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圖猛吸了一口涼氣,他聽懂了唐楓的話外之音。

「莫……莫非那丫頭有厲害的背景,唐兄可知此女的詳細來歷?」

「山裡人!」

唐楓淡淡的回答。

申圖手裡的酒盞跌落,他想到了隋聆有強大的背景,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她是山裡人。

隨即唐楓將隋聆來歷的猜測詳細的跟申圖言明。

「這番事情比較棘手了,那女娃既然是山裡人,又與天機坊交好,恐怕這天機坊也與山上之人有不少的瓜葛,眼下我等當不宜與之作對。」

爹地,媽咪已出牆 唐楓重新為二人添滿了酒湯淡淡的說。

這下卻令唐楓開始著急了。

「那我們眼下該如何收場,就這樣看著天機坊做大?要知道天機坊的存在,不僅威脅這我滕寅街,同樣對你巳火街不利,不要忘了你的目的正是讓這夷城生亂,這個目的可是你作為結盟的誠意。」

看到唐楓此時驚慌的神情,申圖突然明白他星夜造訪的真實用意了,他顯然是對事態超出自己掌控而產生了懼意。

「唐兄勿慌,一來,那天機坊雖然出自丑街陽亭居,不過據目前得到的消息,其並非正是姚彧等人的死灰復燃。

這二來嘛,天機坊的出現也並未與在下之目的背道而馳,相反卻正如在下所期盼的一樣,夷城亂局將起,因為天機坊的出現將打破夷城五年來的默契,更主要的是此番山裡之人貿然插手夷城之事,打破了六十年來不參與夷城事物的默契,我想屆時比你我更加著急的乾坤街那些老頭子。

這三來嘛,至於如何收場,你我並未曾參與天機坊之爭鬥,一切都是他江通私自行事,與你我二人無關。」

唐楓沉吟細想,申圖言之確有其理,至於江通死活他並不在意,即便如此,他還是要做好後手,畢竟眼前這位巳火街街主,丟棄自己手裡的棋子卻眼睛也不眨一下,說不定什麼時候自己被他擺了一道也不知,而且最讓唐楓吃驚的是,申圖並不像他表面上那般是個酒肉之徒。

愛你的橋,通往毀滅的牢 在送走唐楓后,申圖拍手喚出了自己的心腹申忠,對其道:「傳書給君上,言夷城有變,形勢利於我方,不出一年,當有收穫。另外,懇請君上加派些人手過來,我說的人手你應該明白!」

在得到申忠肯定的稱喏后,申圖看著手裡的美酒,嘴角突然浮現出了笑容。 謝謝懶靜靜的支持,謝謝投票。

當旁山風再次醒來后已是次日巳時二刻,日光照得他一陣目眩。

「看來你又活過來了!」

旁山風渾身疼痛地躺在榻上,整個精神都比從前入夢時更加萎鈍,正在回想昨夜之事時,突然聽到了百里星流的話。

旁山風扭頭,看向自己側面的榻鋪,只見百里星流正斜倚著身子,胳膊和腿上都包紮著白麻布,顯然昨日他傷的不輕。

對於百里星流的揶揄,旁山風並不在意,因為自從昨日一戰後,旁山風已經開始信任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老氣橫秋的小夥伴了。

「你可知昨夜我是如何回來的?」

聽了旁山風的問話,百里星流橫著眼睛,直直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才問:「你昨夜出去過?」

「沒有嗎?」

「有嗎?」

簡單的對話,旁山風突然意識到關於昨夜之事,百里星流並不知情。

只是他卻不記得自己怎麼回來的,只記得被徐山扛著的路上,他因神魂疲乏而睡著了,如今看來,徐山似乎並未驚動天機坊任何一人。

「你是不是昨夜又做夢了?」

百里星流見旁山風不言語,又問道。

「對,可能是個夢吧,感覺做了一個十分漫長而奇怪的夢。」

「你不要想太多昨日的事情,雖然我們天機坊渡過了昨日的難關,可是眼下卻另有一個問題等著大家。」

「什麼問題?」旁山風突然來了精神,因為目前再也沒有比事關天機坊眾人更大的事了。

「方才石狼告訴我,坊中似乎發生了奇怪的事。」百里星流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旁山風說。

「到底是什麼怪事,你能不能說清楚點,急死我了!」

「唉,反正我也沒看到,我也說不清楚,一會素素姐她們會來看你,你跟他們一起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豪門二少 百里星流話音剛落,室門便被推開了,來者正是白素素和楊廣幾人。

「素素姐,坊內到底發生了何事,你們快告訴我吧!」

「公子,你別著急,先告訴我今日身子可有大礙?」

「我昨夜……我昨夜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今日只是感覺精神有些欠佳,並無大礙。」

旁山風差點就將昨夜林中之事隨口說了出來,好在臨機反應了過來,他覺得當下還是不要告訴眾人為好,生怕人多嘴雜,不利於大哥莫離。

「沒什麼大礙就好,坊內眾兄弟姐妹都很擔心公子的身子,昨日公子你硬生生的非要站起來,於你本就不好的身子可是不利,今後還請公子不要衝動,坊內之事自有我們眾人一起擔著。

既然如此,還請公子你跟我們去前庭看一看吧!」

旁山風一邊讓楊廣凌岩幾人抬自己上竹椅,一邊對於眾人的關心感動非常。

不一會旁山風被抬到了前庭,入眼處有二三十人圍著什麼東西在看。

臘梅等人見到旁山風出來,紛紛圍上來詢問旁山風身體的情況,旁山風見到如此多少關心自己,心懷大暢,高聲勸告眾人勿以己為念。

旁山風來到庭中,這時才看到之前眾人圍觀的事物,竟是數擔各種珍惜藥材和補品,其中大多是鹿茸、熊掌、燕窩、靈芝、太歲、人蔘等物,還有數個以精貴木料製成的錦盒,想來也定然價值不菲,紛紛一字列在眾人面前。

「這……這是從哪得來之物?」

旁山風不由得吃驚非常,左右環顧,想從眾人哪裡得到答案,可最終發現眾人也是對此一無所知。

「公子,這些東西是一大早上有夷城的幾個腳夫擔來的,只是說受人所託,不敢怠慢,放下東西那些人就走了。」

柳深疑惑的說道



「那些腳夫有沒有說拖他們擔來這些東西的人是何樣貌?」

「回公子,他們只說那所託之人是個啞巴,似乎也不是事主。」

聽到啞巴后,旁山風突然心頭一震,然而他仍舊不敢露出太多情緒,只好喃喃道:「既然事主不願留名,那我們也不必計較,興許是昨日聆兒姑娘託人送來的吧。」

鄭茹、白素素與杜紅鵑聽了這話后相互看了一眼,心想這聆兒姑娘與公子才相識不到數月,接觸的也十分有限,昨日以命相助,今日又讓人送來這般大禮,著實令人不解。

其實以三女敏感的性情,早已想到了事情的可能,只是她們不願往這方面聯繫罷了。

「聆兒姑娘可真是仗義啊,非親非故的,為了公子之事,昨日不但捨命相救,今日又送來這般重物,此等恩情,我們天機坊可不能忘啊。這些可都好東西啊,在這夷城起碼也能夠得五七柄良劍,這聆兒姑娘可真是對我們家公子……」

樺龐還要口無遮攔繼續說下去,這時凌岩突然咳嗽兩聲打斷了他的話,順勢道:「這些物品都是給公子療傷用的,梅姨,還不趕緊拿些出來,給公子熬湯喝了,只有公子康復了,我們天機坊才算真的站起來了啊!」

「哎,我馬上給公子熬湯去!」

臘梅會意,趕緊上前,順帶拉著樺龐將幾盒滋補養神的珍品拿向後廚而去。

聽了樺龐一番自言自語的話,旁山風的臉色瞬間變得通紅,尷尬至極。而一旁幾個女子卻都不由得低下了頭,虧得樺龐沒能說完,否則還不尷尬死了。

小插曲過後,旁山風又詢問起了夷城對於天機坊開門立戶的反應,他擔心經昨日這麼一鬧,會對天機坊的名聲不利。

旁山風見眾人端坐在庭中,各個默不作聲,心中已感不妙。

過了一會,凌岩才開口道:「公子,今日一早,天機坊門可羅雀,沒有一個顧客來我坊,不僅如此,就連丑街也受到了牽連,今日丑街的散市上,我們派出的攤子沒有一人購置鐵器,而且整個市集上人云紛紛,都是對我天機坊的惡評。」

凌岩說完后,柳深卻氣氛的抱怨道:「不僅如此,晨間,梅姨去乾坤街採購菜食,那些菜把式都冷言惡語相向,有的還不買給我們東西,真是令人氣不打一出來。」

一時間整個庭堂里眾說紛紜,儘是目前天機坊遇到的各種麻煩。

而此時的旁山風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雖說夷城大不過方圓五里,人不過兩萬,民風淳樸,但他們也會用這種樸素的方式表達不滿,這一點旁山風不怨夷城人。 謝謝朕一點也不萌

「為今之計,該當如何?」房環捋著花白的鬍鬚道。

此刻,庭中所有的人都在思考,想找出出路,畢竟整個天機坊二百餘號人,每天都要吃飯,而一旦斷了收入,無異於坐吃等死。

強烈的危機感又浮現在旁山風的心頭,而且此次來的比以往更加強烈。

「大家不要慌,目前我們天機坊的情形雖然十分危急,但還不到絕地,而且總會有辦法的。

目前的情是剛剛被江通廢了五把良劍,這對我們天機坊的名聲打擊很大,加之

江通環伺在外,虎視眈眈,我們需要時刻提防。

好在,我們還有一千銅錠,這些足夠我們全體坊眾吃喝二十日了,我想在這二十天中一定會想出解決辦法的。」

步步逼婚:總裁的替嫁新娘 雖然鄭茹語氣十分積極向上,但眾人心頭還是被那二十日的期限給震驚了。

這時,白素素似乎是看出了大家的憂慮,柔聲道:「雖然只有二十日,但總好過我們天機坊甫立之時,那時幾乎是沒有明天,而我們大家不照樣活過來了嗎?

而且在這二十日里已足夠發生很多事情,我想其中便包含天機坊破局之日。」

「好一個破局之日!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能餓死不成,今後我松茂便天天跟著鄭茹妹子,去丑街賣鍋,我就不信,整個夷城具都聽他江通的蠱惑!」

緊接著整個庭堂里充滿了昂揚上進的呼聲,而一旁的旁山風卻向鄭茹和白素素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經過這一次堂會後,天機坊內又開始有條不紊的忙碌起來,尤其是鑄劍室里忙的不亦樂乎。

經過江通劍斷天機坊五把良劍和百里星流的紅蠍劍后,旁山風等人明白了打鐵還需自身硬的道理,只有鑄出高品質的器物,才能挽回天機坊損失的聲譽,因此,在重新開爐后,旁山風對所鑄之物的要求更加嚴格,從制范、紋飾雕鏤、鍛鑄過程以及打磨都做了詳細的要求,力爭將器物品質提高一個層次。

在緊張的開爐鍛鑄過程中,旁山風一邊用徐山送來的藥物調養身體,一邊不斷反覆研習阿公的帛書筆錄,同時參考在陽亭居中得來的《劍工錄》,想從其中得到啟發,將鐵器難以成型和脆而易斷的缺點克服掉。

轉眼間已經到了八月十八這一日,自堂會後,已經過了十日,這十日里也確實發生了許多事。

第一件事是旁山風經過藥物的調理,已經於八月十五這一日能夠下床走動,而百里星流的傷勢也已無礙行走,因此這一日,整個天機坊舉辦了慶祝酒宴。

第二件事是在十日里丑街天機坊鑄劍室也完成了鐵質器物的改進,不論是鐵鉤鐵鍋還是鐵碗都比以前精美了許多,也輕薄了許多,節省了三成的鐵礦用度。

第三件事是天機坊在夷城再也找不到可用的鐵礦了。對此,旁山風等人猜測是江通在背後做了手腳。

第四件事是天機坊的開銷用度遠超預期,剛過十天原先一千銅錠便只剩下了一百八十銅,這讓整個天機坊眾人均感到了飢餓。

對於花銷過快,鄭茹的說辭是由於在鍛鑄過程中鐵器的品質提升,光木柴的開銷以及精鐵礦的購買,加上鍛鑄期間各種物料,便多花了將近三成的預算,其次是天機坊用來鍛鑄的鐵礦在一夜之間抬高了價格,最後竟一夜之間找不到一斤鐵礦。而在八月十五那天天機坊的慶祝宴,只多花了不到二十個銅錠而已。

第五件事是鄭茹與松茂的集市交易計劃並不理想,整個夷城仍舊對天機坊的器物冷眼相加,這十日來,天機坊在丑街集市上交易共獲得四十八銅錠,在乾坤街上所獲為零。而這些所得卻是鄭茹與松茂等人風吹日晒辛辛苦苦換來的。

更為不利的是,丑槐的巧拙坊竟也拿出了三款鐵器!雖然只有鐵鉤、鐵鍋和鐵錐,而且鑄工極其粗糙,但巧拙坊的情形卻猶如天上,每日里門庭若市,賺的盆滿缽滿。

而第七件事正是發生在今日一早,又有幾個腳夫擔來了兩擔珍貴藥材補品和一擔時鮮果脯。

中午巳時,丑街陽亭庭堂里正開展第二輪謀划。

「我有個想法,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鄭茹怯怯地說。

「鄭茹妹子,你可是有了謀划?眼下我天機坊面臨存亡之秋,姐姐知道你在為商之道上遠勝於我,大家都盼著你拿出好的計策,趕緊說吧。」白素素一聽鄭茹有計策,喜得都快把鄭茹摟在懷裡了。

「素素姐,你謬讚了。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遲重?」

「遲重?那個買我們鐵盾的人,當然

記得!」章祥說。

「不錯,這是此人。茹兒想我們或許可以藉助此人來度過此次危局。」

「茹兒姑娘,你是想讓遲大哥幫我們一把?從他那裡賒些財貨?」

旁山風若有所思的問。

「公子所言不差,我們天機坊可以派些人手與其接觸,第一是想向他借少許資財,好渡過眼前的困局。第二卻是想從遲重那裡打通一條活路!」

「活路?」

鄭茹的話頓時讓大家聽出來了希望,紛紛在心中猜測究竟是怎樣的活路。

「我就說嘛,茹兒妹妹果真是我們天機坊的智者。這不,天機坊有救了,茹兒妹妹,你就趕緊說吧,省的大家胡亂猜測。」杜紅鵑高興的說。

鄭茹微微淺笑,道:「這所謂的活路,就是我們可以向遲重乃至夷城外其他部落出售鐵器,他遲重知道我們天機坊所鑄鐵器的品質,而今我們天機坊鐵器的品質更上一層,相信會深受各部落喜愛。」

旁山風及眾人陷入了沉思,他覺得這個計策是完全行得通的,只是有幾個問題需要先行解決。

「茹兒姑娘此計甚好,只是你我都知道,遲重大哥所在的部落和地區現在互相攻伐,他未必會有多餘的財貨借給我們。

另外,我們對夷城外各部落的情形不甚了解,且各部落互相交兵,又如何在各部落間進行交易?」

對於旁山風的話,鄭茹並未有一絲難色,而是笑了笑道:「公子所提二者確實有一定的難度,不過茹兒已經有了對策。」

不知鄭茹對策為何,且看下章。 謝謝風舞心佐投票。

——

「為今之計,該當如何?」房環捋著花白的鬍鬚道。

此刻,庭中所有的人都在思考,想找出出路,畢竟整個天機坊二百餘號人,每天都要吃飯,而一旦斷了收入,無異於坐吃等死。

強烈的危機感又浮現在旁山風的心頭,而且此次來的比以往更加強烈。

「大家不要慌,目前我們天機坊的情形雖然十分危急,但還不到絕地,而且總會有辦法的。

目前的情是剛剛被江通廢了五把良劍,這對我們天機坊的名聲打擊很大,加之

江通環伺在外,虎視眈眈,我們需要時刻提防。

好在,我們還有一千銅錠,這些足夠我們全體坊眾吃喝二十日了,我想在這二十天中一定會想出解決辦法的。」

雖然鄭茹語氣十分積極向上,但眾人心頭還是被那二十日的期限給震驚了。

這時,白素素似乎是看出了大家的憂慮,柔聲道:「雖然只有二十日,但總好過我們天機坊甫立之時,那時幾乎是沒有明天,而我們大家不照樣活過來了嗎?

而且在這二十日里已足夠發生很多事情,我想其中便包含天機坊破局之日。」

「好一個破局之日!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能餓死不成,今後我松茂便天天跟著鄭茹妹子,去丑街賣鍋,我就不信,整個夷城具都聽他江通的蠱惑!」

緊接著整個庭堂里充滿了昂揚上進的呼聲,而一旁的旁山風卻向鄭茹和白素素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經過這一次堂會後,天機坊內又開始有條不紊的忙碌起來,尤其是鑄劍室里忙的不亦樂乎。

經過江通劍斷天機坊五把良劍和百里星流的紅蠍劍后,旁山風等人明白了打鐵還需自身硬的道理,只有鑄出高品質的器物,才能挽回天機坊損失的聲譽,因此,在重新開爐后,旁山風對所鑄之物的要求更加嚴格,從制范、紋飾雕鏤、鍛鑄過程以及打磨都做了詳細的要求,力爭將器物品質提高一個層次。

在緊張的開爐鍛鑄過程中,旁山風一邊用徐山送來的藥物調養身體,一邊不斷反覆研習阿公的帛書筆錄,同時參考在陽亭居中得來的《劍工錄》,想從其中得到啟發,將鐵器難以成型和脆而易斷的缺點克服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