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如果真的要說的話,他其實並沒有經歷過豪門中的傾軋,甚至於一直以來都活的比較簡單,從來都沒有遇到說過什麼特別嚴重,嚴重到無法處理的事情。

甚至於他的人生算的上是非常順利的,小的時候有爺爺疼愛,後來度過了一段顛沛流離的日子,就遇到了周蓉,現在還開上了醫館,甚至還成為時氏集團的人。

如果真的要說,他的人生應該也是不斷向上的,甚至還可以用上逆襲這兩個字。

「你們兩個人都不為這些事情而感覺到困擾,我還能夠說什麼呢?如果我再說下去的話,那不是我太玻璃心了嗎?只要你們兩個人都覺得好那就好了。」

時宜聳了聳肩膀:「我說,我們能不能不要說這些事情了?你們開始為席聿衍治療?周舟那邊的事情我想我還需要去處理一下。」

周舟其實哪裡都很好,但就是心太軟了,放周舟一個人去面對白月的話,她還真的是不放棄。

「好,你去吧。」天佑戴上手套,「你放心,我不會讓席聿衍出任何事情的。」

這無關於他跟時宜的關係,而是身為一個醫生的天職。

「是啊。」

赫祁甚至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我跟天佑兩個神醫在,席聿衍一定出任何問題的,我保證,等到你回來后,席聿衍就已經是好好的了。」

「瞎說。」時宜否定,「不是說治療的時候就會觸發藥物效果嗎?那就是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啊。按理說,我應該在這裡,不應該離開。但是我需要趕緊先將那邊的事情給處理完成,還有就是我不在這裡,才會讓其他人更加相信我跟席聿衍感情不和,他們動起手來,也更不會猶豫。」

「我在周邊早就部署好了,不會有任何問題,你就放心吧。」赫祁在關鍵時刻還是非常靠得住的。

從席聿衍住院開始,他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不會讓任何人有什麼可乘之機。

「這件事情交給你們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我現在先過去,待會再回來。」

時宜攥住席聿衍的手,將擔憂全部都藏在心裡。

周舟看到時宜過來的時候,都有些被嚇了一跳。

「小宜?你怎麼會過來?你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嗎?」

顧其言已經站起來:「小宜,我去那邊看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你不需要去。」時宜立刻制止,「你要是想幫忙的話,就先離開醫院或者是就不要再去那個病房。」

顧其言自然十分敏銳:「你們已經開始行動了?這麼快?都做好準備了嗎?會不會有些太突然了呢?」

「不會,現在行動更好。」

時宜看向睡著的白祁:「我原本還想著跟白祁玩一會呢,結果他睡覺了啊。」

「是啊,剛才跟其言玩了很久,累了就睡著了。」

周舟到底還是憂心忡忡的:「小宜,這些事情你怎麼也不再想一想呢?說行動你就行動,難道你就不怕會有什麼意外發生嗎?」

「我再繼續等著,才會可能有意外發生,周舟,你放心吧,我有把握的,從你認識我開始,我什麼時候做過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呢?哪回不是有了把握之後才會去做的?」

這倒是。

時宜從來都不會去做什麼沒有把握的事情,但凡她去做一件事情了,那也一定是非常有把握了。

「我知道,你這麼說自然是因為你早就有譜了,甚至於你這些事情都可以做的非常好,但是我就是擔心啊,這次的事情又不是什麼小事情,我怕你會哪裡沒有設計好,別到時候再出什麼問題。」

「不會的。」

時宜攥住周舟的雙手:「你哪怕是覺得我不靠譜,可能會出問題,難道你還不相信赫祁跟天佑嗎?他們都在幫助我,各個方面都做好了防護,不可能會出事的。」

時宜的手機猛然響起來,來電人是盛和。

時宜現在一看到盛和這個名字就有些頭疼,她原本以為的好人不過就是一頭狼而已。

「盛總。」

時宜還是第一時間就接通了電話:「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你現在在哪裡?」盛和的聲音傳過來,帶著濃濃的關切,可這有時宜知道這一切都不過是假象而已。

「我現在在醫院呢,盛總,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找我啊,如果是的話,你直接告訴我什麼事情就行了。」

盛和其實早就得到席聿衍住院的消息,只不過是一直以來都沒有行動而已。

「我沒有什麼事情跟你說,我聽說席聿衍住院了,他現在怎麼樣了,嚴重嗎?」

「不好說。」時宜的聲音一下就憔悴起來,「醫生到現在都還不敢說一句準話,我覺得這一次應該是凶多吉少了,盛總,您放心,等我處理完這邊的事情,一定會跟您確定一下綠寶林的事情。」 唐三藏畢竟凡胎肉體,常日裏也只誦經禮佛,不一時便氣喘吁吁,好在他意志堅定,跌跌撞撞間也就到了山之極巔,就見金光萬道、瑞氣千條,正匯聚在一塊四方石上,成一張封條,上書「嗡嘛呢叭咪吽」。

唐三藏徑直來到山前,倒頭便拜,又望西方念道:「弟子陳玄奘,今奉唐王旨意往西天大雷音寺求取真經,今蒙觀音大士指點,欲救神猴脫離苦難,入我釋門,同證靈山,欲揭此封皮,望祈我佛慈悲。」

三藏言畢,仍不上去揭開封條,反而讓徒弟取了木魚,開始誦經。

孫悟空在一旁聽的耳朵發癢,心道:「這小和尚就是麻煩,佛祖既然允了,菩薩也已開了金口,你儘管揭了便是,何須多言,還要念什麼經。」

唐三藏念叨多時,突然間,一陣香風飄過,那「壓貼兒」就飄在空中,半空中又傳來聲音:「吾乃監禁妖猴者,今日他的難滿,吾等取了封皮回見我佛,那和尚你也早些上路吧,我等皆在西方候你。」

三藏聞聽仙聖之言,又是拜了幾拜,方才回了山下,對那六耳獼猴說道:「那壓貼已去,你卻為何還不出來?」

六耳獼猴聞言十分歡喜,便道:「師父,我出來動靜太大,怕會驚了你,你先走開些才好。」

三藏聞言,便與徒弟悟命一道退回東方,直走六七里路,正要停下,孫悟空笑道:「他出來時要崩碎那一座大山,如此距離尚且不夠。」

唐三藏聞言,不由大為驚訝,他本以為那六耳獼猴再厲害也不過將大山撐開縫隙,在從中鑽出,那成想竟要崩碎一座山脈,如此偉力實在是,實在是……

悟命聞言卻詢問道:「崩碎一座山脈,如此豈不是方圓百里的人豈不是都有危險?」

孫悟空點點頭,說道:「山崩之威,確實會波及四周生靈,五行山上雖無甚生靈,然那周遭卻多有活物。」

唐三藏聞聽此言,也自問道:「如此,豈不是又要多造殺孽,大聖可有解決之法?」

孫悟空說道:「自然是有的,找個人將那五行山抬起,然後讓你那弟子爬出來自然就沒有那般危害。」

唐三藏與悟命小和尚面面相覷,他們哪裏認得力能扛山之人。

孫悟空雖然如此說,心中也在尋思解決之法,讓徒弟山神移走周遭神靈固然來之不及,畫地為牢之術卻也要毀一片區域,那便只能委屈六耳獼猴了……

孫悟空心念既定,便道:「小師傅如此慈悲,俺老孫豈有不幫之理,你等且在此少歇,俺自去助你徒弟脫困。」

那大聖話音方落,身形便即消失,轉瞬間卻又在五行山邊。

此刻六耳獼猴也感眾人距離已夠,便即運轉神力,欲要崩碎這一座束縛他已久的大山,霎時間地動山搖。

下一刻,所有響動歸於平靜。

六耳獼猴愣了愣,滿臉的喜悅逐漸轉為驚訝,他堂堂六耳獼猴竟然崩不碎這座山,這合理嘛?

「變!」六耳獼猴心中氣急,大喊一聲,那身軀便要迅速擴張,無窮的力量膨脹,似有毀天滅地之勢。

孫悟空在一旁看的分明,尋思道:「這六耳獼猴小說看多了,非要把山崩碎才能出來?」

於是,孫悟空暗自施展法術,使那五嶽五行之力貫通,又以泰山之勢為主,生生鎮住了六耳獼猴的氣勢。

可憐那六耳獼猴還妄想現出千丈本相,然而有泰山之勢鎮壓,他那神通卻偏生用不出來。

「孫——悟——空!」事到如今,六耳獼猴如何還不知道是有人在暗中作祟,而方圓百里能有此本領者也就只有那個猴子了,於是那一雙眼眸中有怒火升騰。

孫悟空冷笑一聲,使個身法,進入了山體之內,抬腿就是一腳,將那六耳獼猴踢出五行山中,直崩蒼穹之上。

「我出來了,俺出來了!」六耳獼猴先是一愣,突然發現身形已在半空之中,頓時歡喜雀躍,連續在空中翻了幾個跟斗,頃刻間不知過了多遠距離。

孫悟空看了看遠去的六耳獼猴,又看了看五行山,只將其與五嶽之間的聯繫隔斷,化作了一座普通高山,便即回到三藏身旁。

那六耳獼猴在半空翻越之時,心間也在思量,他畢竟也是天生地養的主,不一時便有了些許主意,就即回到五行山邊,遠遠的朝着三藏而來。

「弟子六耳獼猴拜見師父,多蒙師父救我脫離苦海。」六耳獼猴向著唐三藏行三跪九叩之禮。

拜畢,又朝着悟命小和尚行禮,說道:「感謝師兄一路護送師父至此,往後若有磨難,俺自當奮力保護師父師兄。」

悟命小和尚說道:「小僧會一直盯着你,你切要絕了行惡之念。」

六耳獼猴連忙答應不提,唐三藏忙倒是問道:「徒弟,你既然入我門中,當有個法名叫喚才是。」

六耳獼猴道:「多謝師父,只是前番菩薩遇過五行山時於弟子指陸為姓,又起了個名字叫做悟深。」

唐三藏聞言大喜,說道:「這名字倒正合我們宗派,我看你這模樣,倒似個頭陀一樣,我再為你起個渾名,便叫做頭陀如何?」

六耳獼猴一愣,不是該叫做「行者」嘛,但他畢竟聰慧,也不多問,忙做出個興奮模樣,說道:「弟子多謝師父賜名。」

孫悟空見兩人說完,便道:「你師徒既然已經定了名分,那便早些出發吧。」

唐三藏應了聲「是」,那六耳獼猴看了眼孫悟空便即負起行李,又牽着三藏白馬向著西方而行。

孫悟空跟在三藏之後,心中尋思道:「這兩界之處不受管轄,又無教化,果然有許多妖魅邪祟,如此觀之,這世間尚有許多有待見識。」

那六耳獼猴方才出來,一身凶煞之氣暴露,倒也沒有多少妖邪敢來招惹,一路上自也走的順當。

然而總有一些不知好歹的要來攔路,這一行剛剛轉過角,正看到一隻猛虎,他見了兩人兩猴,咆哮著便要衝撞過來。

唐三藏膽戰心驚,那胯下白馬更是四蹄發軟,直至跪倒在地,六耳獼猴道:「師父莫要害怕,這老虎是來送衣裳的。」

六耳獼猴說話間還看了眼孫悟空,然後取出隨心鐵桿兵,那棍子迎風便漲,照着猛虎當頭一棒,可憐那猛虎宿慧未開,便即去了輪迴。

這一番倒是喜了三藏,他心道:「我本以為劉太保已然神通廣大,卻不想比之陸悟深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這一番我那經文可得矣。」

六耳獼猴又將隨心鐵桿兵化成牛二尖刀剝了虎皮,簡簡單單圍在腰間。

這時,四處豺狼虎豹、魑魅魍魎似也聞到了味道,竟然聚過了很多,一時間,唐三藏心驚膽戰,悟命和尚如臨大敵。

孫悟空一雙金睛掃過,已知諸般罪孽,便厲聲喝道:「俺乃是齊天大聖孫悟空,今受觀世音菩薩所邀,欲保唐朝和尚去往西天求取真經,若有不知好歹者,莫怪孫爺爺棒下無情。」

這一聲傳出,霎時間將唐三藏、悟命和尚心頭的陰霾驅散,更將諸多邪魅送往了地府之中,唯獨野獸精靈少有死傷,卻也如臨天敵,迅速退去。

六耳獼猴恨得牙根痒痒,他心道:「這孫猴子忒也過分,明明已是齊天大聖,卻要插一手西遊,要與我搶這功德,實在過分,過分!」

然而六耳獼猴臉上依舊笑容滿面,說道:「良久不見,大聖神通更甚往昔!」

孫悟空不曾回答,只說道:「天色已晚,我等還是早些尋個地方歇著吧,晚上行路於凡人實無半點好處。」

三藏等人依言而行,那六耳獼猴依舊陪在唐三藏身旁,兩人說說話話,也不知講些什麼,但那三藏對於六耳獼猴的態度倒是好了很多……

孫悟空卻無心他們兩個,只觀察沿途情況,心中亦有所思量。

。「殿下,黃嬤嬤來了。」書童看見皇宮來人,趕緊進書房報告。

齊溟喝粥的動作停下,將碗也放下,楚憂有些急,卻也無可奈何,「殿下?」

「黃嬤嬤是我的乳娘,想必是來檢查落紅的,你讓你的侍女帶去吧,我還有摺子要閱。」

落紅?

楚憂聽后,有些害羞,早就聽聞入了皇室人的后

《原來我是黑蓮花》第一百三十四章你看我像廢材?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最新章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甜膩小米粥、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全文閱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txt下載、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免費閱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甜膩小米粥

甜膩小米粥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白蓮花主角受人設崩了、怪物[快穿]、穿成暴君的男妾、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

。 藍玉顏現在雖說是黃階一重,但是……因為是在外界的因素下強行提升,修為雖然上去了,但實力還沒來得及跟上,藍曦若的那些水也夠她折騰一陣了。

對上黃穎黎,兩人的臉上都帶著幾分不自在。但是,卻也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絕對不退縮的意志。

黃穎黎現在憋著一口氣,金殿的長老肖利對弟子極其嚴苛,對她更是如此。看到其他幾位天才都在綠階,而她一直遲遲不突破,他的臉色也一直不怎麼好。

按道理來說,黃穎黎和他們的天資一點都不差,差就差在心性——她太單純。本來心思單純是更容易修鍊的,但物極必反,太單純了,反而就容易阻礙修鍊。

然而黃穎黎現在並不知道這才是原因所在,還以為是自己不夠努力,所以正憋著一口氣,打算拚死也要得到這次的天材地寶,以幫助她突破到綠階。

藍曦若,則是因為她一定要給冰茉微一個交代才行。在冰殿的時候,她那麼幫自己,讓自己在領悟了元素靈力的同時還進階了,這次如果連夢落草都不能得到,藍曦若覺得自己空有這麼多機遇。

有機遇有怎樣?運氣好又怎樣?不能發揮到正地方,一樣白搭!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穎黎,雖然我們是朋友,但這次我不能退讓,抱歉了。」她不再一遍遍解釋這夢落草根本就不能幫助他們進階的事實,因為她已經很清楚,他們聽不進去的。

黃穎黎確實聽不進去,如果藍曦若真的要再解釋一遍,她會直接發怒也說不定。

對於藍曦若一遍遍解釋的行為,在外人看來,就是想要獨吞。只有藍曦若自己知道,自己是多麼冤枉啊!

黃穎黎點點頭,表情一點點嚴肅起來:「曦若,我也不會讓你的。」

藍曦若率先催動靈力,並沒有攻擊黃穎黎,而是直接向著夢落草的方向迅速跑去。

黃穎黎怎麼可能讓她從自己眼皮子地下逃走?伸手去抓她,沒抓住,然後雙手一併,一柄劍直接攻向藍曦若。

藍曦若險險躲開,只能先應付黃穎黎這邊的攻擊了。橙階和黃階,還是差很多的。

藍夭澈對上的是紫月離,沉月對上了橙澤式。沉月的修為其實應該是更高一些的,但是……藍夭澈死活不讓。因為橙澤式雖然是「老子無所謂」的態度,但還不至於像紫月離一樣死腦筋,非要打出個勝負才行。

沉月現在暴露實力,也並不是衝動之舉,她是想告訴在一旁觀望的藍玉顏:藍曦若身邊並不是沒有高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