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服務員回頭看了看那挎包男子望着的許倩,又回頭看着挎包男子笑道:“不好意思,那不是我們店裏的服務員,是我們的老闆。”

那男子顯然沒料到那徐倩一個小姑娘會是這家店子的老闆,不過他隨即笑道:“那就讓你們老闆過來。”

服務員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們老闆現在在忙,您還是先點菜吧。”

那挎包男子火道:“趕緊的給我叫過來。”服務員卻並沒有說話,那挎包男子身邊的一個男子吼道:“老闆!”

許倩回頭看了一眼他們,笑笑道:“我馬上來。”許倩將手裏的活放下,跑了過去。

“怎麼了?三位,有什麼事情嗎?”許倩賠笑道,那挎包男子點頭道:“你們店裏都有什麼?”

許倩指着菜單道:“只要是菜單上的菜,我們都有的。”許倩對那服務員使了個眼色,那男服務員便退了下去。

那挎包男子拿着菜單看了半天,也不知道吃什麼,“沒有合胃口的嗎?我們店裏已經很多菜了啊,老闆來個回鍋牛肉?我們這裏賣的很好的。”許倩看男子猶豫不決,便提議道。

那跨包男子道:“你們這裏沒有狗肉嗎?”

許倩愣了楞,笑道:“不好意思,我們這裏沒有狗肉。”

那挎包男子像是故意刁難,笑道:“我們就要吃狗肉,趕緊去給我們弄只狗來。” 許倩很是爲難的看着那客人,挎包男子看她站着不動,笑道:“小老闆,你們這裏東西都不全怎麼開店?”

看那男子成心刁難,一邊桌上坐着的十多個混混都站起身來,圍了過來,那挎包男子被圍上來的十多個混混嚇了一跳。

一個光頭男子打着赤膊,一身的龍虎紋身,嘴裏叼着煙,手放在那挎包男子的桌上,笑道:“哥們,哪裏來的?”

那挎包男子強做鎮定道:“幹什麼?黑店啊。”

光頭男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兄弟們,笑笑道:“我們可不是這個店裏的,只是看哥們你故意刁難一個小姑娘,實在看不過去,出來說說。”

那挎包男子將桌子上的煙掏出一根遞給那光頭男,光頭男擺手道:“我這裏有,我說哥們,人家一個小姑娘開店也不容易,你就不要故意爲難了行嗎?”

那挎包男子笑道:“我沒有爲難她的意思,只是剛纔跟她開個玩笑。”

“恩,那就好,我看這哥們也是開玩笑的,都撤了吧。”那光頭男笑道,十多個混混便分開散了下去。



挎包男子道:“來一盤青椒肉絲,一盤迴鍋牛肉,一盤雞蛋和青菜吧。”許倩笑笑道:“恩,好的,三位還需要酒嗎?”

挎包男子擺手道:“不要了,下午還有點事情,吃了要走。”

“好的,三位,稍等。”許倩拿起菜單對這三個男子點頭笑了笑,轉身離開。

許東羽大笑道:“還想在這裏刁難,也不看看這裏是誰的地盤。”

薛玉仁也跟着笑着,許東羽道:“不過話說回來,這狗咱這裏真不賣,整個湛江也沒人敢吃狗肉了。”

“哦?爲什麼?”薛玉仁問道,許東羽嘿嘿笑道:“這個狗是咱盛世的朋友,是咱盛世的兄弟,並肩作戰的戰友,更是被我們盛世視作象徵,如今湛江是咱盛世的,誰敢吃狗肉,肯定會遭殃。”

薛玉仁心裏冒汗,幸虧他擁有的是狗身,狗本就不屬於常吃的動物,要是他的小弟全是豬的話,那豬肉是所有家庭常吃的肉,那不是讓人都嚇的離開湛江了嗎?到時候恐怕湛江就真的屬於盛世的了。

“對了,老大,你覺得我妹妹許倩如何?”許東羽看着薛玉仁問道,薛玉仁心裏納悶他爲何這麼問自己,點頭道:“很好啊,很漂亮,人又溫柔,若是哪個男子能和她在一起,一定是上輩子積了很大的德了。”

許東羽聽他誇自己的妹妹,就像在誇他一樣,不好意思的笑笑,薛玉仁問道:“幹嘛問這個?”

許東羽笑着道:“其實,我妹妹一直以來挺喜歡大哥你的,只是一直不好意思說出來,我自己都看的着急了,所以我想給你們牽線。”

薛玉仁忙道:“你不知道我已經有老婆了嗎?”

“知道啊,我還知道你不止一個老婆,家裏還養着好幾個老婆呢。”許東羽道。

薛玉仁沒想到這些他都知道了,他只以爲許東羽就知道葉璐,詫異的道:“你怎麼知道的?我好像沒跟你說過吧?”

許東羽點頭道:“是趙巖大哥告訴我的。”

趙巖和許東羽倒是真的無話不說啊,還好許東羽是自己的兄弟,若是仇家,他不是連自己老本都知道了。薛玉仁尷尬的笑笑:“居然如此,你還跟我牽線,你妹妹本已經就是人中鳳,配我,那倒是委屈了。”

“老大,你就別謙虛了,其實你的事情,我和妹妹還有我爸媽都知道了,不過他們的意思就是你不是一個普通人,你就是天上的神仙,有幾個老婆也是正常的,若是你能和我妹妹在一起,我們全家都高興。”

薛玉仁沒想到他們家能如此開明,心裏好笑,心道若是自己的所有老婆和全天下的父母女子都這麼想,那自己的老婆,搞不好真的能組建一個營了。

“老大,你倒是喜歡不喜歡我妹妹啊?”許東羽看他不說話,着急的道。

薛玉仁笑道:“許倩長的那麼漂亮,人見人愛,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整個人就傻了,如此溫柔漂亮的女子我如何不喜歡。”

許東羽一喜道:“那就好,那就好,老大,那你去追我妹妹吧,我一定支持你,我保證,只要你開口,我妹妹保證馬上貼到你身上去。”

“這你都知道了。”薛玉仁無奈的笑着,許東羽打着包票道:“我敢保證,我和我妹妹有心靈感應的,我每次見到老大你都心跳加速,一定是妹妹傳給我的。”

薛玉仁苦笑道:“你看見我就心跳加速,不會是你看上我了吧,告訴你,我對男人可沒興趣。” 許東羽擺頭道:“不是啊,老大,我也對男人沒興趣的,我敢肯定是我妹妹看到你心跳加速,我妹妹也跟我說過的,你是個大英雄,當你恢復她容貌的那一刻,她在心裏就下了決心,一輩子要在你身邊伺候你。”

薛玉仁看他一臉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說實話,其實自己也一直對那丫頭有意思,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和她多接觸,這丫頭眉宇間有幾分藍芯的摸樣,不過要比藍芯更爲俊俏,想到藍芯,他心裏又一絲失落,當日她拒絕了自己,他轉身離開,就再也沒見過那丫頭了,也不知道那丫頭如今過的還好不好,還是不是在那商場裏上班呢?出來日子太久,他都已經忘記了藍芯上班的那廣場叫什麼名字,在心裏甚至藍芯的摸樣都已經有些模糊,但是對於藍芯的那段感情卻一直忘記不了。

“大哥,你說話啊,你要是沒意見,我就給你們去搭橋,晚上你們一起出去玩玩。”許東羽搖着發呆的薛玉仁。

薛玉仁腦子裏還想着藍芯,只是哦哦了兩聲,許東羽當他是答應了,歡喜的站起身來朝着許倩那邊跑去。

許東羽和許倩說了些什麼,只見她偷偷的朝薛玉仁望來,又慌忙轉了過去。

薛玉仁還在想着藍芯,想着自己的那所HB理工學院,又想起那裏的陳勝幾個兄弟,如今都快兩年了,陳勝也快畢業了,不知道在學校還有沒有被人欺負,想起當初在學校裏,風光無限,一起教訓那富二代蘇幕,現在想來,那些日子也倒是很是簡單而快樂。

許東羽走回來,在薛玉仁的身邊坐下,看他還傻愣着,推了推他一把,笑道:“老大,我已經跟我妹妹說了,你喊她出去玩,快去吧,我讓爸爸去吧檯開店了,你要加油啊。”

“什麼?現在?”薛玉仁回過神來,“對啊,老大加油,我妹妹在酒店門口等着你了,快去吧,”說着用手去推他,將他從沙發上推了起來。

“哎,真是胡鬧啊。”薛玉仁擺着頭,朝着酒店外開去,許倩果然站在店外,背對着他,看不清楚表情,人家一個女生都已經在外面等着了,薛玉仁也不好在說什麼,只好硬着頭皮朝着店外走去,約會這種事情他已經好久沒做過了,現在心裏不由的緊張起來。

薛玉仁走出酒店,許倩感覺到身後有人,回頭看着薛玉仁,甜甜的一笑。

薛玉仁緊張的雙手不知道放到哪裏,最後索性放進自己褲子口袋。

“我們去哪裏走走啊?”薛玉仁憋了半天才說出這麼句話來,

許倩看着他傻傻的表情,想要笑,卻又不好意思笑,小臉憋的通紅,薛玉仁道:“想笑就笑吧,憋着怪難受的。”

許倩這才笑了起來,露出一排排潔白的牙齒,薛玉仁看着她漂亮的臉蛋,真的很想上去掐掐她的小臉,誰說笑要不露齒?眼前的許倩笑着露出那白淨的牙齒,顯得更加的自然,可愛。

“我們去哪裏玩啊?”許倩問道,薛玉仁搖搖頭道:“現在還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恩。”許倩低着頭,小聲的道,兩人之間一直隔着一段小小的距離,顯得有一些生分。

薛玉仁和許倩在一邊的小路上走着,薛玉仁突然指着對面的一個廣場道:“不如咱去那邊坐坐先?”

許倩點點頭道:“都隨薛大哥。”薛玉仁是實在不知道去哪裏,心道索性去那廣場聊聊天算了。

在過馬路的時候,薛玉仁很是自然的拉着她的手,看着過往的車,許倩任由他拉着,也不去看車,只是擡起頭看着他,她知道他一定會保護她的,對於他,她打心裏信任。

薛玉仁拉着她的手走過馬路,鬆開了她的手,許倩只覺得這馬路好短,若是再長一點就更好了。

薛玉仁走在前面,帶着許倩來到廣場的一個空着的長椅上坐下,現在正是下午,上班的時間,廣場上並沒有多少人,大多是老人,薛玉仁看着那些在廣場上聊着天的老人笑道:“這些簡單的生活真是美好,等我老了,也來這裏聊聊天。”

許倩恩了一聲,看着他道:“那那時候我也陪你一起來坐着,就像今天一樣,想想也覺得不錯。”

這算是表白嗎?薛玉仁心裏偷偷的樂着,薛玉仁靠在長椅上,兩人都不知道怎麼再講話題繼續下去,薛玉仁覺得氣氛有些尷尬,他哪裏知道,在許倩心裏,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已經很滿足,很幸福了,根本不需要刻意去尋找話題。

不遠處出來傳來一個老婆婆的喊叫聲“抓小偷了。”薛玉仁扭頭去看,一個男子手裏拿着一個包正向着自己這邊跑來。 薛玉仁心道哪裏來的毛賊,敢在薛爺爺面前放肆?薛玉仁起身,突然擋在那小偷面前,那小偷看他擋在自己的前面,慌忙轉了個方向,朝他旁邊跑去。

薛玉仁向旁邊一轉,伸手就抓住了那小偷,那小偷從懷裏掏出一把匕首,惡狠狠的道:“哪裏來的小子,不想死的就放手!”

薛玉仁笑笑道:“我就想死,你來啊。”

那小偷揮着匕首就朝着薛玉仁刺來,薛玉仁眼疾手快,一個擡腿,將那小偷手裏的匕首踢飛,那小偷臉色一慌,吹了個口哨,一邊正坐着聊天的幾個年輕男子突然圍了上來,薛玉仁一數,加上眼前這個小偷,一共七個男子,薛玉仁心道怪不到這個小偷膽子這麼大,原來廣場上還有這麼多同夥。

那其他圍上來的六個男子也從懷裏掏出匕首,短刀,薛玉仁笑了笑,之前那小偷火道:“媽的,你小子找死是吧?”

“我怕你們沒那個能力。”薛玉仁苦苦一笑,七個男子將薛玉仁死死的圍住,那小偷帶頭揮着拳頭就朝着薛玉仁打來,其他六人也跟着用手裏的匕首,短刀向薛玉仁砍來,一邊的許倩嚇的大叫一聲,想要跑過來阻攔。

薛玉仁大吼一聲:“小倩,你坐着別過來。”向上一躍,接着身子落下的力道,順勢掃過,那七個男子便重重的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薛玉仁拍着雙手,這武松鴛鴦腿除了很早之前,在學校教訓過蘇幕,他好久沒再使出來,對付這些普通人,這些招數已經足夠。

薛玉仁火道:“你們以後還敢不敢再做壞事?”那趴在地上的七個年輕男子想要起身,卻站不起來,才知道眼前這個男子的厲害,都叫道:“不敢,不敢了。”薛玉仁走到這前那小偷的身邊,彎身將那小偷手裏還拽着的包拿了過來,那包的主人已經趕了過來,薛玉仁將包還給了老婆婆,老婆婆不住的道謝,薛玉仁笑道:“老婆婆,您客氣了,您是一個人過來廣場的嗎?”

那老婆婆點頭道:“恩,是啊,閒在家裏也沒什麼事情。”薛玉仁笑道:“婆婆,以後別一個人出來玩了,多帶些朋友。”

那老婆婆謝道 :“小夥子,謝謝了,好人啊,其實平時我都跟我老伴一起出來,今天他有點事情,我一個人在家閒不住,就出來了。”

老婆婆再三謝過了,才離開,薛玉仁朝前方看去,才發現有好幾個人拿着手裏的手機,和DV在拍着自己。

薛玉仁忙道:“各位,別拍了。”那些人才停止了拍攝,薛玉仁朝着那羣人點點頭,走到一邊拉着許倩朝着廣場外走去。

許倩興奮的拉着他的胳膊笑道:“薛大哥,你剛纔好帥啊,一人打七個人,還只是轉眼間就打倒了他們。”薛玉仁看那許倩,此時眼裏全是崇拜。薛玉仁笑笑道;“沒什麼了,我只是練過了。”

許倩搖頭道:“你又騙我,我就知道你不是凡人,普通人再怎麼練,也不可能幾秒鐘就把七個手裏拿着刀,匕首的人全部打倒的,薛大哥,你好厲害,你就是個大英雄,看到你,我就想到天龍八部小說裏喬峯。”


薛玉仁心裏暗自好笑,還喬峯呢,我怎麼覺得自己更像韋小寶?不過這韋小寶長的太醜,我倒是覺得自己像長着一副楊過的臉,擁有韋小寶後宮的喬峯呢?薛玉仁心裏自戀的想着。

“薛大哥,我們現在去哪裏呢?”許倩問道,薛玉仁道:“不知道,去看個電影吧。”他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好玩的,年輕人約會都不是愛去看電影嘛?灰暗的場景倒是挺適合乾點什麼,比如偷偷的親親眼前的小美人。

許倩點頭,對於薛玉仁的話,她是百依百順,倒是真的像她老哥說的那樣,也不知道這丫頭是真的對自己有意思,還是因爲自己對她有恩,不好意思拒絕,不過不管這些了,有美女相陪總是件不錯的事情。

薛玉仁帶着許倩來到一家電影院,下午這個點也沒什麼電影選擇,就一部國產的恐怖片,買了票便和許倩在一邊等着電影開場。

“對了,你吃點什麼,我去買。”薛玉仁道,電影一個多小時,不吃點什麼還行,水也是要備點的。

“不吃了,自己家都開了酒店,每天吃的飽飽的,再吃,都變成大胖子了。”許倩搖頭道。

“哎,別跟你薛大哥客氣,你不說,我就自己去買了。”薛玉仁起身到一邊的賣零嘴的地方買了兩包薯片和一桶爆米花,又買了兩瓶礦泉水,便朝着許倩的那位置走去。

許倩身邊正圍着兩個染着黃毛的男生,薛玉仁忙跑上前,瞪着那兩黃毛道:“你們是誰?”那兩黃毛看見薛玉仁識趣的走開,薛玉仁將手裏買的水和零嘴放到桌上,看着許倩問道:“小倩,他們剛纔有沒爲難你?”

許倩笑道:“沒有呢,他們就問我是一個人來的嗎?我說不是,我在等我的喬大哥回來。”

“喬大哥?”薛玉仁馬上反應過來,看來這個丫頭還真的很崇拜英雄,很顯然,她就把自己當成了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喬峯了。 “哈哈,薛大哥,我跟你開玩笑的,在我眼裏,你是獨一無二的,你可比喬峯還要厲害多了。”許倩笑道,薛玉仁看着她甜美的面容,疼愛的道:“英雄配美人,恐怕也只有你能配上我了。”


他本是句玩笑話,卻讓許倩心裏一甜,許倩看着他道:“只怕大英雄看不上小女子。”

“怎麼看不上,我覺得小倩妹妹比起天上的嫦娥,恐怕都還要勝上一籌。”此時在這電影院昏暗的場景下,薛玉仁也放開多了,沒有了之前的緊張。

看着電影開始還有二十多分鐘,一邊有個照大頭貼的地方,薛玉仁指着那照大頭貼的地方道:“小倩,我們去照大頭貼吧。”許倩搖頭道:“我不要。”

看她這麼堅定,薛玉仁倒是很是意外,不解的道:“爲什麼這麼堅定,你不想和我照相嗎?”

許倩搖頭道:“不是的,我只是在網上看過一個分手定義,說什麼照過大頭貼的情侶都會分手,我不想和你分開。”

“我們都沒在一起,哪裏來的分手?”薛玉仁笑道,這都是誰編造的謠言,真荒唐。

許倩臉一紅,她都有一種錯覺,自己已經和薛玉仁已經是一對情侶,忙解釋道:“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朋友照大頭貼也會分開的。”

薛玉仁笑道:“那個分手定義還有什麼?”許倩道:“還說什麼一起合唱過莫文蔚的廣島之戀的歌曲的情侶也會分手。”

薛玉仁搖頭道:“我的女神啊,莫文蔚躺着也中槍啊,她只是唱一首歌,卻成了衆多情侶分手的一個藉口了。我就不相信了,小倩,走,咱去拍大頭照,你要是不跟我去拍,我現在就離開,再也不見你,你若是陪我去照相,我這輩子就一直守着你!”

許倩看他認真的看着自己,不像是在開玩笑,咬牙道:“行,我聽薛大哥的,那些謠言我也不相信了,我只相信你。”

薛玉仁笑道:“對啊,這才乖嘛。”

薛玉仁起身將那些零嘴和礦泉水拿在手裏,和許倩一起朝着大頭貼的店子走去,店裏還有好幾對情侶在拍着照,不過這家店子的機器還算多,不用等。

薛玉仁湊到許倩耳邊小聲道:“你看,這麼多情侶在一起拍照,難道以後都會分手嗎?”

許倩恩了一聲,低下頭去,老闆看見他們,忙拿來一些冊子讓他們選背景,薛玉仁只是隨便選了幾個簡單的,不佔位置的,他可不想要什麼背景,比起背景,他更想看的是許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