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齊沒有時間關注呂綉這些小心思。他和何豐走到水車連動裝置和洗毛機面前,仔細的又檢查了一遍。

蘇雙有些焦急的等在一旁,不敢出聲詢問,唯恐打擾兩人。有了第一次的失敗,他現在心中有些忐忑。如果水車連動裝置無法成功運轉,不能采水力為已用,那他們只能大量增加人工和牲畜,會導致成本大幅上升。

再三檢查完畢,何豐有些緊張的看向田齊,輕聲說道:「請家主扳下連動閘門。」

田齊心中同樣的緊張和忐忑。他對水車的了解遠遠沒有對紡機和織機那麼詳細。他只是在後世博物館中參觀過幾次水車的模型。另外他曾經在小時候陪爺爺去過村中的磨坊,很感興趣的觀察過石磨和電機的連接方式。

他僅憑印象和後世的數學、機械知識畫出了水車圖樣。能不能真的實現以水力來帶動紡機,他心中還真的沒有什麼底氣。

田齊在眾人矚目之下,勉強保持著面色的平靜,拉住扳手,猛然向下一按,把連動閘門合攏到了一起。然後他堅定的命令何豐:「開泄洪閘,放水,試車。」

何豐昴起頭向著石壩上方几名手下大聲喊道:「開閘門一尺高度,放水。」

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響起,水閘緩緩升起一尺,一注清泉從石壩中部噴涌而出,準確砸落在水車葉板上面。

水車在水力的驅動下緩緩旋轉了起來,帶動連接裝置將力量傳遞到了洗毛機滾筒上面。洗毛機滾筒飛快的轉動了起來。

田齊看了看守在洗毛機前的二嫂和幾名村婦,輕聲說道:「將清洗浸泡過的羊毛加入洗毛機,先按最低量加入,每一刻鐘,加量一等,直到最高限量。

田齊二嫂李氏和幾名村婦按照田齊所說,用木叉從浸泡池中撈出羊毛,扔進洗毛機的入口。

在眾人緊張的關注下,洗毛機轉速未變,平穩的繼續轉動。洗毛滾筒將一團團的羊毛梳洗成絨,並甩脫了水分,又壓製成片狀,從出口中卷出。

田齊急忙上前,伸手從羊毛薄片中撕下一片放入手中。田齊輕輕一薅,抻出一縷羊絨,手指輕輕一捻,羊絨捲成了線絲。

「成了。呵呵。成功了。」田齊十分自豪的輕聲自語道。

何豐聞言大喜,立刻向手下喊道:「把紡機和織機調試好,準備試車。爭取今晚紡線成衣。」

由於紡線機和織衣機需要更加精準的速度控制,田齊和何豐在經過多次實驗失敗之後,無奈的改變了最初的想法。他們放棄用水力來帶動紡機和織機,改用牲畜像拉磨一般來帶動紡機和織機。 手術室外,大廳里,休息的醫生不少。當三個人出現的時候,刷的一下,劉綺夢帶着一群人起立了。

掌聲不斷,閃光燈不停,劉綺夢率先站出來,和他們三人親切的握手。頓時,石紅雲眼裏的淚出來了,這一次是真心的佩服女院長了。

就在手術快結束的時候,護士長就彙報給了劉綺夢了。劉綺夢大喜,高高興興的組織了全院的醫生護士,然後帶着記者迎接三位術者。

這種規模的歡迎儀式,在市醫院還是破天荒的頭一回,太適應無影燈的醫生面對閃光燈有點羞澀,工作多年來,這是女院長首次對他們工作的一個肯定。

造勢,這個時候造勢是最有效的,劉綺夢深諳此道。把個老趙給捧的老高,什麼因公受傷啦,發揚白求恩精神啦,醫院聯動反應迅速啦,反正是說的市醫院每個人都在學白求恩,特別表揚了奮戰在第一線的外科醫生。

女院長劉綺夢領導的市醫院能把市中醫院壓制住,靠的不光光是先進的設備,就是拿出院長來單挑,劉綺夢都能把中醫院的院長甩三條街。

袁正初跟着劉綺夢去接待記者了。石紅雲太年輕,於康霹靂火一樣愛懟人,相比較下,就老袁還符合劉綺夢的要求。

婦科出科以後,石紅雲真的成了市醫院的名人了,走到哪都有人搶著和他打招呼,以前都是點個頭的人,現在也怕了,一個勁的和石紅雲套近乎。其實大家也不圖什麼,可人就是這樣,就像是貨架上的商品一樣,一漲價人們就會一窩哄的搶購一空。

醫務處,主任親自給石紅雲倒水喝,石紅雲感覺誠惶誠恐,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醫務處是幹什麼的,管理醫生的。對外是保護醫生,對內就是找醫生麻煩的。他們的目標常常是像石紅雲這樣年輕的醫生。

「主任,這個不合適,讓我自己來吧。」

「客氣什麼,你只管坐,今天我要好好伺候伺候你。石紅雲啊,你是不知道,我和老趙是同班同學,不過他比我大一歲。我們雖然老了,可你們年輕一代也迅速的成長起來了,你石紅雲是年輕一代的翹楚,我佩服,有這個資格了。」

這話一說,石紅雲倒不好意思了,抓耳撓腮道:「都是兩個主任給我機會啊,沒什麼的。」

「哈哈,謙虛了啊,這也是你努力的結果。前幾個月,我聽說你一個人就把急診科給承包了,手腕夠狠,夠辣!功夫不負有心人,你成功了,繼續保持努力,醫海這個領域遲早有你的一席之地。」

「好的。謝謝主任。我會努力的。」

「你喝口水,直接去院長辦公室,你的轉科單子已經開好了。不過,院長有幾句話要和你說。喝完,就趕緊過去吧。」

石紅雲也不敢磨嘰,喝了幾口水就拿着轉科單子去了女院長的辦公室。

石紅雲敲了敲門。「請進!」裏面立刻響起了劉綺夢歡快的聲音。

「劉院長,您找我?」

「呵呵,嗯,不錯,你不驕不躁的,是個好苗子!石紅雲聽令,立刻收拾東西,下鄉!」劉綺夢又一次想過關鍵時刻下命令的那種癮了。

「下鄉?」

「嗯!現在我以市醫院院長的名義要磨礪你了。告訴你,市裏要在評比十大傑出青年,我們醫療系統只有一個名額,給你了!石紅雲,你想要拿到這個名額,就不能沒有下鄉的經歷。所以,從明天開始,你下鄉一周。」

「啊,這麼久啊。院長,究竟是去縣裏還是鄉里?」

「傻小子,你要當傑出青年,當然是去最苦的地方去了,你是不是怕了?」劉綺夢調侃道。

「不怕!」石紅雲堅定的說道。話是說出來了,可石紅雲真心的不想去,因為鄉里就沒幾個病號,去了也是混日子,太浪費他的寶貴時間了。這些天,系統已經隱隱出現在明裏了,系統提示,即將打開內科小方塊了。

「呵呵,有一股子幹勁的小夥子,你是不知道,這個獎勵對你今後發展的重要性,說出來嚇死你!什麼也不要想了,趕緊去。我知道你愛做手術,可做手術的日子還長呢,這個機會是不等人的,錯過了就沒了!」

劉綺夢說話雖然輕描淡寫,可這個名額到手她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拿到這個名額以後,好多人給她打過招呼。團委的、婦聯的、殘聯的……雖然都是比較小的組織,可他們背後的能量不小。劉綺夢是頂着壓力把名額給了石紅雲的。

劉綺夢有她的打算,她準備把石紅雲打造成市醫院年輕一代的標桿!

醫院相對於其他單位,這種事情關注的人不多,可不能說沒有。名利場上,一個機會就決定你是坐飛機還是拖拉機的,而這個機會是不分男女不分年齡的。石紅雲不懂,如果他知道是這麼一回事,說不定他就不走,因為他對仕途沒有留戀。

童鈺送石小玉上學回來沒幾天,小兩口久別勝新婚,還沒纏綿,石紅雲就又要去下鄉。

雖然童鈺有點不樂意,可她是理解丈夫的。石紅雲把工資卡、獎金卡都交給了童鈺就收拾起身了。

下鄉的地方是個哈人居住地,在草原的深處。這次共有三人下鄉駐點,教育系統一個女教師,在教育局工作,一個醫生,就是石紅雲,還有一個就是維人小夥子,他在畜牧局工作。

市裏安排團委的車輛送他們去草原,不過,石紅雲有車,他自己還是開上了。石紅雲想着,下鄉肯定沒什麼事情,有個車說不定還能走穴什麼的。

秋天的牧區水草肥美,牛羊已經上了肥膘,牧民們已經開始割草料買牲畜,準備過冬了。他們下鄉的這個點,是一個很小的族群,政府指定了過冬的地方讓他們過去定居,可怎麼勸說,他們都不願意搬離。

團委的一個小領導對石紅雲自己開車很是不滿,可也沒辦法,石紅雲不是他直接領導的,他的話石紅雲才不會聽的。這個領導也就是在團委的車裏嘮叨了幾句,說石紅雲沒有集體觀念,集體榮譽感差,市醫院沒選出真正有覺悟的人啦。

可是,能參加這次活動的人都不傻,就算沒有背景也是個人精,大家都沉默不語,裝作沒聽見。畢竟一個小官僚和一個能得到市級先進名額的年輕人比,孰重孰輕,大家都心知肚明。 什麼!

李子揚聞言大驚失色!

很快,飛機就已經成功降落。

飛機剛剛降落,就被大批大批警車跟特勤車,把飛機包圍起來。

數百名特警,端著衝鋒槍,把飛機包圍了個水泄不透。

李子揚等乘客們,都驚呆了。

機艙門打開,舷梯放下。

陳寧跟宋娉婷、王知行,帶着大批大批的特警,登上飛機。

特警們的衝鋒槍,齊齊的瞄準李子揚幾個,喝令道:「舉起手來,如有反抗,當場擊斃。」

李子揚跟他兩個手下,面無血色,連忙舉起手。

童珂見到陳寧跟宋娉婷,也是跟做夢一般,激動的跑過來:「表姐,姐夫!」

宋娉婷上前攙扶著童珂,輕聲的道:「沒事了。」

陳寧則望着舉著雙手,滿眼驚駭,臉色蒼白的李子揚,冷笑的道:「我們又見面了。」

我們又見面了!

李子揚聽到陳寧這句話的時候,差點就想哭了。

明明他都已經登上前往北方的客機,客機都已經飛行幾個小時了,按道理說他此時已經抵達北方才對,怎麼飛機饒了一圈,又回到中海啦?

李子揚弄不明白的咋回事?

因為就算是他們李閥,也無法把飛走的飛機給叫回來。

陳寧這傢伙,怎麼就做到了呢!

他此時臉色蒼白的望着陳寧,咬咬嘴唇,外強中乾的說道:「陳寧,你不要得意。」

「我二哥跟我們李閥大管家,已經抵達中海。」

「你好日子到頭了,你們就等着我二哥跟龍叔弄死你們吧?」

陳寧跟王知行等人聽到李子揚這威脅的話語,互相對視一眼,彼此眼睛裏都有了笑意。

李子揚意識到情況似乎不對勁,但他又說不出哪裏不對勁,他怒視滿臉笑意的陳寧等人,怒道:「你們死到臨頭,有什麼好笑的?」

王知行冷笑的說:「呵呵,你二哥跟龍八荒已經來找過陳先生的麻煩了。」

李子揚愣住:「啥?」

二哥跟龍叔已經找過陳寧的麻煩,那為何陳寧現在還能好端端的站在這裏?

還有,二哥跟龍叔呢?

王知行似乎看出李子揚的疑問,他冷笑的道:「龍八荒企圖傷害陳先生,被陳先生正當防衛,一腳踢斃。」

轟!

王知行的話,如同一道晴天霹靂,震得李子揚徹底傻了。

王知行繼續說道:「至於你二哥,此刻正在醫院重症室門口跪着,懺悔縱容手下襲警的過錯呢。」

啥?

二哥也跪下了!

李子揚聞言徹底傻眼,滿臉震驚的望着陳寧。

陳寧卻不再看他,轉頭望向童珂,驚訝的問:「小珂,你怎麼也在這航班上?」

童珂道:「我最近假期,想回家看看,正好跟他一趟航班……」

童珂把李子揚在飛機上的惡行,一五一十的跟陳寧宋娉婷說了。

陳寧聽完之後,勃然大怒。

他轉頭望向李子揚,冷冷的說:「看來,斷了你兩條腿的教訓,還遠遠不夠。」

李子揚聞言,嚇得驚恐的叫喚起來:「你想幹嘛,我家可是李閥……」

話音未落,陳寧已經出手了。

咔嚓!

李子揚的左臂被陳寧親手摺斷了。

「啊!」

李子揚忍不住慘叫一聲!

咔嚓!

陳寧把李子揚右胳膊也折斷!

這次,李子揚直接疼得當場昏死過去。

陳寧余怒未消,望着跪在地上,舉著雙手的黃三跟張揚兩個。

他抬起腳,砰砰兩腳把兩人踢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