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荷再也受不住這對“狗男女”的對話了,噴笑出聲。

賈環哈哈大笑起來,一手將小吉祥抱了起來,在她嬰兒肥的紅臉蛋兒上親了一口後,還貪心不足,又一伸手,在白荷的驚呼中,也將她抱了起來,自然,也少不了一口……

“三爺,快放我下來,這……這……這太不像了。”

白荷覺得快要活不成了,賈環抱小吉祥倒也罷了,雖說小吉祥和賈環同歲,但自從賈環練武后,個子就不停的瘋長,如今小吉祥的身高只勉強到賈環的胸前,所以賈環像抱小孩子一樣將小吉祥抱起,並不算太違和。

但白荷不同,她今年都已經十七了,身高比賈環都低不了多少,結果也被賈環像抱小孩兒一樣給抱起,那感覺……實在是太羞澀了!

小吉祥卻趣,在賈環的另一臂彎裏“咯咯”歡笑着。

賈環理直氣壯道:“我抱我的寶貝,有什麼不像的?荷寶貝,你可知三爺有多想你?”

白荷聞言,心中大暖,頓時就不掙扎了,一雙修長的眼眸,眸光如水的回視着賈環……

情意綿綿!

“嗯哼,咳咳,嗯哼!”

大好的郎情妾意就這樣被破壞了,兩人一齊不滿的朝“噪音”發源地只見小吉祥皺着一對毛毛蟲眉毛,比兩人還不滿的瞪着兩人。

“噗嗤!”

白荷一邊笑着,一邊從賈環身上掙扎下來,她着實不習慣這種“另類”的感覺。

賈環也不作了,放白荷下地後,纔沒好氣的吉祥,道:“三爺做夢都是你,你哼什麼?”

小吉祥聞言,頓時大喜,眉飛鳳舞道:“三爺,你夢到小吉祥在做什麼?”

百萬可能 賈環“悲憤”道:“夢到你糟蹋了我,三爺雖拼死反抗,最終還是沒能保住貞.操……”

“哎呀!三爺你……”

小吉祥大紅着一張臉,不依的想要賈環打架,不過話沒說完,就止了,因爲她一個冷冰冰的人進了客廳。

董明月!

賈環如今住的是寧國府家主所居的主宅,經過寧國公府四代家主的修繕,當真可說的上是富麗堂皇,華貴大氣。

醜女大翻身 只是到了賈珍這一代,他不僅將主宅修繕的愈發奢華,還將主宅周遭的幾套小院子與主宅打通相連。

東府裏凡是顏色好的丫鬟,甚至是僕婦,都被她安排到小院兒裏,越是靠近主宅的,長的就越標誌。

至於左右廂房,住的則是他最寵愛的幾房妾室。

賈環接手寧國後,這些人自然都清了出去,沒地兒去的,也都換了院子養了起來,日後若是有熬不住了,還可自行選擇去留。

所以,主宅周遭的院子和左右廂房都空了出來。

賈環住進正房主臥後,就將東廂房收拾出來,安排董明月住了進去。

這已然是愛妾的待遇。

廂房和正房本就是在一個院落中,也方便主家臨幸……

所以,正房這裏出現什麼大動靜,廂房也是能隱約聽到動靜的。

而且董明月知道賈環今日要去接趙姨娘她們,此刻聽到動靜,自然明白是人來了。

先前三年,她在城南莊子上住時,雖然鮮少與人見面,但卻不包括趙姨娘小吉祥和白荷三人。

當然,即使相識,她們之間的話還是比較少。

趙姨娘三人,說到底,還是正常家庭的女眷,和董明月這種傳說級的江湖女俠不是一路人。

連趙姨娘和賈環都不大畏懼的小吉祥,獨獨對這個面色冰霜的姐姐怕的緊……

因爲彼此間也算是熟人了,知道她們到來,董明月也不好裝着,於是便過來探視一番。

誰曾想,還沒進門,就遠遠那個沒羞臊的男人,居然連白荷都那樣抱了起來親了一口!

最可恨的是,他還沒那樣抱過她呢……

這個世上,有不結婚的女人,不生孩子的女人也有,但不吃醋的女人,絕對沒有。

這和世情無關,和品性也無關,和理智更無關。

君不見,不論是王夫人於趙姨娘,還是王熙鳳於尤二姐,那酸味都能瀰漫整個賈府了。

所以,董明月是白蓮聖女,不是白蓮聖人,所以她的臉色自然不可能好到哪裏去。

“喲!明月也來迎她們了?這下可好了,咱們一家人總算是到齊了!”

見到董明月進來,賈環心中一毛,但他臉上非但沒有驚慌,反而是一臉喜色的喚道。

可能是賈環的這一句“咱們一家人”打動了董明月的心,也可能是賈環臉上的喜色讓她不忍發怒,總之,她的臉色和緩了下來……

其實董明月內心深處也知道,在這個世道里,別說賈家這種豪門公府,就是尋常富庶一點的百姓人家,都會納兩個妾室。

她自己又是這般身份,還……

又怎麼可能讓賈環獨守她一個呢?

只是,知道歸知道,大道理誰都懂,卻又哪裏是能輕易做得到的?

如是一般女子,被豪門納入爲妾,那麼心中縱然釀成醋海,可手段也只能在內瑋之間使,在當家老爺面前卻是要陪盡笑臉的。

否則,單單一個“妒”字,就在七出之列。正室尚且如此,何況小妾乎?

好在,她遇到的不是薄倖郎,而是一個會哄人的貼心小郎君。

小吉祥乖乖的自己跳下去後,賈環走上前,牽起董明月的手,將她拉到白荷旁邊的椅子邊坐下,然後又讓白荷和小吉祥也坐下後,賈環環視了三人一圈後,面色得意的笑道:“娘那邊已經算是榮養了,日子差不了,所以咱們就不必去管她了,咳咳……總之,日後呢,咱們這個家裏,就是四口之家了。

現在,我們來排一下大小座次……”

此言一出,就連恬靜如白荷者,都忍不住凝神賈環。

小吉祥一雙大眼睛巴巴的環,不過,她祈禱的卻不是想要成爲妾室中的大房,而是希望她能成爲妾室中的小妾……

這要“歸功”於趙姨娘多年教導的成果!

既然做不了當家太太,那至於做幾房小妾其實都無所謂,二房三房四房的,從性質上來說,都沒什麼區別。

不,還是有區別的,那就是,越是小的,就越受爺們兒的寵愛!

比如說,她自己……

再比如說,先赦大爺和先珍大哥兒,每個人都討了一堆的小老婆,可最受寵的,都是最小的那個。

這段教導,是趙姨娘避開了小鵲還有白荷,在晚上睡覺時單獨傳授給小吉祥的。

乃趙家門兒裏不傳之祕!!

所以,小吉祥此刻眨着一雙大眼睛,握緊了小拳頭,頗有些緊張感的期盼着……

賈環吉祥這幅模樣就想笑,還想在她紅撲撲的臉蛋兒上咬一口……

嗯嗯,賈環清了清嗓子,笑道:“都別緊張,大家都是相處了幾年的家人了,哪裏還用緊張?也都別擔心我厚薄不均,咱們啊,索性就照年齡來排,如何?”

“哦!太好了!!”

出乎意料,原本賈環擔心最不滿的小吉祥,居然成了擁護者!

白荷和董明月也有些意外的吉祥,小吉祥被人好意思,趕緊收斂了笑容,一隻手掩住口,不再出聲,可眉角的笑容還是燦爛的甜人!

衆人左瞅右瞅也瞅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大家心裏都約莫有數,作爲趙姨娘的嫡傳弟子,小吉祥肯定是在趙姨娘那裏得到了什麼良方了。

只是……

但願小吉祥不會被坑慘……

“既然大家都沒有意義,那咱們就序齒分大小,連我在內!”

“首先,荷兒和月兒都是隆正元年的生兒,不過,荷兒是正月的,月兒是三月的,所以……”

賈環正微笑着說道,白荷卻忽然開口道:“三爺,還是讓明月排在前面吧,她畢竟是官宦家的小姐,我……我是匠戶出身,排在前面老太太也不喜的。”

董明月聞言,面色微妙,語氣淡淡的道:“……”

……(未完待續。) 董明月淡淡的道:“我家裏的情況不比你家好多少,老太太知道你的情況尚能容你,若是知道我家的情況,怕是……所以,還是按照環郎說的來吧。☆→☆→,”

白荷和小吉祥怔怔的看着董明月,但關注點並不是她的家庭情況,而是那聲……“環郎”!

“郎”這個詞,並不是說有多麼高端,只有夫人太太才能喊……

實際上不是,即使許多青樓女子,呼喚情郎時,都喜歡用一個“郎”字來後綴。

當然,也並不是說,這是一個貶義詞。

黑帝的馴養計劃:女人太犀利 那句著名的青梅竹馬,就是由“郎騎竹馬來,繞牀弄青梅”而來。

這個詞最大的特殊性在於,它代表男女雙方是以一種平等的身份在……談戀愛。

在青樓中,若非兩情相悅者,女方多是以恩客來形容對方,口稱大爺。

唯有遇見“兩心相知”的知己時,方會以“郎”喚之。

除此之外,在戲劇裏,公子與小姐私定終身後,也多以“陳郎”、“張郎”或者“李郎”喚之。

這是什麼概念呢?

就好比後世剛剛改革開放,鄧麗君的歌剛流入內地,或者是,資本世界的電影剛傳入大陸,電影中常有人喚男方爲“親愛的”那樣。

尋常人,通常只有在關了燈鑽被窩裏後纔敢小聲的喊兩聲過過癮,助助興,絕對沒人敢當着衆人面喊出來。

因爲那實在是……太超前,太時髦,也太刺激了!

就連內宅功力深厚無比的趙姨娘趙水蓮,也只敢喚賈政一聲“老爺”,被窩裏放肆的時候偶爾也會大膽喚一聲“相公”……

也就是如此了。

誰敢像董明月這般,這麼膽大包天,這麼……刺激!!

白荷和小吉祥兩人就如同初看了現實版的禁忌“春.宮”一般,被激的面紅臉熱,呼吸急促……

董明月雖說是江湖兒女,可在同性尤其是同齡同性面前。還是被看的極爲不自在。

賈環對突然改變的氣氛極爲好奇,怎麼好端端的氣氛,突然就變得……這麼曖昧,這麼升溫。 再嫁豪門:總裁前妻不掉價 這麼粉色呢?

只是,大家的關注點怎麼都不在他身上?

這不對啊……她們不會要撇下他,自己去嗨吧?

大概是被自己的想法給逗樂了,賈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還笑的無比的風.騷。將悶.騷型心理表現的淋淋盡致。

聽到賈環的笑聲,三個女孩兒的臉色“騰”的一下都成了大紅色。

“你笑什麼?”

董明月羞惱的“怒視”着賈環道,一雙眼睛罕見的水汪汪的。

董明月如此表現,白荷比她更甚,羞澀的如同一朵盛開的粉蓮……

兩人無限嬌羞的模樣,看的賈環心旌搖曳,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看着賈環都快要冒火的眼神,別說白荷,就連董明月心裏都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總覺得。再這樣下去,就會發生一些更羞澀,也更禁忌的事……

氣氛,愈發粉色了!

……

“嗯哼,嗯哼哼!”

小吉祥極爲不滿意,姑奶奶我也在羞澀好不好,三爺你忒不講究,咋就不瞅我呢?

嗯,氣氛瞬間恢復過來了……

既然從“無腦”狀態中清醒過來,那麼局面就有些尷尬了。再加上身上的不自在……

首先,董明月便撐不住了,看也不敢看人,只和衆人微微點了點頭。就飄一般的逃出去了。

白荷也想逃,可是她初進這座大宅門兒,連路都認不清,又能往哪裏逃?

只好垂着頭面色緋紅的坐在那裏,自顧羞澀……

倒是小吉祥,依舊一臉不滿的看着賈環這個負心郎。皺着一雙毛毛蟲眉毛!

賈環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然後再次將她一把抱起,小吉祥倒也乖覺,雙手頓時攀到了賈環的脖子上,臉上的不滿也化成了嘻嘻的樂。

賈環道:“走吧,三爺帶你們去看看給你們準備好的屋子,三爺我可是特地費了番心思呢。”

說罷,賈環抱着小吉祥,又牽起俏臉依舊緋紅一片的白荷的手,一起出了正宅,朝西廂房走去。

“三爺,我不想要自己的房間。”

三人漫步在抄手遊廊中,小吉祥忽然開口道。

賈環奇道:“你不要自己的房間?那你住哪裏?”

小吉祥“羞澀”道:“我可以和三爺一起住啊!”

賈環聞言哈哈大笑道:“我警告你啊,老太太最防備的就是你這種小蹄子。年紀小的時候還可以,現在年紀大了,也該講點規矩了。”

白荷在一旁抿嘴樂。

小吉祥苦惱道:“唉,要是我們都不長大就好了,就像咱們剛去莊子上的時候,就兩間臥房,奶奶一間,咱們三個一間,晚上還可以睡在一起!”

賈環也苦惱:“小吉祥,你不知道三爺我多向往這種生活……”

小吉祥聞言眼睛一亮,急道:“三爺,如今在東邊兒你是最大的,誰都要聽你,那咱們以後還是這麼着吧!”

賈環搖頭苦笑,道:“唉,三爺哪裏是最大的,這個世道,最大的是規矩。要是咱們真這樣做了,三爺倒是沒事,頂多被老太太叫去罵一頓,可你和白荷就慘嘍!”

小吉祥聞言,打了個寒顫,而後耷拉着一對毛毛蟲眉,嘆息道:“真想和三爺一起睡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