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愣了一下,甚至有些不明白荒孤庭在跟他說什麼!

寇仲聞一愣,而杜舊言卻是大驚。整個天荒帝國恐怕都沒有人比他對崆峒府的感情更深!而如今荒孤庭竟然要讓一個野小子來當府尹!那這和他隨便找一個人當接班人有何區別?

寇仲聞還未言語,杜舊言便走到荒孤庭面前,悄聲道:“公子…這…!”

杜舊言沒有再說下去,他覺得荒孤庭不可能如此行事,剛纔只是開玩笑。

不料,荒孤庭微一擺手,隨即看向寇仲聞,道:“我這麼處理,不知道寇大人有沒有異議!”

“哼!”寇仲聞鬱悶的冷哼一聲,道:“本官已經把這件事交由你們決定,你們願意讓誰做府尹,都是你們的決定!日後若是出了差錯!和本官沒有一點干係!”

寇仲聞本來不想說出最後一句,但是如今自己已經多步落入下風,若是不反諷一下,寇仲聞實在是受不了了。

“呵呵!自然自然!出了事!自然由本公子擔着!範大人,便請你去寫寫任命文書!”

寇仲聞再次哼笑一聲:“公子不是官府之人,自然不知道,本官雖然執掌一州,但卻沒有直接任命府尹的權利,需要上報吏部,再由吏部查勘之後,方得下達任命文書!如此方可生效!所以,本官現在寫了也沒有用!”

“哈哈!寇大人但寫無妨,在下自然有辦法!讓你不經吏部,便可直接認命!”荒孤庭淡淡道。

寇仲聞目光灼灼的盯了荒孤庭一眼,豈會相信他的話?沒有吏部任命,任何官員都不可能直接上任!或者說,沒有吏部任命,便不能稱之爲官!六部之首豈是白叫的?

不過寇仲聞倒是想看看他買的什麼關子,耍的什麼把戲!從一開始便不把他這個知州放在眼裏,雖然修爲很高,但是終究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依然不把他放在眼裏,畢竟他縱橫官場數十年,又豈會這麼快便被嚇住?他只不過忌憚他向自己出手,所以纔會儘量妥協。

“取紙筆來!”

“是!大人!”

這時,即便是知道荒孤庭身份的杜舊言也納了悶,荒孤庭雖然是皇子,身份尊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說到底沒有任何權力!除非他攜帶皇帝聖旨前來,否則他是不可能直接任命一個府衙長官的!

不過,杜舊言最關心的不在這,而是荒孤庭真的要讓這一個瘦弱的男子接替他的位置?成爲崆峒府府尹?這也太草率了吧!看他那懦弱的樣子,還不如我這老頭子拼死繼續當着呢!

他再次開口道:“公子!這是不是太草率了?他若是成了府尹,老朽怎麼面對崆峒府的萬千百姓啊!”

荒孤庭微微一笑,道:“杜大人不必擔憂,我自有計較!大人只管一旁看着即可。”

“這……好吧!”杜舊言搖頭一嘆,反正對方是皇子,又是自己請來的,無論做什麼,他都攔不得,當然,他心裏更覺得荒孤庭應該不是那麼不靠譜的人!

寇仲聞手持兼毫,兩個侍女在他面前撐起一張宣紙。

側有雜役捧硯研磨。

寇仲聞瞥了一眼荒孤庭,隨即飽蘸濃墨,手寫起來,忽的停下,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男子此時依舊如墜幻塵,如癡如醉,又驚又喜,顫聲道:“小人吳明!”

“無名?”寇仲聞哼了一聲,“真是卑賤的草民,連個名字都沒有!”

吳明頓時面色一僵,不敢答話。

“呵呵!寇大人還真是耳背!明明有名爲吳明,大人卻自以爲無名!可笑的很呢!”荒孤庭嘲諷道。

“你…!”寇仲聞正要發怒,忽的反應過來:“無名? 離寵 !”

再次哼了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正要揮毫寫下“吳明”兩字。


“且慢!”

荒孤庭再次攔住,

寇仲聞不滿道:“你又是什麼意思?”

荒孤庭微微一笑,隨即伸手指向吳明,然後緩緩下移把手放在孩子小腦袋上。

“你叫什麼名字?”

荒孤庭看向孩子問道。

孩子眨巴着圓圓大眼睛,盯着荒孤庭,沒有說話。

吳明頓時急了,連忙道:“大人,孩子從小不會說話,小人取名叫吳昊!”

荒孤庭點點頭“吳昊!很好!……寇大人,寫吧!”

“………??”寇仲聞一臉糊塗,覺得自己聽錯了,再問道:“寫誰?”

“吳昊!”荒孤庭笑了笑,道:“就是這個孩子!”

寇仲聞頓時驚怒,竟然讓自己認命一個孩子爲府尹!這明顯是羞辱自己,吏部審查下來,自己有難逃干係,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也就罷了,但讓一個七歲孩童做府尹,這樣荒唐的事情出現在袞州,恐怕會傳爲笑柄!

寇仲聞頓時擱筆,寒聲道:“公子不要太過分,本官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荒孤庭呵呵一笑,道:“你不是說即便寫了,也不能生效,那麼,你又怕什麼呢?”

杜舊言也道:“公子,這不是兒戲,怎麼能讓一個孩子做府尹?”

荒孤庭笑道:“那不還有杜大人你呢?”

“這……?”杜舊言頓時不解其意。

荒孤庭繼續看向寇仲聞,道:“寇大人快點寫吧!不然就去找一個人來做府尹,要不然我們就只能一直僵持在這!”

寇仲聞面容陰沉,心中暗自揣度計較得失,最終,還是提筆寫下“吳昊”兩個字。


正如荒孤庭所言,他便是寫了也還要提交吏部審覈,只要他不蓋印呈遞,便是廢紙一張,寫下又如何?

寇仲聞寫罷,即收筆,哼道:“本官寫好了!”

兩個丫鬟連忙把紙張呈在荒孤庭面前,荒孤庭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微微一笑,道:“很好!”

荒孤庭微微點頭,隨即右手一揮,一塊做工精雅到極致的印璽出現在掌心。

重生頂級編劇 ,尤其是寇仲聞,心中猛地大駭,記憶深處似乎曾遠遠看過這樣一面五龍纏繞的印璽!

但是他那裏敢相信,那件寶物會出現在眼前一個少年手中!

“不可能!不可能!!!”寇仲聞連呼幾聲,但目光依然緊緊盯着荒孤庭手中璽印。

荒孤庭沒有說話只是手中微微用力,輕輕向白紙上一按。便迅速收起。

“轟……!”

頓時一道金光從白紙上散發出來。金光刺目,更兼滾滾澎湃的帝皇威勢。

寇仲聞兩眼瞳孔頓時收縮至針眼般大小,驚駭到了極點,緊緊瞪着白紙上的金色大印。待金光收斂,十個閃動熠熠光華的金字充斥在他的眸光之中。

“天荒不老,承天受命之寶!”

“轟!”

一聲巨響在他腦海中巨響!

“天荒帝國的玉璽!”

“嘭!”

他雙膝頓時一軟,猛地跪下,恭敬**拜倒:“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在場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那些僕從丫鬟見寇仲聞都跪下,哪裏還敢站着?連忙也低頭跪下。

便是最瞭解荒孤庭身份的杜舊言也心中猛地一震,不敢相信荒孤庭竟然把天荒的玉璽都帶了過來!

他也連忙跪下叩首:“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轉眼之間,州府後院,除了依然站着的荒孤庭,所有人都跪在地上。

荒孤庭微微搖頭,心中暗笑:“離開的時候都把這玉璽給忘了!沒想到,還是有點作用的!”

荒孤庭看了一眼恭敬無比的寇仲聞,道:“都起來吧!我又不是皇帝,不用拜我!”

“臣謝恩!”

寇仲聞這才恭敬的站了起來,但已經不敢擡頭,他當然知道荒孤庭不是皇帝,畢竟荒擎夜他是見過的。

但能拿着皇帝玉璽的人,身份何其尊貴?簡直不敢想象!而見皇帝玉璽,便如皇帝親臨,他何等老奸巨猾,第一時間便深深跪下。心中暗暗猜測荒孤庭的身份。

他低着頭恭敬道:“剛纔下官多有冒犯,還請大人恕罪!……敢問大人什麼身份!”

杜舊言此時也站了起來,恭敬的看向荒孤庭,然後道:“寇大人,這是當今的二皇子殿下!”

“參見二皇子殿下!老臣有眼無珠不知皇子殿下駕臨,實在罪該萬死!!”

寇仲聞連忙再次跪了下去,對於荒孤庭的身份他顯然已經猜到了,只是不敢確定。所以登時便再次請罪!

荒孤庭冷笑一聲,道:“寇大人剛纔好大的官威啊!起來吧!”

“謝殿下!”


寇仲聞身上已經出了一身冷汗,但依然盡力維持着知州大人的威嚴。

他看向杜舊言,看似埋怨道:“殿下親臨袞州,杜大人竟然不通知本官,也好讓讓本官親自出迎!”

“這……!”杜舊言尷尬的看了一眼荒孤庭,總不能說就是故意隱藏身份來搞你的吧!所以乾脆不理他不說話。

寇仲聞此時滿面紅光,絲毫沒有剛纔的狼狽之態,道:“二殿下!下官早就聽聞殿下同境界力敵三人,更是跨境越戰,並且大獲全勝,殿下真乃我天荒榮耀,讓天荒帝國再一次蟬聯中等帝國之首稱號!真是讓下官佩服無比。今日下官有幸見到真容,竟然親臨袞州,下官作爲東道主必然要好生招待,還請殿下移步館閣。”

“呵呵!是嗎?”荒孤庭冷笑一聲,道:“你剛纔說你是東道主?意思是說這袞州不是天荒帝國的!而是你寇大人嗎?”

寇仲聞頓時嚇了一大跳,眉頭上溢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我靠,這再說下去,就是要給我扣上個謀反的罪名啊!他害怕極了,連忙強笑道:“殿下玩笑了!袞州當然是天荒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老臣豈是不知?剛纔不過是口誤罷了!哈哈!殿下舟車勞頓,肯定累了!……至於這些瑣事可以晚間再處理,下官定然讓殿下滿意!”

“瑣事?”荒孤庭再次冷笑道:“原來在寇大人眼裏,這一府長官任免之事,在寇大人眼裏只是瑣事?看來我父皇的境界實在太低,甚至不及寇大人之萬一,後宮那點事都管的不清不楚!回去之後,我定然讓父皇親自降旨請你去教教他如何處理瑣事!”

“轟——!”

寇仲聞腦海中如同霹靂炸響,唬得三魂出,七魄散!皇帝不如他會管事?完了?!這荒孤庭肯定是要搞死我!一個罪過比一個大啊!這要是論起罪來,絕對是骨頭渣都剩不得!

“殿下!殿下…!這絕不是瑣事!是下官的頭等大事!下官現在就處理!現在就處理!”寇仲聞已然有些魂不守舍,戰戰兢兢的說道。 寇仲聞雙腿發麻,戰戰兢兢的站着,荒孤庭給他連扣兩個大帽子,每一個都能讓他丟掉頭上烏紗,甚至性命不保。

他連忙把吳明夫妻從地上扶起來,真誠至極的道:“兩位!老夫剛纔太對不起你們了!現在給你們道歉!你們原諒我吧!啊?”

寇仲聞以十分渴求的目光盯着兩夫妻。

吳明夫妻兩人哪裏受得了這等大禮,連忙嚇得點頭:“不敢不敢!”

“兩位,我求求你們了,你們不要不敢還是快點接受老夫的歉意吧!”寇仲聞生無可戀的道。

“我們接受!我們接受!”吳明兩人連忙道。

寇仲聞這才鬆了口氣,連忙對荒孤庭拜道:“殿下!好了!他們同意原諒我了!”

“好了?”荒孤庭冷笑一聲,緩緩道:“好吧!這張紙就交給你了!”


“是是是!”寇仲聞連忙雙手恭敬的捧起自己剛纔隨手寫得宣紙!現在他已經不是一張普通的紙了!已經可以稱之爲“聖旨”了!

寇仲聞連忙道:“即刻起,崆峒府新任府尹便是吳昊!”

雖然讓一個七歲孩子做府尹是如此荒謬的一件事,但此時寇仲聞卻說的如此虔誠認真!

吳昊彷彿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頓時好奇的看向寇仲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