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他也不敢跟花朵朵說,要是讓這個小姨子知道自己拿她當小白鼠,那估計得提著五十一米的大刀,讓自己先跑五十米。

「沒有了,姐夫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變好了!」

花朵朵哽咽地說道。

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其實花朵朵能夠猜出來,都是因為自己。

因為李成奇的身份和背景,花朵朵也知道了。

寒城地下世界的太子,秦穆然剛來寒國,人生地不熟的,除了得罪過九星幫,還有誰呢!

「那就好,那就好!我說你這個丫頭哭什麼啊!我又沒什麼事。」

秦穆然聽到花朵朵的語氣有些怪,說道。

「姐夫,都是我闖禍,才讓你這樣的!」

花朵朵認錯地說道。

「好啦!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放心吧,以後他們不會再騷擾你了!」秦穆然安慰地說道。

「可是姐夫,那是九星幫啊,在整個寒國勢力都很大的!」

花朵朵擔心地說道。

「九星幫?呵呵,都被滅了,還怕什麼?」

秦穆然笑道。

「什麼?!姐夫,你說什麼?」

花朵朵聽到這話,猛然一震。

「沒什麼!好了,你就安心的在寒國好好學習,等我回來再說吧!」

秦穆然說完,便是掛斷了電話。

隨後秦穆然便是起身,前往衛生間里洗漱了一番。

站在淋浴下,秦穆然打開了冰冷的水,任水淋在自己的頭上,如今可是寒冬,即便是沾了普通的水都覺得刺骨的冷,更何況是冰冷的水澆灌在身上!

可是,秦穆然愣是站在下面一動不動。

足足十五分鐘后,秦穆然才滿身熱氣地離開了洗手間。

此時的他的身上,原先的那些傷疤都已經不斷地淬鍊身體,變得平滑無暇,就算是一般的女生似乎皮膚都沒有秦穆然那麼好。

穿好衣服以後,秦穆然便是走出了房間,李成軒等一眾冥王殿的精銳都已經在客廳里等待著秦穆然下來,看到秦穆然下來,所有人都齊齊起身。 秦穆然走下樓梯,看著站起身來的李成軒問道:「事情怎麼樣了?」

「老大,都已經辦妥了!李敏煥滿門被屠,無一生還!」

李成軒說的很是輕鬆,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後續的事情都搞定了嗎?乾淨嗎?」

秦穆然不放心地問道。

「那必須搞定了啊!李勝恩那個傢伙巴不得獻殷勤呢!」

李成軒笑了笑說道。

「成軒,這件事辛苦你了!」

秦穆然感謝地說道。

本來來到寒國,秦穆然是不想驚動李成軒的,只是沒有想到會遇到這麼一岔子的事情,那就只能夠麻煩李成軒了。

「說什麼呢!老大,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啊!要抱歉的應該是我,來到寒國還發生這樣的事情!」

李成軒倒是不好意思地說道。

居里夫人腹黑狼 「總之,謝謝諸位兄弟們了!等我身上的事情結束了,我好好請你們喝酒!」

秦穆然笑了笑對著冥王殿的精銳們說道。

「哈哈!老大,這可是你說的啊!我們記著呢!」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瞬間有幾個冥王殿的精銳笑道。

「記什麼啊!老大說了多少次請我們喝酒了,哪一次兌現過,反正先欠著唄!」

有人翻起了秦穆然的舊賬,調侃道。

「咳咳,說什麼大實話,那是我忘記了!再說了,老子這麼有錢,一頓酒還請不起你們? 農門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你們以為你們的酒量都是我啊!」

秦穆然臉上多多少少有些尷尬地說道。

「但凡我們要是喝的過你,就不會這麼尷尬了!」

一名冥王殿的精銳笑了笑道。

「那就等你能夠喝的過我再不尷尬!」

秦穆然笑了笑。

接下來,李成軒又向秦穆然說了這幾年來自己在寒城的一些情況,令秦穆然意外的是,當初李成軒不過帶了冥王殿的一小隊人馬,但是如今,冥王殿的暗中勢力,其實也已經伴隨著李成軒商業帝國的擴大,蔓延滲透到各處。

這次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李敏煥調查的這麼清楚,除了平日的時候,李成軒已經有了一些他的資料,還有的就是冥王殿的關係網路。

聊了半天,秦穆然看了看時間,也不早了,他要是再不回去,估計花朵朵就要跳起來了,於是,秦穆然便是起身離開了李成軒的別墅。

坐上李成軒派人護送的車,大約十幾分鐘后,秦穆然便是回到了酒店。

因為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花朵朵也是換了一個房間,此時,葯林薇和孔一斌正在房間里陪著花朵朵。

因為知道花朵朵有毒癮,生怕花朵朵再忍不住做出什麼傻事來。只是他們不知道,花朵朵的毒癮已經被秦穆然給治好了。

等秦穆然回到房間的時候,看到滿屋子的人,也是愣住了。

「姐夫,你終於回來了!」

當花朵朵看到秦穆然站在門口以後,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他沒有事情,但是花朵朵還是忍不住鼻子一酸,朝著秦穆然奔了過去,隨後緊緊地抱住了秦穆然。

這一幕,葯林薇看著,心裡很是吃味,臉上頓時就不愉快了起來,但是畢竟這是人家的姐夫,而且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葯林薇沒有道理,也沒有資格說什麼,只能夠在心裡生著悶氣。

秦穆然被花朵朵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抱,整個人有點懵,不過看到花朵朵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的,也是不忍心,他寵溺地用手擦拭了下花朵朵流著淚的臉頰,關心的問道:「傻丫頭,哭什麼?」

「姐夫…..我還以為你出事了!」

花朵朵哭泣地說道。

「我這不是告訴你我沒事了嗎,怎麼還哭了啊?」

秦穆然笑了笑,何著這個小妞還是在擔心自己啊!

「今天姐姐打電話給我,還問你怎麼樣了,我沒有敢告訴她,姐夫,差一點我就暴露了,我怕姐姐能夠猜到什麼。」

花朵朵如同犯錯的小孩子,眨著還有淚痕的眼睛,抬頭看著秦穆然說道。

「你姐給你打電話了?」

秦穆然愣了下,他記得自己來寒國之前,陸傾城可是警告過自己,說花朵朵時刻起到監視的作用,算一算,自己來到寒國,也是陸傾城該向花朵朵打探自己的時候了。

「嗯!姐夫,你趕快給我姐打個電話吧!」

花朵朵也有些擔心地說道。

「好,你別哭了,先休息會兒,我先進去給你姐打個電話!」

秦穆然的心裡也很是忐忑,讓花朵朵坐到沙發上休息后,自己一個人便是回到了房間里,拿出手機,撥打了陸傾城的電話。

電話嘟了幾聲之後,便是被迅速接通了。

「喂?」

陸傾城的語氣明顯有些焦急。

「老婆,你在幹嘛呢!」

秦穆然深呼吸了一口,臉上堆著笑,盡量用以前的口氣去說話。

「你告訴我,是不是在寒國出了什麼事情了!」

陸傾城此時的話語之中透露著冰冷,自從他們有了負零度的接觸以後,陸傾城已經好久沒有用這樣的語氣跟秦穆然說話了。

「沒有啊!在寒國能夠出什麼事情!」

秦穆然坦然地說道。

「真的嗎?秦穆然,你不要騙我!不要懷疑一個女人的直覺!」

陸傾城聲音又冷了幾分道。

「真的沒有!再說了,我來寒國不是代表咱們夏國參加醫術交流會嘛,咱是有組織,有紀律的,怎麼可能會出什麼事情!」

秦穆然壓制著心中的忐忑,說道。

「真的沒有?」

陸傾城聽到秦穆然這麼肯定的話語以後,也是不由自主對自己產生了懷疑,難道自己真的懷疑錯了?

「必須的必啊!怎麼可能有!小姨子可以給我作證!我可老實了呢,一心沉醉於醫術的鑽研之中,可以說是頭懸樑,錐刺股,廢寢忘食,夜以繼日!」

秦穆然那小嘴,開始嘩嘩地往外冒,有如口吐蓮花一般,忽悠的陸傾城一愣一愣的。

「得了吧你,可能是我最近事情多,加班加的,心神不寧出現幻覺了,你們在寒國沒事就好!」

陸傾城淡淡說了一句,成功被秦穆然給忽悠了過去。

「老婆,賺錢雖然重要,但是身體更加重要,你得好好保重身體啊!」

秦穆然關心地說道。

「嗯!我知道了,你幫我看著點朵朵,別讓他亂瘋了,你也是,自覺一點,要不然後果你知道的!」

陸傾城冷哼一聲,算是威脅道。

「遵命,女王!」

「噗嗤!沒個正行!不跟你說了,我開會去了!」

陸傾城被秦穆然這麼一逗,給了個白眼后,便是掛斷了電話。 黃大師支走了郝大寶和蔣舟舟,看着眼前一臉平靜的趙小川森然說道:“你必須給我一個解釋,你和葉楓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呵,什麼關係難道你猜不出來麼?”趙小川一臉譏諷的看着黃大師笑道。

“趙小川,你別忘了我們是有協定的,還有你體內的傷勢可是我再幫你壓制,如果你不識相的話,那就別怪我.。”

“別怪你什麼?如今百鬼夜行就要開始,你現在捨棄我,奪舍不了我的肉身,莫非是不想得到劉莊子的那件寶物了麼?”

“你怎麼知道我要奪舍你的肉身?該死的,是葉楓一夥人告訴你的!”

黃大師聽到趙小川的話,臉上一驚,但隨即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

“果然,成浩並沒有騙我!”

趙小川心中一動,但表面依然一副嘲諷的表情,說道:“怎麼?黃大師隱瞞了我這麼久,還有什麼想說的麼?”

“哼,有什麼好說的?反正不過怎麼樣,你的會作爲我的外身!”

黃大師完全撕破了面具,臉上一肅,冷笑道:“實話告訴你吧!在之前爲你鎮壓體內的鬼婆婆給你帶來傷勢的時候,我早就做了防備,你註定是會成爲我的外身的!”

“哦?是這樣麼?那你爲什麼之前還要那麼隱瞞我?”

黃大師自信滿滿的表情聽到趙小川這麼說,呼吸一滯,臉上閃過一絲慌張,厲聲道:“小子,你難道想要破壞我們之前的協定麼?”

趙小川看到對方的表情,心中察覺出黃大師在顧忌些什麼,但由於昨天晚上後面發生的事情他已經不記得了,所以心中也充滿了疑惑。

“該死的成浩,昨天晚上究竟他對我做了什麼?怎麼我一點記憶都沒有?還有早上的那個夢絕對和昨晚的事情有關係!”

趙小川想了半天也想不通黃大師在顧忌什麼,不由有些暗恨起昨晚的成浩。

黃大師見趙小川半天不語,臉色不斷地變化着,忽然他眼中光芒一閃,發出一陣陰笑聲。

“你笑什麼?”趙小川皺着眉頭,警惕的看着黃大師。

“趙小川,剛纔有句話忘了告訴你!其實不僅在你的身上做了手腳,還在郝大寶和蔣舟舟的身上做了手腳!”黃大師得意洋洋的看着趙小川說道。

“什麼?黃皮子,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

趙小川厲聲喊道,但隨即臉色一變,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鬼器,你給他們的鬼器有問題?”

“不許叫我黃皮子,叫我黃大師!”黃大師先是大喝一聲,然後得意地笑道:“原本我只是做防備而已,沒想到竟然還真的用上了! 婚婚欲睡:嬌妻休想逃 果然我師父說的一點都沒錯,和狡詐的人類打交道果然要做好幾手準備!”

趙小川臉色青紅不定,沉默了半天,咬牙道:“黃皮子,你.”

“你耳朵聾了麼?叫我黃大師!”黃大師尖叫一聲,氣急敗壞地打斷了趙小川。

趙小川握了握拳頭,強壓着心中的火氣,說道:“黃大師,你的目標是我,你放心我不是言而無信之人,只要你放過他們,並且救回李若曦,還有得到那件寶物救醒劉子豪,我的這具軀體你就拿去吧!”

黃大師聽到趙小川對他的稱呼,滿意的點點頭,直到聽到趙小川竟然答應主動將身軀給他,臉上驚疑不定的說道:“你此話當真?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奪舍這個詞,想必葉楓一夥人應該也已經告訴你奪舍的後果是什麼了吧?”

“知道!”趙小川重重的點點頭,說道:“不過,你放心,我趙小川說到做到,是不會騙你的!”

黃大師並沒有立刻相信趙小川,反而打量了趙小川一會兒,忽然間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我師父曾經告訴我這紅塵之中活着的都是一些自私自利之人,完全爲別人考慮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聖人,可惜早就死了!一種是傻子,但他們靈體混沌,陰陽不分!”

黃大師笑聲一頓,冷聲道:“趙小川,你如此爲自己兄弟,女人着想,你說你是聖人?還是傻子?”

趙小川無語的看着黃大師,心中對滿臉得意的黃大師充滿了鄙夷。

“麻蛋,我現在開始有些相信成浩的話了,這黃皮子就是個白癡,天生智商低,還喜歡想一些陰謀詭計,真是夠可笑的!”

趙小川強忍住自己暴走的衝動,也冷冷的回道:“這兩種人我都不是.。”

萌妻嫁到:男神,你要夠了嗎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那麼你就不要把我當做傻子!”

黃大師聽道趙小川開口承認,立刻打斷了他說道:“以我智商,你想要欺騙我,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你踏馬就是個大傻叉!”

趙小川話被打斷,心中越加的憤慨,不明白黃大師的得意究竟是哪裏來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免得自己被黃大師給氣死。

“哈哈,別我說到無言以對了吧!”

黃大師得意的表情讓趙小川忽然有種暴打對方的衝動。

趙小川算是明白了,這黃大師雖然很厲害,但腦子裏面似乎缺根弦,太過自以爲是了。

於是,趙小川也不跟他墨跡很多,直接問道:“那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發誓!”

黃大師大笑道,可是說出的話頓時讓趙小川更加的無語。

“這年頭有人還會相信發誓這一套?這黃皮子是鄉下出來的吧?”

正當趙小川心中鄙夷着黃大師時,黃大師有重複了一遍,道:“沒錯!發誓,發鬼誓!”

“鬼誓?”

趙小川心中一顫,感覺心中生出一絲寒氣,疑惑的看向黃大師。

“沒錯,六道已毀,天機難辨,人心難測,但鬼誓確實可以相信的!”

黃大師點點頭,神色肅穆地看着趙小川說道。

“到底什麼是鬼誓?還有這個有用?”趙小川心中愈發的疑惑,看着黃大師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