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那團魂晶被吸收完大約兩柱香功夫,凌峰才慢慢從那種昏昏沉沉中清醒過來。

凌峰醒來。看了看周圍,用力搖了搖頭,他感覺之前自己像是做了場夢一般。

當他清醒后。似乎感覺自己有了一些不同變化,因為他腦海中似乎多了某些記憶。

他突然才想起,自己記憶中多這些東西,應該跟之前獲得那顆魂晶有關。

可是他想不明白,他明明看著那顆魂晶就自己面前突然消失了,又怎麼會被他給吸收煉化了呢。

就算當時那一閃是被自己吸收了,可是要煉化那那麼容易啊,而且要煉化似乎也應該自己去煉化吧,可自己竟然神不知鬼不覺情況下就將這魂晶給吸收煉化了。

凌峰只感覺,這突然出現結果讓他很意外,讓他感覺莫名其妙。

他也沒有繼續糾結是怎麼煉化,而是開始整理那鼠頭怪所留下有用東西。

他整理那鼠頭怪記憶時才發現,那鼠頭怪是一種叫貂犰一種猛獸,原本他們這物種也沒有這麼大,也沒有這麼壯實,沒有這麼強大。

之所以這頭貂犰會如此壯實和強大,是因為他常到風雷台這裡吸收風雷之力,所以時間長了就越來越強壯,實力也愈來愈強大。

凌峰知道這一切后才感覺到,原來這傢伙之所以那麼厲害,全都是靠利用風雷之力來鍛造出來。

並且凌峰從它記憶中獲得了它如何去吸收風雷之力,和如何利用風雷之力來練體。

凌峰取得這些記憶,了解到如何利用風雷之力時,感覺如獲至寶,至少現面對風雷之力不會那麼盲目,不會手足無措了。

凌峰很欣喜,他此時才想到,難怪那貂犰會出現這裡,合著這傢伙也是經常到這裡來進行風雷煉體,今天自己突然闖入它領地,引起了它警覺,所以出來追殺自己。

凌峰此時突然感覺很慶幸,這貂犰出來追殺自己,不然自己還真不會知道該如何面對風雷之力。

目前他已經知道了方法和用法,只需等待風雷之力到來便是。

近日分享:青春和時光都會凋零,只有開心心裡熱情之花才能永遠燦爛下去。想要欣賞生命壯美風景,不僅需要開闊眼界,還需要苦樂無怨心胸。 ?凌峰得到獲取和凝練風雷之法,心中大感輕鬆與舒爽。

此刻,他只要等到有風雷出現,他就有機會以風雷之力來煉體。

只是這個風雷天何時才能出現呢?這就不得而知了,全然得聽老天爺安排。

既以打算這裡呆幾天,凌峰便再次弄了個休息地方。

經過前面貂犰教訓,他再也不敢那麼馬虎大意了。

他靠內岩壁上斜著焀了個大洞,大洞兩邊都為開口。

他將兩頭都做好隱蔽和防護,以防再被啥米猛獸發現。

他之所以焀出兩個洞口,也是為了防止一旦有猛獸再次出現,他好能及時安全撤離。

做好這一切凌峰才安心休息。

第二天早上,天邊一縷緋紅,陽光從地平線飛射而出,凌峰醒來,打開封上洞口,看著刺眼陽光,眼睛難受眨了眨。

他走出洞口看著日出時光,陽光絢麗多彩,照耀這整個大山深處,森林上面一層霧氣籠罩,看起來朦朧中帶有一絲神秘色彩。

凌峰看著如此美麗日出,看著如此神奇迷濛大山,凌峰感到十分震撼。

他真不知道這大自然是如何構造,怎麼能夠製造出如此神奇自然景觀啊。

他發獃看了會兒日出,接著又是一陣哀嘆,「陽光這麼好,何時才能有風雷啊,老天啊,請賜我於風雷吧」。

凌峰無奈站山頂上吃了些乾糧,然後便開始了他日常功課,練習武學,之後便看南宮翎給他那本普洛心經。

凌峰自從看普洛心經后,越看越覺得人體神奇,似乎人體身上有著無數秘密。也有著無數奇迹。

因此,他越是看得多越是著迷,他每次隨著普洛心經講述開始練習時,他丹田內那顆小神樹和幾個能量團以及陰陽精團相互之間聯繫加緊密一絲,旋轉加柔和自然。

如此,凌峰山頂一呆就是三天,凌峰看著白天那麼璀璨陽光,晚上那麼皎潔月光,他鬱悶無比,看來他這次來這山頂是白來了。看著這天氣也不像是要颳風下雨天。

第四天晚上,凌峰站洞外遠觀著天空閃爍星星,有些糾結,也有些無奈,因為星空還是那麼明亮,風雷依然是遙遙無期,而他明天卻又不得不離開此地了。

因為,距離宗派選拔賽已經只有五天時間了,他必須回去對賭城再做一些部署。不然他怕真出現萬一,那他就悔之晚矣。

另外,他還得回戚家去,他出來歷練這麼長時間了。也沒給戚家帶回去一點消息,前幾天回到賭城后,也沒來得及回戚家報個道,便直接來了這個風雷台。相信此刻戚家肯定十分著急了。

凌峰躺地上,一邊欣賞著月空,一邊思索著未來。迷迷糊糊中竟然沉沉睡去。

當他睡去大約兩柱香功夫,天空突然風雲突變,原本璀璨星空被一陣颶風,刮來一片漆黑雲朵給遮蓋了。

原本明亮山頂,此刻就是身手也難見五指。

突然一聲巨雷當空劈下,直接劈上風雷台。

「噼啪,轟」

一聲巨響將還睡夢中凌峰給震醒。

凌峰一個機靈,睜開眼才發現四周漆黑一片,神秘也看不見。

只能感受到從北面刮來一陣呼呼大風,並且風力道越來越大,都有種要把凌峰吹跑感覺。

凌峰看著這漆黑四周一時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到底該如何是好。

這是天空中一道巨大閃電劃過漆黑夜空,直接擊上了風雷台,接著便是一聲巨響傳來。

凌峰此時才算是醒悟過來,原來自己苦等風雷天氣終於到來。

他終於可以進行風雷煉體了。

他激動萬分,他實不知道該如何來形容他此刻心情。

他乘著每次閃電時機,慢慢摸向那一塊翹起風雷台。

當他走到懸崖邊上,要走上風雷台時,他感覺此地風竟然比剛才大了好幾倍,並且伴隨著這颶風肆虐,凌峰身體就像是有千把小刀刮他肉一般,讓他全身上下都感覺劇痛無比。

凌峰強忍著劇痛準備踏上風雷台時,一道八爪似得閃電再次披上了風雷台。

風雷台受到閃電重擊,確實安然無恙,並且閃電劈風雷台上后並沒有立即消失,而是風雷台上盤旋一會兒,才慢慢從遠處爬向懸崖,終懸崖邊上消失殆。

凌峰記得那貂犰記憶中有這樣講述,閃電擊中風雷台後,閃電會風雷台上交織,終向懸崖邊上匯聚,而越是到懸崖邊上,那雷力便會越小。

所以,要想引雷力入體,就必須先從懸崖邊上開始,一點點向中間轉移,這樣才能承受住雷力攻擊,如果要是上來就直接跑到中間去,估計一個大炸雷下來,直接就連灰渣滓都沒有了。

凌峰小心翼翼伸出一隻腳,踩到風雷台與懸崖交接邊上,這時正好一個炸雷響起,雷力再次劈上風雷台,那絲絲雷力再次傳遞到懸崖邊上。

當凌峰腳剛接觸雷力時,頓時一股刺痛感帶著麻木感瞬間傳遍全身。

凌峰感覺自己頭髮和汗毛頓時全都豎了起來。

凌峰趕緊收回腳,之後卻發現全身竟然一點知覺都沒有,之前颶風吹刺那種刺痛感都貌似感覺不倒了。

凌峰看著自己接受了雷力一擊,竟然很安全,便就放下心來,再次小心走到風雷台與懸崖交接邊緣,盤腿而坐。

他坐邊緣,任憑狂風呼嘯,他自巋然不動,猶如老僧入定一般。

接著他便按照貂犰記憶中方法,運行起體內氣息,調動身體經脈,呼吸調整均勻。心緒調整安寧。

此刻他心靜茹止水,他精神高度集中,所有精力都全部集中調整和調配體內氣息和經脈了。

當颶風再次吹至他身體,與他身體接觸時,他體內便速浮現一股吸引力,將那股狂暴風力給緩緩吸入體內。

而當那巨雷炸響后,雷力擊到風雷台後,從風雷台傳遞至凌峰身體,從凌峰下半身速傳遞至凌峰頭頂。

而傳遞同時,體內傳來那股吸引力再次將雷力也吸入體內。

如此往複。凌峰依舊保持那種入定礀勢,沒有受到任何狂風或炸雷影響。

要是此時是白天話,他要能看見自己此時狀況話,肯定會大吃一驚,因為此時他頭髮根根豎直,滿臉焦黑,而身上衣物只要是他稍微動一動便會化成灰燼被颶風吹無影無蹤。

當凌峰每次吸入風力時候,他丹田處幾個能量團旋轉便會越來越,而且幾個能量團之間纏繞也會越來越緊密。

當凌峰每次吸入雷力時候。幾個能量團和那團陰陽精團融合也加劇,而且他們與下面蠻荒神樹紐帶通道也慢慢擴張。

而隨著通道擴張,上面傳來風力和雷力都被吸入通道傳遞到神樹周圍,並圍著神樹緩緩旋轉。慢慢被神樹吸入神樹體內。

當神樹吸收一定量后變回從他根莖處,反哺一些給凌峰那依舊脆弱丹田。

而當那股能量傳遞給凌峰丹田后,他丹田又開始緩慢擴張,並且丹田壁也越來越堅硬。

如此往複。巨雷和狂風大約出現了一炷香時間,便又很消失殆,那真是來。去也。

眨眼功夫,天空有再次恢復之前清亮。

但夜空下那漆黑凌峰卻依舊沒有動靜,他就這樣一動不動坐風雷台上,沒有一點動靜,也沒有一點反應,似乎連呼吸就時有時無,若是不知道,還會以為凌峰已經駕鶴西去了呢。

事實是凌峰吸收風雷之力時,他不僅吸收了風雷之力,而且他身體也受到了風雷之力淬鍊,此刻他經脈也是愈來愈堅韌,肌肉也是越來越結實。

但是他接觸雷力襲擊時,全身麻木直接傳入他大腦神經,使得他頭腦一隻處於麻木狀態,所以雖然風雷已經消失多時,但是他卻依舊沒有一點動靜。

直至第二天晌午十分,凌峰才緩緩張開眼睛,看著天空中刺眼陽光,他感覺自己就好像是做了個夢。

他動了動自己麻木身子,這時全身上下衣服瞬時化為灰燼飄飛而去,凌峰低頭看著自己焦黑而又赤果果身子,看著那又長大了一圈那話兒,竟然感覺有些不好一絲起來。

他直起身子,然後甩了甩臂膀,扭了扭腰,他感覺自己此時自己充滿了力量,全身肌肉被力量衝擊像是要爆炸似得。

他此刻感覺自己絕對能一拳乾死一頭牛,按照目前他對自己身上力量感覺來看,他應該已經突破至武師中期了。

正當他為自己獲得力量,並取得突破而沾沾自喜時,他晃眼看了一眼周圍。

當他看著那深深懸崖時,他突然感覺腦袋暈眩,這時他才算是知道,為啥之前南宮翎跟他說,光是有人從上看一眼,就可能有掉下去危險,當時他還不信,此時他卻深信不疑。

因為看著懸崖下方就是迷茫一片,可迷茫中似乎還有種讓人眼花,頭腦發暈感覺。

今日分享:成熟標誌,不是善於表達感情,而是善於控制心情;人生賭桌上,不乎輸贏人,運氣總不會太差;樂四法則:做人樸實,做事踏實,懂得取捨,學會付出。 ?凌峰急忙從風雷台上跳上了懸崖,平復了一下自己心緒。

他一邊感受著自己全身力量暴漲,一邊思索著風雷拳拳法。

因為風雷煉體只是風雷拳第一步,後面才是真正風雷拳。

風雷拳要義是,「引風雷以淬體,強筋骨於己身,用剛強以敵對,以柔韌予致勝」。

之後他便回思著武聖心經裡面描述風雷拳套路和方法,接著便懸崖後面空地上開始練了起來。

他每一次用拳出擊都覺得自己手上是勁氣十足,每一拳出手都看似平凡中帶著柔弱,可當要到達敵人身上時卻突然爆發出驚人力量。

隨著凌峰慢練習,風雷拳套路他已經是越來越清晰,並且還每次練習中不斷摸索和尋找這風雷拳出手真實軌跡。

因為他雖然每次拳鋒出手,都感覺力量十足,可是他總是感覺有時出拳動作有些彆扭,而且感覺每一拳到達終點時候,自己勁氣不能完全爆發出來,這讓他感覺有些鬱悶。

他連續山崖頂上練習了十幾遍風雷拳,他漸漸從生疏,開始慢慢變得熟練,雖然還不能發揮出這套拳法大威力,但是也能發揮出個七八成了。

他感覺這套拳法比之前學習那幾套拳法都要厲害很多,他相信此刻他比前幾天他厲害不止一兩倍。

他懷著滿心高興,終於準備下山,打道回府。

很他通過了那險隘懸崖,然後速向著邊陲城跑去。

路過小河中洗了洗他那被雷劈黑漆漆身子,再找了一家晾晒衣服人家,偷了別人一套衣服便大搖大擺準備回城。

沒過多久他終於回到了邊陲城,走大街上,他感覺自己此刻是多了一些自信。

他一邊走一邊嘚瑟。此刻終於是再次顯示出了他小孩兒本性,這兒逛逛,那兒看看。

他回城后沒有去賭城,而是直接往戚家走去。

很他便走到戚家地盤。

他還沒走出兩條街便有人叫住了他,「凌峰少爺,你可算是回來了,你一出去就是這麼些日子,家裡人此刻全都著急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吧」。

「你再不回去,家裡就要因你鬧翻天了」

「。回去稟報,說凌峰少爺回來了」,那人扭頭看向旁邊人道。

另外一人聽完那人話,便馬不停蹄跑向戚家。

凌峰對戚家著急也算是早有心裡準備,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引起戚家那麼大動靜,因為自己說出去歷練,可是一出去便出去了大半個月,眼看宗派選拔賽就要開始了,可自己卻沒有音信。他們當然會著急了,可是也不至於急到這種程度啊。

宗派選拔賽要少了凌峰,他們戚家就相當於少了一員實力大將,要是那樣他們之前苦心訓練。可就是白練了。

他這斷時間不回來,讓戚家內部焦急難安,還差點引起戚家長老們一場爭鬥,大長老見凌峰遲遲沒有回來。一口咬定凌峰是臨陣脫逃,甩開戚家,自己逃跑了。

而三長老卻一直相信凌峰絕對不會這麼做。兩人因此出現多次爭吵,又一次還差點大打出手,還好終族長戚嘯天出來阻攔。

今日大長老再次提出凌峰逃離事情,三長老極力反駁,兩人再次因凌峰而急眼。

大長老氣呼呼說道:「早就說過那小子靠不住,你們不信,現可好,都這時候了一點動靜沒有,你們還說他沒有跑,我看那傢伙不知道再哪裡去活了呢,還這裡死等,真是秀逗」。

「我還是那句話,我們應該換之前方案,另選其他人作為重點主力上場,早做安排,好早點準備,給我們留下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來浪費,不能將這次宗派選拔賽賭那小子身上」。

三長老怒氣沖沖反駁道:「我相信凌峰,不管你怎麼說,我相信他肯定會回來,我了解他為人,他不會一走了之」。

大長老反駁道,「會回來?人呢?現都這個時候了,人呢?連鬼影子都沒有,你說你了解他,你們才相處多長時間?你確定你了解他?有時候相處一輩子人都不一定能了解,你確定你真了解他?」

「不會一走了之,那人再哪裡呢?他走出來給我們看看啊,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我是沒見到人,我就堅持提議換方案」。

三長老一時氣結,一改以往沉穩說道:「你,你,我堅決不同意換方案,你不就是想讓你那孫子來蘀代凌峰么,這點小心思不要以為大家不知道」。

大長老見三長老如此赤果果將他心思說了出來,臉頓時憋得通紅,憤怒說道:「老三,你可要講清楚,誰那樣想了?你有證據么,我這也是為了咱們戚家未來著想,你可不要血口噴人,不然我跟你沒完」。

大長老一提『你有證據么』,三長老就立即發飆道:「沒完就沒完,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麼多年來一直想什麼,你少這裡跟我較勁,別人不知道你是什麼樣人,我可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