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雅婷不會拒絕任何想要對付孟辭的人,想到之前因為殺人案件,自己還曾經在警察局呆了好幾天,若不是白家保住了自己,只怕……

光只是想想,白雅婷都覺得格外的難堪。

「好,我答應你。」

「合作愉快。」

…… 安撫好了孟辭之後,霍庭深起身前往MA集團,今天老爺子召開了股東大會,作為前任的掌權人,霍庭深不受歡迎,甚至沒有收到官方消息。

足以可見,老爺子這次是真的想要逼霍庭深服軟。

抵達MA集團,加長版的勞斯萊斯停靠在路邊。

車門打開,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雙筆直修長的腿,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顯得格外的優雅矜貴,薄唇微抿,五官精緻且……霸氣。

前台小姐看到來人,渾身一顫:「總裁。」

話一出口,前台小姐猛然意識到,眼前霸氣凌冽的男人早已經被趕出了MA集團,甚至是整個霍家都在排斥他。

方才男人身上的氣勢,逼迫她下意識的臣服。

霍庭深淡淡的頷首,直接在霍里的帶領下去了電梯。

「等等——」

前台小姐意識到了什麼,快步上前攔住了霍庭深一行人。

「恩?」

男人低聲反問。

話里的冷意足以讓前台小姐當場被凍成冰雕,我的媽呀,總裁還是這麼霸氣凌冽!

前台小姐艱難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開口:「老爺子吩咐過了,您不能進去。」

霍庭深眼下閃過一絲瞭然。

前台小姐抬頭,看霍庭深沒有生氣的樣子,「前……總裁,您不要為為為難我……」

情急之下,前台小姐連說話都不利索了,一張小臉煞白。

霍里站在一旁,面不改色。

實則心裡已經打翻了五味瓶:少爺,您也只敢在別人面前甩臉色,要是在太太面前,估計就是個小狼狗!

「霍里。」

一道冷聲,打斷了霍里的念頭,頓時收斂了之前的情緒:「抱歉,我們必須進去。」

說罷,一行人直接走進了電梯,前台小姐急得臉都紅了,想要報告情況,卻不想迎面撞上了剛剛上任的新任總裁——霍庭御。

「總裁。」

相比於霍庭深的冷淡,霍庭御的性子已經算是不錯的,前台鬆了一口氣,臉色也放鬆了很多。

霍庭御點頭:「剛才有什麼人來了嗎?」

完了。

前台小姐心裡哀嚎一聲:前總裁,您可真是害死我了!

在霍庭御的眼神攻勢下,前台小姐哆哆嗦嗦的將事情說了,已經在心裡做好了準備,只要總裁一聲令下,立馬收拾鋪蓋卷滾蛋。

嚶嚶嚶~

就在前台小姐為自己保不住飯碗可惜的時候,誰知道霍庭御點頭:「做得好,這個月工資翻倍。」

???

前台小姐陷入了狂喜之中,看著霍庭御的背影,整個人都懵逼了。

不是說這兩兄弟關係不好?不是說為了爭權奪利斗得你死我活的?

獨寵小嬌妻+番外 豪門中人,水真深。

……

十八樓。uu書庫www.uusk.net

霍庭深被攔在了會議室門外,穿著統一制服的保鏢們態度冷淡:「抱歉,你們不能進去。」

「老爺子的命令?」

「是的。」

這些保鏢都是靠著霍老爺子活命,所以對老爺子的命令貫徹的很徹底,哪怕是面對哦霍庭深,也沒有絲毫想要動搖的心思。

「總裁,現在怎麼辦?」

霍里站在一旁。

空氣中的氣氛逐漸的凝固。

被攔住的霍庭深臉色鐵青,站在他面前的保鏢也有些害怕了,「三少爺,不要這麼為難我們,我們也是聽從老爺子的命令辦事兒。」

「我不為難你們,但是你們也不要為難我!」、

男人的話音剛落,身後傳來了腳步聲,保鏢抬頭,看到的是一群穿著整齊劃一的保鏢走了過來,其中領頭的那個人是霍庭深的心腹之一——老九。

在霍家幹了這麼多年,老九這個名字,十分有名。

尤其是在保鏢群里,這個男人就是厲害的象徵,傳聞當年霍庭深能夠順利上位,老九出了很多力氣,為人出了名的狠厲,做事乾淨利落,絕不會拖泥帶水。

如今霍家處於分崩離析的場面,保鏢們也是有些擔心的。

如今看到老九來了,自然是有些慌了:「九哥,您怎麼來了?」

保鏢頭子小心翼翼的開口。

老九直接走到了霍庭深的身邊,頷首:「少爺,路上堵車,來遲了。」

「無妨。」

霍庭深淡淡的頷首,睨了一眼保鏢頭子:「搞定這群人,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老爺子得人,他都不想再有任何關係。

老九得到指示,身後的保鏢直接圍住了老爺子的人,老九精銳的眼神定在了保鏢頭子的身上:「安廈,我勸你別惹事,帶著你的兄弟走,我不動你們,否則——」

安廈心裡也打鼓,其他的保鏢看到老九就已經慌了,直接扔下手中的東西,趕緊離開了公司。

霍庭深成功的進入了會議室,此刻會議室巨大的辦公桌邊,已經坐了不少的股東,其中不乏支持霍庭深的,更多的是抱著雙手看戲的老頑固。

支持霍庭深的股東們看到他,連忙站起身來打招呼,其中不乏有真心看中了霍庭深的才華,更多的是忌憚於他的行事作風。

「三少爺。」

「三少爺,您來了。」

「喲,三少爺,這可是集團的內部會議,您好像不是內部人,怎麼進來了?」說話的人坐在最角落的地方,陰陽怪氣的開口,好像一副睥睨天下的樣子。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這一句話,將原本還算是比較和諧的氣氛徹底打入了低谷。

說話的人,正是霍振東陣營里的人。

霍振東沒有心思爭權奪利,但是耐不住老婆的性子,在公司里也安插了不少的眼線,秦三就是其中之一。

「秦股東,我勸你還是少說幾句話,畢竟您的手裡可不怎麼乾淨!」

霍里一直不喜歡秦三這群人,說好聽點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說得難聽點就是牆頭草,風往哪邊吹,就往哪邊倒。

之前霍庭深掌權的時候,秦三還能夠收斂一點,現在仗著霍庭深失勢了,沒少落盡下士。

這話擺明了就是針對霍庭深的,其心可誅。

秦三被一個小人物駁了面子,自然是冷了臉色:「霍里,你不過是一條跟屁蟲,你再說一次!」

霍里如今在JM集團的職位十分重要,加上跟了霍庭深多年,是霍庭深最為得力的心腹,秦三本就不喜歡霍庭深,被他的人這麼威脅,更是厭惡。 「三少爺,你還是好好的管教管教一下你的手下,這麼沒規矩,和街邊的瘋狗有什麼區別?」

「嘭」一聲巨響。

原本還耀武揚威想要挑釁霍庭深的男人倒在了地上,玻璃杯子掉在了厚厚的地毯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音,秦三捂著被打破的頭,不住地呻吟著。

在場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霍庭深會突然動手。

但是其實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的,霍庭深一貫暴戾,加上秦三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動手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其他和秦三一夥的人,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不敢有任何的怨言,只能是默默地蜷縮在角落裡。

霍庭深掃了一圈會議室里的人,長指微微收緊,輕輕的叩擊在桌面上:「秦三,就算我現在一文不名,也不是你這條狗能欺負的!」

「打狗還的看主人的面子,今兒看在你主人的面子上,我饒你一命,再有下次……」

霍庭深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在場誰都知道他的意思,也在心裡默默地為秦三倒吸一口涼氣,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搞出這種事情,可真是……沒腦子!

此婚了了 秦三倒在地上,疼的直抽抽,偏偏又沒人幫忙。

此時,老九帶著一群保鏢走了進來,直接在氣勢上壓倒了所有人,老九隨意的掃了一眼秦三,嗤了一聲:「癟三!」

秦三被罵了,臉都青了。

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氣的。

在場的人都知道老九惹不得,這人比起霍庭深那可真是妥妥的瘋子,霍庭深尚且能夠自控,要真是把老九惹惱了,只怕……在場沒有一個人能夠倖免。

一時間,會議室里的氣氛很是尷尬。

「你來就來,搞得這麼尷尬,是不是真的想要給我甩臉子?」

看戲已久的霍庭御款款而來,掃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秦三,嗤了一聲:「傻逼玩意兒!」

秦三:……

再三被辱罵,秦三已經放棄了掙扎,倒在地上,捂著傷口,心裡盤算著等會在老爺子面前,好好地撥弄一番。

到時候,霍庭深必須跪在他的面前道歉!

想法是美好的,但是現實是殘酷的。

霍庭御走到了秦三的身邊,伸腳踢了他一下:「死了嗎,死了就抬出去,沒死就爬起來。這地毯挺貴的,你的血弄髒了地毯,賠得起嗎?」

所謂毒舌,莫過於此。

秦三憋著一口氣,撐著身子爬了起來,擠出了勉強的笑意:「謝謝總裁關心,我很好。」

「你很好,那你躺在地上做什麼?碰瓷兒?」

「不是不是——」

秦三沒想到霍庭御會針對自己,因為嚴格來算,他們是一個陣營里的。

「那你的腿是租來的,著急還回去?」霍庭御毒舌功力極強:「還是沒錢租一雙好腿,非要租一雙斷腿?」

「虧你還是霍家得人,活得這麼慘,丟人!」

秦三:……

看到秦三安分了,霍庭御這才走到了霍庭深的隔壁坐了下來,氣質清貴卓然:「你下手太輕了,換做我,直接一點,不好嗎?」

秦三驚恐的看著霍庭御一本正經出謀劃策的模樣,只覺得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秦三!」

霍庭深掃了後者一眼:「蠢貨!」為尊書院

秦三:……

在場所有人:……

你們可真厲害,活生生的把人氣暈了!

原本霍老爺子在休息室里午睡,得知消息之後,趕緊起身洗漱之後,來到了會議室。

偌大的會議室,大多都是霍庭深得人,其中不乏有戰鬥力爆表的保鏢們,更不乏有支持霍庭深的股東們。

老爺子坐在輪椅上,保鏢推著他走進了辦公室:「霍庭深,你又在鬧什麼?」

老爺子的臉色鐵青。

霍庭深坐在皮質椅子上,臉上帶著幾分慵懶:「爺爺,我作為MA集團的前任總裁,為什麼您召開股東大會卻不通知我呢?」

這一句話,無疑是在發難。

其實這幾年,霍庭深為MA集團做出來的貢獻,在場的人心知肚明。

霍老爺子臉色微微有些尷尬,「你們都出去,我有話單獨和他說。」

話里的他,很明顯是霍庭深。

股東們見狀,便找了借口離開,很快會議室里便只剩下了霍庭深兩兄弟,以及霍里和老九,以及跟在霍老爺子身後的白雅婷。

其實挺可笑的,白雅婷作為一個外人,居然被老爺子邀請到了股東大會現場,不知道打的是什麼主意。

白雅婷現在也知道霍庭御是看不上自己的,加上和路霄的合作,白雅婷自然是更青睞霍庭深,一走進會議室,一雙水汪汪的眸子便落在了霍庭深的身上,臉頰上適時地浮現出了一抹羞澀。

霍里和老九對視一眼:「……」

做作!

「你們也出去。」

「不用。」

霍庭深拒絕:「她們都是我的人,不是什麼外人,您有話直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