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到達了一定距離之後,楊風就讓這些鬼差們停止不來示意他們可以走。

「你們先回去,我怕這東西太凶到時候我照看不找你們,回去找自家大人領取獎勵這是一點辛苦費,你們拿去用吧。」

拿出一大把銀票丟給他們楊風讓他們快走。

「謝謝大人慷慨!!」

「多謝大人賞賜!!」

這麼多銀票每個人絕對能分割百分之十五簡直是意外之喜啊。

一群鬼差樂的各種向楊風道謝,看的楊風哭笑不得。

「快走趕快的,留下來到時候碰到了危險,我可不管。」

楊風無語只好開始攆人你們不走,到時候走不掉可別怪我,打起來誰能顧及到你們自己?

一群鬼差見楊風開始攆人感動的同時也都快速調頭就走楊風說的沒錯如果押送的犯人到時候真的暴起傷人,楊風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呢還是要來保護他們。

若是這犯人太兇殘搞不好大家都別想走楊風已經讓他們先走了,還能奢求什麼換成其他的陰司來巴不得他們這些小鬼差吸引一下火力呢,讓自己好安全的離開。

一群實力不強卻留下礙手礙腳的鬼差都離開了楊風準備將犯人放出來,別的陰司會留下鬼差以防萬一。

楊風不會說句不客氣的話他自己都跑不掉的話,這些人留下來也不過是在送死當然楊風沒有那麼高大上的節操,什麼讓別人活命自己留下來送死的事情,他不可能幹,就算這犯人實力強,楊風也相信自己能安然的離開,既然能離開又何必留下一群當炮灰的鬼差呢?

「開!」

打開囚車將犯人放出來的方法很簡單借用自己的身份牌對著囚車之上的封印掃一下就行了至於囚車,會有人專門來拖回去,不需要他楊風來操心。

「咔!」

「咔!」

封印被關閉囚車之上的木板慢慢的朝著兩邊分開就像是一道自動大門。

「呀!!!」

只是在這個時候,誰都沒有想到的是,一道尖銳的刺耳聲從囚車內傳了出來一些來看熱鬧的鬼被這聲音弄得抱著腦袋倒在地上,痛苦的大叫了起來。

在冥界有窮兇惡極的傢伙被押送進來,裡面的鬼早就習以為常,看熱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今天看熱鬧的這些鬼搞不好會吃點小虧甚至會丟了小命誰知道這傢伙被放出來後會不會到處殺鬼來立威呢?

這不從聲音之中就聽得出來,這押送來的新人脾氣不大好,而且充滿了攻擊性。

隨著尖銳刺耳的叫聲一道矮小的漆黑身影從囚車之中跳了出來,落在囚車的上面沖著楊風和那些看熱鬧的鬼子牙利嘴的大叫起來,聲音顯得很憤怒代表這東西此時很生氣,居然是個煞鬼!

煞鬼的出現幾率很小和鬼影一樣很多人一輩子都不見得能見到過一次說實話這東西楊風也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從這東西那幾乎凝實的身體和沒有眼睛鼻子腦袋就看的出來,這是一個煞鬼。

顧名思義在煞氣很重的地方誕生的東西不屬於人死了變成的鬼,算是陰氣和零散的魂魄凝聚出來的。

嚴格的來算這東西算是羅剎的一種,殺心很重而且實力增長速度快。

這鬼東西到底是從什麼地方抓來的?還真敢放在冥界之中難道就不怕冥界內誕生一個可怕的煞鬼,攪得冥界到處亂糟糟的嗎?

不過想到冥界內甚至還有鬼帝這樣的存在楊風就覺得自己想太多了,煞鬼再厲害能比鬼帝還恐怖?

想了這些后楊風就開始後退,只要這鬼東西不來找他麻煩就好。

至於殺了誰,那和他楊風有什麼關係嗎?冥界本來就亂再多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更亂一點也沒什麼。

就在楊風退後的時候煞鬼尖叫一聲頭轉向了楊風雖然他沒有眼睛,看不到東西沒有鼻子,聞不到楊風的氣息但是他的感知很敏銳他知道自己剛才感應到了楊風的氣息。

「哼!」

這鬼東西盯上自己了,楊風看了周圍那些開始害怕而後退的鬼,冷哼一起抬起手大量的紫黑色雷電在他手裡出現在空氣之中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楊風這在警告煞鬼想找我麻煩,你確定能打得過我?

如果打得過那麼儘管過來,如果不行那就滾遠點別來煩我。 「嗚嗚!」

煞鬼就像是沒有神智的野獸一樣,嘴裡不斷的發出低沉的吼叫聲,不過他警惕了因為楊風手上冒出來的雷電讓他感覺到很危險,楊風是個不好惹的存在,既然不好惹那麼就離開。

腦袋左右的轉了一下沒有發現那將自己抓起來的人煞鬼這才沖著楊風尖叫一聲似乎在說道:「你給我等著我會回來找你的。」

然後兩腳使勁踩在囚車上高高的彈起,朝著遠處跑去,很快就不見了蹤跡。

難纏的小東西,難怪會是七品任務,這鬼東西要不是因為怕雷電的話估計就不顧一切的對我發動進攻了。

啊!

楊風感嘆的時候遠處傳來一陣慘叫聲很顯然有的鬼成為了煞鬼剛來立威所用的雞,當然也有可能是煞鬼隨心所致。

這種東西殺小太重,不論是修羅還是羅剎都不例外。

不過現在一切都和自己沒關係了,這煞鬼已經進入了冥界接下來應該是冥界內那些對地盤意識強烈比較重的鬼去頭疼才行了。

煞鬼怎麼鬧,也不會在自己的地盤上鬧。

冥界又不是自己的地盤,只要不是從自己北邊的出口跑出去就行。

而且從東邊跑到北邊出口,楊風覺得還沒等煞鬼跑到自己就已經離開了這個崗位。

只要品階達到七品,自己肯定就會失去這個看守橋頭無聊而又耗時間的任務。

任務完成閃人!

楊風馬上就順著左橋離開不過離開的時候,難免和大鬍子陰司閑聊了幾句。

然後才找了自己還需要鎮守橋頭的理由走了,通過通道回到北面楊風找上了蕭判官。

「只要有合適的任務都幫我接下來不論是九品還是七品的,我都要。」

楊風覺得自己應該快速提陞官職品階才行唯有官職提升了,才能接觸到更多未知的東西。

這對自己有好處,楊風不想一直都趴在下面不動。

今天那女鬼差的話給了楊風不小的刺激然後他迫切的想要提升上去,然後看一看上面的世界。

「價格都是兩千萬嗎?」

蕭判官眼睛一亮送錢的人來了。

楊風額頭上飄過一排黑線,你是不是白痴的眼神看著他全部兩千萬,你當我是凱子?

誰不知道七品任務少,而九品任務最多,八品的一般。

你全部都要兩千萬到時候到處給我尋找九品任各我不是虧大了,兩千萬想都別想。

「七品兩千萬八品一千五百萬,九品一千萬。就這個價格不能再多了,雖然我們之前談好的是一千五百萬,但你不覺得很坑人嗎?一直做九品任務,我什麼時候才能提升自己的品階,要是你不願意那我只好慢慢混了。」

一句話干不幹,干就大家一起合作你有利益我也有,不願意大家一拍兩散我可不是其他的陰司隨便任由你拿捏。

「算你厲害!」蕭判官無語的盯著楊風看了半響最終還是舉手投降了道:「七品兩千萬,八品一千五百萬、九品一千萬可不能再少了啊。」

不管任務是誰的,楊風都必須給蕭判官這麼多才行。

誰讓跑腿的是別人呢沒有關係,你別說拿走任務你連正主的面都見不到,誰會搭理你一個小小的陰司?

雖然判官之間也是屬於競爭關係,但這種大家都有好處撈的事情,肯定會先放下成見先撈利益,這就是現實,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沒問題!」

談好價格,楊風就準備回去了,接下來讓蕭判官自己折騰就行了。

他有任務就出動沒任務就修鍊,然後等著掏錢就是了。

還好是個狗大戶,啊呸!是個大財主,不然還真玩不起太費錢了。

接下來的一切就和楊風沒有什麼關係了,囚車會有人去帶走,功勞下來。

蕭判官會直接算在他頭上還需要楊風去操心這也是錢的威力,不怪別人喜歡說有錢能使鬼推磨。

其實在鬼對你沒有太深仇恨的情況下你準備大把的錢弄個磨來完全可以讓這鬼一直推到天亮,錢紙燒不斷鬼就一直推,這雖然只對小鬼管用但也能救命。

而且準備的是紙錢而已又不是真的錢,紙錢價格也不算很貴。

印刷廠批量印刷那種而已,是楊風自己印刷的銀票這種銀票一般人燒不起。

回到橋頭,楊風繼續修鍊,繼續吞噬厲鬼強化魂體隔間的,時間就強化身體,魂體身體兩不誤,並駕齊驅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總裁的契約妻子 楊風還因此買了大批的材料和藥物備用,只要等待自己的換班時間到來,回到人間就能繼續強化身體。

隨著時間推移,楊風的身體素質開始進入了一個瘋狂的爆發階段。

強悍的楊風都感到不可思議,感情自己以前是在瞎折騰什麼煉體術都比不上現在這樣的修鍊。

「餓。」

當楊風回歸的第一瞬間依舊感覺還是很餓只是餓感沒有之前那麼猛烈了似乎身體素質強化上來后,好幾天不吃東西問題也不大。

楊風覺得持續下去,自己很長一段時間還吃東西都一點問題都沒有。

「似乎在沒有任何事都親自處理之後,老婆們反而愛上了旅行。」

看著桌子上留下的字條楊風笑了笑,將字條放下去洗澡換衣服,準備外出獵食多出去走走看看旅遊也好一直悶在香江也不是什麼好事世界那麼大終歸是要去看看的。

就連楊風都在想等自己陰間的鎮守橋頭任務結束后自己地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以前滿世界跑那是因為是找珍貴藥材尋找那些到處躲藏的巨頭宰殺他們獲得功德。

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私寵 而這一次是單純的為了旅遊吃完飯楊風正準備回家休息結果在半路上看到兩個鬼鬼崇崇的身影。

「這不是何應求與況天佑嗎?他們這一對組合跑來這裡幹嘛鬼鬼祟祟的和做賊一樣。」

心裡暗想著,楊風也跟了上去,當然也是和做賊一樣沒辦法,況天佑是殭屍感知提前不做賊一樣賊兮兮的瞞不過他們。

「你說我們今天能攔住她嗎?」

小巷子里味道很臭但為了任務為了案子,何應求和說天佑不得不忍耐,況天佑還好殭屍對這些氣味不算很敏感哪怕他們的嗅覺很出眾但何應求就不行了被皺的直皺眉,巷子里到處都是米田共讓人看了就犯噁心躲在這種地方抓人上真是難受。

「不知道。」

況天佑似乎是活久了的緣故,一點幽默細胞都沒有,聽了何應求的話淡淡的回了一句。

「嘔,臭死了。」

何應求深深皺起眉頭,感覺自己快要被熏得吐了。

結果讓他抓狂的是況天佑語氣和表情依舊很平淡,「哦還行吧,比下水道好多了上次幫你師叔祖去吸引僵足那味道才叫爽。」

無語的看著他何應求真的很想問,我們還能一起愉快的聊天嗎?你這樣很容易把天給聊死你知道嗎?

「咦。」

就在況天佑想說點仕么的時候,他忽然抬起頭朝著某個方向看去,他剛剛聞到了楊風的氣味,雖然很淡,但確實聞到了而且強大的嗅覺告訴況天佑那必定是楊風無疑。

「怎麼了?」

何應求疑惑的看了過去,況天佑眨眨眼睛,說道:「你師叔祖。」

「怎麼可能我師叔祖在家裡!」

好吧打臉了何應求正想說師叔祖在家裡閉關修鍊呢怎麼會跟著他們跑到這裡來結果楊風就出現。

果果的打臉,好疼啊。

何應求想哭,師叔祖你就不能別出現嗎?

不知道何應求的委屈楊風站在遠處無奈的說道:「就知道你們殭屍鼻子很靈敏果然瞞不過去,話說你們在這裡幹嘛聞米田共的香味嗎?這味道真沖鼻子。」

說著楊風拿出一塊手帕來捂著自己的鼻子。

看著楊風捂著自己的鼻子何應求覺得自己真傻,等等好像有點不對,我們不是來埋伏抓人的嗎?怎麼就聊上了那人呢?

「你們這是在蹲人?」

老遠遠的,楊風一點都不想靠上來因為真的很臭媽蛋這什麼人也太不文明了吧各種隨便大小便,米田共滿地都是,那味道簡直了沒辦法去形容。

「是。」

況天佑點點頭,表示楊風猜的不錯。

楊風頓時一臉古怪問道:「是不是一個女人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帶著一股子奇怪味道的?」

「師叔祖你怎麼知道?」

何應求驚呆了這任務內容除了弗格森之外就只有他何應求、況天佑才知道了楊風不是在閉關之中嗎?

看樣子才出關,可他是如何知道這些的。

逍遙小村長 「因為剛才過來的時候看到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里,然後身上有股奇怪味道的女人神色慌張的從另外一邊走所以就覺得可能是你們會蹲的人呢。」

楊風聳聳肩膀告訴他們剛才自己確實看到這樣一個人,因為這個女人身上的味道過於奇怪,所以楊風就多看了幾眼但也沒有多想誰知道這會是況天佑和何應求兩人蹲守的人。

「哎呀!!!」

何應求一聽整個人就傻眼了自己兩人在這邊聞著米田共的味道,人卻從另外一邊跑了,不帶這樣玩的想氣死人不成。

「師叔什麼方向多久了?」

「那邊大概五六分鐘了吧,現在基本已經跑掉了除非你們能聞著她的氣味追過去。」

楊風指著那個奇怪女人離開的方向,說著。

靠!

我們又不是獵犬怎麼追,況天佑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楊風似乎像是在說殭屍的嗅覺很靈敏沒錯但我也要知道對方身上的氣味才能追蹤啊,你當我是神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