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想不到他們居然還有那種厲害的招數的董眾兵,登時又想要向正在和申有為打鬥著的那些惡賊,釋放出一道道靈力的光芒,將他們控制住了之後,通過他們向那頭怪獸發動更為猛烈的攻擊。

可剛才已經注意到了他那種手段的那些人,在看到他的身體稍微移動的時候,竟然一下間全部化成了一灘灘的爛泥,躲藏進了那些岩石裂縫當中,那樣一來一下子不僅讓他抓了個空。

可眼看著那頭猛獸已經衝破了他布設的那一圈圈大旋風,兇猛至極的怒吼著,向他爆射出了漫天鋒利異常的尖刺。

情急之下的他猛然將左手一曲,轟隆的一下子抓住了幾座小山峰,快速的向它們施展出了一陣陣赤紅色的狂風,一下間便讓它們飛快的環繞著自己轉動了起來,不但將他牢牢的保護在了那片狂風當中,而且還猶如幾個大鎚子一般,砰砰砰的想那頭怪獸和那些尖刺攻擊了過去。

可沒多久就在那頭怪獸被那幾座小山峰,打的發出了一聲聲的慘叫之後稍微退開了一些之後,它忽然朝著董眾兵,張開了它那張異常恐怖的大嘴巴,眨眼間向他釋放出了,一道道凌厲異常的深棕色的魚鱗般的泥漿鋒芒,時間不長便將那些小山峰打成了一片片的碎屑,在那一陣陣的狂風中更加迅速的旋轉了起來。


意識到情況不太妙的董眾兵,就在那些大漢催動著那頭猛獸,同時向他發動出了漫天的尖刺,和一大片攻擊力超強的,魚鱗狀的泥漿鋒芒的時候,董眾兵忽然低喝了一聲:「風遁,移山倒海!」

說完后他猛然間墜落在了一座小山上,眨眼間竟然將那座小山打成了數塊巨大的石頭,威力驚人的向那頭猛獸砸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頭猛獸被那些石塊打的,又一次發出了一聲聲的怒吼的時候,董眾兵卻更加迅速的落在了其他的山峰上,快速的踩碎了很多大石頭,猶如狂風驟雨一般向那頭猛獸和那些大漢攻擊了過去,時間不長便將他們打得難以自制的,逐漸向後面飛出了老遠,全部置身在了那片妖靈泥潭當中。

儘管那幾個人和那頭怪獸,已經被董眾兵打到了那樣凄慘的地步了,可是董眾兵卻絲毫沒有放鬆,對他們的瘋狂打擊,反而更加迅猛的將周圍的好多山峰,砰砰砰的打碎了之後,猶如狂風暴雨一般繼續向那些人攻打了過去。

面對著董眾兵所發出的那種常人難以抗衡的攻擊,那幾個大漢一邊迅速的揮動著他們的大刀,向他們的周圍爆射出了一道道一場鋒利的刀鋒,將那些大石頭打成了一灘灘的爛泥,墜落到了他們腳下的泥潭當中去的時候,還不忘催動著那頭怪獸,時不時的向董眾兵爆射出一片片的尖刺,好減少一下他們所面臨到的壓力,可很顯然他們的那些舉動都是徒勞的。

因為在董眾兵越來越快速的攻擊下,那頭怪獸竟然被打的逐漸露出了一種怯戰的姿態,幾乎不受那些人控制的左躲右閃了起來,時間不長它竟然毫不顧忌那些人,向它發出的一陣陣的怒吼聲,普通的一下子跳入到了那座泥潭當中,很快的消失不見了。

想不到那頭怪獸居然會被董眾兵給打敗了的那些人,一時間都更加惱火了起來。

就在董眾兵依舊向他們不停地發動著攻擊的時候,他們忽然同時怒喝了一聲:「泥潭化萬物!」

說完后他們猛然向腳下的泥潭中,釋放出了一種深棕色的真元,眨眼間便在他們和董眾兵之間激起了一片,數十丈高的泥漿大浪,轟隆隆的向董眾兵拍打了過去。

那時候似乎早就防備著他們那一手的董眾兵,就在那片大浪升起來的一瞬間,忽然將他的雙手在一座小山上一拍,同時低喝了一聲:「移山換位!」

說完后那座小山竟然快速的飛到了空中,猶如一顆巨大的隕石一般,轟隆隆的向那些人砸了過去。

當時見識到了勢頭不好的那些人,一下子化作了幾道深棕色的光芒向遠方飛了出去,而那座小山在和那片大浪撞在一處的一瞬間,竟然被那裡的妖靈之氣,迅速的融化成了一灘灘的爛泥逐漸的消融了下去。

想不到那片泥潭居然有著那種可怕的能力的董眾兵,心中咯噔的震驚了一下子,但隨即他又快速的向飛到了,他周圍的那些人,分別發出了一招相當平和的深黑色掌力。

當時雖然並不是很清楚,董眾兵在和他們交戰了那麼長時間之後,他的功力到底還有多麼強大,但那些人卻都不太敢和他硬碰硬的對上一掌,畢竟董眾兵自從和他們應交上手,到了那時候始終都沒有落敗的跡象,而且還是佔據著絕對的上風呢!

可也就是因為他們心中有著那種想法,才讓他們在眨眼間感到相當後悔了起來。

因為就在他們躲開了,董眾兵向他們發出的那些掌力的時候,卻發現那些掌力竟然就只是一些殘影而已,絲毫沒有一丁點的殺傷力,那一下間令他們不僅惱怒相加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董眾兵卻忽然間落在了那片妖靈泥潭的附近,就像沒事人一樣很隨意的說道:「你們這些不成氣候的傢伙啊,真不知道伏隱患那頭蠢驢,為什麼還要養著你們這群酒囊飯袋啊?現在你們連我想你們發出的攻擊,到底有幾成的力道都分不清楚了,你們說你們還活在這世上幹什麼啊?」

說完后他又相當平靜的向那些人,分別拍出了一道沒有太多變化的掌力。

!! 當時正在狂怒當中的那些人,就在董眾兵剛剛抬起手來的一瞬間,連想也沒有想便拼盡了全力,迎著他那些掌力,剛猛的拍出了一大片深棕色光芒,眨眼間和那些掌力撞在了一起,可那一次他們雖然很幸運的,將董眾兵向他們發出的所有掌力全部打散了。

但那時候他們卻沒有提防,那時候董眾兵竟然消失在了他們的面前,而他們的那些掌力也余勢不減的轟隆隆的一聲,打在了那片妖靈泥潭當中,一下子將一大片爛泥打的,在天空中猶如雨點一般的落在了各方。

但凡被那些泥點碰觸到的山石,一下間都變成了一灘灘的爛泥,迅速的被那片泥潭吸收了進去,並且還是放出了一層層詭異莫測的濃霧。

雖然在意識到情況不妙的時候,他們立刻將自己的護身罡風運轉到了極限,可還是被那些泥點打的相當凄慘的,墜落到了遠處。

不過還好他們所修行的法力,在某種程度上是和那些爛泥有著相通之處的,就在他們追落到了地上的那一瞬間,他們立刻化作了一灘灘的爛泥,迅速的將身上受傷的那些部位分離出去之後,又恢復成了人形想要繼續和董眾兵大戰一場。

可就在那時候,董眾兵忽然抓住了兩個惡賊相當平靜的向,剛從遠方飛到了他身邊的申有為說道:「怎麼樣有為?都辦妥了嗎?」

他的話剛說完,申有為忽然將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併攏在了一起,眨眼間向不遠處的那張符印,釋放出了一點晃晃悠悠的火苗,就在那幾個大漢奮身撲到了那張,已經被燒得所剩無幾的符印附近的時候,他猛然間向他們幾個人,拍出了一片淡藍色的寒光,一下子將他們幾個人連同那張被燒成了灰燼的符印,打進了那片妖靈泥潭當中。

雖然轉瞬間那五個人便飛到了空中,極為兇狠的向他們師徒兩個大罵了起來,但那時候申有為卻相當輕鬆的說了句:「現在辦妥了,我剛才已經毀掉了這裡所有的符印了,相信這片泥潭很快就會恢復成它原有的姿態的!」

他的話剛說完,董眾兵立刻微微點了點頭相當滿意的說了句:「那現在就讓這幾位高人,嘗嘗這片泥潭裡的那種其妙的感覺吧!」

說完后他猛然間將他抓住的那兩個人,向那片泥潭中一扔,便化作了一陣清風帶著申有為離開了那裡。

儘管在董眾兵和申有為動身的那一刻,正在向他們大罵著的那些人,便想要衝過去將他們給攔住,可無奈和那時候由於沒有了那些符印的鎮壓,眨眼間竟變成了一片,時不時的冒出一頭頭兇猛的爛泥妖魔,快速地向周圍泛濫開去的泥潭沼澤,不但將那幾個人全部攔在了一圈圈的爛泥當中,而且還將周圍的很多山峰全部化成了一片片的沼澤,迅速地融入到了它的裡面。

想不到申有為居然將伏隱患賜給自己的那些符印,全部給毀掉了的那幾個人,一邊運用著他們的法力和那些爛泥不斷的抗衡著,一邊有極為惱火的叫罵了起來。

可那時候那片泥潭卻更加瘋狂地向四周泛濫了起來,沒多久在它的裡面忽然冒出了數百個,滿身泥漿的大怪物,一邊嗷嗷的怒吼著,一邊在一片片的泥漿當中飛到了半空中,瘋狂的向附近的山峰上噴出了一片片的泥漿,時間不長便使得那片泥漿的面積,比原來增加了好幾里呢!

面對著那些難以控制的局面,就在其他人仍在不斷地大罵著董眾兵等人的時候,那個手持雙刀的人忽然大喝了一聲:「都給老子嘴吧!」

說完后他奮力向攻打到了他們周圍的那些泥漿,劈出了兩道相當凌厲的刀鋒之後,立刻飛到了高空中,唰唰唰的幾下間,將那些正在向周圍噴射著泥漿的妖魔,打成了一灘灘的爛泥,重新墜落到了那片泥潭當中。

登時便引得那些人也分離的揮動著他們手中的寶刀,竭盡全力的向那些不斷的冒出來的泥漿妖魔,劈出了一道道凌厲的刀鋒,組織著那片泥潭向周圍擴散的速度。

可就在那時候那個是雙刀的人,在將兩頭巨大的泥漿怪獸看成了爛泥之後,忽然大怒著說道:「這些妖魔都交給老子了,你們趕快集合法力,將這裡的情況報告給族長和二老爺,要不然這片妖靈泥潭,還指不定會把咱們部族的領地變成什麼樣子呢!」

說完后他猛然間向那片泥潭當中,剛剛露出了一個大腦袋的妖魔,劈出了一陣雨點般的刀鋒,轟隆隆的又將他們打成了一灘灘的爛泥。

而聽了他那些話的那些人稍微猶豫了一下,立刻慎重的點了點頭,然後便將他們的寶刀插回到了背上的刀鞘中,快速的手捏法訣使用出了一種相當奇特的法術,將他們所面臨到的那些事情,向正在等著他們的消息的伏隱患等人傳了回去,然後便分離和那個人,與那片泥潭當中的妖魔打鬥在了一起,盡其所能的控制著它們向周圍泛濫的速度。

當時一心只想著他們能夠利用那片妖靈沼澤,將董眾兵等人收拾掉的伏隱患等人,卻沒成想他們在和董眾兵四個人交手之後,非但又一次損兵折將的死傷了不少的人,而且還讓那片泥潭擺脫了控制,在奶片大地上瘋狂的肆虐了起來,一時間便將伏隱患那些人氣的,真想立刻感到他們的身邊去將他們生吃了。

可最終為了他們一族的生死存亡,他們還是較為冷靜的將心中的怒火忍了下去,經過短暫的商議之後,伏隱患便親自趕到了那裡,想辦法將那片泥潭向四周泛濫的局面給控制住了之後,竟然還動用了他體內的鐵臂穿山甲的力量,一下間將那片泥潭打入到了大地深處,再也不讓它出現在自己的眼中了。

怠惰的偵探與七魔怪 :「你們這些人都是死人啊?怎麼就讓他們區區的四個人,打成了這種,連喪家之犬都不如的爛貨模樣了呢?」

說話間他被氣得都不知道該怎樣發泄心中的怒火了,而那些人那時候也只是極其為難的跪倒在了他的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出了。

不過片刻之後伏隱患逐個的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相當無奈的說了句:「好了好了小崽子們,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你們,是老夫太低估他們的實力了,現在你們趕緊將這些死傷的親人們抬回去,好好地安葬去吧!」

說完后他長長地嘆息了一聲,便化作了一片泥漿墜入了大地中,一下子令那些人如蒙大赦的倒在了地上,不停的喘息了起來。

!! 董眾兵帶著申有為,和伏隱患派出去攻擊他們的那些人分開之後,立刻飛到了他們和明復祖與練寧寧約定好的那處山峰上。

雖然那座山峰從表面上看去,並沒有什麼太稀奇的樣子,但直到落在了那裡之後董眾兵和申有為才看清楚了,那座山峰實際上是坐落在一片面積相當大的,群山當中的一個較為突出的小山峰而已,而那座大山上的其他的山峰,則被一些雲霧掩映在了裡面,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的話,任誰也不會想到,那裡會那麼奇妙的。

雖然伏隱患那些手下在向他彙報那片妖靈泥潭的事情的時候,曾經向他提到了董眾兵他們剛離開了那裡沒一會兒的功夫,希望他能夠前去追趕他們。

但生性多疑且和董眾兵打過了好多次交道的伏隱患,那時候卻覺得董眾兵之所以會在,不消滅那些人的情況下就離開了那裡,絕對是他已經在他們後退的路上,設下了好多知名的埋伏故意那麼做的,所以在他那些手下將那些事情報告給了他之後,他卻沒有將那件事情放在心上,反而謀划起了,怎樣將董眾兵等人再次一舉殲滅的計劃。

也正是伏隱患的那些心思,卻讓董眾兵等人在經過了那場大戰之後,有了一些可以休息並調理,他們消耗的相當大的真元的時間了。

在董眾兵和申有為降落在了那片山峰上的時候,正在一塊相當隱蔽的石頭後面,觀察著那裡的所有動靜的明復祖,在用他的百靈之眼向周圍查看了一番,確定了沒有任何人跟著他們的時候,才帶著他們轉過了幾條相當隱蔽的小路,走到了練寧寧正在調息的,一處相當寬敞且極為隱蔽的山洞中。

雖然那時候董眾兵很清楚,他們四個人的真元消耗的都很厲害,但在坐到了一塊大石頭上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之後,他卻有點不好意思的向申有為說道:「有為,現在你趕緊拿出點吃的來吧!我剛才就已經餓得有點發慌了。」

雖然那時候明復祖和練寧寧也都已經很餓了,但他們卻礙於面子沒有好意思向申有為開口,而那時候的申有為,卻因為在毀掉伏隱患那幾道符印的時候消耗了太多的真元,一時間他竟然沒有太多的力氣說話了。

撲倒小叔:萌妻送上門 ,一下子便知道,他肯定是因為真元消耗得太多,才出現的那種事情,登時便相當關心的說道:「傻小子,你那麼拼幹什麼啊?現在弄得咱們連吃的都沒有了吧!」

說歸說但他還是趕忙拿出了幾粒黃豆粒般大小的丹藥,讓申有為吃了下去,同時也將幾枚丹藥交給了明復祖和練寧寧,也讓他們吃了下去迅速的調息了起來。

沒一會兒工夫在那些丹藥的藥效發揮出來之後,申有為等人登時便感覺到,他們的真元快速的恢復了過來,一時間他們便齊聲向董眾兵道謝了一番。

可那時候董眾兵卻有點無奈的說到:「你們先別忙著向我道謝,說實話剛才我給你們吃的那些丹藥,除了可以讓你們的心神稍微穩定一些之外,也就是可以在一個時辰以內,讓你們的功力稍微恢復一點,等過了一個時辰的時間,那些藥效就會消散無餘的。」

說完后他便靠在了一面石壁上休息了起來。

聽了他那些話明復祖和練寧寧立刻明白的點了點頭,而申有為也很快為他們弄出了一些,可以快速補充體內營養的烤肉之類的食物,和他們抓緊時間飽餐了一頓,然後便輪流為他們放哨讓大家彼此調息了起來。

由於在那次大戰當中,他們所消耗的真元實在是太厲害了,尤其是練寧寧在製造那八把冰劍的時候,消耗出的真元絕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恢復好的。

恰似春風恰似你 ,才可以恢復如初。

雖然明知道消滅伏隱患那些人的任務十分重要,他們在那裡多呆一天其危險程度就會增加一份,但為了不令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在下一次行動的時候有任何的閃失,董眾兵還是將心急如焚,一心想要去和伏隱患那幫傢伙大戰一場的明復祖,在言辭上給壓了下去,相當耐心的和申有為與練寧寧,在那處山洞裡足足呆了四天的時間。

直到第四天中午的時候,明復祖看著申有為那逐漸回過來的臉色,忽然相當強橫的說道:「我說姓申的,現在你的功力倒地恢復得怎麼樣了啊?別總在這裡拖著大家好嗎?」

說完后他邊相當惱火的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用提醒的眼神向練寧寧看了過去。

當時才剛剛將真元調理的差不多的練寧寧,一下子將他看向自己的那種眼神看做成了,他是在向自己詢問,剛才他向申有為所說的那些事情一樣的問題呢,一下間相當緊張的說道:「真對不起複祖少爺,這些天來因為我的原因而耽誤了大家的行程,在這裡我向你們表達最真誠的道歉,並保證下次一定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請你不要生氣好嗎?」

看著她那種相當委屈的樣子,就在明復祖臉色微怒著剛要說話的時候,申有為卻相當平靜地說道:「好了好了明復祖,你也不用在這裡耍你的大少爺脾氣,現在我的功力已經恢復如初了,如果你願意的話,咱們現在就可以動身離開這裡,繼續向伏隱患那幫混蛋盤踞著的地方進發!」

見他明顯的說起了自己的不是來了,明復祖一下子火大的說道:「姓申的你搞清楚一點好不好,在這件事情上分明就是你不對,如果不是你的無能和功力不濟的話,咱們這些天早就已經向,伏隱患那幫傢伙盤踞著的地方進發了好幾十里了,而且肯定也已經幹掉了他們好多無能的手下了,都是因為你……」

說著說著他竟然一反平時的孤傲冷寂不管閑事的個性,用一種訓斥的語氣向申有為怒喝了起來,一下子弄的申有為也有些火大了起來,不過他那時候卻相對冷靜地,在明復祖說完了之後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向正在面無表情的看和他們的董眾兵,相當尊敬的說道:「師父,您看咱們下一步該往哪裡走啊?」

他說完后明復祖和練寧寧也向董眾兵看了過去,卻見他相當平靜地說道:「下一步咱們往《心裡》走,從現在開始,每個人都認認真真的向自己的內心深處走去,不要有任何分心的情緒,真真實實的看看自己的內心中,究竟明不明白什麼叫好朋友?什麼叫好夥伴?什麼叫一名合格的東方之城的勇士?什麼又叫做肝膽相照同心協力的親人?等你們明白了那些事情,咱們再去對付伏隱患那幫傢伙吧!」

說完后他邊面無表情地閉上了眼睛,靜靜的冥想了氣來。

聽了他那些話又看到了他那麼生氣的樣子,明復祖等三個人一下子大感慚愧的對試了一下,然後便默默地坐在了地上,想起了他們以往的很多事情,並逐漸對他們剛才所犯下的那些錯誤,相當後悔的沉思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當董眾兵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看著申有為等三個人還在閉目沉思當中的時候,忽然用一種斥責的語氣說道:「現在你們想通那些事情了嗎?」

當時已經深切的反思了自己的過錯的申有為等三人,立刻非常誠心的向他說出了自己的過錯,並希望他們能夠原諒,自己以往那種中的不適之處,繼續為了他們共同的任務努力著。

也知道他們每個人的內心都不壞的董眾兵,在聽了他們那些話之後,相當欣慰的點了點頭才較為平靜地說道:「你們能夠明白那些事情就說明你們還沒有太糊塗,現在咱們使出來執行任務來的,而且有事深入到了敵人的縱深地帶,如果這時候咱們在不團結的話,絕對會讓那些對咱們虎視眈眈的傢伙們,抓住咱們的那個弱點,從而運用不同的手段逐個擊破的,到了那時候咱們不但完不成任務而死在這裡,更甚至會成為那些混蛋,用來要挾咱們東方之城的俘虜,那樣的事情你們願意出現嗎?」

他的話剛說完,明復祖等三人立刻相當後悔的說道:「多謝師父的教導,我們知道自己所犯下的錯誤了,從這一刻開始,無論什麼時候我們都絕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同時也請您對我們有信心。」

看著他們眼神中的誠懇,董眾兵相當欣慰的點了點頭忽然相當平靜地說道:「好了,那件事情已經過去了,趁著天色黑不算晚,咱們趕緊來研究一下下一步的作戰計劃,以免再次發生向咱們前些天遭遇到的那種不利的局面。」

看著他真的沒有在責怪自己的意思了,申有為等三人相當慎重的對視了片刻,便和他一起在地上一邊畫著一些圖畫,一邊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覺間伴隨著外面逐漸下起來的小雪,天空便慢慢的暗了下去,而就在董眾兵等人,將一些事情商量的差不多了的時候,申有為忽然相當疑惑的說道:「師父,我素聞伏隱患他們的族人當中,豢養著很多威力相當大的穿山甲的,可咱們現在都已經攻打到了他們這片縱深地帶當中來了,卻怎麼連那些穿山甲的影子也沒有看到啊?」

經他那麼一說明復祖也感到相當奇怪的說道:「按照一般的情況來推斷,就在那些傢伙和咱們交上手的時候,就應該使用,他們那些具有一定戰鬥力的穿山甲的,可現在他們竟然不像咱們使用那些傢伙,這的確太奇怪了。」

看著他們兩個都說起了那些事情,練寧寧稍微想了想才不太確定的說道:「難不成是他們的那些穿山甲,因為這種越來越寒冷的天氣的原因,不太願意和他們一起出來戰鬥嗎?」

聽她那麼一說申有為立刻不太贊同的說道:「這不太可能吧?我曾聽說他們那些穿山甲曾在他們那些人的驅使下,與當年的怒沙蒼狼一起,不止一次的在一陣陣寒風中攻打過西方帝國的重鎮呢!從那些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他們的那些穿山甲,絕對不會因為這些天氣而影響他們的作戰的。」

看著他說的相當慎重的樣子,明復祖和練寧寧一時間也想不出,那些穿山甲為什麼不和那些人,一起攻打他們的原因了。

可那時候董眾兵卻相當認真的說道:「有為你所說的那些事情的確不假,但你卻不知道,那些穿山甲之所以會在那樣寒冷的天氣中,還和鐵不問那些傢伙去攻打西方帝國,完全是受到了,封印在伏隱患體內的那頭鐵臂穿山甲相當強硬的命令,同時也感受到了怒沙蒼狼,向他們散發出的濃濃的殺意才那樣作戰去的,要不然在這樣寒冷的天氣當中,那些穿山甲山上的甲殼,對他們的防護基本上是起不到什麼作用的。」

聽了他那些話申有為等人才較為明白的點了點頭。

可那時候董眾兵卻相當凝重的說道:「你們看著吧!我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伏隱患這幫雜碎便會被咱們逼的,不得不驅使著那些穿山甲來和咱們交戰的,到時候你們可要加倍小心啊!」

他的話剛說完明復祖登時相當自負的說道:「師父你就放心吧,不就是一些只會抗打,基本上沒有多少攻擊力的大傢伙們嘛!一旦和它們交上手之後,我立刻向它們釋放出了我的烈焰之術,到時候給他們來個火烤穿山甲,那應該是一種相當不錯的美味吧!」

當時也有著那種心態的申有為和練寧寧,在他說完后登時忍不住竊笑了起來。

可董眾兵卻相當慎重的說道:「好了復祖,你們也不要太小看了那些傢伙,他們現在已經被咱們逼到了,幾乎快要無法招架的地步了,接下來他們向咱們展開的攻擊,肯定是以往咱們遭遇到的那些伏擊所無法比擬的,所以大家還是小心點為妙。」


說完后他忽然向申有為一伸手,明白他心思的申有為立刻給他們拿出了很多食物,和他們有說有笑的飽餐了起來。

!! 自從伏隱患前些天派出去了一些手下,借用那片妖靈泥潭的力量和董眾兵等人交戰失敗了之後,他的心中便思量起了,在下一次的行動當中,一定要動用他手中掌握著的眾多的穿山甲為主力,去和董眾兵等人火拚一場,無論怎樣都不能讓他們,再向自己等人所盤踞著的地方進發了。

但在下定了那個決心之後,為了確保他下一步的行動能夠順利的完成,他在將他所擁有的那些穿山甲大軍,召集到了一座相當暖和的大山谷當中之後,還特意將封印在他體內的鐵臂穿山甲召喚了出來,讓它出面和他掌握著的那些穿山甲大軍,用它們之間的語言好好地商談了一番。

知道伏隱患將要進行的下一步的行動,對於他們整個穿山甲一族而言,絕對是非常關鍵的一環行動的鐵臂穿山甲,在和那些穿山甲大軍交流了一番之後,還賜給了它們一定的法力,讓它們不再懼怕那些嚴寒的天氣的同時,還長出了兩對鋒利的爪子,和一張長滿了鋸齒獠牙的大嘴巴。

令它們一下子變成了一頭頭不但擁有著,可以用來防禦的堅硬甲殼,而且還擁有了可以攻來兇猛的攻擊的尖牙利爪。

當時就站在鐵臂穿山甲山旁的伏隱患,看到了那些穿山甲所發生的那些變化的時候,一下子忍不住心中的狂喜,向鐵臂穿山甲感謝這的同時,還相當難以自制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當時就站在他們身旁的那位族長,看到了那些穿山甲發生的變化之後,一下間也忍不住心中的狂喜大笑了起來,但他同時也暗自盤算起了,該讓什麼人驅使著那些穿山甲去和董眾兵等人交戰,才能確保肯定能夠將他們消滅的事情。

為了那件事情在鐵臂穿山甲回到了伏隱患的體內之後,他立刻將他最信得過的一些人召集到了一起,仔細的協商起了那些事情。

雖然在前些天伏隱患他們派出去阻擊董眾兵等人的過程中,他們很顯然損傷了很多的人員和各種妖兵魔將,但他們同時也較為清楚地知道了,董眾兵他們幾個人所善於使用的法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