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著風玫離開,譚痕依心情不太好地回到國師府。

剛進門,便有下人通報說鬼醫離開了,不知何時能回。

譚痕依巴不得他永遠都不回來了,她一直不太明白風玫將人帶回來的原因,始終覺得容傾是個不安定因素,應該遠離才好。而這一次,前往旦河,若是鬼醫出手,風玫他們的安全便能多一分保障,可是他卻不願意去。

雖然如今眾人都對旦河避之不及,他這般也是能夠理解的,所以風玫也並沒有強求。可是譚痕依對這個人印象更差了。

所以聽到下人的稟報,她只應了一聲知道了便沒有放在心上。

而另一邊,原本打算去國師府陪譚痕依的瑞王李枵卻出現在丞相府,他擰著眉頭看著原柝:「什麼事非要你這個時候離開不可?現在陛下與國師都不在,多少人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很容易被發現的。而且你的身體……」

「這些都不必擔心,我都會安排好,你只需在我不在的時候穩住帝都的情況就好。」 總裁的冷酷前妻 頓了一下,他拍了拍李枵的肩膀,笑了,「國師不在,你的機會來了,要加把勁把美人追回來啊。」 但凡是江南省人肯定都會聽說過銀都華墅這四個字。

因為這四個字代表著江南省別墅住宅最頂級水平!

能夠住進這個小區的人,基本上都是江南省最為頂級的富豪,是權利身份地位的象徵。

無數人心中的夢想就是自己能夠在銀都華墅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別墅。

十年前,李君誠拿下了這塊江州市最好的地皮,並且對外宣布自己要打造出華夏最高端的小區。

僅僅五年的時間,別墅建成,售價每平方米五十萬!

要知道,在江州市這個地方,普通小區的房價也只不過一兩塊錢一平米而已,但是銀都別墅竟然五十萬一平方米!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也許努力一輩子都不見得能夠在銀都華墅裡面買下一個廁所。

而且據說銀都別墅裡面的房子並不是你有錢就能夠買得到的,在你買房之前還需要進行十分嚴格的審核,只有那些真正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才有資格買這裡的房子。

據說當初開盤的時候,有一個暴發戶願意以雙倍的價格在銀都華墅裡面買套房子,但是最後還是被李君誠給拒絕了。

因為李君誠打造這個別墅小區根本就不是為了掙錢,他是想要打造一個真正的上層社會的圈子。

而銀都華墅小區裡面最好的一棟別墅那應該就是李君誠李浩峰父子二人現在所在的那棟別墅了。

平時因為生意的關係,李君誠李浩峰父子很少來這邊住,但是現在因為陳天的事情,兩個人正好跑到了這邊避難。

李君誠的這套別墅佔地三千平方米,花園游泳池小型高爾夫球場籃球場足球場一應俱全,只要是能夠想到的東西,在這裡都可以找得到。

而且這套別墅還有最厲害的一個地方,那就是它擁有這個世界上最為先進的安保系統,安保系統一旦開啟,哪怕是只蚊子都沒辦法飛進去,化神境一下的武者根本不可能強行闖進這棟別墅,即便是闖進去了也是九死一生。

李君誠還特意從國外找來了一個雇傭兵團隊。

這個雇傭兵隊伍一共有五十人,境界全部都在脫凡境以上,而且身經百戰,戰鬥力十分驚人。

這樣恐怖的防禦系統,估計整個江南省也只有李君誠能夠弄得起。

要知道僅僅就是那些雇傭兵每天就需要花費好幾千萬。

深夜凌晨十二點。

別墅內燈火輝煌,李君誠李浩峰還有李太白那三位弟子全部都坐在餐廳之中,一邊聊天一邊喝酒。

李太白的這三位弟子境界全部都是化神境巔峰,剛剛來到李家的時候,他們三個人心裏面還有些擔心,畢竟外面都傳聞陳天也許是煉虛境高手。

如果陳天真的殺到李家,他們三人擔心就算是一塊出手也不是陳天的對手。

但是一眨眼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去了,陳天一直都沒有出現,這三個人也就沒有那麼擔心了。

他們三個覺得陳天也許是因為簡單他們的實力所以不敢過來了,而且再加上李君誠父子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美女美酒的招待,這三個人竟然有些不捨得離開江州了。

「李總,多謝這幾天你對我們幾個人的款待,下午二長老給我打了個電話,說陳天應該不會對您動手了,而且我們宗門那邊也有些事情需要我們三個去辦,所以明天一早我們三個就回去了!」

一位壯漢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笑呵呵的沖著李君誠說道。

「張兄,你剛才說陳天不會對我動手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李君誠看著自己面前的壯漢,表情十分不解的問道。

「李總,你可能還不知道呢吧?陳天現在可能已經死了……」

壯漢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陳天已經死了?」

李君誠李浩峰兩人在聽到這話以後表情異常震驚。

「那個怪物陳天死了?怎麼可能呢?」

李浩峰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

此時在李浩峰的眼中,陳天只能用怪物二字形容,要不然他實在是想不明白陳天為什麼能夠突然擁有這麼大的力量。

「李老闆李少爺,你們兩個可能還不知道呢吧?今天下午二長老跟我打電話了,他告訴我他在吞噬部落找的兩名殺手今天已經到江州市這邊了,而且還在江州市找到了陳天,我估計陳天現在應該已經死在了那兩個的殺手手中,所以你們二位不用擔心了!」

壯漢笑呵呵的說道。

「張兄,你確定陳天真的已經死了嗎?陳天那小子可不是一般人啊!就連何冥都死在他的手上了……」

李君誠此時還是有些不太相信陳天已經死了這個事實,皺著眉頭沖著壯漢問道。

「李老闆,你是不是有點太小看吞噬部落這個殺手組織了?這次二長老找來的可是兩位S級殺手,而且其中有一個叫麥克的,還是武道靈魂之力雙修,別說是一個小小的陳天了,就算是我們三個人碰到了那個麥克,我們三個也只能是死路一條,所以李老闆你現在就把心放肚吧,陳天必死無疑!」壯漢笑呵呵的沖著李君誠說道。

「吞噬部落的兩個S級殺手?」

李君誠在聽到壯漢的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激動。

因為當初李君誠也想要聯繫吞噬部落的殺手,但是無奈S級殺手的費用實在是太高了,高的就算是李君誠這種級別的富豪,他都沒辦法支付的起,所以最後也就只能放棄。

但是李君誠沒想到二長老這次竟然一口氣請出來兩位S級殺手!

「二長老為了你們父子二人也算是費了不少心,以後有機會了,你可得好好孝順一下二長老!」

壯漢扭頭笑呵呵的沖著李君誠說道。

「那是自然,二長老這次的救命之恩,我李君誠沒齒難忘啊!」李君誠以為陳天也許真的死在了麥克的手中,所以表情異常激動的喊了一聲。

而李浩峰則呆愣楞的坐在原地,眼神有些恍惚,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裏面一直都非常忐忑,根本就沒有因為自己聽到了陳天已經死了的這個消息而感覺到一絲興奮。

「陳天竟然這麼輕易的就死了?怎麼可能呢?」

李浩峰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聲,畢竟在他的眼中陳天那可是怪物級別的存在,即便是何冥雲破天都沒辦法殺死陳天,但是現在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兩個殺手就把陳天殺死了,李浩峰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李少爺,我知道那個陳天是個武道高手,但是在這個世界上可不是只有武道這一種力量,還有一種力量是靈魂力量,我覺得吞噬部落的殺手應該就是用靈魂之力殺死的陳天!」

壯漢扭頭看了李浩峰一眼,笑呵呵的沖著李浩峰說道。

「如果陳天死了那自然是最好的,這樣的話,江南省就再也沒有人敢跟我們李家做對了,陳天下面的那些勢力也會隨著陳天的死去而瓦解!」

李浩峰此時心裏面依舊還是覺得陳天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死去,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浩峰他這幾天是被陳天的那些事所驚到了,張兄你不用太在意!」

李君誠此時倒是沒想那麼多,畢竟在他的眼中就算陳天再怎麼厲害,也只不過是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而已,肯定比不過吞噬部落那些經驗老道的殺手。

「恩,既然陳天現在已經死了,我們三個人留在江州市也沒有什麼意義了,所以明天我們三人也就打算回去了!」

壯漢輕聲沖著李君誠說道。

「張兄不準備在江州市這邊多待幾天了嗎?這些日子因為陳天的事情,三位高人一直都陪我待在這個別墅裡面,也沒有機會出去好好玩玩,現在陳天也死了,張兄就多留幾天了吧!」

李君誠此時是發至內心的挽留這幾個人,畢竟這三人全部都是化神境巔峰的高手,李君誠覺得自己跟這三個人打好交道,肯定是利大於弊的。

「這麼多年了,大江南北山川湖泊什麼地方我們三個沒有去過啊?我們三人是該看的也都看過了,該見識的也都見識了,所以對於李總您說的那些東西,我們三個也早就沒有了興緻,所有還不如抓緊時間回去修鍊!」

壯漢輕聲沖著李君誠說道。

婚不由己 「也對也對,您這樣的高人肯定是要以修鍊為主的!」

李君誠連忙點了點頭。

「對了,李總您家的酒好像挺不錯的,要不然給我們哥三個拿回去幾瓶吧,畢竟一旦回到了宗門,想要在喝到這麼好的酒,那可就難了……」

壯漢猶豫了一下,看著自己的酒杯說道。

「哈哈……」

李君誠此時心情不錯,大笑了一聲,然後直接扭頭沖著門外的管家喊道:「王管家,把我庫房裡面剩下的十瓶酒全部都拿出來吧,讓張高人一塊都帶回去!」

「好的!」

門外的管家在聽到李君誠這句話以後連忙答應了一聲。

「張高人,不瞞你說啊,這種酒全世界也只有一百瓶,我是找了不少的關係才湊齊這十瓶的,既然張高人您喜歡,那您就全部拿回去吧!」李君誠笑呵呵的沖著壯漢說道。

「李老闆實在是太客氣了!」

壯漢淡淡回了一句,並沒有拒絕的意思。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壯漢放在桌子上面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壯漢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李氏宗門二長老打過來的,連忙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 銀都華墅小區,李君誠家中。

原本李君誠父子二人在得知陳天可能已經死了的消息以後,心情非常不錯,李君誠也直接把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好久送給了李太白的弟子。

刻骨纏綿:豪門逃妻愛上癮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壯漢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二長老!」

謝天與謝地 壯漢在接通了電話以後,語氣十分恭敬的喊了一聲。

「俊山,你現在離開江州市了嗎?」

二長老語氣十分嚴肅的問道。

「還……還沒有啊,我跟成武洪瑞他們兩個準備明天一早回去!」壯漢張俊山低聲回了一句。

「還沒有離開江州市就好!」

二長老聽到這話以後長長的出了口氣。

「二長老,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啊?」

張俊山皺著眉頭問道。

「我這邊剛剛得到的消息,吞噬部落的那兩個殺手已經全部都死在了陳天的手中,陳天隨時都有可能對李君誠父子二人動手,所以你們三個暫時不要回來了,留在李君誠的身邊繼續保護李君誠……」二長老緩緩說道。

「那兩個殺手竟然全部都死在了陳天的手中?」

張俊山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而李浩峰李君誠父子二人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李浩峰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而李君誠臉上的笑容也凝固住了。

「恩,我們可能有些低估這個陳天的實力了,兩個S級殺手拿他竟然一點辦法都沒有!」二長老語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那二長老實在不行的話,我直接把李君誠跟李浩峰兩人帶到咱們李氏宗門吧,如果吞噬部落的那兩個殺手都不是陳天的對手,那我們三個留在這裡,估計也打不過陳天啊!」

張俊山表情有些緊張的說道。

「你覺得陳天會輕易讓李君誠李浩峰他們兩個離開江州市嗎?現在整個江南省的武者都附庸在了陳天的勢力之下,隨時都有人在監視他們父子二人,所以他們兩個根本走不出江南省!」二長老淡淡說道。

「那……那現在怎麼辦啊?」

張俊山有些激動的喊道。

「俊山,你不用太擔心,剛才七弟已經出關了,現在正在趕往江州市,估計天亮之前能到,所以如果陳天打算今天晚上對李君誠父子動手,你們三個人就拖延時間好了,如果今天晚上不動手,七弟應該就到了,到時候你們四個人聯手,估計就算不能殺死陳天,也足以重傷他!」

二長老輕聲說道。

「七長老竟然出關了?」

張俊山聞言欣喜若狂。

「恩,七弟現在已經成功的突破到了煉虛境小成,所以就算陳天是煉虛境你也不用有什麼可擔心的!」

「煉虛境!」

張俊山臉上的表情彷彿更加興奮了,剛才他還有些擔心如果陳天真的殺過來,他們三個人也許不是陳天的對手,但是此時如果能夠多出來一位煉虛境高手,那就不一樣了。

陳天就算是再怎麼厲害,也絕對不可能是三個化神境巔峰一個煉虛境小成的對手。

「好了,你們三個現在就等著七弟過去就行了!」

二長老緩緩說道。

「我知道了!」

張俊山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張……張高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剛才我聽到二長老說陳天沒有死?」

李君誠在看見張俊山掛斷了電話以後,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張俊山喊了一聲,聲音微微發顫。

此時他覺得最恐怖的消息就莫過於陳天沒有死這件事了。

「恩,陳天把那兩個吞噬部落的殺手殺了……」

張俊山看著李君誠輕輕的點了點頭。

「咣當!」

李君誠在聽到這句話以後,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表情異常震驚。

「李老闆,你看你這是幹什麼啊!」

張俊山連忙伸手把李君誠扶了起來。

「完了,那個陳天既然沒死,那他下一步肯定是打算對我們父子二人動手了,要不然咱們還是快點找個地方躲起來吧!」李君誠結結巴巴的沖著張俊山說道。

「躲能躲到什麼地方?」

張俊山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陳天既然能夠殺死吞噬部落的兩個殺手,那無論你躲到什麼地方都沒有用,他都用辦法找到你們的!」

就在這個時候,李太白的另外一個徒弟孫成武淡淡說道。

「那……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

李君誠表情十分激動的喊了一聲。

「李老闆,你不用擔心,我們李氏宗門的七長老現在已經在過來的路上了,那個陳天雖然厲害但是如果我們三個人跟七長老聯手的話,那陳天要是趕過來,絕對是有去無回,而且陳天現在殺死了吞噬部落的殺手,吞噬部落馬上就會派新的殺手過來刺殺陳天,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幾個人再加上吞噬部落的,我就不信陳天還能活下去!」

張俊山語氣十分自信的沖著李君誠說道。

「七長老竟然親自過來了?」李君誠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興奮。

「七長老現在已經是煉虛境小成的武者,區區一個陳天根本不成問題!」張俊山笑呵呵的說道。

「那實在是太好了,太好了……」

李君誠伸手擦了擦自己臉上的冷汗,聽完張俊山的這些話,他心裏面踏實了不少。

「爸,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就算這些人全部都不是陳天的對手,咱們兩個還有薛冰凝那張底牌,陳天若是敢殺死咱們兩個,我絕對會讓他這輩子都見不到薛冰凝的!」

李浩峰此時明顯要比李君誠冷靜很多,面無表情的沖著李君誠說道。

「對對,七長老現在已經出山了,再加上一個薛冰凝,陳天根本就沒有資本跟咱們玩!」

李君誠連忙點了點頭。

「七長老最晚是明天早上到,李總,咱們還是先喝酒吧!」

張俊山一邊說話一邊沖著李君誠舉起了自己的酒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