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開心中那令他煩躁的想法,玉絕塵的唇角勾起一抹危險的弧度:「不過現在弄死你也不晚,我已經不是以前的玉絕塵,看招!」。

說完,握著長劍向雪蘿玥襲來,招式極其刁鑽不說,直擊雪她致命的地方。

雪蘿玥和雲絕殤對視一眼,心中也是冷笑:「我們也不是以前的我們」,說完不退反進,朝著玉絕塵襲去。

在這種時候,就不需要去計較那些條條框框的道義,除掉雲絕殤,削弱這混沌濁氣才是首要任務。

如今玉絕塵既然是混沌濁氣的轉世,憑藉著以前的仇恨,若是讓他和混沌濁氣相融合,只會上仇上加仇。

重生之楚楚動人 對上雪蘿玥和雲絕殤的時候,玉絕塵才發現,這兩人居然比前幾天他見到的強大了不止一個階段,內心一下就震驚起來。

「可惡!你們什麼時候居然…….」,咬牙切齒,玉絕塵恨恨的盯著前面的兩人,一隻手握成拳頭,手中捏著長劍有些許顫抖。

他雖然強大,但是對上兩個實力相當的人,他還是有些吃力。

而裡面的混沌濁氣也沒有消停,他不停的和青霄戰鬥,試圖自主攻破封印。

雪蘿玥皺眉:「玲瓏,去幫青霄,守住封印,給這個傢伙一點顏色瞧瞧」,混沌濁氣么,不給他點苦頭,當她神女轉世是吃素的?。 話音落下,原本變成鐲子在雪蘿玥手中的玲瓏乾坤塔變成一座九層玲瓏塔,就這麼罩住了青霄劍。

見到玲瓏乾坤塔,青霄的臉色大喜,激動的看著雪蘿玥:「蘿蘿,玲瓏啊,她怎麼在你這裡?太驚訝了?」。

雪蘿玥這個時候也沒能理解青霄話中驚訝的玄外之音,只以為青霄見多識廣,認得玲瓏乾坤塔這個寶物,而且它不知道存在多久,青霄知道也不驚訝。

「嗯,她現在是我妹妹」,沒有回頭,應了一聲青霄之後,雪蘿玥和雲絕殤再次和玉絕塵戰鬥起來。

三人戰鬥起來,這方空間直接被攪動,力量的動蕩使得空氣也跟著晃動起來,這塊地面上開始散發著光芒,那些像蝌蚪一樣的字跡開始出現。

混沌濁氣衝撞了幾下玲瓏乾坤塔,發現自己的力量居然拿她沒有辦法,頓時憤怒了,可漸漸的,他的眼神變了,死死的盯著玲瓏乾坤塔。

「玲瓏乾坤塔,不對,虛渺寶塔才對,你居然是天道的東西,哼!可惡!」,混沌濁氣充滿殺意和憤怒的盯著玲瓏。

玲瓏一臉迷茫:「天道的東西,你是說製造我出來的人是天道么?他是誰,等等,你說的該不是小糰子說的天道吧?」。

混沌濁氣沒好氣的哼了一句:「這個世上,被稱作天道的,除了那該死的傢伙還有誰」。

娘的,把他封印在這裡,可惡,可惡!也不知道死了還是沉睡了。

青霄的眼神訝異,他沒想到玲瓏乾坤塔居然是天道的東西,那麼那一次,他和蘿蘿去的地方,就是天道所在的地方了?,想著,他的內心不由得狠狠抽了一下。

他和蘿蘿居然去了這個世界創世神的地界,拿了他的東西,咳咳,不要發現是他才好。

而這邊的雪蘿玥聽到之後,微微震驚過後,便又不覺得驚訝了,天道既然那麼神通廣大,給了她能成為********的白玉簪子,那麼一個玲瓏乾坤塔又有什麼奇怪的。

玲瓏的器靈飄出來,盈盈的捏著裙擺,歪著腦袋:「黑傢伙,我以前叫虛渺寶塔么,但我還是玲瓏乾坤塔好聽一點,所以以後你叫我玲瓏好了」。

混沌濁氣憤怒不已,就要去攻擊玲瓏,可她忽然蹲下身,拿起戒指,對著地上那一層粘稠,透露著熒光的泥土。

而令混沌濁氣的這一招朝著雪蘿玥的後背砸去,但在陣法中,他的攻擊打不出去,可雪蘿玥卻感受到了,反手就是一招,還是帶著涅槃之火的招式。

這招式就跟在反彈回來的混沌濁氣的招式,他都沒有發現,打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憤怒了:「可惡!到底怎麼回事,我怎麼會疼」。

蹲著的玲瓏抬起頭,一臉嫌棄的掃了一眼混沌濁氣:「哎呀呀,被關了幾萬年,都傻了,不會疼的,那就不是東西了」。

很明顯,這是拐彎抹角的罵他不是東西。

「你,你個死丫頭!」,說著,混沌濁氣憤怒開始追著玲瓏打,但是玲瓏躲避得快,而且不攻擊,毫無壓力的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看得青霄忍俊不禁。 既然洛洛不讓他動手,那就一邊看著好了,難得享受一下別人的保護,不是么?。

玲瓏特鄙夷的看著混沌濁氣:「來啊來啊,你要是敢這麼對我,回頭我讓天道將你劈成渣渣你信不信?」,語氣中滿滿的威脅和囂張。

雪蘿玥聽到這話,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天道,天道是誰,在哪,是不是活著都是一個問題,虧得玲瓏敢這麼嚇唬對方。

不過,這話聽著怎麼熟悉,對了,是紅鳳,一個張口閉口的就要將敵人燒成渣渣,現在玲瓏倒是學得一點。

還別說,這句話一出,令混沌濁氣的動作停頓了幾分,看樣子,天道在他的眼中還是一個值得忌憚的對手,別忘了,之所以被困在這裡,就是天道下的封印。

而神女不過是聽命於天道的吩咐,對封印進行看護,並且消磨和凈化混沌濁氣的力量而已。

邊上的青霄一聽,忍不住對面前這個小丫頭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蘿蘿的人,就是這麼霸氣,聰明。

可是很快的,混沌濁氣便收起了自己擔心,目光冰冷的看著玲瓏:「你少詐我,天道這個傢伙已經消失了幾萬年,不會再出現了」。

但玲瓏那張可愛中帶著稚嫩成熟的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朝著雲絕殤投去一道眼神,最後收回來:「你就這麼肯定天道消息了? 愛你預謀已久 別忘了,他可是這個世界的神!」。

可以這麼理解,這個世界依然存在,那麼,神是不會滅的,混沌濁氣和天道是這個世界最先出現的傢伙,混沌濁氣還在,那天道,自然也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

說不定跟雪蘿玥和混沌濁氣一樣,因為某種原因轉世了也說不定。

感受到了玲瓏的目光,混沌濁氣朝著雲絕殤的方向看去,越看那張臉,他越覺得心驚肉跳,天道那個傢伙,以前就喜歡用神力模糊自己的容顏,那張臉,他倒是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但現在,這個氣質,怎麼那麼像,太像,太像!。

青霄微愣,不是吧,這個傢伙真的是天道,那………。

察覺到青霄震驚外加懷疑的目光,玲瓏對著他眨巴了下眼睛,露出調皮的笑容,他微微一想,便知道,這真的是玲瓏詐混沌濁氣而已。

很顯然的,時候此刻,他已經有點相信和忌憚起來。

咽了下口水,混沌濁氣也不與玲瓏在戰鬥了,而是緊緊的盯著雲絕殤,試圖在他的身上找出天道的痕迹。

被混沌濁氣盯著,雲絕殤微微凜了下目光,朝著他投去不屑的眼神。

這副不屑一顧,睥睨天下的模樣,更是令混沌濁氣心中猛然一怔,這感覺,真的好像那個人。

「不過,這傢伙為什麼轉世,不合理啊」,混沌濁氣想不通,身為天道,力量毀天滅地,為什麼要去轉世,看樣子,他現在的能力和以前相比,真的弱了不止一個程度的。

轉念一想,他忽然覺得沒有什麼不合理,神女替他守護著封印,他之後再也沒有出現,若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怎麼可能他兩度殺了神女,他都沒有任何反應?。 想著想著,慢慢的,天道居然並不害怕起來,就算是天道的轉世,他現在不強大,他也無需忌憚和害怕。

看到混沌濁氣眼中閃著邪狠的笑意,玲瓏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她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也對,她就不該誤導,現在,混沌濁氣一定以為雲絕殤就是天道,恨意會更加濃烈,這可怎麼辦才好。

「呵呵…….」,混沌濁氣露出冷笑,眼神死死的盯著雲絕殤的背影,天道啊天道,將他封印在這裡這麼多年,也是時候算這個賬了。

混沌濁氣一點都不懷疑玲瓏說的話,他以為,玲瓏便是雲絕殤的所有物,她說的話自然是可信的,而且,話從她口中說出來,一點撒謊的痕迹都沒有。

殊不知,這不過是因為玲瓏給人一種不會撒謊的模樣,因為她的模樣是小孩子。

原本對雪蘿玥的恨意,在得知雲絕殤是天道轉世這個誤會的消息后,轉移了,雖然很雪蘿玥一直困著他不讓他出去,但是更恨的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他不過是討厭這個世界的虛偽罷了,滅世重生,創建一個比天道創建更要強大的世界而已,這有錯么。

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比天道晚了那麼一點時間來到這個世界上,讓人們知道的神只有天道,卻沒有他混沌之神!。

「天道,你有本事放我出去,咱們決一死戰,幾萬年了,你將我關在這裡,是不是怕我出去會殺了你,揮掉這個世界!」。

雪蘿玥和雲絕殤有一瞬間的呆愣,天道?這混沌濁氣腦袋被驢踢了吧,喊誰呢,這裡哪裡來的天道?。

但很快的,兩人便感受到了混沌濁氣那濃烈的殺意,目標,對準的是雲絕殤。

混沌濁氣將雲絕殤認為成了天道,他哪裡來的自信和理由?。

玲瓏吐了吐舌頭,將自己剛才隨意嚇唬混沌濁氣的事情說給雪蘿玥聽,轉過來告訴雲絕殤的時候,他微微眯了下眼睛,有些哭笑不得。

他是天道?是這個世界的神,怎麼可能,但內心對這個消息卻並不震驚,好奇怪。

既然混沌濁氣這麼恨天道,那他一定是害怕的,想著,雪蘿玥沒有開口,而雲絕殤不否認也不承認,冷冷的瞥了一眼混沌濁氣的方向開口。

「放你出來,你腦子有病還是覺得本尊會陪你一起傻?呵」,冷笑之後,轉過頭來,對著玉絕塵就是狠狠的一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混沌濁氣這邊心緒的影響,玉絕塵覺得自己戰鬥有些力不從心,腦袋亂亂的,導致不能看清和分析雪蘿玥和雲絕殤的攻勢,頻頻出錯,漸漸出於弱勢。

這一下,被雲絕殤的這一招打中,頓時覺得心口血氣翻湧,喉頭一甜,一口血忍不住自唇角溢出,而他也聽清楚了混沌濁氣和明白他心中的想法。

忍不住的想要罵人,而他也這麼做了。

「什麼天道地道的,你丫的是被關傻了吧,他要是天道,來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想辦法對付你我,還打什麼打」。

沒了他主導,這混沌濁氣剩下的這抹神魂,腦袋不大靈光。 玉絕塵這麼一吼,頓時讓混沌濁氣的腦袋清明了不少,也對,如果是混沌濁氣的話,他怎麼可能沒有關於天道的記憶。

在得知他衝破封印的時候,怎麼也要有所表示吧,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假的,假的!。

想著,混沌濁氣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紅鳳:「你個小丫頭片子,居然敢欺騙我!」,可惡,他堂堂的混沌之神,居然會相信一個小丫頭片子。

這話要是傳出去了,他還有什麼臉在這個是世界上混。

玉絕塵的臉色也很不好,欺騙混沌濁氣,也就是欺騙他,兩人現在的心意是有七八層想通的,心中的煩躁,彼此能夠感應到。

這令玉絕塵覺得很惱火,特別惱火,盯著雲絕殤,銀牙緊咬,恨不得立刻弄死對面的傢伙。

對上混沌濁氣氣鼓鼓的眼神,玲瓏一臉無辜的聳聳肩,露出可愛迷茫的表情:「瞪我做事什麼,眼珠子都快掉了你,還有,我又沒有肯定的說,也沒有要求你信,誰讓你信的,現在,怪我咯」。

青霄一聽,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聲聲來,這丫頭,還真的很像蘿蘿啊,有著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高,實在是高。

聽著邊上的青霄還在笑,混沌濁氣起的面容扭曲,似乎雙眼噴火,他緊緊的捏著拳頭,一臉陰翳。

「你個死丫頭,找死,看招」,說完,像一陣風似的,朝著玲瓏襲去。

可她忘記了玲瓏是器靈,速度是很快很縹緲的,而且離玲瓏乾坤塔很近,在這範圍內,想要忽然消失忽然出現,輕而易舉。

每每混沌濁氣的攻擊就要砸到她的時候,她身形消失,跑回玲瓏乾坤塔內,然後出現在不遠處,攻擊只能落空。

混沌濁氣想要攻擊玲瓏乾坤塔,但現在,隨著雪蘿玥修為的提升,玲瓏乾坤塔的防禦力也在提升,或者說,恢復原本的力量,玲瓏經過修鍊,修為也不低。

和混沌濁氣玩貓捉老鼠,不需要耗費太多靈力的情況下,對玲瓏來說,一點壓力都沒有。

而那邊,被雪蘿玥和雲絕殤圍攻的玉絕塵,始終是一對二,處於弱勢,加之這邊混沌濁氣的躁動,他本人很難集中精神,時不時中招。

所以說,有時候,和分身的聯繫太緊密了也不好,這或許就是分身的弊端吧,準確的來說,這還不算分身,而是轉世與原主靈魂的聯繫,太緊密了。

雪蘿玥他們不知道,此刻他們在戰鬥,在下方看起來沒有太明顯的變化,但對外面的人來說,那簡直是不曾見過的陣勢。

「海里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么,怎麼海浪翻滾得這麼厲害,你看,還有巨大的漩渦!」。

圍觀的眾人看在原本平靜的海面慢慢的變得沸騰起來,掀起很大的巨浪,就好似下方有人用什麼東西在攪動一樣。

而這個時候,虛渺宗和臨淵宗的人也才到達海邊,神女後裔的族人正坐著飛行魔獸,在空中查看。

族長的臉色有些凝重:「按道理說,現在混沌濁氣還出不來,衝擊陣法的話,不會造成這麼大的陣勢,這是怎麼回事?」。 「是啊,那族長,這是怎麼回事?」,那火爆長老站在族長的身側,皺著眉頭,焦急得不行。

族長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一切,只有看了」,要是知道就好了,就不會這麼糾結。

就在這個時候,從岸邊有飛行魔獸朝著他們飛來,虛渺宗宗主和臨淵宗宗主赫然站在上面,見到族長等人的時候,道明了自己的身份。

「在下臨淵宗宗主」。

「虛渺宗宗主」。

「見過神女後裔的諸位」,臨淵宗雖然是神女後裔的族人支持並且發展的,但是,他們進入秘境,對立面的情況知曉的並不多,因此,臨淵宗宗主並不知道族長是誰。

族長微笑著頷首:「在下不才,正是這裡的族長,兩位遠道而來,本應請兩位上海島上坐一坐的,但,現在你們也看到了,情況緊急,我們只能將時間推后,還請兩位不要生氣才好」。

「哪裡的事,族長親自相迎,對我等來說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不介意的話,這邊請」,虛渺宗宗主恭敬的開口道。

心中有些感嘆,吃人年紀輕輕的,居然是高級靈神,要知道,身為高級靈神的他都看不透這人的修為,可想而知面前之人,實力多麼強大,至少,遠遠在他之上。

不愧是神女後裔的族長,這修為實力氣質就是不一般。

說著,族長和和兩人回到了虛渺宗和臨淵宗的隊伍中,身後跟著神女後裔的族人。

看到虛渺宗和臨淵宗的人這般恭敬的迎接一個中年男子,其他跟隨而來的空幽大陸的勢力驚訝了,紛紛猜測這人是什麼來歷。

他們知道,一定不是跟他們一起來的,看服飾都很不同,這些人的服飾顯得古樸精緻一些。

族長站在虛渺宗宗主和臨淵宗宗主的中間,他環視了一圈此刻聚滿在海邊的眾人,眼神閃了閃,緩緩開口。

「諸位一定很好奇我色身份,實不相瞞,我便是這個秘境中神女後裔的族長」。

此話一出,眾人心中不由得疑惑起來,神女後裔是一支族人,但這又是什麼人,他們第一次聽過,看規模,不過也只是跟大燈大勢力門派大小一樣而已。

看出眾人的疑惑,族長繼續開口:「也許你們不知道神女,但有件事你們必須要知道,空幽大陸和另外兩塊大陸之所以這麼平安無事的存在幾萬年,都是神女的功勞」。

「這話何解?」,眾人再也忍不住開口了。

族長眼神微凜:「大家應該聽過傳說,這個世界之所以存在的原因,開天闢地,天道和混沌濁氣是這個世界最先出現的遠古之神,而你們不知道,混沌濁氣企圖毀滅這個世界,毀滅全人類」。

眾人一聽,下意識的覺得脊背一涼,毀滅這個世界,那就是等於將他們全部毀滅啊,不過,他們現在不是好好的么,說這個幹嘛。

「也許你們覺得我危言聳聽,但,此時此刻,混沌濁氣就被封印在這深海之下,你們看到的景象,就是他在衝破封印,等他衝出來,世界將會被顛覆!」。 眾人開始議論紛紛,有些懷疑族長說的話,實在是很難讓他們相信,毀滅世界什麼的,這太令人不可思議了。

就知道這些人不信,族長嘆了口氣。

「你們不信,那是因為,這幾萬年來的安全完全是因為神女在修補和鎮壓這個封印,所以才平安無事,五千年,你們大家應該知曉,有不少空幽大陸的強者消無聲息的消失事情」。

眾人對視一眼,聽一些傳說也是這樣,連帶著他們的武功秘籍,畢生收斂到的寶物也都消失了,而消息稱,他們來了這個秘境。

然後因為某種原因,秘境關閉,出不去,被困在這裡面,所以,他們得知五千年後秘境開啟,想要來湊一湊熱鬧,看看能都撿到什麼好東西。

難不成,跟著這什麼混沌濁氣有關係。

族長唇角勾起:「很顯然,你們應該猜到了,但那些人不是因為秘境關閉出不去,而是因為和我的先輩們,耗盡了修為,阻擋五千年這邪惡力量出世而犧牲,但這等豐功偉績,你們並不知道」。

「你們安靜的,無憂的再次享受了五千年的平靜,因為那些強者的犧牲,挽救了你們」,族長看著聽到這個消息無比震驚的眾人開口道。

豪門遊戲太傷身 他繼續開口:「而五千年前,神女很應該歸位,一起幫助大家封印這邪惡力量的,但是,神女被你們眾多勢力追殺而亡!守護了你們幾萬年安全的神女,被你們迫害!」。

說起這個,族長都替雪蘿玥覺得痛心和不值得,所以,他明白為什麼之前她拒絕神女這個身份,因為她也很很失望,很疲憊了。

眾人面面相覷,雖然不是他們做的,但是莫名的有種愧疚,而且他們知道,這不像是面前這個人胡說的,因為,沒有道理編故事來欺騙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