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谷的人在施法的極限距離爲先鋒加持着防禦性護盾,她們自身也因爲餘波受了一定程度的傷。

這座城市滿是怨魂,此時的唐帝卻沒有忙着去吸收他們。

“吼——————”爆炸的轟鳴間隙裏,一頭猛獸的吼叫之聲響起,隨之而起的是一頭金色和一頭黑色兩頭夜叉的廝鳴,以及一聲沉悶的石巨人吼叫。

唐帝他們立刻衝殺到了那羣不知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怪物之中。

與他們一起的還有巨眼魔尊,司馬縛和他的追隨者,以及幾個神祕的黑袍。

這些沒有體溫的怪物長相各異,其實他們中有的純粹就是人類,騎着戰馬,穿着盔甲,不過面部早已高度腐爛。

也有的就是四腳着地的猛獸,有的長着怪物頭顱,四肢卻像人類。他們的唯一共同點就是盔甲嶄新,身體腐爛。

雙方猛烈拼殺起來,這一羣腐爛的傢伙大概有接近一百。

唐帝這邊全都是高手這是毋庸置疑的,另外還有幾名神祕的黑袍兜帽人,實力好像也不錯;他們身手敏捷,善用暗器,並且格鬥武藝了得。

腐肉這一邊特別耐打,力量強大,他們中的每一個被殺死倒下以後過不了太久又會重新站起來,這讓他們彷彿立於了不敗之地。

令唐帝心中一驚的是,這些沒有溫度的東西很明顯是一支有組織的軍隊。他們的站位和陣型明顯不是隨意的,近戰和遠程以及肉盾竟然都有。

唐帝發現他們中有一個和其他的顯然不一樣,從盔甲就能看出更加厚實一些,背有披風,前有兩頭犀牛人衛兵,估計這就是頭領。

右手銀芒閃爍化作一柄長劍,唐帝猛飛而過,長劍舞動,劈開了兩個巨大盾兵的盾牌,緊接着將他們壯碩的身子也攔腰斬斷。


在這兩個犀牛頭大盾兵的背後是兩名人類弓箭手和一個全副盔甲看不出種族的傢伙。

將兩個面部幾乎腐爛得只剩骷髏的傢伙斬成了碎片,唐帝斬向了那個像是首領的傢伙。


“哐…”一聲竟然沒砍動。這個傢伙穿的東西肯定是好貨!

唐帝明顯聽到了他的笑聲。

“笑!”將這個沉重無比全副武裝的傢伙單手提了起來,唐帝飛到了高空,用力一扔,將他扔向了更高處。

“啪搭….”沒有太久,那個全身重甲的頭領摔落在地,落到了城外。

唐帝緊隨而至,沒想到這廝一身盔甲竟然完好無損,不過看起來盔甲內部的人受了不輕的傷,他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撲扇雙翼,唐帝竄到了那人跟前,剛好看到他自己爬了起來。

從天而降猛烈一腳將這個重甲的壯碩傢伙踢飛了老遠,唐帝問道“老實交代,饒你不死。你和你的人是來幹什麼的,受何人指使?”

“有趣的人類,自認爲可以掌控一切麼?告訴你也無妨。”正說話的時候又被唐帝踹飛老遠。

“我們就是來搶走所有生靈的,當然,那是上頭的命令。我更喜歡做的是,吃你們。”說完,這具巨大的盔甲大笑起來,全身抖動。

看來他以及他的盔甲都不是一般的耐打。

“嗯。你們人類中,還是有幾個能打的,當然,也就不過如此了。”那個盔甲厚實的傢伙右手一揮,一道黑影席捲向了唐帝。

唐帝猛然往旁邊一躍又藉助黑綾瞬身,躲開了很遠的距離,沒曾想到還是被鎖鏈牢牢勾住。

竟然是一串無影鎖鏈,速度極快看似黑影,唐帝被勒着雙手,無法用銀芒劍割裂這鎖鏈。使勁的掙扎,竟然一時半會無法掙脫。

連續變化人形和夜叉形,這鎖鏈也隨之越勒越勒緊。

無論是鎖鏈的速度還是強度,唐帝都知道自己似乎挑了一個自己打不過的對手。這個鎖鏈就是這麼簡單,漆黑的似乎做工也不精細有很多粗糙的打造痕跡,可是就是掙不開。

很快唐帝被鎖鏈纏繞着拖到了全身盔甲的巨大身影前,“告訴你吧,我最喜歡吃的就是你這樣有點本事的人。”

這個魁梧的頭領掐着唐帝的脖子將唐帝舉了起來。“脆弱的人類,沒了頭顱就沒法活了吧。”

唐帝等的就是這一刻,怪物把他提高,用力捏他的脖子,想將他的脖子活活捏碎,沒曾想到如此堅固。

唐帝猛地一腳踢在這個首領的頭盔眼罩上,往上一帶,將首領的眼罩帶開了,露出了三隻墨藍色的大眼。

唐帝右手手心突兀閃光,一道紫雷天火徑直射向了首領的眼球,這麼短的距離也無法躲避了。

“啊….啊啊啊啊”首領立刻鬆手放下了唐帝,雙手捂着燃燒起天火的頭部。

唐帝落地以後,努力改變着手的角度,手上銀芒劍再次閃爍變成彎月狀,上下一撮,三兩下割開了這鎖鏈。

唐帝暗叫可惜,這鎖鏈還真厲害,自己也好想要一條。

此時的首領大概察覺到了天火不可撲滅,立刻解開了自己的頭盔,隨手扔在了地上,揮劍切掉了燃燒的頭顱,及時阻止了天火燃向全身。


“好,你很強大,我會把你獻給王,相信他會對你的小火焰感興趣。”斬掉自己的頭顱後首領依然站立,他說話的聲音好像來自腹部。

唐帝的脖子金光閃爍,傷勢恢復後立刻化身完全狀態的夜叉。小黑小金和石巨人尚在城內與其他腐肉士兵拼殺,所以現在是唐帝獨自對敵方首領了。

“咔啦”首領左手一揮,又一道鎖鏈牢牢纏向了唐帝,唐帝又是飛又是滾,又是大喊大叫,還是和上次一樣被鎖鏈緊緊纏繞,拖向了首領。

首領左手牽着鎖鏈,右手高舉,從他背後的袋子中飛出一柄小錘,小錘到了他的手中猛然翻了數十倍,變成一柄徹頭徹尾的大錘,並且閃耀着墨藍的光芒。

“…….”唐帝不知道說什麼好,又是催動火之靈燃燒這鎖鏈,又是催動水之靈冰凍它,不過根本就沒作用,他的雙手牢牢被束縛無法動彈,身子不甘的不斷掙扎。

靠着黑綾的力量,唐帝猛地亂竄着,這次怎麼也不能被拖過去了,否則就是一悶錘弄暈而後被敵人押回去的命運

首領像是在放風箏一樣,牽着一個四處亂飛的唐帝,不斷的收回鐵鏈,將唐帝拉近。地上是兩道深深的劃痕,首領也差點被唐帝拉得扯飛。

不過當首領的胸甲閃亮起光芒時,他的力量彷彿不可阻擋。唐帝像是無風天裏的風箏一樣怦然落地,不甘的被拖向首領。 “掙扎都是徒勞的。”全身都在盔甲裏的無頭首領吼吼的笑着,看到唐帝像蟲子一樣扭曲掙扎着被鎖鏈給拉了過來。

“老實點吧。”無頭首領大錘砸下,擊向唐帝的後腦勺。“我們的大軍如潮水般涌了過來,萬物都必須臣服,然後獻出他們的生命。”

“放什麼狗屁!”唐帝仍然不知道和自己交手的正是北方而來的枯潮大軍。只是這是大軍的一小支偵查部隊罷了,而與他交手的是這支小部隊的最高首領。

“邦..” 愛妻如命:總裁獨佔心尖寵 ,首領大爲吃驚,自己大錘砸在了一隻握緊的巨大拳頭上。

“你…你不是人類!”首領一面拉緊鎖鏈一面猛擊此時的唐帝。

唐帝本來想保留的,但是不得已這麼早使出了德里克巨人。不知道爲什麼,唐帝似乎能夠通過提高自己強化自己獲得的能力,包括所有後天獲得的能力。

唐帝自己也不理解,或許是妖王血脈的獨特之處,或許與蒼穹有關,又或者自己作爲唐天之子有這種潛質?

更多的手臂猛地崩出,被閃耀着墨藍光芒並且緊繃的鎖鏈勒得崩碎飛裂。

地上堆了數十條破碎的手臂殘骸,它們像一堆碎石一樣滾動發出堅硬物體撞擊地面的響聲。

“那又怎樣,你還是無法逃脫的!”震驚的首領從慌張之中回覆了過來,又開始張狂大笑。

“我覺得你的性格挺像人類。”唐帝冒了這麼一句,一開始他就覺得這個怪物似乎並不是自己理解的那種蠻荒怪物,是擁有高等智力的,現在發現他不僅會流利的人類語言,比關切擁有豐富的情緒,還有點話多。

“那也算一段往事吧。我曾經做過一段時間的人類,我想想,大概有五十年。”無頭首領笑了笑

“這個鏈子挺好的,能把我解開嗎,反正你可以再抓住我。”唐帝這麼問道。

豪門盛寵:總裁的蜜制新妻 恐怕不行,不跟你廢話了,我得把你處理了。”無頭首領似乎意識到了自己話語過多

“太可惜了,我本來想看有沒有機會保留一條完整的鏈子的,我太愛這個東西了。”唐帝搖了搖頭。

“你在胡說些什麼。”

隨着唐帝話音落下又是數十條手臂碎裂四散,更多的手臂伸了出來,不多時千手德里克巨人現身,鎖鏈徹底斷裂。

“砰砰砰砰”百條手臂以不間斷的速度輪番轟擊在首領堅實的盔甲上,將首領直接砸進了堅硬的地面之下,破開了地磚混入泥土。

“哼哼哼哼。只不過多一些手臂罷了。”首領笑着,剛要站起來就被唐帝牢牢捏住。

德里克唐帝將首領捏在手中,用力一捏,竟然沒能捏壞,甚至沒有將首領身上的鎧甲捏變形。

好東西。唐帝心中開始惦記那鎧甲,將首領輕輕扔到了地上。

“如果我猜得不錯,你是想要我這身鎧甲了吧。”首領又笑了起來。

這讓唐帝很不舒服,明明是在蹂躪他。越來越不好的感覺在心中生起,再次捏緊了首領的雙腿,將他連身子帶盔甲在地面上胡亂砸。

就像一個大巨人捏着一個小雞仔胡亂摔砸那樣,

一陣亂砸亂摔,地面狼藉不已,坑坑窪窪。德里克唐帝由於始終不停的用力,甚至還有點喘氣。

此時的首領平躺在地上哈哈大笑。

“累了,小子?”


“我靠!”唐帝哪裏受過這種藐視,又是千條手臂輪番轟擊,十個拳頭握成一個大錘,百個大錘強力的輪番猛砸。

此時的德里克唐帝就像是一個令人眼花繚亂的打樁機。

不斷打着首領,打出一個類似寬大水井一樣的東西,並且深度還在不斷加深。

“遭了,要是把盔甲打壞了怎麼辦?”唐帝猛然控制住自己,將深井當中的首領弄了出來,拿在手上細細觀察。

首領身上的鎧甲有很多泥土和劃痕,似乎有些壞掉了,唐帝連忙將鎧甲上的泥土都弄掉。

猛地發現,這盔甲依然如同新的一般,別說什麼凹陷,連劃痕也沒有。

“好東西啊!”唐帝高興極了,

“這麼想要這盔甲,不如我給你好了。”首領像是服了軟一般,晃晃悠悠站了起來,將盔甲慢慢解開。

一層又一層的緊扣的連接咔咔咔的不斷打開,沒多久,這套盔甲完整的被扔到了地上。

露出了一個肥壯的首領本體,不得不說,他還是穿着鎧甲好看。

首領腹部的位置是一個較大的頭顱,有着一張血盆大口以及三顆巨大的眼睛。“知道我爲什麼脫下盔甲麼?”

首領問道,他的身形也在不斷的變大,等他問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體型已經遠超過德里克巨人了。

“因爲這盔甲好啊,好到我穿着它,都無法變成真正的自己。”首領的嗓音越發的渾厚,聲音越來越大,說到後面的時候如同巨大的風箱,有如同雷鳴的嘈雜。

“糟糕啊…”德里克唐帝果斷收縮全部手臂化作一顆巨大的球體,以肉彈戰車的形態像一顆炮彈般彈射向不斷擴大的首領頭部。

首領太巨大,但也笨拙,任由炮彈轟擊在它巨大的臉上。

此時的首領越來越像一頭沒有脖子的豬,只是長了一張奇怪的大嘴,他的身子巨大無比,四腳着地,皮膚有些褶皺但是一看就全是肥肉。

化作肉彈的德里克唐帝猛烈轟擊在首領的碩大面部,就像一顆小行星撞擊到了一顆大恆星的表面。

更爲確切的說,德里克唐帝甚至沒能將首領的表皮擊穿,整個凹陷進了首領的皮膚,而後被彈了出來。

落地的德里克唐帝大感不妙,再過一會德里克巨人的時間就要到最大限制了。

猛地在德里克形態下運起夜叉紋章,將百條手臂合一,形成了幾個巨大的爪子,德里克唐帝再次躍向首領,他遠比首領靈活得多。

“喝哈, 哈哈。嘿哈哈哈。”首領大笑的聲音就像打雷,此時的他有接近兩百米高,五百米長,比萊特皇都高聳的城牆還高出一大截。


“噗噗噗噗噗轆轆轆…”首領大張巨口,朝着唐帝噴吐墨藍色的液體,大量的液體如同一個小水庫決堤了一般,猛烈衝出。

墨藍色的液體冒着濃煙,所到之處大地不斷被腐蝕。很快這一大片範圍的地面都深深的凹陷下去,整個萊特皇都正門城樓順帶城牆皆盡垮塌…

宅男異界狂想曲

筆直墜向正不斷冒着泡,不斷向地下更深處侵蝕的腐蝕河流之中。 墜落到接近酸液河流的時候,唐帝連忙在德里克的狀態下催動黑綾,猛地騰飛起來。

首領張開近百米的巨口,一個巨大的龍捲漩渦在他的口中形成,像黑洞一樣要吸走所有的東西。

唐帝在德里克的狀態下催動黑綾本來就很費力,此時雖然極力反抗,想要往別的地方飛,還是被黑洞強拉着進了首領的口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