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雪原本應該是我的,是林炎破壞了這一切,讓他給鑽了空子,坐收了漁翁之利。早知如此,當年就應該將他除去。唐傑恨恨的想著。

如果百里雪跟我結合,那該多好啊,這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只有百里雪才能配得上我;也唯有我才是她的真命天子。我倆的智慧結合起來,天下之大,誰與爭鋒。今後的「刺天閣」還不是我的囊中之物,慕容智傑又算得了什麼。

林炎、林炎!都是你,你這個我生命中的掃把星,我一定要將你除去!

不甘的唐傑現在對林炎的仇恨已經無疑加幅。

「呼延叔叔,現在林家狀況如何?」

「小傑,林家現在處在困難期:綠洲一戰林家族人損失了近七成,現在他們人手嚴重不足。但是如果給他們一段時間,讓他們恢復過來,林家必將會迅速在大陸崛起,成為僅次於超級家族的存在。到那時,我刺天閣將又多了一個很強大的潛在對手。」

「那呼延叔叔有沒有想到好的對策消除這個隱患?」

「難啊。他林家同沙家關係密切,其根基也在西沙城,我們沒有出手的機會。」

「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蓄勢待發?不行,我們決不能坐視不理,任其發展壯大。」唐傑已經在林炎身上犯過一次錯誤,不想在林家問題上再犯同樣的錯誤。「呼延叔叔。您老江湖經驗足,看看有什麼方法是我們現在可以用來針對林家的。」

呼延贊思考了半晌,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小傑,就目前形勢而言,確實很難有行之有效的方法。如果我們貿然行事。會給組織帶來損傷,畢竟我們在針對林家的同時,還得考慮到沙家的反應。此事,我認為可以慢慢圖之。」

「叔叔請講。」

「經此一戰,林家人員缺失嚴重,想要發展,肯定會招兵買馬補充人手。這時我們的機會就來了:我們可以安排一些身份清白的成員投靠過去,先埋伏下棋子。這期間,他們要好好表現。爭取取得他們的信任,得到一定的提升。這樣,我們獲取的信息就會更多,制定對策起來,就會更加有針對性。」

「呼延叔叔這個辦法確實很穩妥,可惜就是太耗時間。唉,難道就這樣眼看著他們的爆發嗎?」。

「其實不然。小傑。只要我們的人能順利的在林家立足,就等於我們在林家安插了雙眼。他林家有何舉動,我們不就能清楚掌握?到時我們想要做些什麼。還不很輕鬆。」

「呼延叔叔說的是,我太心急啦。」

「這不怪你,你是被仇恨蒙蔽了雙眼,有些急功近利。小傑,叔叔奉勸你一句:凡事都要冷靜下來后再做決定,如果你在做出決定時參雜了太多的個人因素。這個決定就會有所偏頗。你記住:我們要的是最終的結果,只要結果符合我們的預期,其中的過程即便令我們很被動、很受傷,我們也要坦然接受。」

「謝謝叔叔,小傑受教了。」唐傑真誠的向呼延贊深鞠一躬。

「這沒什麼。我和你父親是多年的好友。你又是這幫小輩中我唯一能看得上的,提點你,我願意。」呼延贊拍怕唐傑的肩膀說道,「小傑,近段時間你就在我這裡住下,不要出去走動啦。我們商量一下,派出什麼樣的人員能夠順利的通過林家的選用。」

「是,叔叔。」

叔侄二人取出一份名錄,開始認真挑選起來。這項工作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由於林炎上次的清洗,刺天閣在西沙城內幾乎無人可用,那裡成了他們的一個盲區。如果此番能夠成功,他們等於在西沙城又安上了眼睛,而且還是安在了核心位置。

經過一番精挑細選,他們確定下來五名成員。這些人都是身份清白,經得起調查;同時也是年富力強、心思敏捷之輩,只要機會出現,他們應該能夠把握,進而取得林家的信任。

林平安:男,三十一歲,紫沙郡人,學藝天山派。藝成后留在天山派做了一名執事。因得罪一內門長老,被排擠,憤而離山,回到紫沙郡開了一間小鏢局,做周邊的任務。被內門長老打壓,鏢局業務清淡,難以為繼。

他成了呼延贊和唐傑的第一人選。

李連成:男,三十一歲,綠河郡人,師從天刀門。因比武時誤殺同門,被逐。回到綠河郡做了一名遊俠,在當地小有盛名。

武興龍,武家堡旁系子弟。因內鬥受牽連,離開武家堡到藍河郡發展,在一大家族做護衛總管。

周士奇,二十三歲,崆峒派內門弟子,學藝有成,下山歷練。

孟少君,二十六歲,紫沙郡萬馬山莊人氏。自幼聰明伶俐招人喜愛,被呼延贊發現后,暗中收為弟子,全力培養。外人並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師徒關係。這次潛伏林家,呼延贊把他派遣出去,對他寄予厚望。

「小傑,這些人都是我們最近幾年才吸收進組織的,經過一番考核,其對組織的忠誠度值得信賴,可以放手一用。」

「叔叔,這幾人都是經您之手進入組織,我當然不會懷疑,只是挑來挑去,才找出五人,是不是有些少了?」

「小傑,我們派出的這些人是去搞情報工作,不是讓他們去打打殺殺,人多了沒用。你要知道,搞這種工作人不在多,在精。他們五人中只要有一人能夠進到林家核心,我就心滿意足了。」

「叔叔,這五人派過去后他們之間會有聯繫嗎?」。

「不會。這些人互不相識,我也不會說明。我現在對他們的要求是努力在林家立足。種子播下了,我們就坐等收穫的季節。」

「我明白了,呼延叔叔,那我就在你這裡叨擾些時日了。」

「隨便你,你想住多久多行。」

「謝謝呼延叔叔!」(未完待續……)

第178章不甘的唐傑: ?婚後,日子也逐漸趨於平靜。&..林炎已經開始收集藥材,準備動手煉製「固本培元丹」。這付丹方源於青城派,是林炎根據岳英豪的敘述加以整理改編出來的,這其中最大的變化是要加入鐘乳石液。林炎相信:一旦鐘乳石液加入,這丹藥的品質將提升數倍,完全能夠將透支的潛能給補回來!

準備工作就緒,林炎開爐煉丹。

由於鐘乳石液是取來的原液,其中還有雜質,必須要提純。所以,林炎的第一項工作就是提純鐘乳石液。

鐘乳石液在丹爐內翻滾,雜質石質化后附著在丹爐內壁,精華則氣化后漂浮在丹爐上方。這幸虧是密封的丹爐,否則經過加溫之後,鐘乳石液的精華會全部消散在空氣中收集不到。

觀察到放入丹爐的鐘乳石液已經全部氣化分離,林炎熄滅了爐火,改用冰塊降溫。高溫乍寒,丹爐承受不住這突然的溫差變化碎裂開來。第一次提純失敗。

更換了一個品質更好的丹爐重新煉製,結果依舊如此。

第三次煉製時,林炎不再驟然降溫,鐘乳石液精華自然冷卻后重新變成液態,集於爐底。這時部分石質化的雜質再次溶於液態精華之中,提純不徹底。

連續幾番嘗試都以失敗而告終,林炎有些沒轍,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來提純鐘乳石液。迫不得已,他只得求助百里雪:「雪兒,你快給我想想辦法,再這樣下去,我丹藥沒法煉製成功啦。」

百里雪聽林炎講述完了煉製的過程,又讓林炎再次演示一番,親眼看看事情的經過。等林炎完成這個過程后。她閉上雙眼,開始想轍。

思考了片刻,她從林炎手中接過丹爐觀察起來。觀察的很仔細。將丹爐的外形印入腦海后,她再次閉上眼睛。

半晌過去。 名門淑女 百里雪的臉上終於有了變化,雙眼睜開,自信的笑意浮現在臉上。

「雪兒,你找到解決的辦法啦?」

「嗯,應該能成。」百里雪點頭答道。

「那你快告訴我怎麼弄?」

「炎哥哥,你這丹爐需要改動一下。把丹爐給我,我來給它作些變化,到時自然就會解決你的煩惱。」

林炎講丹爐交給百里雪。百里雪接過丹爐後轉身離開。「炎哥哥,你先在此休息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看著離開的百里雪,林炎盤腿坐下,打坐恢復。

沒過多久,百里雪返回,手中捧著改造過的丹爐。林思凡也隨同一起,手裡端著一個水盆。

「炎哥哥,丹爐改造好了,我們來試試效果。」

林炎接過丹爐。見在丹爐頂部,百里雪開了個洞,在洞空處。百里雪插了一根皮管,並用膠水將皮管與洞孔密封,長長的皮管盪在丹爐外面。

放置好丹爐,百里雪從林思凡手中接過水盆,在水盆中注入冷水,然後將皮管浸到水中,只留下皮管的另一頭露在外面。

「炎哥哥,你把準備盛鐘乳石液精華的藥瓶接在皮管這頭,咱們再來試試。」

林炎聽從吩咐。將藥瓶接上皮管放好,開始向丹爐內注入鐘乳石液。準備再次提純。

溫度上升,鐘乳石液精華再次氣化。但是這次它們不是集在丹爐上方,而是從皮管孔處流出,沿著皮管內徑流動。在經過水盆時,受冷水降溫,氣態精華重新凝結成液態,順著皮管流入藥瓶之中。鐘乳石液提純收集成功。

「雪兒,你真聰明,居然能想出這麼好的主意。這下可解決了我的大麻煩啦。」

「那是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別廢話了,抓緊時間多提純些精華出來。這丹藥我們要多煉製一些備用。」

「知道。」林炎盯著丹爐,不停的提純鐘乳石液。一個下午,他們收集了三藥瓶的鐘乳石液精華。

「有這麼多應該差不多了,估計怎麼的也能煉製出幾百顆『固本培元丹』啦。」林炎開始收工,不再提純。

「炎哥哥,明日起你就開始煉丹了吧,這麼多丹藥一起煉製完成,大概要多久?」

「大概十天左右吧。時間長一點,準備充分一些,浪費就少很多。藥材難取,儘可能不要練廢。」

「那我們明天就把爺爺接來,等第一批丹藥出爐,我們就讓爺爺先看看療效。」

「好的。今天就到此,走,我們現在就去找爺爺。」

三人找到林永強說明來意,林永強十分開心,願意做這第一個試藥之人。

清晨早起,百里雪、林思凡陪著林炎來到葯室。葯室外,林永強和林朝宗三兄弟已經到達。三人拜見過長輩之後,林炎開始整理藥材,為煉藥做好準備工作。

第一次煉製「固本培元丹」,林炎先從少量做起。取了大概三顆丹藥的量,林炎將它們一一投入丹爐,令它們的精華充分融合,凝結成丹。

丹藥出爐,不多不少正好三顆。

林炎拿起一顆遞給林永強:「爺爺,給你一顆,先試試看效果。」

林永強接過丹藥直接擲入口中,而後盤腿打坐,等著藥效發作。

沒過多時,林永強就覺著渾身暖烘烘的充滿力量感,而原本陰冷、酸脹、萎縮的經脈、骨髓、肌肉都像貪吃蛇般吞食著這暖意。得到暖意滋養,它們都有了一定的舒展和恢復,假以時日,定能康復如初。

林永強將自己的感受細述一遍,林炎聽完非常開心。自己的推斷完全正確,丹藥有效。

對爺爺,林炎當然不會吝嗇,將餘下的二顆丹藥交給林永強,讓他全都服下。

有了這二顆丹藥的補充,林永強完全康復,渾身充滿了力量。葯室內人人喜笑顏開。

林朝宗三兄弟陪著父親離開后,林炎開始了夜以繼日的煉藥大計,一批批丹藥被百里雪和林思凡用藥瓶裝好,保存起來。

十日過去,林炎煉藥結束,五十顆一瓶的藥瓶被灌裝了整整十二瓶。看著眼前整齊排放的藥瓶,林炎很有成就感。

「完成、收工。姐、雪兒,這幾日辛苦你們啦。今日我們慶賀一下,去吃『佛跳牆』去,怎麼樣?」

「行,不過你請客。」百里雪事先申明道。

「我請就我請。請自己老婆我樂意。哈哈哈……」(未完待續) ?丹藥練成已經過去了十幾天,林炎也加入到家族的招兵買馬行動中。經過一段時間的選拔,初步選出了二百名武者分配到鏢局之中。這其中,刺天閣安排的五人全部入選。

這日晚,三人在小院內休憩時,林炎說道:「姐、雪兒,這兩天我想出去一趟。」

「出去,到什麼地方去?」二女問道。

「去看看岳英豪大哥。我答應過給他煉藥的,現在丹藥煉成,我想把葯給他送過去,順便看看他恢復的怎樣。」

「不行,太危險。」百里雪首先反對道。

「這有什麼危險的。我一個人悄悄出門,不讓人看到不就沒事啦。」

「事情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近段時間唐傑一直沒有什麼動作,我擔心他又在計劃著什麼陰謀,我們不能不小心應對。而且青城派是什麼地方,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岳洪生很可能就是刺天閣的一名閣主。你這一去,不是羊入狼口嗎。」

「雪兒,事情沒你想象的那麼嚴重。刺天閣針對我們,其實都是唐傑在針對我們,其他人又沒有跟我們直接衝突過。」

「唐傑及其父唐堂在刺天閣內影響不小,我們不能不小心從事。」

「這也沒關係。我把金蛇帶著,5長5風5文5學,◇︾≠t如有突發情況,諒他們也得不到好。」

「金蛇實力能否暴露,這暫且不說,要知道你孤身一人外出,遇上圍殺你如何應對,即便金蛇出馬,也不可能護你周全。」

「那你說怎麼辦,總不能一直拖著不給岳大哥治療吧。」

「實在不行就將丹藥托鏢過去吧,這也不失為一個較好的解決辦法。用咱家自己的鏢隊。用起來也放心。」

林炎想了片刻還是搖頭拒絕,「不行,這丹藥性命攸關,不在我的看護下送達,我不放心。要不這樣,我們偽裝托鏢。將丹藥交至鏢局,而後我出面護鏢。這樣應該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了吧。」

「這樣啊,到確實可以,不過你最好要多帶些人手。」

「這個你們放心,我不會把自己陷入險境的。你們二人就在家安心養息,等著我回來看我們的寶寶出生。」

「都是你乾的壞事,要不然我怎麼的也要跟著一起去。」百里雪一邊摸著肚子,一邊向林炎瞪著眼睛。林思凡同樣摸著肚子,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這可不能全怪我。爺爺也有責任。要不是他經常來信,催促著我們要給百里家產個后,我能這麼努力嗎。」林炎嬉笑道。

百里雪和林思凡被林炎這番話說的臉都紅了,百里雪啐道:「沒臉沒皮的凈瞎扯,還怪到爺爺身上去了。好了,不說這些啦。你偽裝一下先去托鏢,然後回來早做準備,多帶些幹練的人一同護鏢。」

林炎領命。外出辦事。

托鏢完成後,林炎又主動請纓。接下這次護鏢任務。同行的當然少不了沙驚天。鏢師當中,武興龍也赫然在列。

林炎出鏢,這麼重大的事情武興龍不可能不彙報。他找了個外出的機會,將此消息送了出去。

「林炎出鏢,目標青城派?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呼延叔叔,他們能查出托鏢之人是誰嗎?」

「不能。他們剛進到鏢局。還沒有立足下來,如果四處打聽就有可能暴露身份。不過,利好消息是武興龍隨同出鏢,這樣,他們的一舉一動我們可以清楚的把握。到時應對起來也方便。」

「呼延叔叔,要不我給父親和段叔叔去封信,請他們二位中去一位到青城派,和岳叔叔交流一下,把林炎就此留下?」

「這個你可以嘗試一下,最起碼也可以了解一下林炎此次護鏢的是何東西,做到心中有數。」

見呼延贊沒有反對,唐傑當即寫下書信,用信鴿發出。

唐堂接到書信,同段天平商量過後決定親自去趟青城派,向岳洪生曉之以理。

此次跨界護鏢林炎走的比較穩妥,早出夜宿,絕不貪行。這一日終於來到雨林郡。

青城派駐地青城山位於雨林郡西南角七百里處。鏢隊一行進到雨林郡后找了間客棧,全體休整。越是接近目的地,林炎越加小心。畢竟岳洪生是刺天閣成員,這事十之**不會錯。林炎必須對全體鏢師負責,確保人他們的人身安全。

又行了二日,鏢隊距離青城山更近一步,已達山腳之下。在山腳下的集市,林炎停止前行,全體入駐客棧。這時,林炎召集眾鏢師碰頭,「諸位,我們已經到達青城山,明日上山交完鏢物,我們此次護鏢任務就算完成。青城派算是名門大派,我們這麼多人全部出動有些不太合適,所以,明日送鏢物由我和沙鏢頭去就行,你們就在客棧休息等待,等我們回來之後一起返回西沙城。記住:在此期間,你們最好不要外出,以免惹出事端影響我們返程。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林鏢頭。」

「好了,大夥走了一天也累了,點上飯菜,吃完后早點休息。」

第二天一早,林炎和沙驚天就起身上山,拜訪青城派。

來到青城派大門處,林炎遞上拜帖,說明來意。

「二位,對不起,大公子受傷回來后就閉關修鍊,概不見客。」

「那你能否幫我們通報一下岳英傑岳二公子?」

「這恐怕也難辦。你們不知是否聽說過,我們二公子是個武痴,修鍊起來沒有時日,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修鍊、什麼時候出關。」

「是這樣啊,這事到是有些難辦了。托鏢之人交代過,一定要將鏢物親手交給二位公子中的一位,見不上他們,我們怎麼交鏢呢?要不請你通融一下,幫我們遞個話過去,到時如果二位公子都沒空,我們下山再等候如何?」

「這樣啊。好吧,我去試試看,成不成可不好說。」

「沒事,勞駕了。」

門人上山稟報,林炎二人在山門處等著。

此時唐堂已經到達青城派,正同岳洪生在書房交談著。

「洪生老弟,我此番前來是代犬子唐傑向英豪世侄道歉來的。他也沒想到林家族人實力這麼強勁,能把英豪世侄逼到這種地步。不到之處多有得罪,還請英豪世侄不要記恨在心,影響了我們二家的情義。」

「唐兄嚴重了。技不如人只能自認倒霉,怎會怪罪唐傑世侄。唐兄多心啦。」

「洪生,此番林家同白駝山一戰,戰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你對此有何感想?」

「這林家真讓人有些琢磨不透,他們在江湖上傳揚,讓江湖中人記住他們,主要的還是幾次聯姻。至於剿滅天鷹教,還是在沙家人的幫助下完成的。可是這才幾年,他們竟然能夠憑自身實力覆滅了歐陽家族,這個名聞大陸的超強家族,讓人刮目相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