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場所有的投石索都被他拆了,變成石塊和麻繩。

伊兒端著洗好的野果,走了過來。

剛剛走近,便看見方浩坐在那裡低頭傻笑。

伊兒可不知道方浩在看獎勵屬性,只認為有什麼好事,在這裡偷偷傻樂。

「主人,水果洗好了,請您食用。」

跪坐在一旁,將水果送到方浩面前。

水果上還掛著淡淡的水珠,看起來晶瑩剔透,十分可口。

「起來,以後也不要動不動就跪著,白瞎這雙腿了,不是,我是說正常的完成自己工作就好,不用動不動就鞠躬,下跪的。」方浩輕聲說道。

這是伊兒來的第二天,經過白天的大戰,伊兒也不那麼懼怕骷髏了。

還指揮著骷髏,給自己房間更換了一張實木雙人床。

但面對方浩時,總是動不動就跪下,一副被欺負了的模樣。

聽見方浩的話,伊兒從地上站了起來,白皙的膝蓋處有些發紅。

方浩拿起水果,要了一口,味道有些像是梨子,水分很大,但味道卻很一般。

「這叫什麼果?」方浩問道。

「紅果!」伊兒說道。

好吧,應該是按照果子表皮顏色起的名字。

「你也吃,這次收穫了好多,就咱們兩個人,吃不完都爛了。」方浩將水果遞到伊兒面前,輕聲說道。

從獸人部落可是拉回來好幾百筐,每筐不得有20多個水果。

就他們兩個,吃不完可不久全部爛掉了。

伊兒小心接過,看了看方浩,咬了一口。

瞬間,甘甜的果汁便湧入口中。

「謝謝主人。」伊兒將水果咽下,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

方浩微微一笑,「好了,你要喜歡吃,你就多吃點。」

說完手中握著招募捲軸,向外走去。

與其在這品嘗水果,他還是想將招募捲軸使用,招募出自己的第一個英雄。

……

走出領主木屋。

天色暗淡,一輪明月高高掛起。

方浩拿著【英雄招募卷】,心中莫名想了一圈古代名將。

突然又意識到,這並不是一個世界,自己想的人物貌似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只能祈禱,出來一個等階較高,實力超群,天下無敵的猛將。

這樣他就可以安穩的做一個鹹魚領主了。

額……,貌似現在他也挺鹹魚的。

【是否使用本陣營英雄招募卷,使用后可隨機招募本陣營英雄一名。】

深呼一口氣。

「使用!」

接著,手中的招募卷散發出淡淡光芒,如同燃盡紙張一般慢慢飄散。

下一秒,身前的空地上,呈現出一道繁複的法陣。

在橙色光芒的籠罩下,一道身影緩緩自地面升起。

「卧槽!金色傳說。」

光芒散盡。

一個高大枯瘦的身影出現面前。

【成功招募,屍巫-尼爾森(橙色7階英雄)】 兩人計議之後,便離開宮殿所在的主脈,開始按紫陽子提供的地點搜尋起靈藥來。還別說,這蓬萊還真不愧仙山之名,小半日之後,在倆人密切的配合之下,便採摘到了七八株成熟靈藥,連未成熟的靈藥都連根帶土採摘了不少,悄悄收進了水晶梭里,準備帶回水晶宮裏栽種,怎麼說水晶宮也算是一方仙土,就不信栽種不活。

為了掩飾水晶梭的存在,兩人將採摘的成熟靈藥就這麼捆紮起來背在身上,要是讓別人知道兩人就這樣存放靈藥,估計會抓狂,別人尋到靈藥哪個不是用上好的玉盒好好保存起來,他倆倒好,就像背着一捆野草一樣!不過誰叫他倆窮呢,別說玉盒了,木盒都沒有,又要迷惑紫陽子,因此就只能如此了。

將成熟的靈藥採摘得差不多后,為了避免引起紫陽子的懷疑,兩人還是向著主脈半山腰走去。姜陽也想看看這所謂的凈世白蓮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時間不長,兩人便在主脈半山腰處找到了紫陽子所說的凈世白蓮。只見一汪不大的清泉形成的約半丈大小的蓮池裏,一株約面盆大小的潔白蓮花正微微的隨風搖曳。

「大盜,這就是凈世白蓮?會不會真的對你的八九玄功有用?要不然咱們真給他摘了吧!」看着敖靈兒頗為意動的樣子,姜陽不禁一陣頭大!

「當然要摘了,不然咱來這裏幹嘛,不過不急,我先調息一會兒,就在這裏將它煉化了」姜陽大聲開口道。暗地裏卻傳音給敖靈兒「我的小姑奶奶,你以為我不想給它摘了啊,有一點還那紫陽子還真沒說謊,光是聞到這凈世白蓮的氣息,八九玄功的運行就燥動了起來,說明肯定有效,如果藉助這凈世白蓮,我估計能直接將八九玄功練到第三重!」

「那就將它摘了唄,摘了我們馬上就進水晶梭里逃跑,說不定紫陽子根本顧不上我們!」敖靈兒傳音道!

「你呀,真是個小財迷!就算紫陽子一時顧不上對付我們,但以他的能力,脫困后我們兩個能逃脫得了?寶物雖好,但是命更重要!等以後我們實力增強后再來取不就行了,反正它又跑不了!現在重要的是想想要怎麼才能安全的逃出去!」

就在二人暗中商量逃跑的對策時,只見在先前宮殿中的紫陽子早已不負先前那一身仙風道骨的慈祥模樣,雖然還是人身,但一雙眼睛卻變成了黃褐色,狹長的豎瞳顯示出無盡的殘忍冷酷。錚獰的面孔上正一臉期待的盯着半山腰處的方向,彷彿目光能穿透山體似的!

這邊姜陽正裝腔作勢的打坐調息,其實暗中正不停的和敖靈兒商量著逃跑的辦法,只是顧忌著紫陽子控制的金光大道的速度,都不盡如意。機會只有一次,一旦失手,以紫陽子的殘忍性子,兩人必定性命難保。

看着蓮池中搖曳的凈世白蓮,姜陽忽然想到,既然這凈世白蓮是封印鎮壓紫陽子的關鍵所在,那紫陽子又是怎麼逃出來的?想到先前紫陽子騙兩人說濃霧之中襲擊他們的是逃出的分魂的事,姜陽恍然大悟。

是了,或許紫陽子只是封印鎮壓下的東西逃出的一縷分魂所附身控制的看守之人,只是控制之後沾染上了他的氣息,被大殿中所刻印下的符文陣法所鎮,無法離開大殿。

而自己和敖靈兒又恰好來到了這蓬萊島,在濃霧中一番試探之下,覺得自己二人能夠毀掉封印,這才誘導自己和敖靈兒來採摘凈世白蓮,好讓他脫困!這樣看來,能夠在這凈世白蓮的鎮壓之下逃出一縷分魂,說明這凈世白蓮定是出了什麼紕漏。

想到這兒,姜陽不禁仔細查看起凈世白蓮來。只是看了一陣,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片片如半透明水晶般的潔白花瓣完好無損,一層層緊密的圍繞在蓮台周圍,拱衛著中心的蓮台,蓮台之上一粒粒飽滿如玉的蓮子清晰可見。

等等,這蓮台之上怎麼少了一粒蓮子?姜陽忽然發現蓮台之上一個本應裝着一蓮子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個空洞,裏面的蓮子卻沒有了。瞬間,姜陽便明白了,肯定是因為不知什麼緣故讓這蓮台少了一粒蓮子,封印之力減弱,這才讓這下面鎮壓的東西逃出了一絲分魂!只要能找回這缺失的一顆蓮子,說不定就能修補好封印!

只是倉促之間,哪兒去尋找這丟失的蓮子?就說以這凈世白蓮的功效,它的一粒蓮子也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寶物,說不定早被什麼人或東西吃了,上哪兒找去?

一旁的敖靈兒見姜陽一會兒欣喜,一會兒和焦急的樣子,不禁傳音道:「怎麼了,大盜,你是不是想到什麼辦法了呀?」

將自己的發現告訴敖靈兒后,姜陽無奈的傳音道:「你說,我們到哪兒去找到那粒丟失的蓮子?」

「大盜,你說既然都是蓮子,如果換成別的蓮子會不會有用?」

「什麼意思?」

在姜陽不解的目光下,敖靈兒來到姜陽邊上,悄悄伸出手來,慢慢攤開,只見一枚小巧的蓮子靜靜的躺在掌心。

「你是說用六欲蓮的蓮子代替原本那顆?」原來敖靈兒手中拿着的是一粒不知道什麼時候帶在身上的六欲蓮!

「你別說,說不定還真的有用,反正死馬當做活馬醫了,拼了!」姜陽發狠道!

時間不等人,拖得越久越容易引起紫陽子懷疑。姜陽拿過敖靈兒手中的六欲蓮,做出一副採摘蓮花的樣子,伸手就向凈世白蓮抓去。只是在剛要接觸凈世白蓮的時候,手掌一翻,迅速將手中的蓮子向那缺了一顆蓮子的蓮台上按了進去。

剎那間,就見原本隨風搖曳的凈世白蓮『嘣』的一聲挺得筆直,一團乳白的光芒瞬間從蓮台上升起,向著四周蕩漾開來。只是細看之下就會發現,原本是乳白的光芒中不知為何帶上了一抹粉色!

「大膽,小子敢爾!」一聲憤怒至極的暴喝在二人耳邊如雷聲般響起。

姜陽不敢怠慢,趕緊祭出水晶梭,與敖靈兒飛快的向著仙山之外激射而去!

「哼,想逃,逃得了嗎?給我回來」隨着一聲冷哼,一道金色的光芒瞬息而至,眼見就要卷上水晶梭了,兩人催動着水晶梭猛的一個俯衝,堪堪躲過襲來的金光,奈何金光速度太快,轉頭又緊緊追了上來。兩人運起全身法力催動着水晶梭向外衝去,眼看就要衝出仙山範圍,忽的就感覺到水晶梭一頓,速度頓時就慢了下來。

原來那道金色光芒已經追了上來,並且將水晶梭纏住了,只是水晶梭也明顯不是凡品,繼續向前衝去,只是眼下兩人法力不強,根本發揮不了水晶梭的全部速度。要是兩人法力再高強點,以水晶梭的能力,這金光還真追不上!

見水晶梭被金光纏住,姜陽心中大急,鼓起全身法力死命催動着水晶梭,真是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敖靈兒更是累得一顆顆晶瑩的汗珠順着小臉不住往下滴,奈何實力差距太大,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水晶梭被金光帶着不斷向後退去。

「靈兒,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姜陽一臉愧疚

「說什麼連累,我們不是一起的么?」敖靈兒笑着安慰道「我們一起進水晶宮,一起修鍊,一起遊山玩水,現在死在一起也不錯呀」

「靈兒,我不會讓你死的,你還沒化龍呢!」姜陽開口道

「嗯,我相信你,你也不能死」敖靈兒甜甜的笑道

兩人說話的時候,水晶梭已經被金光纏着拖到了宮殿所在的主脈附近,隨着距離越來越近,兩人都已經能看清紫陽子那陰冷殘酷的表情了。

就在紫陽子獰笑着揮手就要將水晶梭擒到手中時,異變突生,就見紫陽子臉上一陣扭曲,眼中狹長的豎瞳瞬間消失,恢復成正常人類的眼睛,口中急切的喊道:「快走,我控制不了多長時間!」說完便放開了對水晶梭的控制!兩人頓時覺得全身一松,恢復了對水晶梭的掌控,來不及多說什麼,全力催動着水晶梭閃電般向外飛逃而去!

片刻之後,兩人已經衝出了仙山範圍,遠遠的便聽到身後傳來一聲震天怒吼。

「紫陽子,你個王八蛋,敢壞我好事,老子要讓你生不如死!兩個小兔崽子,等本座出來抓住你們,定讓你們受盡折磨!」

兩人不敢怠慢,催動水晶梭不停向島外衝去,半個時辰之後,兩人總算是來到了島嶼岸邊。收起水晶梭后,兩人就有如剛開始登島一樣,癱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不同的是,上來之時是累的,現在嘛,卻是嚇的。

不過誰能想到,興緻勃勃的一次仙境之行,卻被仙境鎮壓的妖魔差點跑出來給撕了!無良他個天尊的,太危險了!要不是最後關頭真正的紫陽子短暫掙脫控制,恐怕自己和敖靈兒就真的交待在這裏了,看樣子那枚六欲蓮還真起作用了,至少能讓那妖魔更難脫困!

兩人不敢久留,稍稍休息了一會兒之後,便又如來時般頂着黑水上空巨大的壓力和腳下的吸力,一步一步向著外面走去。

當筋疲力盡的兩人坐在水晶梭化成的小舟上回望身後的蓬萊仙山時,這才有種逃出生天般的感覺。不行,一定要回水晶宮將八九玄功修鍊到三重后再出來,不然太危險了,姜陽暗暗下定決心! 顧不得水順著下巴脖子滴到衣服上,韓飛抽張紙隨便擦了擦,豎起耳朵仔細聽後續。

然後她聽到鄭允浩非常不解風情的說——

「哦,那前輩你別來了。」鄭允浩一點也不委婉的拒絕了,然後解釋道:「抱歉啊,邀請嘉賓公司都定好了,沒辦法邀請您了。」

韓飛:「……」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個?

難道你真的以為特別的關係是要做你演唱會嘉賓?

但還是那句話,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意思都懂,只不過給彼此一個台階下罷了。

這位女前輩也懂自己被拒絕了,順著台階就下,又說了兩句才掛。

韓飛有點失望,失望中聽到了電梯到達時「叮——」的提示聲,然後她聽到了門外傳來的「踏踏」的腳步聲。

再然後她聽到了開門聲,關門聲,隨著關門聲落下,鄭允浩的聲音就聽不太清楚了,斷斷續續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隔音做的真不錯~

八卦完崽崽爹,韓飛感覺身上濕答答的,低頭一看,領口那塊濕了一大塊,衣服還是白色的,就……很透,而且在家懶得穿內衣,還凸點了。

於是又跑衣帽間換了一身乾淨的家居服,當然內衣也穿好了。

把臟衣服丟到洗衣機,預約好洗衣時間,門鈴響了。

摁掉電視,韓飛才不急不忙的去開門,打開門,卻看見了一位幾乎黑成碳的傢伙站門口。

「姐姐晚上好~」鄭允浩一邊禮貌的問好,一邊把手裡的手提袋遞過去,「剛從日本回來,這是伴手禮,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謝謝,費心了。」韓飛心不在焉的接過手提袋,眼神還是好奇的瞅著黑色鄭允浩,忍不住問:「你是不是去海邊忘記塗防晒了?「

其實已經不止一個人這樣問了,鄭允浩無奈的再次解釋:「……這是美黑,為了配合新專輯的形象特意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