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慢條斯理的摸出手機,幾個男生擁上去……

當事人的感受不顧一下么?

葉靈感覺都被氣笑了。

但是截屏?她已經很久不聊天了,聊天都用文明語,能被抓出來的,可能還是原主自己的鍋。

「看看看看,某人的幫會:落影之光……」

「啊?是排第二的大幫?」有人立刻出聲,眼裡竟然有一絲羨慕,但很快被人瞪了眼。

「大幫又怎樣?大幫就一定不會有蛀蟲敗類么?」

「你說誰?!」本已坐下的葉靈拍桌而起,說話能不那麼過分不?

「呦呦呦,發火了?說誰誰心裡沒個B數啊?」

「你再說一遍!」

「說就說,怕你啊?怎麼,還不讓人說了是吧?繼續裝啊,裝孫子騙同情,不是敗類是什麼?!」

被瞪得心裡有些慌的男生看了一眼周圍,硬生生的挺直腰:「就說你,怎麼了?怎麼了?!想打架呀,來啊,不打是孫子!」

旁邊的人拉拉男生,但男生就是梗著脖子要干一場的姿勢!

「沒種了吧? 賠心攻略,黎先生別來無恙 沒種就自己裝唄,要不要給你個名叫撿(簡)孫子啊,哈哈哈……」

男生為自己的機智大笑,得意的看向周邊炫耀他起的新名字!

葉靈握了握拳,感覺自己健身的效果還不錯,就是不知道這一拳下去,對方會不會受點傷什麼的,到時要他賠醫藥費的話,好像挺虧的? ……

「多謝龍老提醒了,如果沒有別的事情,那我就走了!」林逸笑著道。

帶球逃跑:萌妻寵不停 龍老爺子的眉頭緊鎖,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了!」

「告辭!」林逸和美姬子兩個人離開了。

望著林逸遠去的背影,龍老爺子嘆了一口氣,年輕人的世界真好,天不怕地不怕,這個世界已經不屬於他了,而是年輕人的世界。

倒是林逸,離開了之後,立刻對美姬子道:「美姬子,這一段時間你嚴密保護林若煙,千萬不要讓林若煙出任何的意外!」

「主人,你在擔心他們要對林小姐動手嗎?」美姬子的表情當中儘是詫異,剛剛林逸在龍老爺子的面前表現出來的儘是不屑,可是剛剛離開暢春園,林逸的表情立刻嚴肅了起來,美姬子一時之間也是沒有反應過來。

林逸笑了笑:「沒錯,雖然我並不害怕古風他們,可是萬一他們對林若煙下手,那可就不好了。」

「是,主人!」美姬子心中有些敬佩,林逸的反應還真快,在別人面前一點也不露怯,表現出來自己的強大,可背地裡卻嚴肅謹慎的對待,這個快速反應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接下來的幾天,美姬子嚴密保護林若煙,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林若煙雖然不知道美姬子為什麼又會在她的身邊保護,可她知道,林逸這麼安排肯定有自己的道理,所以默然接受了下來,美姬子的身手又非常的厲害,救過她好幾次,同時也是林逸最信任的人,所以美姬子保護她,林若煙也很放心。

倒是月霓裳,這些天也在林氏財團裡面,擔任林若煙的助理,主管人事的助理,但月霓裳第一天進入林氏財團的時候,是由林若煙介紹的,所以眾人都知道月霓裳的位置不僅僅是助理而已,助理只是暫時的,日後肯定會升職,比如說方碧涵,一開始是秘書,後來是助理,現在已經成為主管銷售的副總裁了。

不過大家都還是很激動,畢竟林氏財團裡面的女人越來越多了,林若煙、方碧涵、月霓裳和水吟月,全部都是一頂一的大美女,大家在私底下偷偷的叫林氏財團為美女財團。

當然了,這一點林若煙等女人還不知道,如果知道了,還不知道會如何哭笑不得呢。

又是一天繁忙的工作,一開始的整合四大財團,亂七八糟的事情處理不過來,可現在林氏財團已經整合成功,工作沒有以前那麼繁忙了,林若煙也有了兩名助理,分別是方碧涵和月霓裳,方碧涵不必說了,跟了林若煙這麼長時間,也學習到了一些什麼,至於月霓裳,以前就是職場的,對工作也很熱心,很喜歡這種感覺,慢慢的學習,情況還算不錯。

下班的時間到了,三位女人來到了地下車庫,林若煙瞥了一眼方碧涵和月霓裳:「一起去吃個飯吧!」

「不用了,總裁,我要回去一趟,我爸媽來了,要一起去吃飯。」方碧涵趕忙道。

林若煙點了點頭,對方碧涵的事情也了解,望向了一旁的月霓裳:「你呢?」

「林總,不打擾了,我也有些事情,改天吧!」月霓裳趕忙道。

林若煙點了點頭,坐上了她的車子,開著離開了,方碧涵沖月霓裳吐了吐舌頭:「霓裳姐,我走了。」

「嗯!」月霓裳點了點頭。

方碧涵開著車子離開了,地下車庫就剩下了月霓裳一個女人,這些天林逸都是在她那裡渡過的,所以月霓裳才沒有和林若煙去吃飯,她還等著回去和男人共進晚餐呢。

想起林逸的霸道和索取無度,月霓裳雖然有些無奈,但嘴角還是掛上了笑容,期待著回去去見這個男人。

拿起車鑰匙,解開了車鎖,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後面突然傳來了破空聲。

月霓裳一愣,回過頭來就是一腳,可是已經晚了,月霓裳只感覺到肩膀上面一個疼痛,然後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借著微弱的燈光,月霓裳看到是兩名穿著古典功夫衫的人,忍不住一愣,練武之人?

慢慢的,月霓裳的視線有些模糊了起來,眼前一黑,昏厥了過去。

而兩名男子則是對視一眼,然後拿起一個麻袋,把月霓裳套了起來,扛到了門外的麵包車上面,開著車子便離開了。

車子長驅直入,一直到了華海的七號碼頭,此時天色已經昏暗了下來,四周儘是各種大型的探照燈。

而古風、沈從文、張成虎和比拉王子四個人就站在碼頭處。

車子停了下來,然後兩名男子走了過來,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古風拿出了一沓錢,遞給了面前的男子,微笑道:「中華閣的人果然厲害,不負所望!」

其中一名男子接住了錢,微微一笑:「梁長老親自下令,我們二人自然用盡全力!」

古風點了點頭:「替我向梁宏信前輩問好,就說改日我古風定然登門拜訪!」

「多謝古二少爺!」男子一捧拳,然後兩個人從車子上面把黑色的麻袋抬了出來,然後開著車子快速離開了,他們二人也知道這個女人是什麼人,為了避免麻煩,還是早點離開的好。

倒是古風,趕忙解開了麻袋,露出了裡面的腦袋,不是別人,正是月霓裳。

一看到月霓裳,一旁的張成虎瞬間瘋狂了,衝過來對著月霓裳的身體一連踹了好幾腳:「你這個賤人,婊子,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走到今天?」

張成虎調戲月霓裳,卻被林逸踢了一腳,從此不能人道,張成虎現在已經抓狂了,本想對林逸下手,可是張家人忍住了這口氣,不願意招惹林逸,所以現在見到月霓裳,張成虎就徹底瘋狂了。

一旁的沈從文趕忙拉住了張成虎:「張二少,還是趕緊把月霓裳交給比拉王子,讓比拉王子帶回東萊,以免被那林逸發現,夜長夢多!」

張成虎這才罷手,輕哼一聲:「賤人,我以後不會放過你的。」

至於比拉王子,借著夜色,對身後的保鏢揮了揮手,兩名保鏢立刻抬著月霓裳上了一旁的大型郵輪,望著這三人,比拉王子微微一笑:「這一次多謝三位幫忙,日後如果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

「王子殿下太客氣了!」古風笑著道。

比拉王子打了一個響指,然後和眾人一起上了船,趁著夜色,靜悄悄的離開了華海,回到東萊去了。

至於古風等三人,嘴角俱是掛上了一絲冷笑,總算找到一個人願意對付林逸了,就讓林逸和這個比拉王子狗咬狗,一嘴毛吧!

「走,我們三個喝一杯去,慶祝一下!」古風的嘴角掛上了微笑。

這三個人當中,古風是最為鬱悶的,他喜歡的女人林若煙,現在是林逸的正派女朋友,他的未婚妻水吟月,卻背叛了他和林逸在一起了,古風一提起林逸就抓狂,現在總算找到了一個機會,好好的噁心一下林逸,讓林逸難受,自然非常的高興激動。

「好!」張成虎的嘴角掛上了笑容,他也非常的開心。

倒是沈從文,擺了擺手道:「我就不了,我還要回去,最近家族對我們這些小輩的要求極其嚴格,生怕我們在外面招惹了林逸,所以就不去了!」

古風和張成虎兩個人鄙視了一下沈從文,然後轉身開心的慶祝去了。

倒是沈從文,眉頭緊鎖了起來,也說不清為什麼,反正內心當中有隱隱的不快,總覺得要出大事情。

…… 「哼,網上不是挺拉風挺拽的么?怎麼在這慫了?雄起呀,哈哈哈……」

「就是就是,殷簡,沒想到你狂躁起來也不輸老子嘛,連我都被你溫順的外表騙了,你可裝的真高明噢……」

劉楓看了看自己的同桌,暗暗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隨著拉扯力,葉靈靜了靜氣。

看著那男生的目光有些冷。

男生本來還笑著,周圍也在起鬨,只有那麼一兩個注意到了葉靈的目光,然後提醒了男生。男生看了過來。

然後睥睨地冷哼:「切,怕他個鳥……」

整整一個上午,葉靈都在各種目光中度過。

老師本來不知道,但是在好事學生的燥動下,便「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葉靈踩著自行車回家,然後看見鄰居圍在了公布欄。

他心裡一噔,不會動作這麼快吧?

早上不是在上課嗎?

但轉念一想,那種人,不上課不是正常的事嗎?

做了個心理建設,葉靈踩著車過去,經過人群的時候,下意識快了幾分,有眼尖的鄰居看見,指著他的背影說:「那就是殷簡……」

嗯,是他,千指萬指,指的都是他。

沒想到陸海濤真的做得這麼絕。

真的沒想過這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嗎?

還是那些影響就是他想看到的?

逼死了他也不後悔嗎?

真的不會後悔嗎?

葉靈眯了眯眼,掩住了裡面的翻湧。

沉住氣,不能自亂陣腳。

他抬頭呼吸,一直告訴自己不能生氣,一旦憤怒了,事情就會往別處去發展,那就更糟糕了。

「簡簡」

母親回來了!

突然好想擁有隱身技能!

「簡簡,下米了嗎?」

「……」

葉靈一愣,然後連忙回答:「沒有。」

「現在都十二點了……」

母親念叨著進了廚房。

葉靈偷偷出來,看著母親忙碌的身影有點疑惑。

「簡簡,今天在學校有遇到什麼事嗎?」

母親仍然忙碌著手上的事情,頭也不抬的問他。

葉靈觀察著母親的神情,像平常一樣回答說沒有。

「哦,你現在初三了,功課緊,要抓緊時間學習,跟同學之間也不要鬧矛盾,都初三了,畢業了都不一定會上同一所學校,好好處啊……」

葉靈判定母親應該是還沒有知道自己的事。

此刻的他很想告訴母親:不是他不想好好相處,而是人家不願意跟你好呀。

「對了,你上次說的同桌,有沒有變乖一點呀?」

都喜歡乖的嗎?

葉靈垂眸,回答說有。

劉楓的改變,大家都看得到,從不聽講到按時完成作業,算是一大進步吧。

「嗯,你們還是孩子,乖乖的父母就不用那麼操心,現在的父母個個都要賺錢做生意什麼的,也很辛苦,如果兒女再不聽話,唉……」

想到為兒女勞心勞力的父母,母親深同感不易,但想到自己的兒子,她又對兒子笑了笑:「還好簡簡乖,從小到大,都不用我跟你爸多操心,這也是我們的福氣,兒女的福氣,真好呀……」

葉靈看著眉開眼笑的母親,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喲,還有臉來學校呀?」

「要是我,早就鎖在屋子裡不出門了!臉皮真厚!」

「看人家偽裝得那麼好,這點臉皮算什麼,人家道行深著吶,你呀,得多學學……」

「是是是,慚愧慚愧……」

仍然是嘲諷的聲音。

四處可見。

只要他露半張臉,就能聽一長篇的評論。

彷彿整個世界都容不下他一般,讓他無立足之地。

似乎每一個目光都是一把刀,要在他身上戳出無數個洞來。

一些老師經過認出他來,對著他什麼也不說,搖頭嘆氣的走過去。

坐在教室就是一種煎熬。

每個課間,總有人來招惹他。

情動西遊:我的上仙大人 他很想把拳揮出去,但他知道這拳出去,當時氣是順了,但過後呢?後果是什麼?他承受得起嗎?

即使沒有經歷未來,但那後果,必定不是一條順利的路。

而放學后,為了躲左鄰右舍,他在外遊盪到飯點才回去,還好沒有遇到「知情人」。

愛你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 母親擔心的詢問了好一會,葉靈借口說幫助同學晚了。

母親半信半疑去了加班。

葉靈覺得身心疲憊,似乎初中生比高中生的精力更旺盛,他們可以從早說到晚,說重複的話,做挑釁的動作,光是忍耐,他都覺得自己花光了所有的力量。

吃了兩大碗飯才恢復過來!

吃飽才有精力面對事情啊,不然越餓越沒耐心,他可是深有體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