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笑着揮揮手:“諸位,分寶物了。”

說完,他大步流星的朝着石門走去。

同時,心裏溝通道:“電池,馬上你就能重生了呢。” 嗡!

穿過石門,彷彿穿過水麪,盪漾起一圈圈漣漪。

四周,伸手不見五指。

白小鳳皺了皺眉,陰力聚集在雙目之上,也無法看破黑暗。

他深吸了一口氣,朝前走去。

吧嗒,吧嗒

身後,衆人的腳步聲迴響,顯得這片黑暗空間很空蕩。

一步步,走的很慢。

白小鳳也不着急,臨門一腳的事了,走的穩妥纔算贏。

以他對皮皮龍的瞭解,這貨打前哨,估計也就跑到這片黑暗空間裏溜達了一圈,然後就調頭了。

再往前,會有什麼,皮皮龍肯定也不知道。

後邊的衆人,也沒有催促的意思,緩緩地跟在白小鳳身後。

吧嗒,吧嗒

腳步聲迴響在四周,也是這片黑暗空間裏唯一的聲音。

在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封閉空間內,人的情緒會不受控制的瘋長着。

緊張、忐忑、敏感

縈繞在每個人的心頭。

時間一長,哪怕是心若磐石的人,也會產生心境的變化。

走了幾分鐘,白小鳳就聽到身後有人開始急促的喘息了。

不是累得,而是因爲緊張的。

他無奈地搖搖頭,這些大佬,還真是良莠不齊呢。

也不知道這點心境,到底是怎麼修煉到這麼高境界,成爲大佬的。

“主人”

忽然,身後響起一道怯生生的聲音。

白小鳳一怔,停下了腳步,伸手,拉住了身後說話的人的手:“豆豆,不怕。”

“豆豆不怕,只是”

豆豆的聲音依舊有些怯生生地,被白小鳳握住手的時候,下意識地攥緊了:“豆豆感覺裏邊有東西在召喚。”

召喚?!

白小鳳愕然住了。

霸道總裁給點愛 黃泉寶藏裏,有東西和豆豆有聯繫?

他急忙詢問冥尊:“電池,你怎麼看?”

繼承者的刁鑽小妻 “呵呵!老子瞪圓了眼睛看。”

冥尊冷笑了一聲。

“你越來越皮了,皮得都沒逼格了。”白小鳳嘲諷了一句,拉着豆豆,繼續往裏走。

“你以爲本尊是什麼?真當本尊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嗎?”

“也對,你要是真這麼牛皮,當年也不會被陰間的那些大人物組團幹翻了。”

“賤人!”

白小鳳嗤笑了一聲,也沒把冥尊的罵聲當回事。

他很享受這種,別人看不慣他,卻不能打死他的感覺。

“主人,豆豆,很不舒服”

耳邊,再次響起了豆豆的聲音,有些急促,像是喘不過氣了。

白小鳳皺了皺眉:“能堅持嗎?”

“能,應該能。”豆豆有些不確定。

黑暗中。

白小鳳看不清豆豆的狀態,但從豆豆的語氣中,他發現豆豆突然變得很虛弱。

這種情況,很不對勁了啊!

她倒是不擔心黃泉寶藏裏有什麼針對豆豆。

即便有,他在豆豆身邊,又有冥尊和鬼王印璽,也能護豆豆周全,全身退出石門。

他擔心的是,豆豆會忽然原地開掛。

雖說不知道豆豆開掛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感覺上很有隨機性。

限制級成婚 但仔細回憶了一下,豆豆貌似每次開掛的時候,情緒和本身狀態都波動的挺大的,就和現在一樣。

“嗯”

念頭剛起。

身邊的豆豆忽然嚶嚀了一聲,停了下來。

“啊”

緊跟着,白小鳳就感覺豆豆彎下了腰,弓起了身子。

“小鳳,出什麼事了?”

身後,無良師父的聲音傳來。

一枝紅杏妃出牆 沒等白小鳳回答呢。

身旁的豆豆,忽然發出了喘粗氣的聲音。

“嗬嗬嗬嗬”

粗氣聲,迴響在黑暗空間內。

瞬間,讓白小鳳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頭皮發麻。

不會這麼邪門吧?

“糟糕,豆豆大姐頭的狀態,有點似曾相識呢。”

肩頭,皮皮龍忌憚的說道。

“嘿嘿嘿嘿”

話音剛落。

身旁的豆豆忽然就顫抖了起來,同時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

這笑聲,如同利針一般扎的白小鳳耳膜子生疼。

一瞬間,他全身都涼了。

要遭!

“退,快往後退!”

白小鳳急忙大喊道。

登時。

察覺到前方不對勁的衆人炸鍋了。

一片驚呼聲響起。

衆人紛紛朝後退去。

可這空間裏無比漆黑,衆人驚慌後退,頓時就人擠人,人撞人,不時有人痛叫着。

嗡!

下一秒。

白小鳳突然看到,面前的黑暗中,亮起了兩團紅光,猩紅如血,忽明忽暗。

他心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隱約能看到兩團猩紅如血的光芒中,是兩顆慘白的眼球。

是豆豆的眼睛!

原地開掛了!

緊跟着。

他就感覺握着豆豆的手,猛地一緊。

尖利的指甲,瞬間chā jìn了他的掌心。

鑽心劇痛瞬間席捲全身。

嫁個大佬慢慢寵 白小鳳緊咬着牙齒,強忍着劇痛,從牙縫中擠出話:“豆豆,冷靜,冷靜下來。”

“嗬嗬嗬”

豆豆的聲音響起,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喘粗氣。

嗡!

豆豆雙眼中的紅光,猛地大亮,瞬間照亮了她的面龐。

“啊!鬼啊!”

肩頭上的皮皮龍嚇得尖叫了起來,一溜煙的往外邊飛去。

白小鳳看着豆豆的面龐,也感覺喉嚨發緊。

此時豆豆白皙的臉蛋上,覆滿了青筋血管,如同一條條蚯蚓蜿蜒在面龐上。

原本白皙絕美的臉蛋,在紅光映襯下,變得猙獰,恐怖,陰森。

“餓”

豆豆緩緩開口,噴吐着陰氣,聲音都變得沙啞了,猶如野獸低吼。

轟!

幾乎同時。

一股完全和豆豆現階段實力不匹配的磅礴陰氣,從豆豆身體裏爆發出來。

恐怖的陰氣,在四周掀起了狂暴的陰風,讓四周的溫度,驟降到了冰點。

不等白小鳳反應過來。

他就感覺手裏一鬆,chā jìn掌心的指甲全都拔了出來。

眼前的豆豆一晃,直接消失在原地。

轟!

伴隨着狂暴的勁風朝着石門方向橫推而去。

“啊!”

隨之,一聲慘叫驟然迴響在黑暗空間中。

同時。

刺鼻的血腥味出現。

“咕咕咕咕”

隨之,一陣吸食鮮血的聲音響起。

白小鳳腦子裏嗡的一片空白,豁然轉身。

就看到,豆豆在不遠處,滿臉紅光,正抱着一個人,面目猙獰地咬開了那位大佬的脖子,貪婪地吸食着鮮血。

驀然間,那位大佬的魂魄從肉身中驚恐地飛了出來。

沒等發出慘叫呢。

吸食鮮血的豆豆豁然擡頭,一張口,一團陰氣在口中凝聚,形成一個漩渦,直接將那位大佬的魂魄吞噬了進去。

“咔擦,咔擦”

有些像是嚼黃豆的聲音,滲人的厲害。

然後。

豆豆將大佬的屍體扔在了地上,嘴角沾染着血跡,飄了起來,猩紅的眼睛,看向不遠處的衆人,桀桀一笑。

“餓” 轟!

狂風,呼嘯。

“啊!”

又是一位大佬慘叫,被豆豆按在地上,吸血吞魂。

“咕咕咕咕”

“咔擦咔擦”

詭異滲人的聲音迴響在黑暗空間中。

“跑,快跑!”

白小鳳急忙大喊。

所有人,都炸了。

驚慌逃跑,同時大呼小叫起來。

原本寂靜的黑暗空間,徹底被打破。

可是,越是慌亂,人羣就越是跑不起來。

人擠人,人推人,人踩人,反倒讓速度慢了下來。

這也是爲什麼,一些公共場合發生火災的時候,往往會造成很嚴重的傷亡。

不管是平日裏再身居高位,面對死亡的威脅和恐懼,也很難保持鎮定。

哪怕能保持鎮定,可身邊指不定有幾個慌張的跳腳炸毛的shǎ bǐ,把你推在地上,踩死。

“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