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點頭笑道:“對啊對啊.”隨即變魔術般的拿出一個精緻的名片夾.分別給我們遞了一張名片.上面寫着客戶經理劉子豪.

我不置可否的接過名片.心裏盤算着等他一出去就扔掉.口中卻是笑道:“安平平安.呵呵.這幾天你們六樓可不太平安呢.據說最開始死的那個小女孩.就是託付給你們公司那個周曉萍臨時照看的吧.”

劉子豪的臉上閃現過一絲古怪:“周曉萍是我媽.”

我頓時大爲愕然.怎麼這麼巧.正好此時電梯叮的一聲門開了.劉子豪衝我們揮了揮揮手.說有需要時打電話.便走了出去.

就在門快要關閉的時候.我猛然摁下開門鍵.閃身出了電梯.衝劉子豪喊道:“那誰.劉子豪.等一下.”

劉子豪轉過身來.微笑着看着我.眼中卻是掩飾不住的納悶:“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我左右一瞄.直接推開安全通道的防火門:“在這說吧.”

劉子豪狐疑的打量了我一眼.最終還是跟我走了出來.緊接着胖子跟孔宣也一頭霧水的走了過來.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想必他們心裏也在想.不就是周曉萍的兒子麼.能有什麼好問的.陳菲兒那件事情已經結束了呢. 196 舉例說明

看着劉子豪略帶警惕的眼神,我拿出一盒煙,遞了一支給他。 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沒想到劉子豪直接拒絕:“謝謝,我不吸菸。”

你丫的食指跟中指都被薰黃了,你居然說不抽菸?

轉念一想,現在有很多犯罪團伙都是利用迷/幻/藥來作案,特別是香菸,往往一口煙下去,當事人頓時人事不省,是男的話錢財不保,是女的話不僅僅錢財不保,還可能會被侵犯。反正是犯罪,都是提着腦袋過日子,也不在乎多一宗強/奸的罪名。

想到此處,頓時心平氣和,笑了笑,自顧自的裝作去點菸。

我爲什麼要拿煙出來點菸,這並不是我煙癮大,也不是我裝逼耍酷,而是,兩個人交談的時候,對方強勢不強勢就可以通過一些細節來觀察。

譬如我眼下的點菸就是傳遞這麼個信息:小子,我現在不說話,先點菸,因爲在我眼裏你沒有我的煙重要。

如果對方轉身就走,或者很不耐煩的打斷我點菸,那就說明此人是一個很強勢的人,見不得別人在他面前裝逼,如果對方傻乎乎的等着我把煙點燃,那就說明此人是凱子,不欺負白不欺負。

當然,這些東西存乎一心,不能全盤照搬,但是作爲一個參考還是可以的。

看來劉子豪屬於強勢的人,還沒等我拿出打火機,直接笑眯眯的問道:“先生,有什麼事情現在可以說了嗎?”

我也不再點菸,微笑道:“其實,我就是想了解下陳菲兒的事情,你知道是誰將陳菲兒委託在你家的嗎?”

“不清楚!”劉子豪搖搖頭。

“那你母親周曉萍女士應該清楚吧?”見到劉子豪臉色不愉,我連忙一頓胡謅:“沒有別的意思,因爲我身後這個胖子就是陳菲兒的表哥,文麗的大外甥。這次過來除了將陳菲兒的事情善後以外,還想感謝一下各位幫助過陳菲兒的好心人。”

劉子豪朝胖子看去,一臉狐疑:“你是陳菲兒表哥?”

胖子跟我這麼久,這點眼色還是有的,衝劉子豪抱了抱拳:“我是鄉下來的,也不懂得說什麼漂亮話,既然你幫助過陳菲兒,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絕不說二話。”

劉子豪似信非信的朝我看來,我連忙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你母親談談。”

“可她神智不是很清楚,現在還在醫院呢。”劉子豪神情很是苦惱:“能不能見她不是我說了算,而是醫生說了算。”

“這樣子啊,那行,那過一段時間再來找你好了。”我咔嗒一聲把煙給點燃,意思是對話就此結束。

劉子豪跟我告辭,轉身推開防火門,孔宣突然開口說道:“那誰,劉子豪是吧,從名片上看,你負責意外險是不是?”

聽聞孔宣這麼一問,劉子豪身形一頓,緩慢的轉過身來,似笑非笑的看着孔宣:“怎麼,你要辦理意外險嗎?”

“我有個朋友,做建築的,想給他手底下員工買一點意外險。如果可以的話,我不也是想賺點佣金麼。”孔宣胡謅着。

“他手底下有多少個員工啊?員工不多的話,你那點佣金還不夠吃頓飯呢。”一聽說是這種保險,劉子豪很明顯興趣不大。

孔宣笑道:“不多,三四百人吧。”

劉子豪眼神頓時一亮:“三四百人那還是有搞頭。要不,你跟我到辦公室聊聊?”

“下班以後一起吃飯吧,我現在還有事,反正我也有你號碼,到時候再聯繫你。”孔宣晃了晃手中的名片,然後主動跟劉子豪握了握手。

劉子豪哈哈一笑,告辭而去,胖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孔宣,撓着頭皮問道:“你們兩個,都給我說說,到底是什麼意思?一個要跟人家母親聊聊,一個要跟人家談保險?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望向孔宣,孔宣也正好看向我,兩人幾乎是同時說道:“你先說。”

哈哈一笑,我們用最科學的方式決定了誰先說的問題,沒錯,還有比石頭剪刀布更科學嚴謹的方式嗎?

石頭剪刀布!石頭剪刀布!

……

三局兩勝,我贏了,孔宣先說。

“我感覺這傢伙有些不對勁,藉着握手的機會查看了他一下。”孔宣將手一翻,露出掌心裏面皺巴巴的一張黃紙,將黃紙撫平,原本上面的紅色符咒已經變成了暗紅。

“他是鬼魂?”我訝然問道。

“不,他只是與鬼魂有密切的接觸而已。”孔宣皺眉道。

“多新鮮!人家陳菲兒死前那段時間就是住在他家,報仇的空隙偶爾回去坐坐,劉子豪身上就沾染了它的氣息,這可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胖子跟孔宣也是很熟悉,對於這種鬼神的事情也能說出個一二三來。

“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沒跟你們說。”孔宣苦笑一聲。

“哦?你有痔瘡還是有狐臭?”我嗤笑道。

孔宣也不以爲意,一字一頓的說道:“這個鬼魂根本不是陳菲兒。”

“你說什麼?”我跟胖子同時驚呼。

“人死以後是不可能變成鬼的,這一點,我在跟正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說過,鬼是陰界的產物,人生活在陽界,原本就互不干擾。能夠行走於陰陽界之間的人,都是具備大神通的人,當然,也有可能是那些被空間縫隙捲過來的遊魂,以前我們所見的清秋默默,高舉嗶卟,都是屬於此種。至於那些真正有大神通,恩,清秋的爺爺鬼僵應該算一個,還有睚眥也應該算一個。”孔宣嘆息了一聲,話鋒一轉,來了個總結:“總之,人死是不可能變成鬼魂的。”

胖子一臉不信的看着孔宣:“請舉例說明!”

孔宣無奈:“這麼說吧,如果陳菲兒枉死就可以化作厲鬼來報仇,那杜衛東呢,他難道就不是慘死?不是也要化身厲鬼來報仇?這世界上每天都有那麼多人死去,又有幾個人是心甘情願去死的,按照變鬼這一說法,那我們這世界到處都是厲鬼了。”

我跟胖子面面相覷,孔宣這話說得挺有道理,如果人人都變成厲鬼的話,那這世界早就亂套了。

“我先前在想,指不定是哪一個被時空縫隙捲過來的鬼魂正好遇見了此事,實在看不過眼,這纔出手懲治杜衛東三人。但是它又怕被人類中有道法的人責怪,這才特意留下血字,其實就是在解釋給我們這種人聽,他只是看不過眼,並沒有胡作非爲。”孔宣微微一笑:“所以,我也沒有拆穿它不是?”

“那你現在又說出來算是怎麼回事?”胖子不屑道:“賣弄你的知識麼?”

“那是因爲我在這個劉子豪身上又感受到了這個鬼魂的氣息,也就是剛纔我所說的,劉子豪跟這個鬼魂有着密切的接觸。靠,胖子,你別露出這種神情,這種密切的接觸不是那種密切的接觸。”孔宣哭笑不得的指着胖子罵道。

“別理他,你繼續說。”我笑道。

“所以我覺得古怪啊,待會我們跟他吃飯,然後找個機會去他家裏轉轉,我也覺得陳菲兒這個事情有些不尋常了。”孔宣雙手一攤:“好了,我說完了。該輪到你了,你爲什麼要去找周曉萍?”

輕咳了一聲,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緩慢的說道:“我懷疑,馬振凱在這個事情裏面也插了一腳!”

“哦?”這次輪到孔宣跟胖子兩人對我表示疑惑了。

“我先這麼假設,杜衛東三人在樓頂看到馬振凱跟習韶華在衛生間偷情,這件事情被馬振凱知道以後,迫於馬家的家規,馬振凱一定要將此事扼殺封鎖,但是如果直接殺掉三人的話,更容易被有心人挖掘出來原因,索性利用陳菲兒的死做文章。”我舔/了/舔嘴脣,繼續說道:“先前我還覺得有些迷糊,因爲我不知道馬振凱是怎麼跟陳菲兒搭上線的,但剛纔聽孔宣一說,我就知道了,馬振凱根本勾結的就是另外一個鬼魂。”

“請舉例說明!”

“舉個毛的例,我這個只是猜測而已,哪來的例子可以舉?” 龍血戰神 我有些惱怒,隨即想起了一件事情:“你們還記得那個保安手機裏的視頻吧,當時陳菲兒從六樓到一樓,又從一樓到17樓,這期間居然電梯門都沒有打開一次,這本身就不正常,肯定是被那個鬼魂給控制了,只讓杜衛東三人進去。”

“恩,這點也確實有些異常!”孔宣皺眉道:“可是,這跟周曉萍有什麼關係?”

“我懷疑啊,將陳菲兒委託給周曉萍的並不是馬興瑞,而是馬振凱。”我終於將自己的猜疑一股腦兒的總結了一下:“馬振凱知道周曉萍在公司六樓上班,就將孩子委託給他,然後利用鬼魂將陳菲兒弄死在電梯裏面,最後設計成陳菲兒報仇的假象,將杜衛東等人殺人滅口,這纔是他最後的目的。”

“鬼哥,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胖子期期艾艾的說道。

“恩?”

“你說這一切都是馬振凱弄出來的花樣,那他爲什麼還出錢請人來轉告我們他跟習韶華的事情,他有病嗎?”

胖子一句話頓時將我的猜測全部推翻,對啊,馬振凱又沒病,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197 錯綜複雜

三人在樓梯間商議了許久.不但沒有把事情理順.反而越說越複雜.最後決定還是去24樓找馬振凱聊聊.別的不說.聊個天總可以吧.

乘電梯到了24樓.還是那個前臺.見到我們.臉上浮現出職業的甜美:“三位還是找馬總嗎.”

“對的.”我笑吟吟的點頭.這個小女孩笑起來特別的甜.這讓我的心情好了不少.

前臺打了個電話.然後衝我們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馬總在辦公室裏面等你們.三位請進.”

走進馬振凱的辦公室.發現馬振凱的老婆羅芸也在.大家都是見過面的.彼此打了個招呼.隨意的坐下.

“你們不是去海上明珠了麼.這麼快就出來了.”馬振凱微笑着問.

“賺你們的錢還真是輕鬆簡單啊.”難得羅芸也說了一句玩笑話.

看來羅芸也是一個善於把握分寸的人.知道在這個時候說上一兩句葷話.意思就是你們有啥話隨便說.不要顧及我在旁邊.當然.也有拉近雙方關係的意思.

既然羅芸都這麼生冷不忌.我們自然也肆無忌憚.亂七八糟的扯了幾句以後.我有意無意的問道:“那個梅姐介紹的小慧跟蓉姐搭檔.還真是無敵啊.”

說這話的時候.我目光掃過馬振凱的臉上.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誰知馬振凱臉上沒有任何不自然.反而哈哈大笑:“你不用給我下套.我只認識梅姐.什麼蓉姐小慧的.我統統不認識.老婆.我可沒騙你哦.”

羅芸只是笑.不說話.

“裝.”我鄙夷的說道:“人家梅姐的語氣.幾乎是把你當乾爹一樣了.你敢說你不是常客.”

“我有那麼多的業務往來.每個月都要去海上明珠消費十來次.大部分都由梅姐招呼的.你說.難道她不應該感激我.不過.我可是從來都沒點過服務哦.”馬振凱臉上笑容未減.並沒有因爲我說出梅姐而有些許不自然.

唷嚯.看來馬振凱的鎮定與涵養功夫已經爐火純青啊.

正有些糾結該怎麼繼續的時候.有手機鈴聲響起.羅芸打開自己的坤包.拿出一個電話.衝我們抱歉的笑了笑.舉起電話走到外面.順手帶上了門.

由於我坐在羅芸旁邊.她打開坤包的時候.我下意識的瞟了一眼.嘖嘖.有錢人底蘊就是不一樣.這包里居然有三個手機.

她要這麼多手機做什麼用.一個打國內一個打國外還有一個發短信.

隨即搖搖頭.她就算是帶一百個手機在身上又跟我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見到羅芸走了出去.胖子似乎忍不住了.哼了一聲:“馬振凱.你叫人安排小姐去我們酒店有何企圖.”

馬振凱一聽.臉上浮現出錯愕的神情:“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胖子見馬振凱裝模作樣.臉色一沉:“什麼意思.不是你要梅姐叫兩個小姐去我們房間的麼.”

“我叫小姐去你們的房間.”馬振凱臉上的神情越發迷惑.隨即把頭轉向我:“正南.他在說什麼.”

“你真不知道.海上明珠的梅姐說了.是你請兩個小姐半夜去我們房間.裝神弄鬼的捉弄我們.還專門帶了藥給她們吃……”我盯着馬振凱的眼睛.想從他的眼神中看出端倪.既然胖子忍不住把話都說明了.那就看看馬振凱能給我們什麼樣的解釋吧.

“正南.我真的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馬振凱眉頭緊皺:“不過.聽你們的意思.似乎是我讓梅姐叫了兩個小姐去你們房間裏面捉弄你們是吧.呃……首先.幫你們叫小姐這種事情是好事.我要是做了肯定不會否認.其次.你們本身就是做這一行的.就算我要捉弄你們也不會採用裝神弄鬼的手段.這樣吧.我這就跟梅姐打電話.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馬振凱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看了看我.將手機放在辦公桌檯面按下了免提.不多時.梅姐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馬總.您好.請問有什麼吩咐.”

聽梅姐的語氣.竟似把馬總當成了自己的上司看待.

馬振凱正要說話.我走上前制止了了他.輕咳一聲:“梅姐.我是小鐘.剛纔我們都見過面的.”

“鍾老闆.你好.”梅姐似乎吃不透我用馬振凱的手機給他打電話的用意.打了招呼以後靜靜的等我開口.

“那天晚上蓉姐跟小慧表現不錯.我代表馬總感謝你.”我直接說出那晚的事情.

“鍾老闆不用這麼客氣.都是馬總吩咐的.我們只是拿錢做事.你還是感謝馬總吧.”電話那頭梅姐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了過來.

我衝馬振凱聳聳肩.指了指手機.意思是你現在可以說了.

“梅姐.我當時是打電話跟你說的.還是當面跟你說的.”馬振凱的涵養功夫確實很不錯.這個時候都還能鎮定從容.甚至臉上還帶有微笑.

“電話說的啊.”梅姐回答道.

“那個什麼藥丸.是誰送過去的.”馬振凱繼續問道.

電話那頭梅姐沉吟了一下:“不認識耶.一個小夥子.二十來歲.樣子嘛.很是平凡.根本記不起來是誰.”

“電話是什麼時候打的.”

“前天下午.”

“你能確定電話裏頭是我的聲音.”末了.馬振凱如此問道.

電話那頭沉默了半天.似乎不明白馬振凱問這句話的意思.半響.纔有聲音傳出:“當時你聲音似乎有些嘶啞.不過.我一看是你的手機號碼.也就沒注意這些了.”

馬振凱哦了一聲.說了句打攪了便掛了電話.

我在聽馬振凱問梅姐的時候.心中隱約覺得有些不對頭.聽馬振凱的語氣不似作僞.莫非此事是別人冒充馬振凱所爲.以現在的科技.做一個手機卡的副卡出來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媽的.這事怎麼越來越錯綜複雜了.

見到我沒出聲.馬振凱雙手一攤.苦笑道:“反正這事你們也沒受到傷害.這樣吧.給我一天的時間查這個人是誰.明天我給你們一個答覆.”

胖子在旁邊張口欲言.肯定是還想說他跟習韶華的事情.被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後低頭不語.

“其實呢.我也就是好奇是誰跟我們開這個玩笑.那我明天再等你消息好了.”我見狀也是笑道.隨口轉移了一個話題:“那個清風道長的法事快要做完了.你的那個堂兄馬興瑞這幾天都沒看到他啊.”

馬振凱笑道:“他中午跟羅芸一起過來的.現在就在隔壁財務室.有點錢要從我這邊走.韶華在跟他對賬.”

隨即又感嘆了一句:“對賬這個事情很麻煩.興瑞每個月都要來對賬一次.每一次對賬都要到很晚.嘖嘖.還好韶華這丫頭能力強.替我分擔了不少.”

“對了.那個收養陳菲兒的周曉萍因爲陳菲兒的事導致神智模糊.馬興瑞就不表示表示.”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不知道他.據說文麗生孩子的時候.也是周曉萍去照看的文麗.都是幾個熟人了.應該不會虧待周曉萍.”

馬振凱此話一說.我頓時有些發呆.搞了半天.馬興瑞跟周曉萍居然早就認識.

此時正好羅芸也打完電話走了進來.我連忙換了個話題.亂七八糟的聊了會.便說自己要請周曉萍的兒子劉子豪吃飯.起身告辭.

聽我這麼說.馬振凱很羅芸都是有些愕然.似乎有些奇怪我是怎麼跟劉子豪怎麼搭上的.

三人出了百盛大廈.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快到下班時間了.在附近找了個飯店.問服務員有沒有包廂.服務員面露難色:“老闆.這個點的包廂全部被預定了.要不.你們坐大廳好不好.”

我們自是搖頭拒絕.服務員猶豫了一下:“還有一間豪華包廂.不過.需要最低消費2688元.你們看行不.”

“就他了.”我點頭道.

大包廂的確比較大.差不多有六十平米.裏面擺放了一張大圓桌.一張麻將桌.還有一套休閒沙發.儘管這樣都還顯得空曠.我們直接走到圓桌旁邊坐下.孔宣則給劉子豪打了個電話告訴了地點.要他過來吃飯.

“先前我的猜測是錯誤的.看來此事只能在劉子豪這找到突破口了.”我拉開一罐啤酒.插了根吸管進去.滋溜滋溜的吸着啤酒.

孔宣點頭.胖子卻是搖頭:“真弄不懂你們.明明是一個有了大結局的事情.你們偏生要再弄一個續集出來.有意思麼.我們來月城是來度假的.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了.到時候清風道長一回去.我們的幸福假期就要結束了.”

“大人說話.小孩不要插嘴.”孔宣皺眉道.

胖子張口欲言.孔宣接着又是一句:“你雞雞太小不要說話.”

“懶得理你.”胖子乾脆不說了.自顧自的用茶水沖洗着自己碗筷.末了見桌上沒有裝水的水盅.隨手往門口方向一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