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鬼虎對準薛濤的腦袋,咣咣咣一頓老拳。

結果薛濤沒什麼事,鬼虎的兩隻手,都被砸變形了都。

畢竟鬼虎自從上次碎裂后,到現在,還沒有得到提升,也就是比尋常普通的鋼鐵要結實一點。

還不如趙客那顆石頭,給薛濤帶來的感覺深。

見狀,趙客不禁眯起眼睛,把鬼虎喚回來。

抬頭看著頭頂的那兩個燈,臉上生出一抹厲色,從郵冊里,拿出那柄能量槍。

對準頭頂的大燈,砰砰兩槍射過去。

兩道能量光束,破空而至,瞬間兩個大燈上炸開。

頓時,眼前強光熄滅。

令四周頓時陷入一片昏暗中。

薛濤本來還全神貫注的盯著前方,但隨著光線黯然下去后,什麼河水、什麼肥美的大魚,統統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則是面前一片狼藉的廢墟。

清醒過來的薛濤,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連魚竿都不見了。

見狀,薛濤不禁深吸口氣,跳起來,跺腳大罵道:「我艹,我的魚都快上鉤了!」

話音剛落,就見前方黑暗中,一道微弱的光,逐漸亮起來。

光線很微弱,但卻在不斷增強。

有一就有二,這樣的光源,不斷在黑暗中亮起,像是點點星星之火,迅速開始引燃周圍。

越來越多的微光,亮起,在黑暗中逐漸閃爍起來。

強光下,周圍的環境,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趙客也終於看清楚了,哪兩個燈光,究竟是什麼玩應。

只是雖然看清楚了,那東西到底是什麼,但趙客心裡,卻對自己方才的舉動,感到後悔了! 強光將黑暗照亮起來。

像是一顆太陽一般,薛濤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龐然大物,恍惚中,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深處在廢墟中。

離婚後讀懂男人 晃了晃手上根本不存在的自製魚竿,薛濤尖叫道:「這麼大,怎麼吃啊!!」

話音落下,薛濤就覺自己身後,被什麼東西拉扯了起來,整個人向後倒飛過去。

還沒等薛濤明白是什麼。

「啪啪啪啪!」

花式作死的位面商人 眼前一隻大手,對著自己的臉頰猛的一頓削。

「醒了沒!」

一頓大耳光子抽下去,趙客只覺得手掌火辣辣的疼。

心想這貨不僅腦袋硬,連臉皮也是硬梆梆的和石頭一樣。

一頓猛削,薛濤倒是沒覺得有多疼。

可看到趙客時,薛濤反而精神一震,雙手一把抓住趙客胳膊,欣喜道:「可算是找到你了,趕緊跟我走,我可是專程來救你的,怎麼樣夠意思吧。」

趙客聽了薛濤的這番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沒和他去廢話,拉著薛濤趕緊往廢墟身處跑。

再不跑,他們都要變成魚食。

「轟隆隆……」

身後的強光越來越亮,隨著那個龐然大物的扭動,整個廢墟都開始顫動起來。

自己本以為,那兩個大燈,或許是某個怪物的眼睛。

結果兩槍下去。

誰知道惹出來了這麼大的一個大傢伙。

足足有一棟十層高樓那麼大,看上去像是一條魚,準確的說,有點像是清道夫。

黑灰色的皮膚,看不出魚鱗,倒是生有密密麻麻的長須。

而那些光源,卻並不是魚的眼睛,就是在這些長須頂端的肉瘤。

之前的兩團光源,怕只是這條大魚的誘餌,薛濤是不小心著了道,站在原地,怎麼走都像是被困在一處深山。

足足走了兩三天,什麼都沒有找到。

身上的食物也差不多吃乾淨了,於是百無聊賴下,就想到了釣魚,看看能否補充點消耗。

結果莫名其妙的醒來,先吃了趙客一頓嘴巴。

「你還委屈了??」

趙客看薛濤委屈的小眼神,差點提刀捅他兩刀。

不是自己,這傢伙被困在那裡,不是被餓死,就是變成身後那玩意的魚食。

「轟!!」

這時候,身後伴隨著轟隆聲,就見那條怪魚揮動著身體,從廢墟中漂浮起來。

一對巨大的魚鰭,在廢墟中掀起一股飆風。

無數碎石塵土被捲入在半空,像是沙塵暴一樣,向著四周漫卷過來。

「這邊!」

趙客臉色一邊,察覺到身後襲來的沙塵暴,一把抓住薛濤的胳膊,迅速往左邊一拐。

一腳踢開腳邊的隨石,就見下面正有一口深井。

拉著薛濤跳進去后,就聽頭頂傳來一陣急促的呼嘯聲,一股灰色的風暴,從兩人頭頂呼嘯而過。

「喀喀喀……」

石頭的碰撞聲,整個地面都在顫抖,簡直猶如世界末日一般。

令趙客和薛濤兩人躲在井底,都覺得頭皮發麻。

鬼知道,這個地方,怎麼會有這樣龐大的怪物,相比起來,三角怪那樣的體型足以堪比大型運輸車的個頭。

在這個怪物面前,連個屁都算不上。

要是三角怪有這樣的體格,趙客早就有多遠跑多遠。

塵土順著頭頂灑下來,趙客和薛濤躲在井底下,誰也不敢說話。

過了好一會,薛濤感覺動靜似乎變小了,才忍不住道:「林哥,給點吃的先,我真的餓啊。」

他們這次進入恐怖空間,算下來時間其實並不短了。

薛濤身上的食物,早就吃的差不多了。

不是他不想多帶一些,而是郵冊頁數就那麼多,自己這種近戰系郵差,食量大的驚人。

普通的飯菜,已經很難維持到他們的消耗。

所以會準備高熱量的能量棒,味道雖然不怎麼好,可吃下去一根,能讓他們撐上很長時間。

這種能量棒,薛濤一次要吃三根,才能吃飽。

而且一箱價值不菲,需要15點郵分。

這樣的高價,薛濤自然配備不了太多,普通的食材,還真不大夠吃。

「給你!」

趙客從郵冊里拿出一塊烤肉,神情糾結了一下,最後還是提醒道:「5點郵分。」

「啊!我可是來救你的!」

薛濤接過烤肉,差點摔在地上,再說一塊烤肉,就5點郵分,金子做的烤肉么??

不過薛濤喊著貴,可那在手上的烤肉,則被薛濤狼吞虎咽的往嘴裡塞。

不得不說,水鹿的一把年紀,但學習能力還是很強的。

趙客就指揮了幾次,他就已經掌握了烤肉的要領。

拳頭大小的肉塊,一口咬下去,油脂順著牙齒溢出來,帶著鮮甜的口感,非但不覺得膩,反而讓人忍不住的把多嚼幾下,把裡面的油脂吸出來。

再往下吃,下面帶著淺粉色的肉質,鬆軟可口,令人咀嚼起來並不感到費力,肉質的香味瀰漫在舌尖上,越吃越香。

一塊烤肉吃完,薛濤主動交易給趙客50點郵分。

「再給我十個!」

「就七個,沒有了,全給你。」

趙客把郵分一收,將郵冊里剩下的烤肉,都給了薛濤。

看這傢伙吃的香,趙客本想肯人蔘,但一想,還是沒拿出來,畢竟自己現在的身份太敏感。

蘿蔔粗的人蔘精,已經快成為自己獨有的象徵了。

雖然到現在,除了上次的獵狗團在追捕自己之外,自己還沒有遇到其他郵差的追捕。

但趙客並不像掉以輕心。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有時候你陰溝翻船,往往就輸在這些細節上,到時候你就算是哭天喊地,也沒有後悔的葯。

「你怎麼來了這裡??之前去那了?」趙客向薛濤詢問道。

薛濤把自己遇到王薇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特別是王薇日記本的事情,也是一五一十告訴趙客。

趙客聽完后,也是感到非常意外。

「你確定是王薇??」

「確定,郵冊給我了完成任務的提示,不是她是誰。」

對於王薇的身份,薛濤可以非常肯定,拍著胸脯保證道。

對此,趙客只能說,薛濤這個憨貨,真的是傻人有傻福,這麼簡單就完成了支線任務。

倒是自己卻被困在了這個鬼地方。

更驚訝,王薇居然能夠控制這個空間,真的讓趙客很意外。

不過這也讓趙客釋然了為什麼,自己在防空洞里,始終沒有碰到別的麻煩,看起來都是王薇在幫助他們。

但很快,趙客不禁驟起眉頭:「這麼說,那麼她現在為什麼不幫我們離開這裡?」

「這……」

薛濤愣了一下,這個問題他也很困惑。

按說他們被捲入這個位面空間里,王薇早就應該知道了才對,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動靜。

不過薛濤心裡相信王薇。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王薇還未有所動作,但薛濤不願往壞處想:「我相信她,可能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了吧,等一等,或許就會有轉機。」

薛濤說完,腦海中不禁想起了,王薇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

她相信,這樣一個善良的女孩,絕對不會害他們。

「但願吧!」

趙客對於薛濤的話,半信半疑。

抬起頭看向頭頂井口,這時候,就見外面的沙塵暴已經停息了。

「是不是安全了,我上去看看。」

薛濤見狀,想要準備爬上去。

但趙客反而一把按住薛濤,冷聲道:「別說話,有東西來了!」

一棟破敗的民房裡。

四下安靜的令人感到可怕,突然,就聽「噠噠噠……」的一陣古怪的聲音。

像是什麼東西飛速從兩人頭頂爬過去一樣。

讓眼睛男忍不住屏住自己的呼吸,察覺到身後那雙小手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角。

眼鏡男回頭看了一眼面色蒼白王薇。

悄悄豎起食指,壓在唇邊,做出禁聲的手勢。

兩人躲在樓梯拐角不起眼的房間里,這個地方處於死角,在外面無論從那個方向看。

正好樓梯擋下視線。

只要兩人不出聲,那個蜈蚣怪應該發現不了自己。

聽到爬動的聲音,不時在周圍迴響,似乎蜈蚣怪就在他們附近,或許可能僅僅只有一牆之隔。

兩人躲在其中,誰也不敢發出一丁點的聲音。

過了一陣,兩人聽不見了動靜,眼睛男小心把臉貼在門縫後面,想要借著門縫微弱的光線往外看。

目光一瞧外面卻是一片漆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