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到他手上的指甲和白色的毛髮以後,我心裏跟着一陣害怕了起來,這,這是白僵,也就是殭屍其中的一種,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完了,咱們這次真的闖禍了。”

韓菲菲回過頭看到那人的時候,跟着哇的一下子就又吐了出來,她跟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趙小道,那是什麼人啊,怎麼那麼噁心啊。”

我直直的看着遠處那人影,說道:“白僵。”

“什麼是白僵啊?”韓菲菲有些狐疑的問道。

我看到韓菲菲如此淡定的樣子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真的是不知者不畏,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緩緩的說道:“我以前聽我師傅說殭屍一共分爲六種,分別是白僵,黑僵,跳屍,飛屍其次就是魃和犼,雖然白僵是最容易解決的,但是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韓菲菲看了我一眼,緊跟着開口問道:“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我發現那白僵雖然突破了那符紙的封印,但是他沒有向着我們走過來,顯然這白僵是畏懼陽光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韓菲菲說道:“這白僵畏懼陽光畏懼黑狗血也畏懼糯米,但是我也沒對付過,我也不知道。”因爲我知道的這些也都是聽我師傅和劉易他們講起來過,我自己卻是第一次碰到殭屍這種東西,我一直以爲現在都流行火化了,殭屍這種東西肯定特別少了,但是當我看到了白僵以後,我心裏便感覺出來了,這世界真的還存在殭屍這種東西。

韓菲菲看着我點點頭說道:“那行,那咱們快走吧!”

我跟着點點頭,被這旅行包便往前走了,下了山以後,我心裏有些亂糟糟的,這白僵肯定得收拾了,否則的話還會禍害別人,想到這的時候,我不禁想到了夏晴晴,夏晴晴他們會不會也是被這白僵給害死的?

而這個時候我停住了腳步,韓菲菲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你怎麼不往前走了?”

我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你回去吧,我有點事情!”

“你該不會要去和那白僵打架吧?”韓菲菲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便轉過身走了,韓菲菲突然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趙小道,你有把握嗎?”

我沒有說話。

韓菲菲跟着繼續說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沒把握,咱們今天晚上回去先合計合計,看看怎麼解決這個白僵,明天咱們在想辦法解決了他不行嗎?你都說了,他害怕陽光,如果你現在回去的話,他肯定已經躲到了山洞裏面,那個山洞那麼黑,你能打的過他嗎?”

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也許你說的對吧。”

“好了,先回去吧,回去咱們再想辦法!”韓菲菲說道。

我聽到韓菲菲的這一席話以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先回去了,然後在想辦法解決了這白僵,至於這風門鬼村爲什麼會有殭屍,我此時已經不在好奇了,我的想法就是解決掉這個殭屍,既然我師傅說把衣鉢傳承與我,那麼我就要解決了這殭屍,還別人一個太平。

隨後我和韓菲菲一起回去了,到了山下的時候,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那山頂,山頂依舊是一片黑氣,特別的濃重,好像那山洞裏也有什麼東西一樣,噬魂陣會不會就在那山頂呢?

想到這以後我決定,這次無論如何都要解決了這白僵,然後去那山頂看看,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什麼噬魂陣,如果有的話,我也一定要想辦法破壞掉那噬魂陣。 163 救命之恩

想明白了這些以後,我便跟着韓菲菲一起回去了,到了我們的住處的時候,韓菲菲看着我問道:“爲什麼咱們今天來到這村裏的時候卻沒有看見那些兇魂惡鬼了呢?”

我跟着無奈的說道:“我哪兒知道呢,我自己都沒看見。”此時我和韓菲菲已經沒有什麼時間的概念了,只是看着這天色想來應該是已經下午三四點多了。

韓菲菲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趙小道,我不想繼續吃餅乾零食了,我想吃點熱湯熱水的東西。”

我看着韓菲菲說話時候可憐巴巴的樣子,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只有泡麪,你吃不吃?”

“當然吃了。”韓菲菲看着我欣喜的說道。

我跟着把自己旅行包裏準備的泡麪拿了出來,遞給了韓菲菲,韓菲菲看着我問道:“咱們去哪兒裏燒水?”

我想了一下,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自己拾點柴火燒水吧,這房子是我朋友的,想來這院子裏的井水應該也可以用的。”

韓菲菲哦了一聲便去打水了,跟着我找了一個小架子,把水壺吊在了架子上面,弄好了這些以後,我便在院子裏把火點着了。

韓菲菲看着我說道:“對了,你還沒告訴我,爲什麼我昨天發了個燒以後,咱們就到這裏住着了呢?”說完以後韓菲菲打量了一下四周。

我跟着把整件事情的起因經過和韓菲菲講了一遍,韓菲菲聽完以後,看着我問道:“你還跟鬼打架了?”

我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不然的話,怎麼救你呢?”

“謝謝你了。”韓菲菲說完以後看着我繼續問道:“那你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

我回想了一下以後跟着脫口而出的說道:“好像叫崔珏!”

“崔珏?”韓菲菲有些詫異的看着我問道:“我好像是在哪裏聽過這個名字。”

“你認得他?”我緊跟着問了一句。

我對崔珏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我甚至都好奇崔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是做什麼的,算是救過我兩次了。

韓菲菲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並不認識,我只是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

正說着話的時候熱水已經燒開了,我看了一眼韓菲菲說道:“趕緊吃吧,熱水已經燒開了。”說着話我便從自己的旅行包裏面將自己備用的毛巾拿了出來,因爲那熱水壺實在是太燙,只能用毛巾把他拿下來了。

隨後韓菲菲衝了好了泡麪以後,我湊合着吃了點餅乾,因爲我不知道我們還要在這裏呆多久,所以能省點口糧就省點口糧吧。

跟着我把自己洗漱用的杯子接了一杯熱水,湊合着吃了點,感覺吃的差不多了以後,我看了一眼韓菲菲,韓菲菲還在那裏吃泡麪,彷彿泡麪很好吃一樣,吃到最後的時候韓菲菲把泡麪的湯子都喝掉了。

我現在心裏有點感謝崔珏了,幸虧崔珏給了我倆一個安全的房子,還能喝點熱水什麼的,要不然住在外面,我還真不敢用別的宅子裏面的東西。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卻發現那房間裏的燈也不亮了,只得用蠟燭了,好在這房間裏面有一把蠟燭,我拿出來以後點燃了蠟燭放在了桌子上。

韓菲菲看着我問道:“趙小道,晚上咱們怎麼睡覺?”

我看了一眼這個房間,裏面只有一張牀,還有一條被子,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你睡在chuang上吧,我在這桌子上趴着湊合一宿得了。”說到這的時候無奈的嘆了口氣。

韓菲菲跟着吐了吐舌頭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哈。”

我沒理會韓菲菲,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見屋外一陣陣的嘶吼聲,這嘶吼聲,正是我白天在那山洞裏聽見的聲音,是白僵,白僵出來了?

也難怪了,現在已經是晚上了,他肯定是出來覓食了,只是這風門村能有他覓食的地方麼?眼下也只有我這裏亮着燈。

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韓菲菲,韓菲菲一臉害怕的樣子看着我問道:“趙小道,這是什麼聲音啊?”

“是白僵,白天的那個白僵。”我剛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便聽到了那白僵嘶吼聲,好像是離我這裏越來越近了。

我心裏也有些擔憂了起來,我這種半吊子的道士,也不知道是不是這白僵的對手,白僵好說歹說也是個殭屍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韓菲菲語氣異常嚴肅的說道:“你躲在這裏哪兒裏都不要去了,我出去看看去。”

說完以後我便拿起來了桌子上的桃木劍,把自己的旅行包也背在了身上,韓菲菲看着我連旅行包都背上了,跟着有些詫異的問道:“趙小道,你該不會是想逃跑把我自己一個人扔在這裏吧?”

我聽見這句話以後,感覺腦袋一陣暈眩,我跟着無奈的說道:“我這書包裏有符紙,還有我師傅給我的子午銅錢劍,這對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會走呢?”

韓菲菲吐了吐舌頭,看着我說道:“那好吧,你注意安全,記住打不過就跑!”

聽到前半句的時候我還鬥志滿滿,聽到韓菲菲的後半句以後,我真想一頭撞死在那裏,就在這個時候那嘶吼聲離我越來越近了。

我顧不得那麼多了,衝着韓菲菲點點頭以後,順手摸出來幾張符紙貼在了屋裏,希望這些符紙能夠抵擋一陣那白僵吧,緊接着我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韓菲菲說道:“喏,這個你拿着,防身用!”說完這句話以後我便將自己的桃木劍遞給了韓菲菲。

韓菲菲接過桃木劍以後嗯了一聲點點頭重複的囑咐了一句“你注意安全啊!”

我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點點頭就走出了房間,當我走到了門口的時候發現那白僵就站在那裏,對着我這邊在嘶吼着什麼,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從自己的旅行包裏將我的子午銅錢劍拿了出來,那白僵咧着臭嘴衝着我笑了起來。

我跟着心裏冷笑了一下“來吧,看看我能不能解決了你!”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白僵動了,顯然這白僵是餓極了,衝着我跑來的時候嘴裏的惡臭都傳了出來,而且還露着一嘴的黑牙,看的我異常的反胃。

白僵還沒到我身邊的時候,我手裏的符紙已經準備好了,白僵衝過來以後,我跟着身子一彎,擡起左手將符紙貼在了白僵的身上。白僵被我這符紙貼上了以後,“嘭”的一聲便飛了出去。

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忍不住有些暗自得意了起來,這白僵可比我平時見到的那些惡鬼兇魂什麼的好解決多了,一張符紙就能將他炸飛老遠了,如果我在用上我的子午銅錢劍的話,那這白僵還不是必死的嗎?想到這以後我的膽子也肥了起來。

我看着遠處的白僵叫囂道:“來啊,來啊,來吃勞資啊,看看是你的牙口好呢,還是勞資的符紙和銅錢劍厲害!”

此時的白僵有些猶豫了起來,跟着怪叫了一聲,衝着我身上撲了上來,我擡手拿着自己的子午銅錢劍戳了上去,沒想到這白僵還挺聰明的順勢就躲開了,好在他躲開的時候並沒有咬到我,要不然被這玩意咬一口不知道會不會玩意額變成殭屍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擡起頭看了一眼天空,只見那烏雲漸漸的將這月亮遮住了,這白僵此時渾身冒着一股綠色的氣息,這是怨氣,看來月光被遮住以後,他的怨氣沒法消散了,這白僵的力量應該會更大了。

而就在我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白僵一下子就跳到了我的面前,胳膊一甩,直接將我甩飛了出去,我直接摔在了院子的門口,我跟着感覺渾身一陣劇烈的疼痛,這白僵的力量還真是大。

我還沒起身的時候,那白僵突然壓在了我的身上,我此時想找自己的銅錢劍,發現自己的銅錢劍也被剛剛他甩我的那一下子慣性的甩飛了出去,而白僵趴在我身上以後,這個姿勢卻異常的詭異,他衝着怪笑着,張開那充滿惡臭的大嘴衝着我就咬了上來。

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趕忙擡手按住了他的額頭,只是這白僵的力量過於強大, 我怕我會撐不了多久,我跟着另一隻手趕忙去口袋裏摸符紙。

摸了一遍以後,我發現自己的口袋裏已經空了,沒有符紙了,完了!

我該不會真的要被白僵咬了吧?

想到這以後我心一狠,想一腳踹出去他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氣,而白僵的腦袋卻離我的脖子越來越近了,我此時有些慌了,心裏已經開始怪自己剛剛太大意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白僵的身體突然“嘭”的一下子就飛了出去,我感覺身體裏的一下子就輕鬆了很多,我在擡頭一看的時候,發現韓菲菲站在我的面前,手裏拿着桃木劍,一臉害怕的樣子看着我。

想來應該是韓菲菲剛剛拿着這桃木劍傷害到了這白僵吧,我心裏一下也放鬆了,我看着韓菲菲感激的說道:“謝謝你了!” 164 解決白僵(上)

韓菲菲跟着長長的出了口氣“嚇死我了,第一次見到這麼噁心的東西。”韓菲菲並沒有理會我剛剛的那句謝謝而是轉移了話題。

不過剛剛那麼危險的環境,幸虧韓菲菲出手了,要不然我沒準就被那白僵咬了,甚至會被他吸乾血,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站了起來,看着韓菲菲,一臉鄭重的樣子說道:“謝謝你了,要不是你剛剛救了我,我估計我已經被那白僵咬了。”

“好了,別謝我了,你快去看看那白僵吧!”韓菲菲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衝着白僵剛剛飛出去的位置看過去的時候發現那白僵已經不見了,難道是跑了?眼下看不到那白僵也就只有這一個答案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得了,跑了,明天在想辦法整他!”

看着白僵離開了以後,我看着韓菲菲開口說道:“行了,快回去休息吧,這白僵受了傷肯定是回到那山洞去了,明天咱們再去找出來那白僵去。”說到這以後我跟着撿起來自己的子午銅錢劍以後便衝着房間走了進去。

進了屋子裏面以後,韓菲菲看着我說道:“那我去睡覺了,晚上你就辛苦一些了。”

我無奈的看了一眼韓菲菲,沒有搭理她,而是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起來,確實是有些疲憊了,昨天晚上也沒有睡好,誰知道趴在桌子上以後我便睡着了。

而我第二天早上醒來了以後,韓菲菲剛剛從房間外面走了過來,頭髮也是溼漉漉的樣子,我看着她問道:“你幹嘛去了?”

“我去洗臉刷牙了,已經好幾天沒洗頭髮了,我就順便洗了洗頭髮。”說到這的時候韓菲菲看着我繼續說道:“你也去洗洗吧,我早上燒了熱水了,你也去洗把臉吧,看你臉上也是髒兮兮的。”

我跟着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那行,我先去洗臉去了。”

說着話我便準備起身了,起身的時候發現自己腿也麻了,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邊上的韓菲菲跟着咯咯咯的笑了起來“洗個臉而已,你至於這麼激動嗎?”

我跟着感覺自己的腿好像是失去了直覺,估計是昨天晚上在桌子上趴的太久了,腿也沒有好好的活動,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把我扶起來,我腿麻了!”

“好吧好吧!”說着話韓菲菲便將我扶了起來。

我坐在邊上活動了活動自己的腿以後,感覺腿上已經恢復了直覺以後便去洗臉刷牙了,忙活完這些以後,我今天打算去把那白僵解決掉,有了昨天晚上的經驗以後,我今天倒是信心十足了。

韓菲菲看着我問道:“你今天要去找那個白僵嗎?”

我輕輕點點頭說道:“那是自然了,我不能讓他離開這個風門村,要不然他一旦離開了這個風門村指不定要禍害多少人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韓菲菲認真的說道:“你今天就哪兒裏都不要去了,在家裏呆着就行了,我解決完了那白僵以後就回來了,明天你就離開這裏吧。”

我讓韓菲菲離開的原因便是因爲我決定明天要去那山頂看看了,因爲我心裏隱隱約約的感覺這風門村裏的人都是被那噬魂陣害死的,而這裏最詭異的地方便是那山頂了,山頂冒着一股股的黑氣,我想,那裏應該是噬魂陣了,雖然怎麼對付噬魂陣我不知道,但是無論如何我都要去那裏看看,或許我會找到一些關於夏晴晴的死因呢。

韓菲菲這個時候看着我問道:“那你明天也走嗎?”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走,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解決了,呆着你不方便,而且這風門村裏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你沒有發現嗎?自從咱們來了風門村就見過那一次滿村的兇魂厲鬼,從那以後咱們就再也沒有見過了嗎?”

“那是爲什麼?”韓菲菲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我在一旁搖了搖頭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總感覺自從咱們來了這個村子裏以後就好像是被人監視了一樣,好像咱們的一舉一動都被別人看着呢。”說到這的時候我不禁想到了之前來到這裏的時候,我和韓菲菲住的第一個宅子,那宅子的牆上就有一個人臉一樣的東西,還有那柳樹上的人臉。

韓菲菲跟着有些不可思議的樣子看着我問道:“不可能吧?”

我聳了聳肩,沒有說話,因爲我心裏也不太確定,只是心裏隱隱之中有這種感覺,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着韓菲菲說道:“總之,你還是早點離開這裏吧,明天我就把你送出村子裏,這裏待着久了未必是什麼好事情,而且風門村的事情你不是沒有聽說過吧?”

韓菲菲猶豫了一陣,半晌,她擡起頭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趙小道,我不想走,我不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裏,要不咱們就一起走,我是絕對幹不出來那種扔下朋友獨自離開的人。”

我想了一下,輕笑了一下,說道:“我們算朋友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韓菲菲有些生氣了“咱們當然算是朋友了,何況我還救過你一命呢。”

我白了一眼韓菲菲,沒好氣的說道:“如果不是你把那符紙撕掉,那白僵能跑出來嗎?”說完以後我跟着擡手點了一支菸。

抽完煙以後,我站了起來,看着韓菲菲說道:“好了,你在這裏呆着吧,正好整理整理你的那些素材,我自己去山上看看去。”

“那好吧,但是說好了,你不能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裏,天黑之前一定要回來,要不然我就去山上找你去。”說到這以後韓菲菲氣呼呼的樣子看着我繼續說道:“如果你要是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裏,我就去山上找你,我要是在山上出了什麼事情,我就算是變成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知道了嗎?”

我瞅了一眼韓菲菲,笑了起來“行了吧,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

“廢話!”

“知道你還要變成鬼,我是專門捉鬼的!”說完以後我收拾了收拾自己的東西,將這些東西收拾完了以後我便起身離開了這裏。

到了那個山洞的時候,我跟着把自己旅行包裏的墨斗拿了出來,順勢纏在了山洞門口的石頭上,等着待會那想辦法把那白僵引出來,然後用我的墨斗線纏住他,最後在給他面門上來一記符紙,再不行的話就用我的銅錢劍破了他的鬼門,到了那個時候他肯定會魂飛魄散了。

我打好了算盤以後便開始幹了起來,弄好了這一切以後,我從邊上給自己留了一個縫隙,待會白僵出來以後,我能跑出去的位置。

而我弄好了這一切以後,天色突然陰暗了下來,陰暗的有些可怕,看樣子是要下大雨了,眼前這種情況對我非常的不利,如果沒有了陽光那白僵便不會懼怕我了,不過我既然已經佈置了這些了,也只能姑且一試吧,大不了就像是韓菲菲說的那樣,跑就是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便擡腿邁着步子進了山洞裏面,到了山洞裏面的時候,裏面如同之前一樣,依舊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樣子,我循着那股惡臭味找了過去,只見那白僵並沒有在那洞裏面,想來白僵應該是在棺材裏面。

果然白僵聽到我的動靜以後,跟着怪叫了一聲,嘶吼聲非常的大,而那白僵看見我以後,眼神突然變得非常的陰毒,想來他還記得昨天的事情。

我跟着笑了笑,看着那白僵說道:“來啊,動手啊,讓你報仇,給你機會!”

而白僵看見我以後,嘴裏悶悶的吼叫着,一邊四處打量着周圍,好像是害怕我給他設置了什麼陷阱一樣,畢竟我這次孤身一人前來了,他多少也能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就在這白僵打量了一陣以後,衝着我跑了過來,速度非常的快,我計算過了,如果我從這裏跑到洞口的話,最少需要一分鐘的時間,我看着白僵衝着我追上來以後,掉頭就準備跑了,而那白僵跟着身子一躍,突然跳到了我的身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好在我之前就已經準備了幾張符紙,跟着順勢貼在了白僵的身上,白僵看見我手裏的符紙以後,嚇得一下子就鬆手了,看來他已經體會過我這符紙的厲害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繼續往出跑了,而那白僵顯然是不會放過我逃跑的這個機會,跟着順勢往前追我了,我看着外面微亮的光芒以後,心裏確認了,那洞口馬上就到了。

隨後我快跑到洞口的時候,我停下了腳步,緩慢的從一個縫隙裏面鑽了出去,我出來以後,外面的天色依舊是那麼陰沉,陰沉的有些可怕,我現在對於這風門村變化無常的天氣都有些害怕了。

而我站在洞口還沒有幾秒鐘的時候,一聲嘶吼聲傳了出來,想來應該是那白僵快出來了,果然,就在這個時候那白僵傻啦吧唧的衝了出來,直接被纏在了墨斗上。 165 解決白僵(下)

爲什麼說傻啦吧唧呢,主要是因爲我在旁邊留了一個縫隙,那白僵如果稍微細心一點,自然能看見那縫隙,可是他並沒有看到,而是橫衝直闖的跑了出來,直接被我佈置的墨斗線纏了上去,跟着我嘴裏默唸了一句口訣,那墨斗線順勢便將那白僵捆了上去。

我心裏暗暗得意了起來,看來這墨斗線還是挺管用的,只聽見此時噼裏啪啦的響聲,如同放炮一樣,在這白僵的身上炸開了,白僵一臉痛苦的樣子,擡着腦袋掙扎着,我跟着拖着腮幫看着那白僵,即使你怎麼掙扎,都掙脫不了我的墨斗線,看來這白僵的本事也就一般般了,不算太厲害了。

當然我此時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心裏也不敢大意,我想等那白僵快沒有力量的時候我在去拿着符紙貼在他的面門上,這樣的話,便能直接要了他的命,可是我想錯了。

而就在我正在暗自得意的時候,這風門村的鬼天氣突然開始下雨了,我的墨斗線一下子開始掉色了,黑漆漆的墨汁都流了出來,我跟着在心裏暗道了一聲,糟糕,這墨斗線馬上就沒效果,因爲墨斗線是用黑狗西和墨汁染上的,所以可以對付白僵和小鬼,但是如果經過雨水沖刷了以後,就會沒有效果了。

而這個時候那白僵惡狠狠的看着,順手兩個胳膊一用力,我的墨斗線全部都斷掉了,完了,這白僵的修爲肯定要增加了,我此時也有點慌了,也不知道自己的符紙在這鬼天氣還能不能用上了。

想到這以後我順手掏出來自己的符紙,嘴裏跟着默唸了一句口訣衝着那白僵的身體上打了上去,白僵因爲剛剛掙脫了我的墨斗線,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便已經被我的符紙打了上去,只是那符紙的效果已經不是很強烈了,只是讓那白僵的身子往後退了幾步。

我心裏跟着嘆了口氣,早知道剛剛直接一口氣解決掉這白僵了,只見白僵擡起頭以後,臉色煞白煞白的樣子,腐爛的鼻孔和嘴巴看着異常的噁心,跟着他伸出他那雙長滿了白毛的手衝着我就撲了過來,衝着我撲來的同時那白僵還張口了自己的血口大盆。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拿着符紙一下子就塞到了那白僵的嘴巴里,果然,那符紙塞進去以後“嘭”的一聲就炸開了,只見白僵此時下巴都被炸掉了,看着非常的噁心。

已經沒有下巴的白僵那上半個嘴脣還流着墨綠色的液體,看着我都點想吐,而這還不是最噁心的,而是他的上半個嘴巴還一個勁的往下掉蟲子,蛆蟲蟑螂什麼的,看到我一陣反胃。

就子啊這個時候白僵被我惹怒了,衝着我撲上來了,我跟着拿着符紙衝着白僵身上貼了上去的時候,白僵一下子就躲開了,跟着甩了一下胳膊,直接將我摔在了地上,我起身以後,緊緊的攥着手裏的子午銅錢劍,看着白僵,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他說道:“來啊!來啊!”

白僵面對我的叫囂,顯然已經怒了,衝着我嘶吼了起來,這嘶吼聲有些震耳欲聾的感覺,我能感受出來這白僵的怨氣,外加上好幾天沒吃東西,明顯非常的憤怒了。

而白僵衝着我撲了上來以後,我順勢拿着自己的子午銅錢劍衝着白僵的身上紮了上去,只見那子午銅錢劍觸碰到白僵的身體的時候,突然“嘭”的一下子冒出了許多的白煙,還有一股惡臭味,而白僵卻直直的站在了那裏,我此時才意識到,那白僵並沒有躲開我的銅錢劍,而是直直的穿透了他的身體。

只見此時白僵的臉色也緩和了許多,我看着白僵的眼神,心裏有些愣了,難道,難道這白僵還有人性?

那之前的行爲是怎麼回事?

而這個時候那白僵的喉嚨蠕動了一下,我隱約聽見他含糊不清的說道:“殺……了……我!”

我愣住了,我四處看了一下,我發現周圍什麼都沒有,難道是我聽錯了,只見我在衝着那白僵望去的時候發現那白僵眼神明顯沒有之前那種窮兇極惡的怨毒的樣子,相反這個眼神溫和了許多。

難道,他恢復了人性?我心裏暗暗的想到,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白僵突然又往前走了一步,自己的身體直接被穿透了個底朝天。

我和白僵的距離很近,我此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難道真的要殺了他?

而這個時候白僵的喉嚨蠕動了幾下,含糊不清的說道:“山洞,山洞裏有東西,殺了我!殺了我吧!”這聲音雖然有些含糊不清,但是我心裏已經確認了,一定是這白僵的聲音。

我跟着點點頭,心一狠,不再猶豫了,一把就把自己的子午銅錢劍拔了出來,我ba出來子午銅錢劍的時候,那白僵指了指自己的額頭。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自然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只是我這一紮的話,他便是真的灰飛煙滅了,不過即使我不扎他的鬼門,他也沒法投胎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說道:“一路走好!”

跟着我便把自己的子午銅錢劍衝着他的額頭紮了上去,只見那子午銅錢劍快到了他的額頭上的時候,那白僵突然笑了一下,眼神溫和了許多,像是一下子放鬆了一樣,衝着我含糊不清的說道:“謝謝你!”

我跟着眼睛一閉,咬着嘴脣將這子午銅錢劍衝着他的面門紮了上去,而子午銅錢劍扎到他的鬼門的時候,便如同我所料一般,那白僵一下子就化爲了一點點的粉末灰飛煙滅了。

只是突然間心裏有些感觸了,這白僵也是在最後一刻的時候恢復了意識,也不知道這白僵生前是個什麼人,想到這以後,我才突然想起來他說的山洞,我跟着收拾了收拾自己的東西以後,便衝着山洞裏面走了進去。

到了山洞裏面的時候,我拿着手電燈照了照,發現這山洞出了一股惡臭味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符紙,唯一沒有看過的地方,也就是那個棺材裏面。

我跟着走到了那個棺材邊上,我拿着手電在裏面照了照,發現裏面有幾張紙,紙質已經有些泛黃了,想來應該有些年頭,我跟着拿起來那紙張看了一下,發現紙張上面還寫着字呢。

我跟便看了起來,只見那紙張上面寫着“我乃玉清元始天尊第九十八代弟子,趙無痕,偶然一日來到這風門村發現這裏有異常我便走了上來,只是沒想到這風門村裏居然有着噬魂陣,本想打破這陣法,卻沒有想到被這陣法所傷害,不幸中了屍毒,只能將自己封印在這山洞之中以防自己禍害到世人,望有緣人來到這裏以後將我除掉,已衛證道……”

看完這封信的時候我大概明白了,這個白僵是誰了,他就是趙無痕,玉清元始天尊派的弟子,因爲發現了這裏有噬魂陣,想要破掉這陣法的時候發現這陣法太過強大,他抵不過這陣法,卻又在陣法裏面中了屍毒,然後找到了這麼一處山洞,爲了防止自己變成殭屍,所以就自己把自己封印在了這山洞裏面,等待着有緣人來解除這些,讓他不要禍害世人了,而這個有緣人偏偏就讓我給趕上了。

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嘆了口氣,這白僵生前也是道門中人,只是沒有想到死了以後連投胎都沒法投了,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