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豐尋詫異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那魔天大陸可不是天月大陸,那裡強者如雲,危險重重,大乘期修士和渡劫期修士隨處可見。」戰亦寒和蘇瑾月雖然實力不弱,但是在魔天大陸也只能算是普通的存在了。他們能趕過來幫忙,他已經很感激了,他可不能讓他們去冒險。

「我們想去看看。」蘇瑾月道。現在她對魔天大陸真的充滿了好奇。

田豐尋想了想,點了一下頭,「我們等一下就去傳送陣。」這裡的地形他已經都勘察過了,知道通往魔天大陸的傳送陣在什麼地方。

轉頭看向北城主,「只是…」他放心不下北城主。總不能永遠將他禁錮在這裡吧。

戰亦寒抬手一揮,困住北城主的陣法頓時化為了一團白霧,「你放心,他在這裡不會有事的。」他已經將北城主收入了自己的小世界,只是這裡的修士太多,他不能做的太過明顯。

「嗯。」田豐尋應道。他雖然還是放心不下,但是戰亦寒已經這麼說了,他也不好說什麼。

「魏長老,麻煩你回去后通知一下鳳天宗。」戰亦寒看向魏長老道。

「一定!」魏長老恭敬的應道。他心中對蘇瑾月和戰亦寒是極為感激的,如果沒有他們來幫忙,會主此時恐怕也處於危險中了。會主和城主的實力不相上下,兩人一旦打起來,會主肯定不可能全身而退。

看到外面的黑氣已經被火鳳和火凰燒的差不多了,一旁控制著陣法的大乘期修士,抬手揮去了陣法,與眾人來到了蘇瑾月幾人的面前。

「多謝戰門主!蘇門主!」眾人齊聲感謝道。這次若不是戰亦寒和蘇瑾月來了,他們或許也會落到北城主一樣的下場。北城主的修為在他們之中已經算是高的了。

戰亦寒和蘇瑾月淡淡的勾了勾唇。對於這些人他們可沒有什麼好感。

見蘇瑾月和戰亦寒不搭理自己,眾人只能悻悻的離開。

蘇瑾月看向魏長老,「魏長老,你快離開這裡吧,我們要用陣法將這裡封印了。」

「好。」魏長老點了一下頭,對著蘇瑾月三人拱了拱手,抬步向著來時的方向快步離去。

用神識觀察到眾人已經離開,戰亦寒和蘇瑾月同時撒出陣旗開始布置起陣法來。

田豐尋在一旁看著,眼中滿是震撼之色。沒想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陣法水平已經這麼高了,難怪那麼多門派都無法攻破鳳天宗的陣法。他們應該是八級陣法宗師吧?

隨著一陣陣隆隆之聲,魔域再次被陣法封印了起來。

「你們已經是九級陣法宗師了?」田豐尋不敢置信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將魔域封印的,絕對是九級陣法宗師無疑。他們究竟是怎麼修鍊的?

「嗯。」蘇瑾月點了一下頭。

「九級煉丹宗師,九級陣法宗師,蘇門主,沒這麼打擊人的好不好?」田豐尋咬牙切齒的看著蘇瑾月。 昭和貴妃 這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蘇瑾月揚唇笑了笑,「會主,我們去傳送陣吧。」她還沒說自己的是八級煉符宗師,五級煉器師呢,不然說不定田豐尋會去買塊豆腐。

三天後,戰亦寒三人來到了傳送陣前。

「這個傳送陣外有著一個七級防禦…這對你們只是小意思。」田豐尋想到蘇瑾月和戰亦寒是九級陣法宗師,悻悻的走到了一旁,等著蘇瑾月和戰亦寒破開傳送陣外的防禦陣。

戰亦寒抬手撒出幾枚陣旗,隨著陣旗落下,面前的七級防禦陣上漣漪蕩漾。

「我們進去吧。」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與她走了傳送陣。

田豐尋嘆了一口氣,跟上了蘇瑾月和戰亦寒。

進入傳送陣,戰亦寒緊緊的將蘇瑾月抱入了懷中。他不想和瑾月分開,哪怕一分一秒。

蘇瑾月靠在戰亦寒的懷中,臉上露出了安心甜蜜的笑容。

一陣眩暈后,戰亦寒和蘇瑾月便感覺到他們的身體正快速的下降,接著,他們就掉入了一片無盡的大海。

戰亦寒抱著蘇瑾月從海水中鑽了出來,抬眼望去,四周除了海還是海。

田豐尋從海水中鑽出來,吐出口中的海水,看向四周,「這裡應該就是魔天大陸了,沒想到傳送陣的另一邊竟然是一片大海。」

蘇瑾月祭出飛船,飛船剛剛祭出,就從半空中落了下來,「這裡也有著禁空禁制。」

「我的儲物戒里有一艘船。」說話間,田豐尋抬手祭出了儲物戒中的船。這艘船不大,不過坐他們三個人卻是綽綽有餘的。

「我們上船吧。」田豐尋飛身一躍,躍上了小船。

戰亦寒抱著蘇瑾月,踏水一躍,也飛身上了小船。

「這艘只是普通的船,我們要上岸,可能要廢些時間。」田豐尋拿出船槳開始划起船來。這艘船還是在被他滅掉的一名修士的戒指中找到的,原本想要清走的,見不佔地方就留在了儲物戒中。還好留著,不然他們就要游泳了。 「寒靈幽魂花?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這種藥草?」蘇瑾月疑惑道。

「寒靈幽魂花是魔天大陸獨有的藥草,只有魔天大陸的暗魂角才能找到。」田豐尋道。他也是在遺迹中得到了一枚玉簡,才得知這些訊息的。

拿出玉簡遞給蘇瑾月,「你看一下這枚玉簡,這上面記載的都是魔天大陸的藥草和丹方。」

蘇瑾月接過玉簡,用神識一掃,立即將玉簡中的內容都收入了腦中,「這玉簡中的好多藥草,我都是第一次見。」她還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大部分藥草的知識,此時才知道她也只不過是井底之蛙。

「我想去魔天大陸一趟,等我找到寒靈幽魂花,希望蘇門主可以幫忙煉製幽魂丹。」田豐尋道。北城主是他的朋友,他一定要想辦法救他。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視一眼,看向田豐尋,「我們和你一起去。」原以為魔天大陸和天月大陸沒有太大的區別,現在才知道魔天大陸和天月大陸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田豐尋詫異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那魔天大陸可不是天月大陸,那裡強者如雲,危險重重,大乘期修士和渡劫期修士隨處可見。」戰亦寒和蘇瑾月雖然實力不弱,但是在魔天大陸也只能算是普通的存在了。 中宮 他們能趕過來幫忙,他已經很感激了,他可不能讓他們去冒險。

「我們想去看看。」蘇瑾月道。現在她對魔天大陸真的充滿了好奇。

田豐尋想了想,點了一下頭,「我們等一下就去傳送陣。」這裡的地形他已經都勘察過了,知道通往魔天大陸的傳送陣在什麼地方。

轉頭看向北城主,「只是…」他放心不下北城主。總不能永遠將他禁錮在這裡吧。

戰亦寒抬手一揮,困住北城主的陣法頓時化為了一團白霧,「你放心,他在這裡不會有事的。」他已經將北城主收入了自己的小世界,只是這裡的修士太多,他不能做的太過明顯。

「嗯。」田豐尋應道。他雖然還是放心不下,但是戰亦寒已經這麼說了,他也不好說什麼。

「魏長老,麻煩你回去后通知一下鳳天宗。」戰亦寒看向魏長老道。

「一定!」魏長老恭敬的應道。他心中對蘇瑾月和戰亦寒是極為感激的,如果沒有他們來幫忙,會主此時恐怕也處於危險中了。會主和城主的實力不相上下,兩人一旦打起來,會主肯定不可能全身而退。

看到外面的黑氣已經被火鳳和火凰燒的差不多了,一旁控制著陣法的大乘期修士,抬手揮去了陣法,與眾人來到了蘇瑾月幾人的面前。

「多謝戰門主!蘇門主!」眾人齊聲感謝道。這次若不是戰亦寒和蘇瑾月來了,他們或許也會落到北城主一樣的下場。北城主的修為在他們之中已經算是高的了。

戰亦寒和蘇瑾月淡淡的勾了勾唇。對於這些人他們可沒有什麼好感。

見蘇瑾月和戰亦寒不搭理自己,眾人只能悻悻的離開。

蘇瑾月看向魏長老,「魏長老,你快離開這裡吧,我們要用陣法將這裡封印了。」

「好。」魏長老點了一下頭,對著蘇瑾月三人拱了拱手,抬步向著來時的方向快步離去。

用神識觀察到眾人已經離開,戰亦寒和蘇瑾月同時撒出陣旗開始布置起陣法來。

田豐尋在一旁看著,眼中滿是震撼之色。沒想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陣法水平已經這麼高了,難怪那麼多門派都無法攻破鳳天宗的陣法。他們應該是八級陣法宗師吧?

隨著一陣陣隆隆之聲,魔域再次被陣法封印了起來。

「你們已經是九級陣法宗師了?」田豐尋不敢置信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將魔域封印的,絕對是九級陣法宗師無疑。他們究竟是怎麼修鍊的?

「嗯。」蘇瑾月點了一下頭。

「九級煉丹宗師,九級陣法宗師,蘇門主,沒這麼打擊人的好不好?」田豐尋咬牙切齒的看著蘇瑾月。這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蘇瑾月揚唇笑了笑,「會主,我們去傳送陣吧。」她還沒說自己的是八級煉符宗師,五級煉器師呢,不然說不定田豐尋會去買塊豆腐。

三天後,戰亦寒三人來到了傳送陣前。

「這個傳送陣外有著一個七級防禦…這對你們只是小意思。」田豐尋想到蘇瑾月和戰亦寒是九級陣法宗師,悻悻的走到了一旁,等著蘇瑾月和戰亦寒破開傳送陣外的防禦陣。

戰亦寒抬手撒出幾枚陣旗,隨著陣旗落下,面前的七級防禦陣上漣漪蕩漾。

「我們進去吧。」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與她走了傳送陣。

田豐尋嘆了一口氣,跟上了蘇瑾月和戰亦寒。

進入傳送陣,戰亦寒緊緊的將蘇瑾月抱入了懷中。他不想和瑾月分開,哪怕一分一秒。

蘇瑾月靠在戰亦寒的懷中,臉上露出了安心甜蜜的笑容。

一陣眩暈后,戰亦寒和蘇瑾月便感覺到他們的身體正快速的下降,接著,他們就掉入了一片無盡的大海。

戰亦寒抱著蘇瑾月從海水中鑽了出來,抬眼望去,四周除了海還是海。

田豐尋從海水中鑽出來,吐出口中的海水,看向四周,「這裡應該就是魔天大陸了,沒想到傳送陣的另一邊竟然是一片大海。」

蘇瑾月祭出飛船,飛船剛剛祭出,就從半空中落了下來,「這裡也有著禁空禁制。」

「我的儲物戒里有一艘船。」說話間,田豐尋抬手祭出了儲物戒中的船。這艘船不大,不過坐他們三個人卻是綽綽有餘的。

「我們上船吧。」田豐尋飛身一躍,躍上了小船。

戰亦寒抱著蘇瑾月,踏水一躍,也飛身上了小船。

「這艘只是普通的船,我們要上岸,可能要廢些時間。」田豐尋拿出船槳開始划起船來。這艘船還是在被他滅掉的一名修士的戒指中找到的,原本想要清走的,見不佔地方就留在了儲物戒中。還好留著,不然他們就要游泳了。 田豐尋微笑著點頭,「希望可以與道友交換魔天大陸的相關玉簡和一些魔石。」他雖然不清楚魔石是什麼,但是從對方特意來找魔石,就可以知道,魔石應該是極有用的東西。

「成交!」男子毫不猶豫的答應道。渡劫丹可不是想要有就有的,他可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田豐尋抬手一揮,將裝有渡劫丹的玉瓶向著男子揮去,男子也在同時揮出了一個儲物袋。

田豐尋接過儲物袋,用神識一掃,對著男子拱了拱手,「多謝道友!我們就先告辭了。」

「走好。」男子微笑著點了點頭,迫不及待的打開手中的玉瓶,只見玉瓶中是三顆晶瑩剔透,品質上佳的渡劫丹,心中頓時狂喜。這次真的是賺到了。

女子目送著蘇瑾月他們的船遠去,收回視線看向男子,「澤哥哥,他們給了幾顆渡劫丹?」渡劫丹是可遇不可求的,想來對方也不會多給。只可惜她慢了一步,錯過了這個好機會。但是她也不會和澤哥哥搶的,澤哥哥是她喜歡的人,她願意讓給他。

「三顆,紅鸞,這一顆你收著。」司徒澤倒出一顆渡劫丹遞給柳紅鸞。

「謝謝澤哥哥!」柳紅鸞開心地接過丹藥,無比珍惜的收了起來。澤哥哥對她真是太好了,她果然沒有喜歡錯人。

田豐尋拿出玉簡遞給蘇瑾月和戰亦寒,拿著一塊魔石研究了起來,魔石通體純黑,入手冰涼,猶如一塊黑寶石一般。

「魔天大陸可以使用金幣,靈石和魔石,三者,魔石更為珍貴,所以交易時大多使用的還是靈石。」蘇瑾月也拿出一塊魔石打量了起來。

「離我最近的是魔鄂城,以我現在的航行速度,差不多需要一個月左右。」戰亦寒將地圖玉簡遞給田豐尋。

田豐尋讀取了一下地圖玉簡,「魔鄂城位於魔天大陸的東方,要去西方的暗魂角估計得半年的路程。」北城主不知道能不能堅持那麼久。

「我們先吸收一些魔石中的魔靈氣。」蘇瑾月將手中的魔石遞給戰亦寒,又拿了一塊魔石。玉簡上說,魔天大陸的修士大多數都是用魔石修鍊的。她之前注意到司徒澤和柳紅鸞的身上都散發著魔靈氣,想來就是吸收了魔石中的魔靈氣的緣故。

三人分別盤膝而坐,手拿魔石開始吸收了起來。他們要的只是身上有這種魔石的氣息,這樣他們才不會被人看出不是魔天大陸的修士。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在這半個月中,蘇瑾月三人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只是偶爾遇到一艘經過的船。

「我看到魔鄂城了。」田豐尋高興地看著遠處的若隱若現的城市。

「終於可以上岸了。」蘇瑾月揚唇淺笑,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在海里半個多月了,她覺得自己渾身都充滿了海腥味。

戰亦寒淺淺一笑,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看著她的眼中充滿了柔情和寵溺之色。 世界第一甜:老婆大人,超撩的 無論在哪,只要有她在身旁,他就足矣。

魔鄂城是一座海濱城市,來這裡的修士,大多數都是沖著海獸材料和魔石來的。

看到蘇瑾月他們的船靠岸,立即有十來名修士一擁而上。

「你們有海獸材料要出售嗎?我這裡的收購價格是最高的。」

「我叫王公道,魔鄂城的修士都知道我做生意最公道了,賣給我你們絕對不會吃虧的。」

「我們沒有材料出售。」戰亦寒收起船,拉著蘇瑾月向著集市走去。

田豐尋連忙跟上。

集市十分熱鬧,道路兩旁擺滿了攤位。

蘇瑾月和田豐尋看到藥草,立即就走不動了,走上前詢問道:「老闆,這藥草怎麼賣?」這些藥草雖然都是低級藥草,但是這些藥草在天月大陸都是沒有的。

「十枚魔石你們全拿走。」老闆笑呵呵的說道。這幾人一看就不是魔鄂城的人。

「老闆,你這是搶劫嗎?這些藥草加起來一枚魔石都貴了。」一名青衣男子走上前道。

老闆沉下臉,看到青衣男子是誰后,臉上立即露出了一絲惶恐之色,「夏少主說的是。」來人是魔鄂城三大家族之一,夏家的少主夏陌離,他平時最好打抱不平。也讓他們這些商販又恨又怕。

田豐尋看向夏陌離,「多謝夏少主!」對方的背景應該很大,不然商販不會嚇成這樣。 田豐尋微笑著點頭,「希望可以與道友交換魔天大陸的相關玉簡和一些魔石。」他雖然不清楚魔石是什麼,但是從對方特意來找魔石,就可以知道,魔石應該是極有用的東西。

「成交!」男子毫不猶豫的答應道。渡劫丹可不是想要有就有的,他可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田豐尋抬手一揮,將裝有渡劫丹的玉瓶向著男子揮去,男子也在同時揮出了一個儲物袋。

田豐尋接過儲物袋,用神識一掃,對著男子拱了拱手,「多謝道友!我們就先告辭了。」

「走好。」男子微笑著點了點頭,迫不及待的打開手中的玉瓶,只見玉瓶中是三顆晶瑩剔透,品質上佳的渡劫丹,心中頓時狂喜。這次真的是賺到了。

女子目送著蘇瑾月他們的船遠去,收回視線看向男子,「澤哥哥,他們給了幾顆渡劫丹?」渡劫丹是可遇不可求的,想來對方也不會多給。只可惜她慢了一步,錯過了這個好機會。但是她也不會和澤哥哥搶的,澤哥哥是她喜歡的人,她願意讓給他。

「三顆,紅鸞,這一顆你收著。」司徒澤倒出一顆渡劫丹遞給柳紅鸞。

「謝謝澤哥哥!」柳紅鸞開心地接過丹藥,無比珍惜的收了起來。澤哥哥對她真是太好了,她果然沒有喜歡錯人。

田豐尋拿出玉簡遞給蘇瑾月和戰亦寒,拿著一塊魔石研究了起來,魔石通體純黑,入手冰涼,猶如一塊黑寶石一般。

「魔天大陸可以使用金幣,靈石和魔石,三者,魔石更為珍貴,所以交易時大多使用的還是靈石。」蘇瑾月也拿出一塊魔石打量了起來。

「離我最近的是魔鄂城,以我現在的航行速度,差不多需要一個月左右。」戰亦寒將地圖玉簡遞給田豐尋。

田豐尋讀取了一下地圖玉簡,「魔鄂城位於魔天大陸的東方,要去西方的暗魂角估計得半年的路程。」北城主不知道能不能堅持那麼久。

「我們先吸收一些魔石中的魔靈氣。」蘇瑾月將手中的魔石遞給戰亦寒,又拿了一塊魔石。玉簡上說,魔天大陸的修士大多數都是用魔石修鍊的。她之前注意到司徒澤和柳紅鸞的身上都散發著魔靈氣,想來就是吸收了魔石中的魔靈氣的緣故。

三人分別盤膝而坐,手拿魔石開始吸收了起來。他們要的只是身上有這種魔石的氣息,這樣他們才不會被人看出不是魔天大陸的修士。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在這半個月中,蘇瑾月三人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只是偶爾遇到一艘經過的船。

「我看到魔鄂城了。」田豐尋高興地看著遠處的若隱若現的城市。

「終於可以上岸了。」蘇瑾月揚唇淺笑,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在海里半個多月了,她覺得自己渾身都充滿了海腥味。

戰亦寒淺淺一笑,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看著她的眼中充滿了柔情和寵溺之色。無論在哪,只要有她在身旁,他就足矣。

魔鄂城是一座海濱城市,來這裡的修士,大多數都是沖著海獸材料和魔石來的。

看到蘇瑾月他們的船靠岸,立即有十來名修士一擁而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