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聽起簡單,做起來可就困難重重。

並且這神源聖地是有通關條件的,只有動用神念,在不施展任何丹藥或者靈藥,器具,銘紋,陣法等等情況下,連續破碎九道【開源修鍊】所給出的神源,不傷害神源之內的物品,才算通關。

若是其中有一件物品有損傷,便視為失敗,並且每個人,每十天只有一次開源修鍊的機會。

而開源修鍊中,那些開鑿而出的神源寶物,全部都歸試煉者所有,這類試煉,可以說是沒有任何危險,有可以獲得巨大好處的試煉,幾乎受到了所有天驕的鐘愛,來到神之試煉進行修鍊的人,都會到這個地方賭一把手氣,看看能不能得到什麼好東西。

「好多人啊。」

月紗與程千魔一眼看去,前方擠滿了人,都紛紛圍著一個巨大的光幕,抬頭目不轉睛的盯著光幕,那光幕之上,記載著無數個畫面,都是一些闖關者正在進行開闢神源。

「我去,碧玉神女開出了遠古神劍了!好厲害!」

「看快啊,那位九眼妖族的妖王之子,開出了一株神葯,瞧那神葯的靈性,似乎到達了遠古級別啊,賺大了。」

「我的天,那鬼魔族的小子,居然開出了一頭半龍族血統的神階妖獸!這頭妖獸太生猛了,居然將那小子打得鼻青臉腫,可惜,若是他不將妖獸斬殺,試煉之地可不會放他出來。」

無數人都是興奮有震驚的望著光幕上的畫面,議論紛紛,場面喧嘩一片。

程千魔見此,俏臉微微一動,道:「這的確很好玩,好多人都在開神源,我們也去吧。」

程千魔跟隨程無雙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神源,雖說在星空世界也聽說過與神源類似的靈源,不過這類靈源等級太低,開出的寶物,遠遠沒有神源這麼驚奇。

月紗也是點了點頭,對這開源有了一絲興趣,不禁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嘗試一下開源。

不過,兩女卻是見到非常離奇的一幕,那便是這想要進入神源聖地,要排隊。

並且這隊伍,非常長,足足排到了十丈遠的距離。 看著眼前十丈的隊伍,程無雙與兩女都是瞪大了眼睛,想不到前來此地進行開神源的人,竟然這麼多。

在他們的前方,至少也是有著兩百多人啊,這等下去,沒個一兩天,是等不到了。

「怎麼這麼多人?不是十天才能抽取一次嗎?」程無雙有些無語的嘀咕一語。

在程無雙身旁的一個路人女子回頭看了程無雙一眼,見程無雙氣質不凡,神色一動,便是嬌笑道:「這位公子有所不知,在幾天前,這神源聖地剛剛開啟的時候,那人才叫多,足足排到了十丈遠的距離。」

「現在人數減少了不少,別看還有幾百人,只需要再過一兩個時辰,就可以等到的,神源聖地每一次開啟,都是一百人,一百人的進入,你現在最好排隊去吧,過一會人多了,估計你們就要被推後到達下一輪了。」

程無雙聞言,露出一抹原來如此的表情,旋即一笑,對著路人女子道了謝,便是拉著程千魔與月紗,向著隊伍走去。

那路人女子驚奇的望著程無雙離去的背影,不禁有些震驚道:「這小子看起來就是氣質很超凡,實力很普通呀,不過身邊這兩位女子,倒是宛若絕世天仙一般,這小子是在左擁右抱呀?這麼美麗的人,怎麼都同時選擇這小鬼呢?」

路人女子有點想不通。

她這般話語,立刻令得身邊幾個耳朵比較靈敏的男子聽見,便是紛紛向著程無雙望去。

「我的天,驚現兩個仙女,就算是九玄公主,都沒有她們兩人有韻味。」

「我發誓,這一定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美的女子,一個妖嬈多姿,充滿了成熟的額誘惑與美艷,簡直是世間最為紅玫瑰。另外一個冷艷高貴,如同神宮之內不可褻瀆的公主一般,高高在上,典雅入仙。」

「這兩絕世女子是誰?居然同時被一個小鬼挽著,這太沒天理了。」

隨著幾個男子注意到達了程千魔與月紗的存在之後,目光都是陡然一亮,大聲驚呼起來,引來不少狼的注意。

最終,更多的人發出驚嘆,他們覺得這程千魔與月紗,美如神話中的絕代仙子,芳華一世,令人傾慕,只可惜,兩多鮮花插在了牛糞上,居然被一個二十來道命輪的小鬼挽著。

無數人便是妒忌起來,暗罵程無雙何德何能,竟然同時得到如此美人的青睞,而且還是兩個,這讓其中絕大部分單身的他們情何以堪。

「這小子應該也是來開神源的,待會我們悄悄,這小子有何本領,竟然能追到如此美女。」無數人心中,都是瞬間對程無雙充滿了仇恨。

而此刻的程無雙,也是突然發現人群中,時不時有不好的目光掃視而來,令得他汗顏至極,想不到自己的女人太出眾了,走到哪裡他都要吸引一波仇恨值。

旋即,程無雙嘴角列起一個弧度,索性直接將程千魔與月紗攬入懷中,左擁右抱起來。

程無雙的舉動,立刻令得眾人瞪大眼睛,咬牙切齒起來。

「嘿嘿,妒忌吧,妒忌吧!」程無雙有些暗自高興,能被人妒忌,也是這一種快樂。

而兩女則是像是小鳥依人一樣,作秀偎依在程無雙懷中,抿嘴偷笑起來。

無數男子,都是在此刻看不下,紛紛轉移視線,不想看著這三人秀恩愛了。

時間就在排隊中度過,漫長的兩個時辰過去,終於輪到了程無雙三人進入了神源聖地。

「終於輪到我們了。」

月紗與程千魔見此,都是紛紛高興起來。

可惜這高興沒過一秒,遠處便是飛來了一群人。

「快看,是修羅會的人!」

無數人,都是定睛看著遠處飛來的幾十號人物,神色驟然一變。

修羅會,在這神之試煉中,是一方勢力的名字,這勢力是由無數天驕一起組建而成,是強大的存在,這些人物,無意不是星空世界或者地神界的巨子。

其中修羅會的會主月無涯,更是五大神帝之一,修羅神帝的後裔,勢力強大如斯,恐怖至極,一身修羅之劍,血煞騰騰。

在這神之領域的第一天,據說這修羅會主便是屠殺了不下百位天驕,來修羅他的修羅之劍。

那一戰,令得修羅會主的名氣傳遍了整個神之領域的試煉之地,令得所有天驕,都耳聞了他的名號。

因此,他也是有了一個響亮的稱號,血修羅劍!

這個稱號,是眾多觀看那一場大陣后,給月無涯起得稱號。

「想不到月無涯竟然也來了,不過,他們晚了,只能等一下輪了。」

一人小聲嘀咕,看道月無涯來此地,便是很自然認為月無涯是來參加神源修鍊的。

而此刻天空,幾十人緩緩落地,見到這神源聖地前,竟然有人要排隊,頓時臉色都是戲謔一笑。

「一群蠢東西,竟然還排隊,老大?我怎麼辦?不會也要規矩排隊吧?」

一個狐狸般笑容的瘦削男子,對著一個看似少年臉頰的男子說道。

這位男子便是修羅會的會主,月無涯。

只見他的眉頭一動,那宛若刀子般銳利的眉頭,抖了一下,嘴角列起一抹殘忍的笑意,令得在場不少人安靜,這月無涯,恐怕是要招惹是非了。

「修羅會什麼時候需要排隊了?」

月無涯冷笑幾聲,讓身邊追隨他的天驕們,都是心中一懼。

月無涯神色一冷,踏步而行,對著眼前排隊的人不屑的道:「現在我修羅會進入這裡,都給我滾開,即將開啟的神源試煉,只有我修羅會的人,才能進入,其他人,都給我等著下一輪的神源試煉。」

月無涯將冷話拋出,語氣說不出的霸道,在說話之時,整個人恐怖的殺意,便是衝天而起,從地面以漣漪的形式擴散波動,讓在場所有天驕,都是心頭一震。

能夠來到神之試煉的,都是當今無數星域世界,地神界無數了不得的人數,他們非常強大,心高氣傲,哪裡肯容得下月無涯這般言語侮辱。

不過在場眾人,都是聽過月無涯的事迹,不禁升起了一抹膽怯,不敢反抗,十多位實力較弱的人,都灰溜溜的嘆息離開了隊伍。

「還不滾?都想死?」

月無涯再一次吼了一聲,顯得沒有耐心了。

這排隊,是無數天驕為了公平起見,默然中形成的規矩。

然而月無涯的霸道,卻是破壞了這規矩,那些排隊的人,紛紛散開,都不敢招惹月無涯。

唯獨在場三人,依然排在隊伍的最前方,徹底無視了月無涯。

這一幕,令得月無涯目光一寒,狠毒的眼睛盯向了程無雙三人。 隨著月無涯的狠辣目光席捲而來,在場眾人也是感覺到了一種陰寒席捲背心,月無涯可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存在,在場天驕,哪一個不是自己星域世界的天才,可是,在這月無涯的威壓之下,還不得蹲著做人。

「小子,你不長記性啊,沒聽到我說話嗎?」

月無涯臉色一冷,對著程無雙的背影冷喝起來。

同時他的目光仔細打量了一下程無雙身邊的兩道女子身影,忽然臉色驚駭,因為光是從一道背影,便是看出這兩位女子的絕色,那種氣質,宛若仙聖,令人看一眼,武道之心都會漣漪起來。

「好美的人,光是背影,都令我心中有些浮動。」

月無涯這些年來,見過的美女不少,可卻是沒有見過如此絕色的女子。

這時候,程無雙若無其事的偏轉過頭,嘴角列起一抹不屑的意味,只看了一眼月無涯,便是又將頭轉正,傳齣戲謔的聲音:「不就是一個雜魚而已,囂張個屁啊!」

「這裡是開神源的地方,不是你裝大佬囂張的地方,你若是繼續這樣,我不介意收拾你,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程無雙嘴角列起一個弧度,在他眼中,月無涯只是一個囂張的狂徒罷了,根本不值得入他的發眼,這類人,一抓一大把,若是真敢跟他過不去,他不建議當場下殺手。

從月無涯的那狠毒的目光之中,程無雙也是知道,此人並非善類,是一個及其兇狠毒辣的人物。

月無涯那血修羅劍的名號,他聽聞過,這名號是月無涯歷經無數廝殺,從萬千屍骨之中得來的,並且從此人渾身散發的煞氣,就知道這貨殺的人,比他還要多無數倍。

對於這類狠人,他會比他更狠,一言不合,就是開殺,無需顧忌什麼道不道德的問題。

「找死的東西。」月無涯臉色一變,整個人都是變得猙獰起來,即將動手。

追隨他的眾多人物,也是戲謔一笑,想不到會在這裡遇上一個怕死的人。

而這時候,月紗與程千魔微微轉過頭,撇了一眼月無涯,臉色冰冷,旋即月紗轉過頭對著程無雙道:「這傢伙叫月無涯,真是夠噁心的,為什麼和我人族的名字姓氏一樣。」

「不過,他實力倒是不弱啊,比起之前的李無痕,要強了數倍。」

月紗感知到那月無涯的凶煞之氣,心中此刻與程千魔一樣,微微心驚,這等凶煞之氣,若是凝聚成印記,估計就算是真神,也難以抵擋吧。

程無雙從容一笑,道:「放心,這等程度的傢伙,還不配做我對手。」他看出月紗有些擔心,語氣放柔了一點。

此刻,月無涯與眾多人物,卻是因為剛才程千魔和月紗的回眸一撇,令得他們失神剎那,旋即回過神來后,目光便是灼熱起來。

程千魔與月紗的容顏,雖然只能看見了側面,但那份令人感覺窒息的美,讓他們體內的血液,都是快速的流淌了起來。

特別是月無涯,他因為殺戮太多,血煞之氣太旺盛,並且修鍊的功法,又是極致純陽功法,凝聚出的神力,至剛至陽,精純無比,宛若太陽一般,因為在肉體之上,需要一些陰柔之力來作為調節,防止因為血煞之氣過重,而心志受損。

而這陰柔之力,便是與女人做一些快樂的事情。

因此,月無涯在與找女人方面,都有著高標準,他貪婪美色,但那美色必須是極品,不是極品,很難入他的口。

而眼下,程千魔便是這等極品美女,月紗也是這等極品美女,一時間遇到兩個,這讓月無涯有了一種想法。

征服這兩女。

不過,他雖然囂張霸道,目中無人,殺人僅僅眨眼,凶名顯赫,但是對於征服女人,他可是從來不會用強迫的手段。

這兩絕色女子,本明顯都是那小鬼的女人,他要征服這兩女,就必須打敗小鬼。

而眼前,不即將開啟神源修鍊的試煉嗎?剛好藉助這個機會,來一場較量,讓這兩女臣服於他,成為他的女人。

月無涯明白,這等級別的美女,都是及其愛慕擁有才華的男子,越是優異,就越會得到她們的青睞,他要藉助這個機會,展現自己,讓眼前兩個女子知道,他很優秀,選擇那小鬼是她們眼拙。

原本想要動手的衝動,也是在這想法下,慢慢降了下來,月無涯明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一會好戲上場,將是他震驚全程的時候。

對於開神源這類技術活,他可是及其的專業,乃大師級別,相信這次神之試煉,沒有哪位天驕,能在這方面勝過他。

「會主?不動手?這小子太狂了,簡直不將我們修羅會放在眼中。」這時有些弟子按捺不住,問道,他們可無法容忍程無雙那副不屑的臉色。

「放心,我們就讓他進入神源聖地之內,一會開神源的時候,可有好戲看。

月無涯嘴角一笑,追隨他的眾人,都及其善於察言觀色,立刻明白了月無涯的想法,紛紛戲謔的看了程無雙一眼,知道這小子要倒霉了。

轟!

就在這時,神源聖地打開,一百位進入裡面的天驕,都被統一送出,一道驚天的聖光升起,化為青色,墜落在一道巨大的陣法之前。

頓時,在眾人眼前,凌空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石門,屹立在陣法之上,隨後石門開,強烈的光芒,將程無雙包裹,送入了裡面。

「我們也走!」

月無涯帶領眾多小弟,也是縱身前往,進入了神源聖地。

神源聖地之內,是一片巨大的小天地。

這裡可以說,是一種奇異的秘境,乃數萬年前,一位神帝大能所建造,這裡面景色繁多,有森林,有沼澤,有沙漠,有滄海,有星空日月,變化萬千,小天地之中,藏著無數個玄妙的秘境。

進入這裡,程千魔與月紗,便是被其中的景象微微有些動容,覺得這神源聖地的構成,相當奇特,算是一個大手筆了,需要極強的空間創造之力的人,才能營造出這麼一種空間之中蘊含空間的小天地。 在兩女感嘆神源聖地內的小天地構造奇妙之時,程無雙的目光,則是望去了遠處那些小空間內。

在這片神源聖地之中,每一個人,只有九次解開神源的機會,而這些神源,紛紛是從眼前這些森林,沼澤等等的小空間內獲得。

神源的好壞,大小,年份,都是需要自己的實力來決定,因為每一道神源,都存在一道神念,這些神念,都是神界之中獲得神源的神靈所留下,目的是為了檢測修鍊者有沒有得到這塊神源的資格。

在神源聖地內的神源,其他只有少部分,是這神之試煉世界形成的,絕大部分,則是一些神帝級別的人物,或者一些封號級別的神王,通過一些手段,從神界送入了這神源聖體,用來磨鍊即將跨入神界的新人。

對著那些大人物來說,程無雙這類人,猶如是神界的新鮮血脈一般,值得去培養與挖掘,開神源,也是一個挖掘美玉,提高神念掌控力的試煉。

此刻,程無雙還在觀望那些小空間的構造,那進入聖地而來的月無涯,卻是大步走來,瞬間,無數人,便是將程無雙三人包圍。

「小子,你的膽量我佩服,竟然敢無視我修羅會的人,你知道,以前曾經有好幾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覺得自己血統傳承古老,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驕,結果卻是死在了我這些兄弟們的亂刀之下。」

「當然,還有一些人,為了在美女們的面前逞能裝樣子,也是醜態百出,最後跪著求我放過他。」

說道這裡,月無涯便是戲謔的盯了一眼程無雙。

他的目光散發猩紅,眼珠子微微轉動,便是發現程無雙的修為,並沒有到達神念劫巔峰,僅僅處於後期而已。

對月無涯來說,同境界之內,他都是無敵的存在,擁有強大的手段,可以一念殺人,任何人,想在同一境界打敗他,都是不可能,更何況,還是一個小鬼。

而這開神源,他的手段與眼力,更是比起他的實力,還要恐怖,對於開神源,他也是由衷的喜歡,覺得這是一門及其有意思的事情,因此在這方面的專研,沒少於對於劍法的參悟。

在開神源上,他有很強的自信,感覺在這神之試煉中,就算是那些超級天才,古老神帝的後裔,都是無法與他比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