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國內一片「必勝」之聲,媒體吹噓日軍雖然取得了熱河,但已經損兵折將,無力再戰!堅持下去,我軍必勝云云!

陳公博到前線之後,恰逢中方部隊從長城潰敗,日軍越過了長城,進入關內,看著我方潰兵之慘狀,我軍之士氣低落,陳公博目瞪口呆:這就是報紙上說的我軍必勝?

民國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委員長何應欽忙著調兵遣將,急調中央軍蕭之楚的第26軍到前線支援;晉軍傅作義59軍到密雲布防!

何應欽把自己的軍事部署電告蔣介石,老蔣方知日軍只憑第六、第八兩個師團,把中方揍得臉青鼻腫!

老蔣大為吃驚之餘,擔心北平、天津有失,馬上調動德械師第87、88師北上,還有西北軍楊虎城的42師前往前線支援!

此時前往前線支援的各軍還在路上,特別是德械師第87、88師,在南京一帶整訓,還沒有從一二八淞滬抗戰中恢復過來,又踏上了征途!

陳公博到前線看到的情況,還是好的!

另外一個平行世界我方軍隊更慘!

這個時空有了韋步平瓊崖保衛隊的參與,日軍的空軍沒有造成極大的傷害!日軍全憑陸軍火炮,還有偽滿洲軍的敢死敢沖。

日軍在偽滿洲國宣傳,傅儀又下了聖旨,號召偽滿洲國民把屬於「滿洲國」的土地收回來,偽滿洲軍比日軍還要兇殘!

日軍侵佔熱河,平民百姓鄉紳放鞭炮歡迎日軍、偽滿洲軍,除了湯玉麟橫徵暴斂之外,也有傅儀偽滿洲國皇權的因素!

「王道樂土大滿洲國」頒發的聖旨:……勇往直前、斬敵10名於陣前者,封巴圖魯,賞幣5000元,級別提三……

這聖旨所到之處,偽滿洲國的偽兵響應的十有九八,熱血沸騰中勇往直前!戰場上他們死得比日軍多多了!

這從另一個側面反映,皇帝遺風在中國還是有很大市場!

扯遠了。

……

且說陳公博把前線我軍之慘狀如實反映給汪精衛時,汪精衛大驚失色!

他是一名文官,沒執掌過部隊,不知道我軍戰鬥力如何,直到現在,他才知道我方部隊不堪一擊:他NN滴,敢情之前的報道全是假的!

熱河淪陷,報紙上怪湯玉麟橫徵暴斂,迫反了人民!卻一直忽視了我軍戰鬥力,老蔣的嫡系部隊第17軍、第26軍、德械師第87、88師,放眼中國是一等一的軍隊,事實上也沒能阻止日軍第六、第八倆個師團的進攻!

若不是有國際聯盟列強各國在中國有經濟利益,對日本進行牽制,後果不堪設想!

在國際時局,汪精衛有著清醒的認識!

數月前汪精衛以行政院長之尊責令章學梁辭職,在老蔣的支持下,章公子對汪精衛不宵一顧!

氣得汪精衛差點憋成內傷!

汪精衛在憤慨與失望中稱病辭職跑到歐洲,在歐洲接觸多國政要,這才知道歐洲諸國只是在乎與中國的買賣,如果中國與日本起大規模軍事衝突,歐洲諸國是不可能出兵幫助中國的!

汪精衛極是失望!

汪精衛回國復職之後,不久驚聞日軍侵入熱河,派陳公博到前線勞軍,知道戰況之後,恨不能有一支軍隊殺退日軍,光復河山!

粵軍原來聽命於孫科、汪精衛的廣州政府,卻被陳濟棠橫刀所奪,汪精衛放眼全國,看到了韋步平的瓊崖保衛隊,人數不多,卻武器精良,打得小鬼子滿地打牙!

這是長城抗戰中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

汪精衛於是派伍朝樞、唐紹儀試探韋步平的口風:雙方能不能聯合起來!

有了槍和錢,汪精衛這個行政院長才能硬起腰,才有人聽他的話!他的施政綱領才能貫徹下去!

伍朝樞、唐紹儀一起見了韋步平,只說行政院長汪精衛想見見你,沒有說是什麼原因。

韋步平不知道對方的心思,以為只是見面勉勵一番,所以沒當一回事!

如果韋步平知道汪精衛想倚仗瓊崖保衛隊的軍力和經濟,以提高其地位,韋步平是毫不猶豫答應的!

豪門遊戲ⅰ天才寶寶十塊錢 甚至還會把瓊崖保衛隊總司令長官一職掛在汪精衛頭上!

汪精衛投靠日本,是民國一個極大的損失!

在汪精衛號召下,民國官員、鄉紳、百姓,各階層投降成風,數百萬的偽軍,無數漢奸就是因為汪精衛的帶動! 總裁大大小小妻 紛紛投敵!

這種抽走我方實力,增強日軍實力的事,韋步平是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的!

……

現在,韋步平已經坐在飛往中東的飛機上,他還有機會糾正歷史荒唐的一幕嗎?

……

從瓊崖飛往中東嘉雅里部落,事實上韋步平也不知道嘉雅里部落在哪裡,只知道到了卡達之後,按照法蒂瑪公主留下的地址,發報給她,她就會派人來接!

此次遠行,韋步平利用亞歐美航空公司開闢新航線的的名義進行!

亞歐美航空公司在中國開通崖州至北平的航線之後,又在歐洲、美洲開通了6條航線,但是從歐洲、美洲直通亞洲的航線還沒有開通!

以韋步平為代表的瓊崖保衛隊、大龍湖科研基地,是亞歐美航空公司最大的股東。

大股東發出開闢聯接歐亞新航線的號令,眾股東當然舉手支持了!這相當於開闢新的財源!

亞歐美航空公司先聯繫好緬甸、印度、阿曼、卡達等地的機場,以開闢新航線為由,請求上述國家地區的機場提供允許經過、停靠、加油、維修等一系列服務!

…… 1933年,緬甸、印度、阿曼、卡達等國全是英國殖民地,亞歐美航空公司有英國股東,開闢新航線獲得英國股東支持。

消息傳至英國本土,甚至得到了英國軍方的支持!英國軍方承諾:前期可以使用他們軍事基地的機場!

畢竟他們的高級職員到各殖民地去,乘坐輪船慢得要死,飛機作為新興的、高檔的交通工具,人人都喜歡乘坐,但並不是人人都坐得起!

乘坐飛機,正好顯示紳士的高貴身份!

此時日不落帝國還處鼎盛時代,海外殖民地3000多萬平方公里,國力雄厚、國民富裕!

直到二戰開打,英國人拿著英鎊滿世界購買艦艇、槍支彈藥等軍火,把從1600開始殖民獲得的財富花得七七八八!才從世界的頂尖轟然倒下!

……

韋步平的這次遠行,與亞歐美航空公司開闢新航線完美結合在一起,他和隨從的身份是航空公司的評估員工,所到之處,受到了當地民眾的熱烈歡迎!

總裁賴上俏祕書 畢竟多了一個機場,交通便利了,經濟更加活躍!

當地的政府首腦、富商如眾星拱月一樣,熱情招待韋步平一行!

他們乘坐那架閃閃發光的全金屬單翼機,停到哪裡都是亮點,都受到了明星般的待遇,人們從四面八方跑來,紛紛駐足圍觀!

從春暖花開的瓊崖飛到卡達時,已經是差不多10天之後的事了!飛行的時間並不多,主要是駐停的時間多,幾名專業人員要收集各種數據。

現在才5月,但是韋步平等人一下飛機,就感到一股股熱浪湧來:火熱的夏天就這樣來了!

韋步平的隨從好奇的看著四周漫漫黃沙,這裡是卡達第一大城市杜哈。

東邊是藍色的波斯灣,波濤起伏。

西邊則是漫漫黃沙!勁風起處,吹起陣陣黃沙!

杜哈幾條街道,與後世的繁榮相比,有著天淵之別!

一隊隊英軍巡邏兵不時來回穿梭!!由此可見這裡的治安並不是很好!

韋步平向機場的士兵打聽電報大樓在哪裡?怎麼走?

那士兵留著大鬍子、大纏帽,一看就是印度裔人種,對於韋步平的話一問三不知!十足的渾人一個!

韋步平搖搖頭,看到前面有一隊英軍巡邏兵走過來,棄了大鬍子,向英國巡邏兵走去。

領頭的小隊長看韋步平氣度不凡,沒有怠慢韋步平,詳細告訴了電報大樓的位置。

韋步平等18人看到所謂的「電報大樓」時,不由得啼笑皆非:什麼電報大樓?就是一間二層的破樓房!

韋步平正要進入「電報大樓」,就被一個小子攔住了。

那小子拿出一張畫像,看看畫像,又看看韋步平,半晌才說道:「你是韋步平?怎麼一點也不像?」

「是的,我是!」韋步平驚奇說道:「什麼不像?」

那小子把手裡的畫像遞給韋步平。

韋步平一看,這畫像正是自己,畫得極為傳神,沒有一定功底畫不出來。

「畫得真像,我們學校美術老師也不畫不出來!」旁邊的張保驚奇地說道。

「這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畫得太像了!厲害!」黃橫贊道。

「這是誰畫的?」韋步平問道。

「這是我姐姐畫的!你來得太遲了,我在這裡守了幾個月了!」那小子有些不滿的白了韋步平一眼。

「呃!我有些事,耽誤了!小兄弟,你的英語是誰教的?」韋步平有些驚奇:這小子的英語真純正!

「我姐教的!還有,你是還是瞎了眼睛?我不是你的小兄弟!」

「呃!」韋步平極力辨認,依稀可以看出這是一個黃毛小丫頭。

韋步平有些尷尬:「不好意思,我以為你是男孩子!」

「哼!記住了,我姐叫莎曼紗,我叫莎曼琳!」

「好的!我記住了!你們部落怎麼走?」

莎曼琳不說話,帶著韋步平等人來到一個偏僻的院落里。

院落里有3名年輕人,還有30多匹駱駝和馬。

莎曼琳看著韋步平等人沒帶有什麼武器,驚奇地說道:「你們的武器呢?」

「武器有的,先到你們部落再說!」

「好吧!走!」

莎曼琳猜不透韋步平葫蘆賣的是什麼葯,看這些人只是帶了簡單的槍械,能有什麼戰鬥力?看樣子也幫不上什麼大忙!

虧得姐姐準備了好幾十匹馬和駱駝,以為有很多武器馱運呢!

從杜哈到嘉雅里部落有300多公里,莎曼琳問韋步平騎什麼?馬還是駱駝?

韋步平等18人都說騎馬,眾人看不起慢騰騰的駱駝!

很快眾人慘遭打臉,走了一段路之後,道路兩旁全是黃沙,沒有村落,也沒有水飲,所有馬匹變得慢騰騰、懶懶散散的,鞭打也不想走!

「這些駱駝怎麼還精神抖擻的?」張保驚奇道。

「是啊!」黃橫也瞪大了眼睛。

「駱駝是沙漠之舟!」韋步平苦笑道:「我也看走眼了,以為騎一匹馬很威風,誰知道才走幾十公里就這樣了!」

莎曼琳格格嬌笑,幸災樂禍了看著韋步平等人。

眾人無奈,只能換乘駱駝,又走了一段路,旁邊有驛站,有水井,那20匹馬喝了水,這才又重新振作起來!

再走一段路,夜幕已經降臨了!只好在路邊的村舍旅館住下來!

當天晚上,張保、黃橫等人又得了一個教訓:白天只穿一件單衣還一頭大汗!半夜居然被凍醒!不拿軍用毯子蓋上睡不著!

只有韋步平知道沙漠的脾性睡得很安穩,就是忘記了告訴張保、黃橫等人。

第二天早起,繼續向嘉雅里部落走去,這次韋步平等人全部騎乘駱駝。

「窩草!這駱駝怎麼跑得這麼快?」張保瞪大了眼睛。

「這是阿拉伯駱駝,它能馱運180公斤重的貨物,每天走64公里的路程,可以連續走4天!現在馱人只有100多斤,一天可以走近80公里路!」

「嗞!」張保、黃橫等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這駱駝好厲害。

前面忽然塵土飛揚,普天蓋地而來!

趕馬和駱駝的3名隨從臉色蒼白,如遇到了很害怕的事物一樣!

「快!快到山上躲藏起來!」莎曼琳花容失色!

…… 「快!快到山上躲藏起來!」莎曼琳花容失色!

韋步平、張保、黃橫、等人面面相覷:難道這就是傳說的沙塵暴?

「這是沙塵暴嗎?」韋步平問道。

「不是沙塵暴,是『半天雲』!」

「什麼『半天雲』?」

「半天雲是一群劫匪,在沙漠里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哦!」韋步平聽說是劫匪,倒也不驚慌:只要不是天災就好辦!是歹徒正好來一個殺威棍!

「馬上佔據高點,準備迎敵!」

「是!」

眾人催馬、駱駝向最近一座山頭趕去。

說是山頭,實際就是一個沙丘!沙漠常見的凸起來的小山堆。

莎曼琳一臉緊張,但仍然指揮3名隨從把馬和駱駝趕到沙丘中間,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辦法,馬和駱駝都坐倒在地上!

按道理這個馬一生都是站著的,睡覺也是站著的,除非受傷或是死去,才倒在地上,但是她居然……

韋步平沒時間想那麼多了,這群「半天雲」劫匪行動如風,速度非常快,不布置好火力點就來不及了!

「狙擊手就位,只要進入射程馬上開槍!遠射馬,近射人!」

「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