頭看去,立即施展隱身術,隱去了自己的身影。

緊接着,我便跟在他們的後面,尾隨而去。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此時此刻,李蛋還有一口氣,還沒斷氣。 就這樣,我帶着李蛋的鬼魂,穿過鬼門關,直接走向了閻羅殿。

巧合的是,在去往閻羅殿的路上,我遇到了黑無常。看到我出現在這,他似乎一點都不驚訝。

“小弟,你可算來了,我和閻君大人已經等候多時了。”黑無常大笑道,顯得有些激動。

我微微一笑,無奈地說道:“黑大哥,這三年我將自己封印了起來,根本沒有時間去尋找孟婆神的下落,實在是抱歉!”

他搖了搖頭,接着說道:“小弟,你不用太過自責,我們已經找到了她的下落。之所以等候你的到來,就是希望能幫我們將她帶回來。”

聽到這,我頓時有些疑惑,邊走邊問道:“黑大哥,既然你們都找到了,爲何不自己將她帶回來,反而需要我的幫忙?”

“小弟,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等到了閻羅殿,閻君大人會詳細爲你解說的。孟婆神,可不是一般的神祇啊!”

我暗自疑惑,但此時想太多也沒用,只有等到了閻羅殿才能知道一切。李蛋的鬼魂沒有跟在我的身後,他要去排隊,按照順序等候閻王爺的審判。

我雖然是陽間陰司,但來到地府,一切都得按照規矩來。

閻羅殿,閻王爺看着跪在地上的十幾個冤魂,無奈地摸着自己的黑鬍子。他看了看四周,本想發火,卻找不到出氣的地方。

就在這時,我和黑無常走了進來。於是乎,我便成功地撞到了槍口上。

“你個臭小子,終於捨得下來了。你要是再不下來,本君就要親自上去抓你了。”

閻王爺衝我大吼,直接將我震蒙了。我不由疑惑地看了看黑無常,輕輕問道:“黑大哥,閻王爺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大的火氣?”

黑無常無奈一笑,然後說道:“小弟,你不用擔心。閻君大人每個月總有幾天會這樣,習慣就好了!”

“每個月總有幾天?”我頓時滿臉黑線地看着他,暗歎道:“黑大哥,你可真是個人才。”

“小弟,你看到那幾個跪在地上的鬼魂了嗎?他們都是外國人,而且都是非正常死亡。”黑無常突然說道,將我驚了一下。

“外國人,非正常死亡?” 獨佔小嬌妻:霍少寵上天 我不由一愣,追問道:“他們是被謀殺的?”

“說是謀殺也對,但殺死他們的絕對不是人,而是超自然生物!”黑無常小聲說道,神情比較嚴肅。

“超自然生物?”我大驚不已,急忙問道:“黑大哥,你在開玩笑吧?”

“小弟,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我之所以說超自然生物,是因爲我們也不清楚是什麼東西殺了他們。”

“但是,閻王爺爲什麼發飆呢?”

聽到這,黑無常“噗嗤”一笑,輕聲道:“小弟,那是因爲閻王爺根本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一個個說着外語,嘰裏呱啦,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閻君大人還一句都聽不懂,他能不發飆嗎?”

聞言,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的確,那樣的場景,想想都好笑。

“你們兩個小混蛋在那嘀嘀咕咕說些什麼呢?趙青歌,你給過來,本君有話要對你說!”

我一聽,急忙走了過去,恭敬一拜:“閻君大人,請問有何吩咐?”

閻王爺大手一揮,直接將外國人的鬼魂都弄走了。或許是不想看到他們,免得讓自己心煩。

“哼,有何吩咐,難道你忘記答應過我什麼了嗎?”閻王爺一聲冷哼,無語地看着我。

“閻王爺,這幾年,我沒有尋找孟婆神的下落,這是我的失職,我向您檢討!”

“檢討?哎,檢討就不必了。這麼着吧,孟婆神的下落,我們已經找到了。你去將她給我帶回來,算是將功贖罪吧!”

“閻王爺,既然你們都找到了孟婆神,爲何不將她抓回來呢?”我大惑不解,接着說道:“我一個小小的陰陽師,哪有那麼大的本事,將孟婆神給帶回來啊?”

閻王爺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他低吼道:“臭小子,你找抽是不?我們要是能將她帶回來,還需要讓你出手嗎?她可是神,你以爲是普通的鬼魂啊?”

“既然她是神,我一個凡人怎麼能將她帶回來?”

“這件事對你來說,的確有些困難,我們也只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反正,我們是沒有辦法了。”

我頓時一愣,暗歎道:“這個理由是不是有點牽強?不管了,誰讓他是閻王爺呢,要是惹他不高興,沒準就將我直接留在地府了!”

“閻王爺,你爲何讓我去試試,難道我的身上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聽我這麼說,閻王爺沉默片刻,輕嘆道:“臭小子,你中了黑神詛咒,不出意外的話,你將獲得永生。因而,從某種程度來說,你已經是半個神了。”

“半神?”我陡然一驚,苦笑道:“閻王爺,我的事情,您知道的不少啊。可是,我想解除黑神詛咒,卻一直找不到辦法。”

“你小子的腦回路永遠都跟別人不一樣。黑神詛咒對你來說,雖然是劫數,但也是機緣。因爲就算是我,都無法幫你解決。”

我暗暗一驚,被閻王爺的話給震到了。如此來看,想要破除黑神詛咒,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既然這樣的話,還請閻王告訴我孟婆神的下落,我盡力一試,看看能否將她帶回來。”

“哈哈哈,這纔像話嘛,拖拖拉拉,扭扭捏捏的,怎麼當陰陽師?”

聽到閻王爺的數落,我的內心是崩潰的。試想,閻王爺自己都沒做不到的事情,竟讓我去做,我猶豫不決,很正常吧?

再說了,孟婆是地府冥界的神祇,我一個凡人哪敢造次?

“臭小子,你給我聽好了。孟婆神身在杭州西湖,自己開了一家店鋪。我讓幾個陰差日夜盯着她呢,所以你最好抓緊時間趕到那裏。”

“杭州西湖······”我頓時有些恍惚,輕嘆道:“時間過得好快,轉眼間,都過去了三年啊。” 見我突發感慨,閻王爺冷哼道:“臭小子,別感慨了。我們好不容易找到孟婆的下落,你早點將她帶回來吧。你要是讓她給跑了,我要你好看。”

聞言,我頓時臉色一苦,沉聲道:“閻王爺,我盡力而爲吧。另外,我想知道,孟婆神到底是何來歷?”

聽到我的問題,閻王的臉色微微一變,然後說道:“臭小子,民間傳說中,奈何橋上的孟婆是個長相恐怖的老嫗。其實,她可是一個大美人啊。而且,冥界地府出現之時,她已經存在了。我在她面前,都不敢放肆。”

我心裏大驚不已,急忙問道:“既然她的身份這麼高,爲何還要去奈何橋上熬孟婆湯呢?要知道,那可是件苦差事啊!”

這也難怪我疑惑,如果孟婆神在地府的地位如此之高,爲何會去做那樣的苦差呢?

“沒錯,那的確是件苦差事,但也是個修煉的好機會。凡人死後,都會經過奈何橋。對孟婆神來說,人世間的生死、愛恨、聚散、酸甜苦辣等一系列事情,都是她修煉的基礎。她喜歡人間,對複雜多變的人間充滿了好奇。”

“對人間充滿好奇?”我不由看苦笑,暗歎道:“凡人都想成仙成神,而這些神仙卻對人間好奇。不得不說,這實在有些諷刺。”

見我沉默,閻王爺接着說道:“孟婆神,是一位古老的神祇。一般來說,像她那樣的古神都會有自己的神劫。所以,當初得知她失蹤,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她要找個地方渡劫,然後再回來。”

“神劫?”

“青歌,仙佛衆神,也都會消失,並不能永遠存在下去。新神與舊神的交替,經常發生,這也是天道規則。不過,神靈一般不顯於人間,所以大多人都看不到。跟你說這麼多,就是想提醒你,和孟婆神打交道,一定要有耐心,不要讓她惹她生氣。不然的話,你死了不要緊,不要連累你身邊的凡人。”

我頓時滿臉黑線地看了閻王一眼,冷哼道:“什麼叫我死了不要緊?再說了,我中了黑神詛咒,孟婆神也殺不死我啊!”

“呃,這倒也是。但不管怎麼說,遇到孟婆神,你一定要謹慎行事。爲了穩妥起見,你儘快去找她。我猜,她已經察覺到我在監視她了。”

我點點頭,隨即說道:“閻王爺,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告辭了。”話音一落,我便轉身就走。

“青歌,你見到她的話,一定要讓她放下執念,迴歸地府。另外,我還有個消息要告訴你。”

聞言,我立即停下腳步,轉身問道:“閻王爺,你還有什麼吩咐?”

“這件事,黑無常也知道。你上次來的時候,我不是跟你說忘川河裏有人在等你嘛。三年前,她已經帶着前世的記憶轉世投胎了。”

我頓時一驚,疑惑地問道:“閻王爺,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青歌啊,你看我的樣子,像是開玩笑嗎?由於她的情況比較特殊,所以在她輪迴之前,我查出了一些事情。”

“查到了一些事情,什麼事情?”

“我不是跟你說了嘛,她在忘川河裏等你了千年,才獲得能夠帶着自己前世記憶投胎的機會。 棄女成凰:傲嬌妖帝追妻忙 她此次投胎,其命運也會和你連在一起。那一次你來這裏,她也看到了你,並認定你就是她等待的人。” 我的突然到來,似乎沒有驚動任何人。當然,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我的穿着沒怎麼標新立異,看起來就像個普通人。

我正要走進忘憂咖啡店去,一陣陰風突然吹過在我的臉頰。我急忙開啓天眼,竟然看到一個地府鬼差站在我的面前。

“小的參見陰司大人,沒想到大人來得這麼快。如此,我也好迅速回稟閻君殿下了。”他朝我一拜,恭敬地說道。

我微微點頭,輕聲道:“你先回去吧,這裏有我看着,應該不會出問題。唉,就算出問題,閻王爺都不能出手救我。你說這叫什麼,麻煩事都讓我趕上了。”

那名陰差微微一笑,隨即消失不見,回到地府去了。而我看了面前的店鋪,沉吟片刻,然後走了進去。

我正要推開門,剛剛伸手去推,門卻自己開了。我微微一愣,暗歎道:“孟婆神,你是知道我的到來了嗎?”

我苦笑一聲,無奈地說道:“既然我都來了,就已經沒了退路,還糾結個啥?”

於是,我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坦然面對即將出現在我面前的遠古大神。

民間傳說中,關於奈何橋上孟婆神的說法有很多,但流傳最廣的,說孟婆就是哭倒八百里長城的孟姜女。

具體細節不再多說,畢竟孟姜女的故事也算家喻戶曉。但根據閻羅王的講述,孟婆神乃是真正的神祇,並非是孟姜女。

走進店鋪中,古色古香的裝修讓人耳目一新,整個店鋪內瀰漫着沁人的芳香,讓人感到非常舒適。

整個店鋪分兩層,但讓我奇怪的是,我並沒有看到一個服務員前來招呼我。我正疑惑間,一個身穿紫袍的女人來到了我的面前。

不知爲何,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感到後背冒汗,心跳也不由加快了許多。我暗自驚訝,努力保持鎮靜。

“先生,請問你有預約嗎?”她輕輕問道,聲音很清脆,非常好聽。

我不由一愣,急忙搖了搖頭,解釋道:“我沒有預約,我只是覺得這家店名很好聽,於是就進來了。我剛剛回來,還不知道這裏開了一家新店。”

她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隨即突然走到我的面前,輕聲說道:“轎子坐的舒服嗎?”

此話一出,我頓時一愣,急忙否認道:“這位女士,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轎子,我沒坐過轎子。”

她擺了擺手,嬌笑道:“不過我沒想到,閻君竟然讓你這麼一個陽間陰司來勸我回去,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那麼,你想不想知道之前他派來勸我回去的那些陰差,下場是什麼樣的?”

我暗道一聲不好,隨即苦笑道:“沒想到這麼快就被你識破了,孟婆神,你身爲地府陰神的一員,爲何要跑出來?”

既然被她認出了自己的身份,我也就不再隱瞞下去。

“小道士,我們還是坐下說話吧。你雖然沒有預約,但我可以破例一次。但你不要着急,整個店鋪就我一個人。畢竟,忘憂咖啡只有我能配製。”

一聽這話,我急忙問道:“孟婆神,你不會在咖啡里加了孟婆湯吧?”

她輕輕點頭,嬌笑道:“不然你以爲呢?要是不加忘憂湯,怎麼能讓人忘卻煩惱呢?不過你放心,活人喝了忘憂湯,不會忘記所有的記憶。”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她給打斷了。

“小陰司,你不要喊我孟婆神,就喊我紫苑吧。這是我給自己起的名字,怎麼樣,好聽嗎?”

“紫苑?”我的臉色頓時一變,急忙說道:“孟婆神,我喊你紫苑,真的合適嗎?畢竟,你可是上古大神,我一個凡人哪敢造次?”

說話間,他給我安排了一個位置坐下,並親自端來一杯咖啡。

“小陰司,這就是加了孟婆湯的咖啡,喝了可以讓你忘卻煩惱!”她笑着看了看我,似乎想知道我有沒有膽量喝下去。

我微微一嘆,只能無奈地端起咖啡,稍稍喝了一口。

“有點苦,不太好喝,而且沒什麼感覺。”我直接評論道,沒有注意到紫苑的眼神。

“小陰司,你竟然真的敢喝,就不怕我害你嗎?”她驚訝地看着我,似乎有些難以理解。

“紫苑,你是孟婆神,地府冥界最古老的神祇之一。你動動手指頭就能殺死我,何必如此大費周折呢?況且,神仙是不能殺人的吧?”

她不由一愣,隨即輕笑道:“小陰司,沒想到,你還挺聰明的嗎?沒錯,我是不能殺人,所以我也在糾結,我要怎麼做,才能既不殺了你,又能將你玩死。唉,真是傷腦筋啊!”

一聽這話,我後背頓時一涼,隨即說道:“紫苑,其實不管你用什麼手段,都殺不死我。如果你要玩,我可以陪你玩。但是,你要告訴我,你擅自跑到人間,究竟是爲了什麼?還有,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

“小陰司,你爲何如此篤定我殺不死你?”紫苑有些疑惑,慢慢靠近我,湊到了我的眼前。

“紫苑,以你的能力,難道還看不出我的身上發生了什麼嗎?所以,我衷心地懇求你,早日迴歸地府,恢復地府的秩序。你可知道,你的差事正有黑白無常兩位大哥頂着呢。”

“噗嗤”一聲,紫苑突然笑了起來,大笑道:“我就知道,我逃出地府之後,閻君肯定會讓黑無白無長階梯我的工作。哎呀呀,不行,我現在一想到黑白無常在熬孟婆湯,我就想笑。”

不知爲何,看着大小的紫苑,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畢竟,那樣的畫面光想想就覺得有趣。

但是,我沒有忘記正事,於是立即停止笑容,嚴肅地問道:“孟婆神,笑歸笑,還請您告訴我,您什麼時候跟我回去?不然的話,我沒法向閻王爺交差。”

聞言,紫苑衝我笑了笑,淡淡地說道:“小陰司,我本可以分出一道分身留在奈何橋,接替我的工作。但那樣的話,很容易就會被閻君發現,而且還會出錯。所以,我就留下孟婆湯的製作方法,讓閻君自己想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