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你又有何難。”魔聖一怔,近千年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和他如此說話,不由感興趣的說道。

“哼,你最好別惹本仙子。”李婉琳不願讓血魔再殺人了,也不願再與這魔族之人爭論下去了。

“哈哈,本聖今天就惹定你了。”魔聖怒極反笑,仰天大笑,下一刻擡手一抓,向着李婉琳抓來。

下一刻,一隻漆黑的大手憑空出現,抓向了要李婉琳,而威壓先一步,壓向了李婉琳。

李婉琳在此威壓之下,竟然連動彈一下都不行,不由臉色慘白了起來。

見魔聖氣勢兇兇的抓向李婉琳,血魔殺機頓現,突然擡手,一拳擊出,一個紅色的拳影突然出現,迎向了漆黑的大手。

轟,漆黑的大手與血紅拳影撞擊在了一起,瞬間消失,而血紅拳影並沒有因此消失,如撕破空間般的擊向了魔聖。

魔聖臉色一變,下一刻,一口鮮血破口而出,然事此還沒完,拳影依然勢如破竹的擊向了半空中,向着魔聖而去。

面對濤天的殺意,彷彿天威降臨般的拳影,魔聖怔住了。

他想逃,可身體且不聽使喚,只能呆呆的望着擊來的拳影發呆,臉色更加的慘白了起來。

“姐夫,算了,不要再殺人了。”李婉琳早就在血魔出手的同時,回覆了行動力。見魔聖隨時會死在血魔手中,不由的想出口阻止道。

而血魔也因爲李婉琳的一句話,不解的回過頭,望了李婉琳一眼。

也正因眼這一眼,讓魔聖抓到了機會,這才險險的脫過了拳影的一擊。

然拳影並未因此而停下,而是擊向了天空,好似撞擊在半空中某處,竟然引發了一連串的轟炸。

就連魔聖也看呆了,這毫不起眼,如同傀儡般的究竟是何等的存在,竟然隨手一擊,便讓身爲魔聖的他險些死在這一擊的手中。

同時,他也吃驚,這空間之中有何種東西,竟然能與此人一擊之力相撞,雖然好似被攻破,且也不在自己之下。

然讓魔聖最後悔的是,他惹了一名自己惹不起的人族女孩。 第一百一十二章研製天極丹藥(中上)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各種藥力提取出來,對了,靈兒呢?她的本命火焰是木屬性的,應該可以將這些藥草的藥力提取出來的。

在成為雲宮家的兒媳婦的時候,雲宮修羅將一枚通訊用的戒指交給了洛聽雪和木靈靈,而在戒指里,月兒,皓天在戒指里留下了自己的心神烙印,通過戒指月兒皓天這一對兄妹就很方便的和這兩個人聯繫上。

靈兒,姐姐我要研製一樣丹藥需要你幫助,能不能過來一下啊?月兒在戒指里發了一道神識訊念。

訊念發出后不久,木靈靈就風風火火的趕過來。嬌喘連連的。

姐姐,你要研製丹藥?什麼等級的呀?木靈靈首先就問道。

等級嘛!至少是天極九階六品。月兒說道。

天極丹藥!這四個字讓木靈靈吃驚不小,對於她來說,她煉藥的極限就是地級巔峰丹藥。天極丹藥這簡直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見到木靈靈如此這般的表情,月兒笑了。

我的好靈兒啊,這可不是讓你親自操作,而是讓你將草藥的藥力提煉出來,你的森羅天火應該可以辦到這件事情吧?

嗯!這個還真的難不倒我。姐姐你就大膽的干吧!至於提純藥力的事情就交給我去做吧!木靈靈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好!那麼就開始吧。讓我看看我的這個丹藥的丹方:

車鈴幻果,風靈花。鬼臉藤,星辰沙,芊月幻神草,魂壤,天火隕鐵,冰珊瑚,醉神雪蓮,精靈靈力,葵日輪。。。。。。

靈兒,前三樣東西你將它們的藥力提取出來千萬不要將它們的藥力提純。知道了嗎?

知道了!

車鈴幻果。風靈花。鬼臉藤。這幾樣草藥的樣子木靈靈是第一次見過。車鈴幻果精緻的就像是馬車上的鈴鐺一樣輕輕搖動還能發出輕靈悅耳的聲響,這讓這個少女十分的新奇。

但是她是一個煉藥境界在葯帝巔峰的煉藥師。

經過她木屬性的本命火焰的炙烤原本是精緻的好像是工藝品的車鈴幻果就已經變成一個朽木疙瘩在也看不出原來的樣子。在它的下方,一團流光異彩的藥力精華在木靈靈本命火焰的包裹下一滴不漏的呈現在月兒的面前。

風靈花的顏色是晶瑩的藍色,周邊釋放出陣陣的微風當她本命火焰接近的時候。就連她的本命火焰好像是風中殘燭一樣吹的東倒西歪。

哼!老娘就不信治不住你!木靈靈那女漢子一面顯露出來。本命火焰熊熊的燃燒著。而風靈花終於支撐不住繳械投降。在木靈靈本命火焰的炙烤下,它的藥力精華也被木靈靈提取的一滴不剩。

鬼臉藤的藥力提取終於讓木靈靈暴怒了!

先說說鬼臉藤的樣子吧,一株灰色的藤蔓上七七八八的葉子。葉子上滿是鬼臉一般恐怖的圖案,更加讓木靈靈厭惡的是,它的根部竟然是一顆跳動的心臟。那樣的逼真讓木靈靈毛骨悚然!

這傢伙,竟然讓我感覺到恐怖,老娘也不是吃素的!誰怕誰啊!操你老神!終於在這樣的情況下木靈靈爆發了。

靈兒,你要做的就是將這個鬼臉藤的根部好好的給我燒燒。如果你的火力不夠的話,就放棄吧!這傢伙不是個好對付的主。

姐姐,我木靈靈什麼時候退縮過了?這個草藥竟然能讓我產生恐懼的感覺。哈我剛好要實驗一下你教授給我的煉藥技術呢!這個嘛及交給我好了。

話音剛落,木靈靈的本命火焰迅速的覆蓋了那株鬼臉藤。

於此同時,她口裡大喝一聲。

煉天九重!

隨著木靈靈火力的加大,果然火力開始了收縮,一次的收縮意味著火力的精鍊,只見她碧綠色的火焰覆蓋著,而她的額頭上又一從火苗出現墊在已經被包裹的鬼臉藤下方。

煉!火焰的收縮,而後迅速的迸發。而此時的鬼臉藤裡面藥力才被榨取了百分之十。距離整株草藥的藥力總和還有很大的距離。

鬼臉藤也在反擊著,陰森的藥力組成了道道的灰色的光芒衝擊著包裹著它的覆蓋物。彷彿要逃離這個煉獄牢籠。

木靈靈根本不會給它這個機會的!接下來有一股更加強大的火焰湮滅了鬼臉藤放出來的灰色光芒

灰色的光芒里全部都是鬼臉藤的藥力精華,而這個可落入了月兒和木靈靈的圈套。

月華噬!月兒嬌呼一聲,灰色的光芒就被月兒凝練出來的神光天網覆蓋。吞噬並轉化成鬼臉藤的藥力和木靈靈提取出來的藥力融合在一起。

靈兒,夠了。有這些就好了。還有就是靈兒,這個丹藥是一個萬能丹藥。你的丹王領域可能因為這個丹藥成就自己的藥王國度。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姐姐,靈兒有一件事想要告訴你。木靈靈將本命火焰收回之後呢喃的說道。

靈兒,什麼事情啊?

你能不能轉告一下大哥,十分的感謝他給予我們的浪漫婚禮,姐姐你如今還是一個人呢?你要找到一個貼心的男孩來照顧自己。你這樣子一個人照顧鳳鳳,很幸苦吧?鳳鳳可以說是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這可不行啊!

我~~~~

好了,姐姐,我就祝你提前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心上人來照顧自己吧。到時候鳳鳳也有了一個對她好的父親,這樣鳳鳳的一生就很幸福了。姐姐就不打擾你了。

送別木靈靈之後月兒還將這個問題思考了許久,隨後她專心的研製這樣天極丹藥。

關於這個丹藥月兒的規劃是這樣的,能提升自己領域為國度,化國度為域,化域為界。並且能將服用者體質改善,靈魂質量提升到一個適合操控國度的程度。。。。。

在得到自己哥哥給予自己的界域之書之後月兒一直就有這樣的想法。如何利用丹藥來讓煉藥師以及煉器師形成自己的領域甚至是國度。

經過一陣子的琢磨月兒有了些眉目。


就是利用領域和國度之間一個關鍵因素的差異,那就是靈魂力量!


自己哥哥領域化成國度的時候月兒更加確定了這一點,在結合自己在閱讀了不少的煉藥典籍之後,哥哥和自己紛紛形成領域,國度。這一點來看。如果自己的這個計劃成功的話,那麼。

現在就開始!(未完待續。。) 而在就血魔隨手一擊之時,與此同時,天宮中雲霄宮中,仙府閣樓某處閣樓中,此時正有數十人聚集而坐,好似在商討着什麼。

突然,其中二十八人同時臉色一變,眉頭緊皺了起來。

“師叔,可是出了什麼事?”問話之人正是丹靈子。

“嗯,我等二十八人聯合付下的陣法竟然讓人一擊而破,好可怕的攻擊之力。”李師叔眉頭緊皺,有點後怕的說道。

“的確,是一擊而破,人界中應該有如此強的存在。”或一名化神修士也是眉頭一皺,凝重的說道。

“師叔,各位前輩,莫非是宮主的師尊架到?”丹靈子好似想到什麼般的說道。

“嗯,很有可能,我等還是親自前往華東大陸,一看究竟吧。”李師叔眉頭舒展開,同意丹靈子的說法點了點頭說道。

而遠在華東大陸上的血魔在望向李婉琳之時,見李婉琳舒展一笑,也是一怔,向着魔族飛撲而去。

魔聖在死裏逃生之後,正準備先退回到黑洞中,他知道,眼前這毫不起眼之人絕對不是他魔界惹得起的。

只有逃回魔界,再議入侵人界之事。

可就在這個時候,血魔已然撲向了自己,抽出背上的血劍,猛得一斬,向着魔聖斬去。

這一擊之力,可不是之前那隨手一擊之力,魔聖在面對此擊,心都碎了。

此魔根本就不聽下明女孩的話,放過自己等人,而是趕盡殺絕。

隨手一擊他都沒能逃脫,更何況此人動用了法寶,還是一把讓他都感覺到危險,懼怕的魔刃。

這一刻,魔聖的他後悔之心,已然超過了一切想法,他後悔自己爲何要答應做先鋒一事。

他後悔,自己爲何要去跟一名小女孩計較,還去惹他。

他後悔,他惹到了一位怎麼樣的存在,那已然是百個他也不是對手的魔頭。

然他也不願就此死在此地,雖然他很倒黴,且也不想倒黴至不明不白的殞落。

唯一的方法就是元神出竅,這也是他唯一能逃脫的機會。

然這魔聖且永遠都沒有了這個機會,下一刻,一道劍光瞬間斬向他的頭顱。

與此同時,一股吸力傳出,瞬間將此魔的精血與元神吞噬。

下一刻,血魔擡手一揮,血劍瞬間變大,橫掃向在場的所有魔族,一劍之下,無一倖免,聚集瞬間死在了血魔的一擊之下。

低下的衆修士都呆住了,看着滿天如雨下的魔族屍體,一具具乾屍。

這股實力,要滅他們華東大陸,也只須是數天時間,且脫不過血魔的一擊之力,全體陣亡。

就連李婉琳也呆住了,他呆住並不是因爲血魔的強悍,而是無辜亡死,那近在咫尺的理良國皇城的上億百姓。

就在血魔剛纔的一擊之下,不止將滿天的魔族斬殺,更是直接將整座城池毀滅,將其內所有的靈生屠盡。

他恨,他剛纔爲何不全力阻止血魔,爲何要聽縱旁的修士。

原來,剛纔李婉琳勸阻血魔之後,那一笑且讓血魔誤會,自己同意他的作法。

見血魔在望向自己,已然有停手之意時,自己且一笑,引起了他的誤會,以爲自己同意了他繼續斬殺天空中的魔族。

原本李婉琳也想再阻止血魔繼續殺戮下去,可旁邊的一名修士且阻止了李婉琳。

魔族來人界,就是爲了屠殺,血魔擊殺他們,也是爲了保護人界。

的確,也證是因爲此話,李婉婷並沒有再度出口阻止血魔的攻擊。

然讓所有人想不到的是,血魔就是血魔,出手絕對滅絕人性,隨手一擊竟然可能將所有魔族當場擊斃,同時也將付近的理良國皇城毀滅,生口一個不由,一擊必殺。

其實衆人也很清楚,要不是因爲他們靠近李婉琳,有李婉琳在,血魔已然留手了,否則的話,剛纔那一擊,也足以將他們一同滅殺了。


對於皇城被滅,他們更在意的是,血魔一擊之下,滅去了上數十萬魔族,其中與他們同等存在便有數百之多。

血魔從新望着李婉琳,且發現,此時的李婉琳呆若木雞,目光通紅,好似被自己嚇到般,趕緊收回了手中的血劍。

來到李婉琳面前的血魔,就好似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般,低下頭,很是無助。

李婉琳看着血魔,已然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他知道,錯不在血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