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娉婷眼神裏面閃過一抹疑惑的光芒,不知道許中雲要幹什麼。

四個女子同樣非常的迷茫,不過一個個卻也根本不敢開口,沒辦法,羅成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了。

很快,衆人便已經明白了許中雲的目的。

只見許中雲踩着牆壁上那些道具上到了三米多的位置,直接伸手一個個將上面的道具用手掰了下來,扔到了地上。

這是……開玩笑呢?

他們關係很好?

四個女子愣了,這也是她們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釋。

可是放眼整個北城,有誰敢這麼跟朱儁凱開玩笑?

難道羅成身份更加尊貴?

想到這裏,四個女子眼神裏面閃爍着陣陣星芒,恨不得直接鑽進羅成懷裏面去一般。

畢竟羅成的容貌和氣場合適比朱儁凱他們幾個強了太多了。

服務員也蒙了,眼神裏面閃爍着遲疑的光芒。

這樣下去的話,朱儁凱他們可是會有危險的,可是管的話……

她擡頭看了羅成一眼,眼神裏面閃過一抹恐慌。

糾結了片刻,服務員最終還是咬緊牙關站了起來。


突然和總裁結婚了

剛想要開口,卻猛然注意到了羅成的目光,對視一眼,服務員身上瞬間多出了一種無比恐慌的感覺。

那一刻,如同被數十隻猛獸盯上了一般,她整個思緒都已經進入了一片空白之中。

咕咚!

服務員艱難的吞嚥了一口口水,下意識挪動自己的腳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眼神裏面滿是恐懼。

至於許中雲的事情,她也早就已經忘記了。

沒過多久,許中雲拍了拍手走了回來,在羅成後面恭敬站好。

羅成回頭看了一眼,整個牆壁下面將近四米高度的道具已經全部被許中雲給拆了下來。

下面四米高度的牆壁,空空如也。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轉過身來靠在了沙發上面,緩緩翹起了二郎腿,靜靜的看着上面的朱儁凱等人。

這個動作,讓四個女子心裏面有一種尖叫的衝動。

如果不是因爲身邊的盧娉婷實在是太過驚豔,讓她們心裏面生出了一種羞愧的感覺,她們早就衝進羅成的懷抱了。

不過即使如此,她們依舊對着羅成拋着媚眼,儘管羅成並沒有看她們。

沒過多久,朱儁凱他們已經到了頂端的位置,第一個上去的赫然便是朱儁凱。

朱儁凱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目光緩緩向着下面看去。

很快,目光呆滯了…… 原因無他。

朱儁凱本想跟着下面的幾個女子好好炫耀一番,聽聽她們那種恭維的聲音。

可是低頭看去,卻驚訝的發現四個女子根本沒有看他們。

順着女子的視線慢慢探頭看去,這才駭然的發現羅成不知道什麼出現在了這個房間裏面!

這……他怎麼來了?

李志豪和李澤田同樣低頭看去,看到這一幕之後眼神裏面下意識閃過一抹驚恐的光芒。

“朱少爺,他……他怎麼來了?”

李志豪驚慌的問道,直到現在昨天羅成那鐵血的手段還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看到羅成,他心裏面莫名的升起了一種恐慌的感覺。

李澤田更是如此。

朱儁凱眼神微眯,手中拳頭緊握。

沉吟了半天,冷聲道:“下去看看,我就不信光天化日他還能直接對我動手不成!”

說完之後,朱儁凱便帶着二人慢慢的向着下面爬動着。

可是心裏面越想越氣,如果不是羅成來,他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現在羅成來了,他心裏面已經開始不安定了,自己這趟攀巖也算是徹底白費了。

深吸一口氣,朱儁凱也並沒有多想,很快便已經來到了下面的位置。

剛想繼續往下走,卻忽然發現腳下踩空了。

低頭看去,道具呢?

朱儁凱一愣,連忙扭頭看去,卻駭然的發現下面的道具竟然已經全都不見了!

目光輕輕掃視,這纔看到道具都擺在地上!

不用想,肯定是羅成做的!

朱儁凱眼神裏面瞬間閃過一抹震怒的光芒,呼吸都已經開始急促了起來。

尤其是看到那四個女子正花癡一般的看着羅成只有,眼神裏面的怒火幾乎都已經快要噴出來了一般!

“朱少爺,我們……我們怎麼辦啊?”

李志豪慌亂的開口。

他自然也已經發現這件事情了,心裏面雖然憤怒,可是臉上卻根本不敢表露出什麼來。

他們的聲音引起了下面人的注意,四個女子和那個服務員這才發現朱儁凱他們已經爬了下來。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平淡開口:“朱少爺,又見面了。”

聽到這句話,四個女子和那個服務員全都鬆了口氣,認爲羅成和朱儁凱他們真的是朋友。

朱儁凱深吸一口氣,卻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羅成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對着服務員輕聲說道:“你先出去吧,我們幾個有事情要聊聊。”

服務員一愣,聽到羅成的話心裏面再次升起了一種惶恐的感覺。

“好……好,有什麼事情隨時叫我……”服務員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

說完,對着羅成禮貌一笑,連忙轉身向着房間外面走去。

出去的同時,服務員還特意將房間的門給關閉了,她還以爲羅成他們是要在這個房間裏面做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她很想提醒有監控,可是想了半天還是沒敢開口。

朱儁凱蒙了,眼神之中滿是迷茫,本來還想讓服務員找人將這件事情解決了。

可是沒想到服務員竟然被羅成一句話給……支出去了?

那我們怎麼辦?

朱儁凱錯愕了半天,眼神之中也滿是迷茫的表情。

李志豪和李澤田也都蒙了,眼神裏面閃爍着驚駭的光芒,卻也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羅成仰靠在沙發上面,微微擡頭,正好能夠看到朱儁凱他們。


“朱少爺,下來談談吧。”羅成嘴角帶着一抹輕笑,輕聲問道。

聲音之中,帶着一絲調侃,不過這也是羅成計劃中的一部分。

朱儁凱眼神陰沉,冷聲道:“我們身上有保險措施,你真以爲我們下不去麼?”

聽到朱儁凱的話,李志豪和李澤田也算是剛剛反應了過來,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容。


羅成輕輕點頭:“那你們跳下來吧。”

朱儁凱臉上的表情凝固了,三人的視線一起慢慢的向着下面挪動着。

咕咚!

吞嚥口水的聲音緩緩響起。

三個人對視一眼,眼神裏面滿是恐懼的光芒。

不管怎麼說,畢竟四米多啊!

硬跳?

看到朱儁凱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四個女子更加確定了羅成跟他們之間的關係不錯,要不然也不可能會這麼和平。

想到這裏,一個個看向羅成的目光再次閃爍着無比興奮的光芒。

羅成掃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良久,朱儁凱這才冷聲道:“你……趕緊放我們下去,要不然……要不然我們可報警了啊!”

聲音雖然冰冷,可是聲音之中還是帶着一絲惶恐。

四女一愣,眼神裏面閃爍着疑惑的光芒。

可羅成的臉上還是帶着笑容,這倒是讓她們心裏面疑惑了起來。

羅成並沒有理會,輕笑着開口:“你們手裏面有手機麼。”

朱儁凱一陣尷尬,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竟然放在下面呢。

三人就這麼僵在空中,手和腳已經開始有些堅持不住了。

良久, 總裁的萬能女傭 :“你真以爲我們不敢下去麼?”

羅成點了點頭。

朱儁凱深吸一口氣,跟旁邊的二人對視一眼。

李志豪和李澤田雖然害怕,不過還是狠狠的點了點頭,畢竟朱儁凱的話他們根本不敢拒絕。

有人陪伴,朱儁凱心中也放鬆了不少。

擡起頭,冷笑着看了羅成一眼:“等我下去,我就報警!”

說完之後,三人猛然用力,直接擡腿離開了本來的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